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43】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时尚星典虽然还没有官宣今年的开场嘉宾, 但邀请沈隽意的消息早就传出来了,薏仁们也早早买好了门票。现在发生这种事,主办方也不能强制让他继续出席, 只好另寻他人救场。


  赵虞回到片场时, 夏元正焦急地等在外面,一见她回来赶紧迎上去:“姐, 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啊,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赵虞摇了下头, 又点点头。


  夏元说:“我去帮你给导演请假, 你回酒店休息吧。”


  她现在的状态确实不适合拍戏, 赵虞没有拒绝,换下戏服之后就在助理的陪伴下回了酒店。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 赵虞拉上窗帘,在床上闭眼躺了一会儿。她心里有些难受,却不知该向谁倾述。


  只能一遍遍安慰自己,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每个人都会走这一遭。


  可转而又想到, 奶奶这一走, 沈隽意好像就只剩下一个人了。她从来没听他提起过他妈妈,只是听杭州的亲戚说,他妈妈改嫁后又生了一个女孩。有了新家庭后, 能给他的爱和关心就更少了。


  自己都这么难过,他应该会更难过吧。


  又是什么都藏在心里的性子, 肯定还会打起精神笑着接待前来送葬的亲戚,把一切都安排得有条不紊。


  赵虞坐起来点开他的微信框, 打下“节哀顺变”四个字,又觉得太轻飘飘了。


  她揉了揉眼睛, 深吸一口气后,拨通了他的电话。


  三声之后,电话接通,传出他有些疲惫的哑声:“喂。”


  赵虞突然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


  电话里同时沉默了。


  过了几秒,那头像往常一样笑起来:“赵虞你打电话过来就是想聆听我的呼吸声啊?”


  赵虞抿了下唇,声音很低:“奶奶的事我知道了,抱歉……”


  “这有什么好抱歉的。”他清了下嗓子,声音听着没那么哑了:“老人家嘛,上了岁数,家里也早就做好准备了。只是这两天我准备丧事太忙了,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赵虞声音更低:“葬礼我不方便参加,你帮我给奶奶烧点纸吧。”


  沈隽意笑着接话:“行,没问题。哎呀没事儿,你别想太多,安心在剧组拍你的戏。夏元跟我说你这两天老NG,被导演骂好多次了,怎么回事啊赵虞,行不行了还?”


  他总是这样。


  无论什么时候,好像永远都不会难过一样。


  赵虞感觉心里闷闷的。


  他这样子,她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她有些负气:“我当然行了,我不行难道你行啊?”


  沈隽意说:“行行行,你最行了,那你可别再NG了啊,好好拍戏,多跟组里的老师学学,其他的别瞎担心。”


  赵虞垂了垂眸,顿了顿才说:“知道了,等杀青了我再去拜祭奶奶。”


  他笑着:“成,那我忙去了。”就要挂电话,又突然喊住她:“赵虞。”


  她又把手机重新放回耳边:“嗯?”


  他笑着说:“别难过,奶奶走得很安详。”


  到最后,反倒是他反过来安慰她。


  赵虞本来憋着的眼泪一下就绷不住了。挂了电话,像小时候一样用枕头捂住脑袋,藏进被窝大哭了一场。


  没过几天,时尚星典官宣了今年的开场嘉宾――霍希。


  最终霍希还是答应去救场了。


  他最近正在杭州跟盛乔一起拍一部现代刑侦剧,时尚星典的举办地点在上海,两地挨得近,倒也方便。


  赵虞调整好状态,继续投入到自己的戏份中去。


  一直到五月底,她的戏份才终于杀青。


  这应该是她有史以来拍的最难的一部剧,跟老戏骨的每一场对手戏导演都要求她的演技必须精准到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和眼神,为此不惜一遍遍NG重拍。


  这简直比她高考那会儿压力还大,整天绷着神经,虚心求教全心投入,一点都不敢分心,可算达到了导演要求的高标准。


  杀青宴那天,导演还拍着她的肩膀说:“小虞啊,你是个可塑之才,但是进步的空间还很大啊,要继续努力啊。”


  赵虞:“……好的导演。”


