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39】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高架桥上一时之间充满了刹车声和鸣笛声。无数车子停下, 目睹这起意外的路人下车冲向了桥边。有打119的,有打120的,还有拿着手机拍视频的。


  但江面已经看不到车子的踪影, 江水瞬间吞噬了一切。


  赵虞和林之南都呆住了。


  司机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发抖, 他上一刻还在想着超车。如果真的超到前面去,或者正在超车的途中那辆金杯出现意外, 说不定他们也会受到波及, 想想都后怕。


  车内静默无声。


  赵虞看到沈隽意的车也停了下来, 车门猛地被推开, 他探了半个身子出来, 又立刻被助理拽了回去。


  一阵争吵后,车门再次合上, 再无动静。


  桥上人来人往吵吵闹闹,没人发现他在那里,也没人知道,那辆掉下江的车,跟他有什么关系。


  警笛的声音由远及近, 救护车和消防车很快开上桥来, 交警指挥着停留的车辆离开,桥面缓缓恢复交通秩序。


  前面那辆黑色奔驰没动,赵虞的车也一直没动。


  不多会儿, 有交警走过来敲窗:“走了啊走了啊,别看了, 这儿不能停车,把安全通道让出来, 快走吧。”


  司机回头看了赵虞一眼。
赵虞的声音有点哑:“走吧。”


  车子缓缓启动,赵虞看到有交警站在沈隽意的车边, 应该也在说相同的话,于是那辆车也无声汇入了车流。


  直到下了高架,林之南才终于挤出声音:“太可怕了……”她转头看着赵虞,脸上的惨白还没褪完:“是怎么回事啊?车子出故障了还是司机的问题啊?”


  赵虞摇了下头:“不知道。”


  林之南张皇失措了一会儿:“沈隽意……沈隽意他……这场意外……”


  赵虞神情严肃起来,看着她冷静道:“这件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更不能让他知道我们也在现场。”她看向前头的司机:“杨哥。”


  司机立刻连连点头保证:“不会不会,小虞你放心,这事儿本来就跟我们没关系。我给艺人开了这么多年的车,知道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你放心!我嘴严得很!”


  林之南叹了口气,低声说:“他这下心理阴影应该蛮大的吧。其实也不怪他吧,总不能就因为被他骂了两句就发疯啊,估计还是意外……”


  赵虞没说话,低头刷着手机。车子坠河的新闻果然已经上了热搜,大家都在祈福平安,并且猜测车子失控的原因,搜救队也已经在江面打捞了。


  但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样的事故,基本无生还的可能。


  赵虞退出微博打开微信,点进沈隽意的对话框,手指在九宫格上迟疑了好久,最后发了一条消息过去:替我跟沈奶奶说声生日快乐。


  一直到登机,都没有收到他的回复。


  到机场的时候她留意过,没有看到沈隽意的车,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上飞机之后,空姐送了丰富精致的早餐过来,很热情地对她说:“我特别喜欢你,你真人比电视上还漂亮。”


  赵虞打起精神回了她一个笑容。


  林之南也无精打采的,两人都没什么胃口,等空姐收走餐具,两人靠在一起听了会儿歌,林之南忍不住趴在她肩上说:“我觉得沈隽意好可怜啊,被骚扰了这么久,第一次站出来反击,就遇到这种事。希望他不要愧疚吧,真的跟他无关啊其实……”


  赵虞闭着眼,车子坠桥那一幕频繁在脑海中闪过。


  他会的。


  他一定会为此感到愧疚,甚至充满负罪感。


  他就是这样的人啊。


  哪怕不再是她记忆中那个清朗像夏风一样的少年,哪怕用吊儿郎当没个正行掩盖住了满腹心事,但他的善良与温柔仍一如当年。


  他的眼睛从来没变过,璀璨又干净,亮过夏夜的星星。


  这样的人,无论那起事故的原因是什么,他最后都会把过错揽到自己身上,然后谁也不告诉,默默消化。


  她甚至都不能去安慰他,因为他一定不愿意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飞机落地时,搜救队已经将坠江的车子打捞起来。车里只有司机的遗体,根据当时金杯旁边车子的行车记录仪,可以看出车子后排还有两个人,遗体仍在打捞中。


  专业人员现场对报废的车子进行了检测,初步断定是刹车失灵。


  赵虞坐上去公司的车,打开微信时,看到沈隽意终于回复过来的消息:好的!/呲牙笑


  赵虞手指抖了抖,看着那个他最爱发的呲牙表情,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她下午要出席一个新代言的发布会,到了公司后韩霜忙前忙后,笑容满面,早上上了热搜的社会新闻并没有给忙碌的工作党们带来什么影响。


  这世上意外那么多,除了一句叹息,也给不了更多。


  韩霜察觉了她状态不佳,只以为是早起坐飞机太累,做妆发的时候还专门找了个按摩师过来给她放松,“国内首个轻奢代言,不仅品牌方,圈内很多大佬都会到场,你可得给我打起精神来!”


  赵虞深吸一口气,将那些画面强行从脑中驱散,点了点头。


  接下来就是脚不沾地的忙碌。


  回国后的第一张个人专辑的制作框架已经出来了,不仅收了一些质量优良的歌曲,跟几个著名的词曲人也开始了合作。商演,综艺,广告,她正极速奔跑在登上巅峰的路上。


  几天之后,赵虞趁着午饭时间,去录音棚的储物间给沈奶奶打了个电话。


  老人家耳力不好,响了好一会儿才接起来,笑呵呵喊:“小虞呀。”


  赵虞也笑着:“奶奶,生日快乐。”


  电话里老人的声音听着很开心:“乐呢乐呢,我们蒸包子吃呢,小虞你来不来啊?”


