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35】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有结盟想法的当然不止沈隽意一个人, 前往鬼藤密室的路上,赵虞又分别收到了来自夏元和郑婉怡的结盟邀请。


  两人谁也不让谁,最后只好结了一个三个人的盟。


  鬼藤密室是重庆非常出名的一座密室, 占地面积有半个游乐园那么大, 里面有很多不同主题的密室,道具逼真环环相扣, 给玩家沉浸式的体验, 一直饱受好评。


  节目组这次把这里作为录制场地, 分别将嘉宾投放到不同的房间, 每解开一关, 嘉宾就能随机获得一部分道具和物资。


  嘉宾被分开投放,又没有通讯方式, 三个人仿佛结了个寂寞。


  密室的结构错综复杂,房间连着长廊,层层叠叠尽是拐角和漆黑的通道,恐怖无声,谁也不知道谁在哪里。


  赵虞所在的房间四面墙壁都是红色的血迹, 柜架上摆着各种像是用来杀人分尸的工具, 头顶一盏暗红的灯时不时闪一下,气氛恐怖极了。


  然而她只担心自己是不是要在这里被关到录制结束。


  什么血迹什么分尸都不恐怖,恐怖的是身为学渣智商不足逻辑下线, 要是一整期录完她都没走出这个房间可太特么丢人了。


  好在节目组并没有在第一关为难嘉宾,线索给得很明显。赵虞东摸摸西找找, 半小时后终于在一本日历上用每页圈了红圈的数字打开了第一道密码锁。


  走出房门,外头是一条昏暗的长廊。门口放着一个背包, 赵虞打开看了看,里面放了一张名牌写着“舞台干冰效果”。


  看来这就是她这一关的奖励了。


  背上双肩包, 赵虞继续出发,左看右看东摸西摸的样子看上去一点也不害怕。


  导演组看着跟拍摄像传回来的画面失望极了:“她怎么这么淡定?她这个场景是几个嘉宾中最恐怖的了。”


  工作人员在旁边小声提醒:“赵虞以前在韩圈有赵大胆的外号。”


  导演组:“…………”


  失策了!


  当环境气氛吓不到玩家时,通关这件事就会变得异常简单起来。


  赵虞蹲在走廊尽头研究铁门的密码时,铁门后漆黑的通道里突然扑上来一个红衣女鬼,两人就隔着一道铁门,女鬼来势汹汹没收住,整个身体都撞上了铁门。


  赵虞这才被吓了一跳,往后躲了一下,但仅此而已,反应过来后,有些好笑地问对面偷偷揉脑壳的女鬼:“没事吧?没受伤吧?”


  女鬼:“…………没事没事,打扰了。”


  然后赵虞就继续研究密码了。


  女鬼蹲在对面瞅着她,带血的长发铺了一地,画面异常诡异。十分钟过去,赵虞还没找到线索,抬头捏了捏有些酸的后颈,问对面抱膝蹲的女鬼:“你不去吓别人吗?”


  女鬼:“……我的工作区域就在这里。”


  赵虞朝她笑了下,“那你能告诉我这道门的密码吗?”


  哪怕此时光线昏暗,可她一笑,好像整个画面都明艳起来,那种闪闪发光的魅力鬼都抵不住,女鬼呆呆看了她几秒,脱口而出:“729134!”


  赵虞朝她甩了个wink:“谢了。”


  导演组:“???”


  还能这样???


  成功打开铁门,赵虞又收获一件道具,女鬼往墙壁靠了靠让出路,赵虞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笑着问:“诶,你有喜欢的明星吗?我可以帮你要签名照。”


  女鬼顶着一张布满血迹的惨白脸庞,露出了惊喜发光的神情:“真的吗?!谁都可以吗?!”


  赵虞点头:“嗯。”


  女鬼:“我喜欢霍希!可以吗?!”


  赵虞顿了下:“霍希啊……”在女鬼紧张兮兮又期待的神情中笑起来:“我跟他不认识,不过我会托人帮忙的,放心吧。”


  女鬼惊喜无比:“谢谢你啊!”她十分热情地指着前方:“你往前走第二个路口左转,有个被蛛丝网包住的房子,里面的道具最多了!”


  赵虞:“好的。”


  导演组:“?”


  这走向就很迷。


  赵虞一路畅通无阻来到蛛网房间外,四处果然裹满了蛛网,网里还有十分逼真仿真蜘蛛,像真有蜘蛛在到处爬一样。


  蛛网中心有一只硕大的黑红色蜘蛛,鼓鼓的腹部微微下垂,估计是有通气系统,一鼓一收,看上去像真的在呼吸。


  赵虞围着看了一圈,在导演组全员愕然的神情中直接伸手摸向了大蜘蛛的肚子。


  手指一触摸到有点刺刺的茸毛,仿真蜘蛛立刻“活”了过来,眼里闪过一道红光,八只蜘蛛脚也动起来,发出嘶嘶的恐怖声音。


  换一般人,这时候肯定吓跑了。


  结果赵虞无动于衷,一把把大蜘蛛从层层蛛网里扯了出来。捏了捏它鼓鼓的腹部,然后掏出了开门的钥匙。
导演组都惊呆了,眼睁睁看着她拿着钥匙打开门,拿到了满屋子丰富的道具。


  导演不可思议地问:“她真就没什么怕的吗?”


  组里之前推荐赵虞的打杂小妹及时发言:“还是有的!”


  导演一喜,转头问:“什么?”


  打杂小妹:“她怕糊!”


