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36】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节目录到后半段, 嘉宾们也陆陆续续撞到一起。之前解密过程中大家都或多或少拿到了抢夺物资的道具,于是一时之间鸡飞狗跳,你抢我我抢你,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寂静恐怖的密室也变得闹腾起来。


  这一期的录制只有两天,傍晚时分, 嘉宾们结束了通关任务, 开始进入排练阶段。


  因为是个人战, 这期的表演也是个人舞台, 八个人任务期间都随机拿到了属于自己的表演曲目。


  鉴于上期沈隽意的骚操作, 节目组是再不敢用他的歌了。八首曲目依旧是有纯vocal有唱跳还有改编,其中有一首是赵虞去年在国际音乐节上拿过奖的单曲《Just One》。


  这首单曲是她跟在国际享有盛名的音乐制作人格拉特合作的, 标准的欧美风,曲风张扬节奏感强,更简单点形容,就是很拽。


  从歌曲到舞蹈都践行了“拽”这个字,这两年的女团选秀都非常爱用这首歌参加比赛, 因为又飒又性感, live气氛高燃,舞台表现力很强。


  拿到这首歌的就是心心念念想跟赵虞合作的郑婉怡。


  solo舞台,合作是不可能合作了, 能用虞虞的歌四舍五入也算美梦成真了吧,郑婉怡美滋滋。


  结果到了排练场她就美不出来了。


  《Just One》的舞蹈可以排进当前市场上唱跳歌曲前三的难度了。


  那些用这首歌去参加选秀的练习生们都得提前排练一两个月, 她一个靠演技混圈的小可怜这么短时间内学得会个屁啊!


  赵虞鼓励她:“你可以的!我一个动作一个动作教你,肯定能学会。”


  她这期拿到了一首改编过的经典老歌, 歌曲耳熟能详,舞蹈动作也很简单, 完全不着急。


  郑婉怡两期都被歌单搞得眼泪汪汪,坐在地上耍了会儿赖又继续爬起来跟着赵虞学。
三个小时后,郑婉怡再次崩溃,坐在地上一边蹬腿一边嗷嗷大哭:“学不会就是学不会!手脚断了也学不会呜呜呜我只是个小废物罢了!”


  赵虞半蹲在她面前,一根手指抵着额头,一脸无奈地看着她撒泼。


  郑婉怡嚎了半天,拽住她手腕恳求:“小虞,你跟我换吧,我真不行,你这舞不是人跳的,我们换吧我们换吧好不好?”


  赵虞问:“不再试试?”


  郑婉怡头摇得拨浪鼓一样:“不了不了,术业有专攻,我只是个小演员而已放过我吧!”


  导演组也看着她学了三个小时,知道这确实不行,明天毕竟还要表演给买票进场的观众看,只好同意两人交换。


  这下两人都轻松了。


  赵虞自己的舞就更不用练了,陪着郑婉怡排练了一会儿她的节目,两人就一起回酒店休息了。


  车子开进车库的时候,透过车窗,看见酒店门口站着几个挂着相机的女生在徘徊。郑婉怡看了两眼,“不是沈隽意的粉丝就是夏元的,跟得太紧了。”


  赵虞默了一下,想起沈隽意一直以来频繁遭遇私生的烦扰。他已经不止一次在公共场合表示过希望粉丝理智追星,可似乎对那些疯狂的私生饭并没有什么作用。


  她跟沈隽意住同一层楼,下电梯时,刚好看见两个形色可疑的女生从安全楼梯进来。一看到她,两个女生立即有些心虚地背过身又走回了楼梯间。


  林之南皱了皱眉,小声说:“快走。”


  赵虞提高音量,故意用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开口:“叫酒店安保上来排查楼层。”


  话音刚落,楼梯间就响起急促的脚步声,是那两个女生急匆匆往下跑了。


  一回房间林之南就说:“现在这些私生胆子越来越大了!”


  她们在韩国的时候也遭遇过私生,那种被跟踪被怼脸被半夜打电话的经历实在令人惊悚,可除了愤怒,毫无办法。


  赵虞一边换衣服洗澡一边嘱咐:“保险起见还是让酒店保安排查一下吧。”


  林之南点头应了。


  一夜无话,翌日嘉宾们陆续早起,继续最后一天的排练。有过上一期的经验之后,这一次大家都淡定了很多,有条不紊地登台表演。


  这次的场子依旧只有两千多个座位,他们在重庆录制《荆棘之路》的路透传了出去,不少粉丝为了能见爱豆一面,专程跑来重庆蹲守门票。


  于是这一晚的观众较之上一期相比多了很多粉丝,赵虞表演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粉色灯牌,上面闪闪发光写着六个大字“赵虞亲亲我吧”。