  赵虞笑道:“我工作太忙来不了啦,奶奶你保护身体啊,对了,买蛋糕了吗?”


  沈奶奶说:“买啦,隽意买了好大一个蛋糕,有两层嘞!这孩子,真是浪费钱,我又不爱吃这些。”
他回家了。


  赵虞蓦然松了一口气。


  旁边传来沈隽意咋咋呼呼的声音:“奶,这盆馅儿里面怎么也加葱了啊!那我还吃什么啊!”


  沈奶奶回过头去:“你那盆在冰箱里呢,小罗怕弄混了早就给你放冰箱了。别瞎嚷嚷,我接小虞电话呢。”


  那头笑嘻嘻的凑过来,声音也清晰起来:“喂,赵虞啊?来不来吃包子啊?专门请黄师傅来家里剁的馅儿哟。”


  赵虞喉咙梗了一下。


  半晌,笑着回答:“太忙了,来不了,你自己多吃几个吧。”


  他说:“好嘞。”


  沈奶奶又跟赵虞聊了几句才挂电话,慢慢走回餐桌旁边,一边跟保姆一起包包子一边回忆道:“我也有好些年没见过小虞了。”


  沈隽意正把独属于他的没有葱的包子馅儿从冰箱里端出来,“她太忙啦,现在比我还红呢,你昨天不还在电视上看见她喝牛奶了。”


  沈奶奶推推老花镜,笑道:“都没认出来,是大姑娘了。”她想到什么,转头嘱咐:“你比小虞入行早,在工作上要多照顾她,小姑娘闯荡不容易,好歹人家也喊了你那么多年哥哥。”


  沈隽意拿起一张擀好的面皮,嘟囔:“她现在都不喊了。张牙舞爪的,可凶了。”


  沈奶奶作势用擀面杖敲他:“姑娘家面薄,我还不知道你啊,你少逗人家。”


  沈隽意做了个鬼脸。


  生日这天,没有来太多的亲朋好友。沈奶奶这一辈的亲戚年纪都大了,不宜长途跋涉,只打了电话问候。


  沈家来了几个叔叔辈的亲戚,陪着老人家吃了顿饭,切了蛋糕,当天就离开了,被夕阳笼罩的小院又恢复了宁静。


  沈奶奶这两年已经不大爱出门,常爱坐在小花圃旁边的老人椅上晒太阳。沈隽意收拾好屋子,搬了个小板凳坐到她身边,跟她讲娱乐圈的八卦。


  把老人逗得哈哈大笑。


  她转头看坐在小马扎上的孙子,这个小马扎是他从小走到哪搬到哪的凳子,他几岁的时候就坐在上面给她讲笑话,现在二十多岁了,依旧如此。


  老人家看着看着眼眶就湿了,叹息道:“你跟你爸啊,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沈隽意挺直后背:“谁说的?我明显比他帅好吧?”
沈奶奶笑着推了下他脑袋:“骨子里的基因也遗传了你爸,没个正行。”


  上了年纪的老人总是爱回忆往事的,布满纹路的脸庞被夕阳笼着,有种平淡的安详:“你爸当年做小品演员的时候,每次有了什么新的节目,都会先表演给我看,我被逗笑了,这小品才过关。后来啊,你爸没了,你妈又改嫁,还想带你走。”


  她握住孙子骨节修长的手细细打量:“你就又哭又闹,说你不走,你要陪着奶奶。你妈没办法啊,就自己走了。你妈走的那天,我也是坐在这个位置,看着她进进出出搬行李,默默流眼泪,你就这样握着奶奶的手保证,说你会像爸爸一样每天逗奶奶笑的,你说你可会讲笑话啦,树上骑个猴,地上一个猴……”


  说着说着,就又笑起来,眼泪都笑出来了。


  她命不好,早年丧夫,中年丧子,可唯有这个孙子,给了她这一生最大的陪伴和慰藉。


  …………


  夏季的商演和音乐节是最多的,往年这个时候,薏仁们都天南地北地开始追活动了,疯狂为在舞台上散发魅力的爱豆尖叫应援。


  但随着时间一点点入夏,又进入盛夏,沈隽意工作室依旧没有官宣任何活动。不仅如此,就连之前早就定好的一个商演都取消了,对外说的是艺人身体不适。


  薏仁一听哥哥生病了?!赶紧不闹也不催了,纷纷留言让工作人员好好照顾他,她们不急,没有活动也没关系,身体最重要。


  蔺忆还侧面跟赵虞打听,哥哥病得重不重,现在怎么样了。


  赵虞知道他没有离开杭州,一直跟奶奶待在一起。也明白他并不是因为生病,才推了这几个月的行程,默默闭关。


  但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回复蔺忆让她放心。


  她相信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也相信他能从阴影中走出来。


  之后就是令人应接不暇的繁忙行程。


  赵虞再见到沈隽意,已经是在芒果台的跨年晚会上了。


  芒果台一向被称为流量台,每年只会邀请当红偶像,每一年沈隽意和霍希都在其中,今年赵虞提前几个月就收到了邀约。


  她在这一年呈现出的断层似的人气疯涨,甚至超过了霍希和沈隽意当年出道时的数据。三人几乎包揽了各大数据榜单,商演舞台,人气代言。


  以往请不到沈隽意,大家就会去请霍希。请不到霍希,就会去找沈隽意,反正就这两个选项,别的无论人气流量还是实力都没法比。


  而现在,选项中多了一个赵虞。


  “三大顶流”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媒体通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