  不要以为她没听出来这是在说她演技不行的意思。


  杀青之后,赵虞在家休息了两天,然后跟江誉约了个时间,一起回杭州拜祭沈奶奶。


  葬礼已经结束一个月,墓前的鲜花也都枯萎了。墓碑上的黑白照片老人一脸慈祥笑意,梳着她以前最爱的发髻,赵虞半蹲着看了一会儿,心里竟然也不觉得难过了。


  沈奶奶这么好的人,一定会去天堂和儿子团聚吧。


  ……


  上半年这一部权谋正剧已经耗干了她的力气,赵虞下半年就不准备进组了,行程基本都安排在商演上。


  她在国外的音乐资源一直没有断,这两年出的专辑也一直跟国外的音乐制作人有合作。前不久又受邀了国际音乐节,回到北京之后就开始排练。


  入夏后的北京又热又干,太阳烘烤得地面都焦黑。


  赵虞会捱到天黑之后再从训练室出来,免受一点酷暑的折磨。林之南经过一年多的实习后,今年正式接手成为了她的经纪人。


  因为工作和业务上的事完全不用操心,林之南感觉自己这个经纪人毫无用武之地,只好兼职赵虞的司机和生活助理,争取加强自己的存在感。


  赵虞一下楼就看见她开着车等在外面了。


  手里还拿着手机看得津津有味,都没发现她来了。


  赵虞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看什么呢?”


  这么多年过去,林之南八卦的属性不减反增,赵虞深深怀疑她想当经纪人就是为了留在圈内第一时间吃瓜。
她兴致勃勃:“沈隽意的辟谣视频!”


  赵虞转头看去:“辟谣?辟什么谣?他又怎么了?”


  林之南双眼放光:“你不知道啊?下午微博都爆了!有营销号曝光了他上个月跟盛乔在杭州一起吃夜宵的照片,说那地儿是沈隽意长大的地方,意义非凡,营销号说他俩已经见过双方父母领证了呢!”


  赵虞脑门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林之南接着说:“不过沈隽意都出来辟谣了,喏,刚发的视频。”


  赵虞接过手机。


  画面是他今天出席新品发布会时在媒体区的采访。穿着一身正式的西装,跟往常一样笑盈盈的,被媒体追问与盛乔的绯闻时,一点也不慌张。


  “那时候刚给我奶奶办完葬礼,心情挺不好的,想找人陪我喝酒。但我很早以前就离开杭州了,在那边也没有认识的人,只有小乔在那拍戏,于是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她打了电话。”


  他冲着镜头抱怨:“她都没存我的号码,我打了三次她才接,还问我是谁。”


  “她那段时间拍戏也挺累的,挺谢谢她那个时候愿意出来陪我喝酒,虽然她就喝了一碗豆浆。”


  三言两语,态度大方神色坦然,轻松就澄清了谣传。


  林之南从发呆的赵虞手中把手机拿回来,发动车子:“现在的网友真是听风就是雨,盛乔跟谁在一起也不可能跟沈隽意在一起啊,那可是她爱豆对家。”


  车子缓缓驶入主路,赵虞回想着刚才那几张爆料的照片。那个地方,好像是沈隽意最爱吃的黄师傅家的小笼包店。


  网友没有说错,那里对他的确意义非凡。


  他会带那个女孩去,是不是也说明,那个女孩对他也意义非凡呢?


  赵虞突然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女生的心思总是细腻又敏感的。


  尽管那个澄清视频坦坦荡荡,两家经纪公司也很快针对这次绯闻做出了声明,言明只是朋友之间的正常聚会,希望大家理性看待。


  但赵虞总觉得,沈隽意对盛乔是不一样的。


  以往那么多的绯闻,这是他第一次亲自出面辟谣。


  不想她因为自己受到牵连吧。


  毕竟这几张照片是他的私生偷拍爆出去的。


  当年车子坠河那件事发生后,沈隽意就再也没在公开场合表示过抵制私生。他没有对谁提起这件事,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却从那之后开始默许了私生对他的跟踪与骚扰。


  他藏起满腹的心事,只露出向阳的模样。


  这样的人,却愿意在那时候对盛乔吐露苦闷,她对他而言,一定是不一样的。


  意识到这件事,赵虞感觉自己心田里那朵暗恋的花瞬间像被霜打了似的,蔫哒哒的枯萎了。她有些平静,又有些茫然,在心底的深处,甚至还有一丝不甘。


  为什么不是我?


  可转念又自我否定,为什么得是你啊?


  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一个人的暗恋,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对谁动心,他喜欢谁,他以后跟谁交往,结婚,本都跟她无关啊。


  不过话是这么说……


  可他不是说过他喜欢的是成熟大方的女神型吗???欺负她没看过盛乔的综艺?就那看到霍希就激动嘴瓢喊老公的女孩子到底哪里成熟了啊!


  赵虞觉得眼睛酸酸的。


  从床上爬起来给夏元发微信:打王者吗!


  夏元过了一分钟才回:姐我在跟隽意哥开黑,这局马上结束了,等我哈。


  白天绯闻闹得那么大现在还有心思跟这开黑呢???


  他在那里开开心心地打游戏显得自己在这自怨自怜好他妈傻逼啊!


