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44】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节目已经录制到第二期, 地点在法国的阿尔勒。赵虞是早上到的,这时候其他嘉宾还在上一个录制地没过来,江誉安排了工作人员接她, 吃过午饭后把赵虞带到了火车站。


  工作人员解释道:“他们不知道新加入的嘉宾是您, 一会儿您可以藏一藏,如果他们十分钟没找到您, 会有惩罚。”


  阿尔勒的火车站还保持着自然生态的原貌, 铁轨斑驳, 绿植繁茂, 站台被阳光笼着, 像动漫里的场景。


  赵虞也是头一次来这里,满眼兴趣地打量四周, “什么惩罚?”


  工作人员知道她跟江导的关系,而且咖位这么大,又是来救场的,不敢为难,诚实道:“会扣他们的团体经费。”


  赵虞挑眉看了他一眼:“那扣的不就是我的钱?”
工作人员:“…………”


  她把鸭舌帽扣在头上, 帽檐往下压了压:“行了我知道了, 我会藏好的。”


  工作人员一步三回头十分不放心地离开了。


  火车还没到,赵虞四下溜达了一圈。说起来她这几年上过那么多综艺,旅游类的慢综倒是头一次参加。


  瞧这多舒服啊, 气候宜人环境舒适,走走停停拍拍照, 既放松了身心还赚了钱,回去了也该跟林之南说一说, 多给她接点这种综艺。


  这段时间以来因为沈隽意带来的烦闷情绪,被这里暖烘烘的阳光一照, 带着树叶清香的微风一吹,好像都散了许多。


  站台上走过来一个满头银发披着碎花披风的老奶奶,手里提着一个篮子,颤巍巍地往台阶上走着。此时此景,像一幅真实的法国油画。


  老年人腿脚不方便,台阶上得很吃力,赵虞两三步跨过去,扶住老奶奶的胳膊。


  她不会法文,只用英文笑着说了句:“Let me help you。”


  老奶奶不知道听懂没有,乐呵呵朝她点了下头,上完台阶,从篮子里拿出一个橙彤彤的橘子递给她。


  赵虞眯着眼睛笑起来,接过橘子说:“thanks。”


  老奶奶也笑着摆了下手,慢慢转身一步一步离开了。


  前头不远处传来火车鸣笛的声音,赵虞看了下时间,估摸着应该是嘉宾的车到了。她左右看了一圈,走到站台边蹲下。


  藏不藏的无所谓,她就是想吃个橘子。


  火车停下,站台上的人陆陆续续多起来。赵虞剥完橘子,放了一瓣在嘴里。汁水儿溅开,嘶,min甜!


  工作人员在远处的圆柱子后面看着,默默咬手绢。


  让你找个地方藏起来,结果你就这么大剌剌蹲在站台边上吃橘子,生怕别人找不到你吗!


  不过站台上人多,她虽然没藏,但也并不容易被找到,何况对方连新嘉宾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赵虞吃橘子吃得十分心安理得,直到最后一瓣橘子放进嘴里时,终于听到旁边传来一个礼貌的女声:“请问,你是我们的新同伴吗?”


  赵虞咬着一瓣橘子转头看去。


  她第一次见到盛乔。


  比起电视里,她真人要更漂亮。穿着简单的常服,扎着马尾,清丽又温和,眼睛很有灵气,浑身有种很舒服的气质。


  跟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赵虞挑眼笑起来,把最后一瓣橘子咽下去:“你们也太慢了,我橘子都吃完了。”


  盛乔身后还跟着另一位嘉宾,就是当年沈隽意说他的理想型是梁丘玉的这位梁丘老师。


  打完招呼,其他嘉宾陆陆续续聚集过来。


  大家都没想到新嘉宾会是赵虞,惊讶又喜出望外,毕竟她三大顶流的位置摆在那,有她在,节目的热度和看点都会增加不少。而且性格好,也不担心会出现之前罢录的事情。


  嘉宾里有个叫胡睿文的小孩儿是她粉丝,一见到她就兴奋到尖叫:“啊啊啊啊是我爱豆啊!”