  导演:“…………”


  那这个想要在节目中实现就比较难了。


  房间里道具太多,赵虞没全部拿,毕竟双肩包快装不下了,只挑了自己需要的部分。这样一来,她所需的舞台物资都够了,还有一些自保不被抢的道具,接下来只要找个舒适的房间等着就行了。


  赵虞背好小书包开开心心往外走,结果刚一出去就跟沈隽意碰上了。


  他也斜搭着一个黑色的包,像个逃课的坏学生,相比于赵虞鼓鼓的一看就装满道具的背包,沈隽意的包就显得十分干瘪了。


  两人目光相对的一瞬间,赵虞拔腿就跑。


  沈隽意眼疾手快,一把拽住她手腕,笑得十分猖狂:“哈!逮到你了吧!包里东西挺多啊,都给我交出来!”


  活脱脱一个拦路收保护费的不良校霸。


  赵虞挣了两下没挣脱,只手拽住自己背包的拉链,深吸一口气恶狠狠转过身:“给我放开!”


  沈隽意被她凶得一哆嗦,还真松开了手。


  赵虞面无表情理了理自己被他扯歪的衣领,从头到脚都透出一股“你莫惹老子”的凶悍气息。


  沈隽意后退一步,再后退一步,左摸摸脸,右抓抓头发,结结巴巴说:“我……我有道具!强制交换!”


  他立刻从裤兜里摸出一张名牌,上面写着“强制与对方交换一件道具”,然后啪的一下贴在赵虞肩头,又恢复了嚣张的表情:“生效!”


  赵虞:“…………”


  密室广播里也响起导演组的声音:“强制交换生效,请双方互换道具。”


  沈隽意猖狂地笑了两声,又期待地搓搓小手手:“让我看看你的包里都有什么好东西!”


  赵虞面无表情把背包扔在地上,任由沈隽意打开拉链一边惊呼一边翻来翻去,最后翻出她的“舞台伴舞”,美滋滋地放进自己包里,又把自己一个毫无用处的小道具塞进她包里。


  他拎着背包站起身,把自己头上的鸭舌帽转了个圈,帽檐转到了前面来:“这就是不跟我结盟的下场。”
赵虞:“哦。”


  她伸手从兜里拿出一张道具名牌,面无表情往他肩头一贴。


  沈隽意愣了一下:“什么东西?”


  赵虞莫得感情地回答:“强取豪夺,从现在起你包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了。”


  沈隽意:“???”


  导演组的声音再次响起:“强取豪夺生效,请对方立刻上交所有物资。”


  沈隽意眼睛瞪大比铜铃还大。


  赵虞学着他早上在电梯里的模样,也露出一个阴恻恻的笑。还没笑完,面对面而站的沈隽意突然猛地朝她扑上来。


  赵虞发出了进入密室以来第一声尖叫。


  他前扑的动作太快太猛,她根本来不及躲,只感觉他整个身子压下来,脑袋和后背都被他劲瘦有力的手臂按住。


  赵虞整张脸贴在他胸口,一边尖叫一边骂:“沈隽意你干什么!输不起就硬抢?!我……!”


  她话没说完,因为沈隽意扑势太猛,抱住她的一瞬间两个人都没站稳,朝地面摔下去。


  她被他用一种保护的姿势按在怀里,倒地的时候只有胳膊肘蹭了一下。下一秒,一张爬满仿真蜘蛛还在滴血的蛛丝大网从头顶落下来,将两人团团裹住。


  血包的味道混杂着浓烈的男性荷尔蒙,直往她鼻腔里钻。


  两人被蛛网捆住,身体相贴,上一期只被自己轻轻摸过的胸肌此时此刻就紧紧挨着她的脸上,几乎能感觉到他肌肉的跳动。


  赵虞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了,大脑仿佛冲血一般,一时之间天旋地转头昏脑涨浑身发热几乎快要爆炸开来。


  直到头顶响起沈隽意嫌弃的声音:“这什么!好黏啊!恶心死了。”他松开托住她后脑勺的手掌,手指戳了下她脑袋,“没摔着吧?”


  赵虞说不出话来,只有急促的呼吸和心跳。


  沈隽意用手臂撑着地面微微抬起身体,低头问:“吓到啦?”


  帽檐垂下来,那双总是璀璨的眼眸就隐在光影里,有种令人心动的安心。


  赵虞没回答,手忙脚乱从他怀里挣扎出来,毫无章法地去扯捆在身上的蛛网。蛛网用血包浸泡过,全是黏唧唧的红色液体,一扯溅得到处都是。


  沈隽意赶紧阻止她:“别动别动!越扯越紧!”


  赵虞头发散乱,声音再不如之前凶得很有底气,深呼吸两下才开口:“那现在怎么办?”
沈隽意想了想,双手撑着头顶的蛛网慢慢站起身。他一八五的身高,一起身就将蛛网顶开了。


  赵虞总算解脱,起身搭着手把蛛网从他身上扯下来。两人全身上下都染满了红色颜料,她头发上还挂着两只仿真蜘蛛,看上去简直就像血腥惨案现场。


  沈隽意用手背擦了下嘴唇,呸呸两声,又说:“甜的。”


  赵虞:“…………”


  她把之前在前台顺手拿的湿巾纸给他两张,又擦擦自己的脸和手,然后默默捡起自己的包背好,走过去撕下了贴在他肩头的“强取豪夺”。


  沈隽意只用纸巾擦脸,歪着脑袋:“干嘛?”


  赵虞低着头把名牌叠好塞回兜里:“收回道具,不要你的东西了。”


  说完,转身就走。


  沈隽意“诶诶”了两声,“这就走啦?好不容易遇到,结个盟嘛!跟我结盟不吃亏的啊!”


  赵虞没有回头,抬起手重新扎散掉的马尾。


  长发在空中轻轻晃荡,只留给他一个冷酷的背影:“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