  赵虞也不知道自己眼睛是气红的还是酸红的,狠狠用手背揉了一下,然后点开王者,用她只在下载游戏之初登过一次之后再也没登录过的微信账号进入了游戏。


  微信区她果然还是青铜段位,没有英雄没有铭文。


  点开好友列表,沈隽意和夏元都显示开局22分钟。


  她默默等着,等两人的状态变回组队后,立刻向夏元发起了邀约。


  夏元飞快退掉跟沈隽意的队伍,接受了她的邀请。一进队就热情地喊:“姐,你怎么上微信啦?我还说换QQ找你呢。诶,隽意哥求邀进组,姐,我能放他进来吗?”


  赵虞面无表情说:“让他进。”


  下一刻,沈隽意进入房间,小喇叭传出他惊讶的声音:“我没看错吧?真是赵虞啊?哈哈哈哈你居然还是个青铜。”


  赵虞一言不发点击开始。


  这是她第一次跟沈隽意打游戏。


  两个菜鸡在王者峡谷狭路相逢,抢兵线送人头花样送死,似乎在向队友争相证明谁更菜。


  赵虞玩的射手,沈隽意玩的辅助,夏元像个操心的老妈子边打边指挥:“隽意哥你保护好我姐啊!你是辅助你跑什么,你挡在她前面啊!”


  沈隽意说:“我不跑我不就死了!”


  夏元:“你死了没关系,姐不能死,姐是输出!”


  沈隽意嘟囔道:“她太菜了,保护也没用。”


  赵虞冷笑一声:“也没见你厉害到哪里去。”


  沈隽意被怼了两句,很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很小声地问夏元:“她今晚吃□□啦?”


  赵虞面无表情:“我听得到。”


  夏元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两个菜鸡互啄导致游戏局面全面崩盘,被对面吊打连输三把后,饶是匹配夏元也有点受不住了,弱弱说:“隽意哥,要不你把小乔喊上一起吧,这太难了……”


  赵虞眼皮一抖。


  沈隽意凶他:“你是嫌我今天辟谣太容易了吗!”


  夏元:“…………我又不会截图发出去,我姐也不会啊,对吧姐?”


  赵虞没说话,再次点击开始。


  进入游戏选英雄时,夏元又说:“不过你当时就不该跟她去街上吃夜宵,多容易被拍啊。”


  沈隽意选了他一直在练习上天的上官婉儿:“我要早知道会被拍,我还喊她?我不如自个在家喝点小酒一醉方休。”


  夏元吐槽:“你俩都是热搜体质你不清楚啊?小乔现在也很火的好吧!你当时要找别人不就没这回事了。”


  沈隽意叹了口气:“那不当时只有她在杭州吗。”他顿了下,把婉儿的闪现换成了治疗,才又说:“而且跟她待一起比较轻松嘛,不高兴了还能让她带我上王者高兴一下。”


  夏元:“所以你就是看上人家的五连绝世了!”


  沈隽意:“大人的事小孩少插嘴!”


  赵虞默默听着,一整局游戏下来,没有再说一句话。


  连输三把之后,第四局总算迎来了翻盘,虽然沈隽意的上官婉儿一次都没飞起来过,但他因为抢人头居然还拿了个MVP。


  美滋滋跟夏元炫耀的时候,赵虞说:“我不打了。”


  说完就退出了队伍。


  剩下的两个人默了两秒,夏元后怕地说:“我姐今晚到底怎么了?”


  沈隽意说:“不知道。”他顿了顿,“可能来大姨妈了吧。”


  夏元:“…………”


  这晚之后,赵虞就没有再登过QQ区了,以青铜的姿态回归微信区,买英雄买铭文买皮肤,然后开始慢慢打排位。


  偶尔遇到沈隽意,也无所谓他会看到自己有多菜了。


  夏天正是商演多的时候,赵虞国内国外到处飞,也没多余的心思想些有的没的。直到月中时,江誉手上的综艺出了点问题。


  他最近正在录制的是一档旅行类的慢综,叫《世界那么大》,顾名思义,就是让嘉宾去穷游各个国家,打卡名胜古迹。


  本来录得好好的,结果录制没两天,其中一位嘉宾就跟节目组产生了矛盾,然后耍脾气罢录了。


  这位嘉宾是个富家千金,家族实力雄厚,粉丝又多,罢录之后带节奏黑了一波节目组,江誉想找其他艺人救场,有档期的压不住这位千金的咖位,压得住的又没时间。


  于是找来找去,找到了自家外甥女身上。


  赵虞这时候才知道,盛乔也是这个综艺的嘉宾之一。
她其实也没档期,但舅舅有难,岂能不帮。


  而且……
她也想见一见,沈隽意好感的女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