  她忍俊不禁,最后定点poss时,朝灯牌的方向甩了个飞吻,虞美人们的尖叫声差点掀翻房顶。


  solo舞台结束后,第二期录制也就正式结束了。赵虞明天没行程,不用着急赶回北京。来了两天还没尝过重庆火锅,叫上郑婉怡卫池他们,定了家正宗地道的火锅店。


  沈隽意明早在上海有个通告,换完衣服就得去机场,不能跟他们一起去。夏元故意酸他:“隽意哥,你要不买包火锅料带回去吧,不然来一次重庆连火锅都没吃也太可怜了。”


  沈隽意一脸高冷:“不用,我的八块腹肌提醒我不能吃这些高热量食物。”
夏元摸摸自己为数不多的腹肌,愤愤闭嘴了。


  赵虞在旁边安慰他:“没事,偶尔一顿不会长胖的。”
沈隽意把帽子戴在头上,偏头瞟了她一眼,凉飕飕说:“胖是不会长,痘就不知道了。”


  夏元:“啊?什么豆?”


  赵虞:“???”


  她一下想起自己当年顶着一脸青春痘去杭州找他的画面。


  那时候他还去对面养花老爷爷家偷偷掰了一片芦荟,拿回来给她敷脸,信誓旦旦告诉她,敷芦荟可以祛痘!


  所以自己长痘的事情他记了这么多年???


  赵虞一想到自己当时那么丑,还天天围着他傻乐,简直尴尬得想打爆他的头了。


  沈隽意说完后还一脸意味深长地朝她挑了下眉,摆明了在提醒她,对没错我就是还记得嘻嘻没想到吧!


  赵虞捏紧了拳头。


  沈隽意戴好帽子,赶紧溜了。


  助理推着行李箱跟在后面,总觉得自己不跑快点会被殃及池鱼。上车之后,沈隽意把帽子盖在脸上抄着手闭目养神,助理打量他一会儿,鼓起勇气说:“沈哥,你干嘛总是逗小虞啊?她刚才耳朵都红了。”


  沈隽意咧了下嘴:“有吗?”


  助理握拳:“有啊!你录节目的时候也总怼她!”


  作为一个虞美人,他实在忍不了了!要不是为了讨生活,真想把这个欺负自己爱豆的狗比打一顿!


  沈隽意往下靠了靠,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语气懒洋洋的:“她总端着,就想逗逗她嘛。”他眯着眼叹了声气:“小时候多可爱啊。”


  助理眼睛一亮:“小时候?你们小时候就认识啊?诶诶沈哥,你跟我说说小虞小时候啥样呗?”


  沈隽意斜了他一眼,阴恻恻的:“你知道的太多了。”


  助理:“…………”


  默默闭上八卦的小嘴巴。


  ……


  回到北京后,赵虞开始准备纯苏牛奶的广告拍摄。


  她属于明艳张扬型的美貌,以往的妆容和造型也都在突出她耀眼华丽的五官,但牛奶广告的主旨是舒服纯粹,造型师给她化了素颜妆,搭配了浅色系的衣服,侧重邻家女孩的感觉。


  赵虞张扬惯了,突然一下要装可爱,还有点不习惯,拍完之后有点担心地问林之南:“自不自然啊?”


  林之南:“超自然超可爱!萌得我想抢了你的奶罐!”


  赵虞:“…………”


  金主爸爸也很满意这组广告,无论视频还是海报都拍出了他们想要的感觉。到时候除了投放视频线上宣传外,地宣也会铺满各大一线城市的公交站和地铁站。


  赵虞收到了一百箱纯苏牛奶,给在北京的朋友分了一些,又给江蕾和赵康宁寄了十箱回去。


  江蕾收到后打电话说她:“有这邮费,我们都能买好多箱了,你别往家里寄了。”


  之后的行程只会越来越密集,赵虞担心自己哪次一走几个月,回来牛奶都过期了,于是天天在家抱着牛奶吨吨吨地喝,喝得打嗝都是牛奶味。


  《荆棘之路》定在暑假档播出,之后的录制都是两期连录。等她录完第三期第四期回来时,韩霜终于把闪光少女成团夜的商演谈下来了。


  猕猴桃那边其实也有意接触赵虞,毕竟她是国民女团出来的C位,虽然目前国内事业才刚刚开始,但以她的条件登上巅峰只是时间问题。


  他们诚意十足,不仅邀请她当助演嘉宾,还递来一份合作邀约。这季选秀即将结束,下季选秀也已经开始招商了,邀请赵虞去下一季节目里当导师。


  下一季明年才开始录制,这时候签约的话,条件自然是以她目前的咖位来算。无论明年赵虞的身价涨到多少,条件都不会再变。既是他们的诚意,也是商人的心机。


  虽然知道他们是在利用时间差价占便宜,但猕猴桃的选秀一向备受全国关注,热量和曝光度都很高,韩霜跟赵虞商量了一下,还是签下了这份提前合约,也算对国内资本展现自己的友善。