  赵虞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是吸一些小孩儿粉,比如夏元,比如胡睿文。


  胡睿文比夏元还小呢,才刚出道,看到爱豆难掩激动,喊完之后可能又有点羞涩,红着脸扭扭捏捏不敢过来。


  赵虞笑着搂住他脖子,掏出手机主动跟小粉丝来了张合影:“笑一个,一二三,茄子。”


  在她来之前,五位嘉宾已经拍过一期了,罢演的那个女明星又搞得大家都不愉快,所以她此时的加入就显得至关重要。


  气氛被她这么一带,她又是热情外向的性子,笑嘻嘻打完招呼,气氛果然一点都不尴尬,大家很快就打作一团,继续新一期的录制。


  回酒店的路上,她跟盛乔分在同一辆车。


  两人都坐在后排,上车之后盛乔一直看着窗外,像是在走神。赵虞手肘搁在车门上撑着头看她,从兜里摸出一盒口香糖递过去:“吃不吃啊?”


  盛乔回过头来,接过口香糖后温声说:“谢谢。”


  赵虞在圈内待了这么多年,坏人好人都遇到过,那些炒绯闻炒cp走黑红路线的明星更是见的不少,但盛乔跟她印象中那种深陷网络舆论的女艺人完全不同。


  她嚼着口香糖看了她一会儿,“我觉得你跟网上传的不一样嘛。”


  盛乔也学着她的姿势撑头看过来:“网上传的我怎么样?”


  赵虞当然不会把网上那些话直说出来,想了想回答:“什么老婆粉啊,跟沈隽意的绯闻啊,感觉应该是个性格很外放的女孩,但你看上去挺内敛的。”


  盛乔默了一下,然后说:“我跟你还不熟,熟了我就放了。”


  赵虞一下被逗笑了。


  她抱着好奇和见识的心态前来一探究竟,却在此时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一个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的女生。


  一天录制下来,她跟盛乔熟悉了不少。


  两人住同一个房间,双人床。结束白天的录制,回到酒店后摄像机就关了。盛乔先去洗澡,赵虞横躺在床上玩手机。


  刷了刷国内的新闻,因为女明星罢录搞出的网暴还在继续,除了diss《世界那么大》这个综艺的,其他更盛是在骂盛乔,盛乔滚出娱乐圈的话题也登上了热门。


  赵虞回忆了一下,她好像的确是从出道开始就一直被这么骂过来。被骂成这样,却好像一点也没放在心上,今天还跟着她一路欢快地跑跑跑,这韧劲儿和乐观心性着实令人佩服。


  正刷着新闻,盛乔搁在电视柜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起初两遍赵虞没管,直到第三次又响起,她担心是有什么急事,才起身走过去拿起手机。


  屏幕上来电显示“我的宝贝”。


  我的宝贝。


  直白,热烈,丝毫不掩饰的爱意。


  赵虞指尖莫名抖了一下。


  她拿着手机走到洗手间门口敲了敲门,“小乔,你手机响了三遍了。”


  盛乔问:“谁啊?”


  赵虞说:“你的宝贝。”


  里头突然静默了几秒。


  她问:“要我帮你接吗?”


  盛乔连连拒绝:“不不不!不用了!我马上出来!”
赵虞看了眼暗下来的手机,走回去放在原位置。盛乔很快从洗手间出来,头发都没擦,湿哒哒的滴着水,捂着手机就往外跑。


  那样闪闪发光的,珍之重之的眼神,仿佛在奔赴与恋人的约会,喜悦和爱意掩都不掩住,从浑身每一个毛孔散发出来。


  会是谁呢。


  她放下手机,去浴室洗澡。


  等她洗完澡出来时,盛乔才终于接完电话回来。脸上甜蜜又惆怅的笑意还没散完,眼眶有些红,一抬头对上她的视线,立刻故作镇定。


  赵虞侧头擦着头发,八卦地问:“你宝贝是谁啊?”


  盛乔眨巴眨巴眼睛抿住唇。


  赵虞说:“不会是沈隽意吧?”