  签完合约,韩霜笑吟吟道:“现在代言和曝光度都不缺了,成团夜之后《荆棘之路》第一期刚好播出,时间正合适。”


  她说完顿了顿,又道:“第一期正片好像已经剪完了,我得赶紧让节目组发过来看看。”


  赵虞知道她担心什么,点了点头。


  韩霜在圈内这么多年,待人接物都很真诚,朋友不少。节目组后期里有个剪辑师跟她关系就不错,一听她来要正片,就知道原因了。


  韩霜收到节目发来的文件后,打开刚看了没两分钟,剪辑师就给她打了个电话过来。


  接通之后两人聊了几句,剪辑师笑呵呵道:“你现在带赵虞,干劲十足啊,检查正片这种事都亲自来干了。”


  韩霜笑道:“公司就这么一个独苗苗,可不得警惕点。”


  剪辑师道:“你不用看了,绝对没问题。”她压低声音道:“我悄悄跟你说,这正片是沈隽意经纪人亲自盯着我们剪的,我靠,入行这么多年,没见过这么严肃的经纪人。两人很多容易被误会的画面他都监督我们删了,正片非常正经,赵虞虽然跟他一组,但跟其他嘉宾互动的镜头更多。虽然的确是蹭不到沈隽意什么热度,不过也避免了你担心的事嘛。”


  沈隽意工作团队参与后期剪辑是之前经纪人就跟节目导演谈好写在合约里的条件。剪辑师吐槽了两句,又说:“估计也是之前被女明星传绯闻蹭热度蹭怕了,你就放心吧,他们比你们还警惕呢。”


  韩霜听完,一时之间既松了口气,又有些生气。


  这种防女方炒cp像防狼一样的态度实在有些令人不爽。谁稀罕跟你炒cp啊,我家艺人是要走国民女神路线的,靠的是实力!


  韩霜挂完电话,也没继续看正片,把这事儿在微信跟赵虞说了,最后着重强调:“之后几期录制有多远离多远,让他们自作多情去。”


  赵虞回了一个OK的小表情。


  不知道是不是沈隽意那边跟节目组打过招呼,之后几期的录制,赵虞都没有再抽到和他一组。


  毕周偶尔会跟来,他们录节目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看着,赵虞的避嫌他自然也看在眼里。


  几年前在韩国的颁奖典礼后台,赵虞去找沈隽意那一幕让他一直觉得这女孩居心不良,所以听说她退团回国,又要跟沈隽意参加同一个综艺时,当即提起了十二分的戒备。


  不过现在看下来,这女孩还挺懂事,不是他想的那样。听说她经纪人那边也在要求检查正片,可见这次总算没有再遇到狗皮膏药吸血团队。


  剪辑师说的没错,他真是被之前那些女艺人蹭热度蹭怕了。


  要不是这些无中生有扒着人吸血的绯闻,他家隽意的人气说不定早超过霍希一大截了,哪能被霍希追上,还成了现在这副分庭抗争的尴尬局面。


  想到这点毕周就要气死了。


  天天跟霍希的团队撕资源真的太累了,撕的他身心俱疲,头发都快掉光了。


  自家艺人什么性子他再清楚不过,等上午录制结束,中场休息的时候,毕周低声说:“没看出人姑娘在避嫌么?你就配合点,离她远点不行吗?”


  沈隽意捧着盒饭懒散地看了他一眼:“反正你都让后期剪了,近不近远不远的有关系吗?”


  毕周:“…………”


  他当然知道沈隽意的心思。他是的确把赵虞当做朋友,朋友刚回国,需要人气和热度,所以他想拉她一把,之前找什么“没人配得上我的舞台”的借口为难导演,也是为了让节目组找上赵虞。


  他带了沈隽意这么多年,很了解他的性格。他看上去吊儿郎当漫不经心,其实心里藏了很多事,也很有自己的主意,只是展现出来的,永远只有向阳那一面。


  跟他这种人来不了硬的,毕周叹了声气,语重心长地讲道理:“你以为你在节目里跟她互动是在帮她啊?你要真为她好,就该跟她保持距离。你粉丝什么样,你自己清楚吧?之前那些捆绑你炒cp的女艺人现在什么下场,你也知道吧?”


  沈隽意端水的手顿了顿,默了一会儿。


  毕周又说:“她能来参加这个综艺,你已经帮了大忙了。至于节目里表现如何,镜头如何,轮不到你为她操心。人家为什么避嫌你不明白啊?你上赶着给热度,人家只会嫌烦而已,还给后期增加负担。我听说她公司给她的定位是要走国民女神独立路线,你要真把人当朋友,就别给人使绊子添麻烦。”


  说完,不由得屏气等他反应。


  沈隽意扒了两口碗里的饭,推了下搭下来的帽檐:“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