  话一出,盛乔布满甜蜜的眼睛顿时像受到惊吓一样瞪大了。恋爱的粉红泡泡迅速破灭消失,只留给她一副“你在逗我?”“你在说什么屁话?”“我疯了吗?”的惊悚。


  赵虞也觉得自己是在说屁话。


  她直起身子摆摆手:“好了好了,我看你眼神我就明白了。沈隽意那种沙雕怎么可能找到你这样的女朋友。”她说:“沙雕只能配沙雕!”


  盛乔:“很难不赞同。”


  之后节目继续录制,但网上对于盛乔的辱骂一直没有停止。


  赵虞吃完晚饭准备去酒店顶楼拉伸锻炼一下的时候,听到江誉在楼道间跟工作人员聊天。


  盛乔的经纪人要求放出节目花絮证明她的清白,但罢录的女明星一直在利用资本施压,如果江誉放出花絮,就是摆明了跟资本对着干。


  执行导演着急道:“花絮不能放啊江导,她大不了就是再被多骂一段时间,等节目播出孰是孰非自然一目了然,我们没必要现在跟资本硬杠啊!”


  江誉沉默着。


  赵虞咬住手腕上的皮筋往下一拉,撑在手掌上抬手扎起了长发,从楼道间走出去:“舅舅。”


  江誉转头看来。


  她笑吟吟的:“不向恶势力屈服,不折傲骨,这可是你从小教我的。现在可别当着我的面,打自己的脸哈。”


  江誉瞪了她两眼。


  第二天,帮盛乔澄清的花絮就放出来了。网上舆论总算反转,赵虞没跟盛乔提这件事,继续跟着大家一起高高兴兴录节目。


  录制期间她一直跟盛乔住同一间屋,也就不止一次见到她偷偷摸摸给她的宝贝打电话。


  赵虞本来不打算拆穿她在搞地下恋,没想到她很快见到了盛乔的宝贝。


  节目录制结束的这一天,盛乔遭遇了绑架。她之前一直被前经纪人压榨,成功解约后,前经纪人怀恨在心,跟那位罢录的女明星一起,策划了这起绑架。


  他们打算绑人之后拍视频让盛乔身败名裂,没想到盛乔在车上候奋力反抗,于是车子在行驶中冲进了河里。


  赵虞得到消息赶到医院时,已经是晚上了。


  今晚本来是节目组杀青宴,谁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盛乔正在急救室里抢救,赵虞一过去,就看到坐在走廊长椅上的霍希。
她印象中的霍希,总是理智又淡漠的,清清冷冷像照在雪峰上的月光,一点不沾凡尘俗事。


  她第一次见到这样快失去理智的霍希,血红着双眼跟他们说:“她是我女朋友。”


  赵虞觉得这世上的感情真是奇妙。


  盛乔昏迷了三天才醒来。她昏迷了多久,霍希就在她身边守了多久。他们的恋情隐瞒得很好,难怪盛乔之前连接电话都偷偷摸摸。


  赵虞从来没见过这样浓烈的,像一团熊熊燃烧的大火,快把人心脏灼穿的感情。


  她在情窦未开时种下了暗恋的种子,这种子生根发芽,开出暗恋的花。这花盏再美再柔软,也只有她一个人能看见。


  她从未体验过爱情。


  却又好像已经爱了很多年。


  她看着拥抱的两个人,觉得,他们真勇敢啊。


  这才是爱情吧。


  盛乔醒来确认再没有生命危险后,赵虞也就该离开了。她毕竟是推了行程过来救场的,时间本来就不多,之后还有一大堆通告等着她赶。


  过来道别的时候,盛乔把水果篮里的橘子都挑出来装在袋子里递给她,“拿着路上吃!”


  赵虞说:“不要,懒得剥。我又不像你,有霍希随时随地伺候。”


  盛乔拿了个橘子出来剥好递给她:“你想拥有也可以拥有啊,想给你剥橘子的人排队都要从国内排到这里了好吧!”


  赵虞掰开橘子放进嘴里,看着窗外拂过树冠的微风。


  直到吃完手里的橘子,才终于回头笑着说:“算了,我觉得我比较适合独美。”


  在这段只属于自己的感情里,她其实已经得到很多了。


  想想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放弃他这件事,好像也变得没有那么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