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04】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江誉着实愣了一会儿,“照你这么说,我还得替我国娱乐圈谢谢你了?”


  赵虞怪不好意思地摆摆手:“那倒也不用啦,嘿嘿。”


  江誉:“…………”


  江誉这些年忙他热爱的综艺事业,一直没有结婚,姐姐的孩子出生后,他就把赵虞当成了自己的女儿。


  赵虞从小就长得好看,虽不是大富大贵的家庭,却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长大的,家里一向对她有求必应。


  见舅舅朝自己投来一言难尽的眼神,赵虞扯着他裤腿撒娇:“舅舅,你看我这样,啥也不会,啥也做不好,学的这个舞蹈专业以后毕业了说不定工作都找不到……”


  江誉打断她:“你啥也不会,啥也做不好,那你怎么就能当明星了?”


  赵虞理直气壮:“我长得好看啊!我可以靠颜值啊!”


  江誉被自己这个幼稚的外甥女逗笑了,“明星不是光长得好看就行,演员要有演技,歌手要有唱功,连参加综艺都要有梗。虞虞,这个世界上长得好看的人有很多,不是每个人都能当明星的。”


  赵虞咬着下唇看着舅舅,憋了半天,眼眶都憋红了,最后憋出一句:“我不管!我就是要当明星!不会我就学!我就是要当!”


  她声音有些大了,江蕾从厨房走出来斥责她:“怎么跟舅舅说话的?江誉,你别管她,她就三分钟热度,过几天就忘了。”


  赵虞又委屈又生气:“我不是三分钟热度!我这次是认真的!”


  江蕾:“你去年学击剑之前也是这么说的。”


  赵虞:“…………”


  江蕾:“高一那年吵着要学古筝时也是这么跟我和你爸保证的,结果你学了有两个月吗?”


  赵虞:“…………”


  江蕾:“从小到大,你有坚持超过半年的事吗?”


  赵虞:“…………别说了。”


  江蕾好笑地摇了摇头:“别吵你舅舅了,让他去休息会儿。”


  赵虞闷着点点头,终于没再说话。


  江誉看了垂头丧气的外甥女两眼,笑着揉揉她脑袋,等江蕾进厨房了才压着声音笑问:“真那么想当明星啊?”


  赵虞点了下头,抬起手背揉了下眼睛,翁着嗓音说:“舅舅你别管了,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江誉被逗笑了:“你想什么办法?”


  赵虞抬起头看着他,认真地说:“舅舅你不是说,明星不能光长得好看吗?我会先去学的,我想当唱跳歌手,我会去学的。等我学会了,我再来找你!”


  江誉头一次在外甥女眼里看见那么坚定的光芒。


  他是看着她长大的,甚至比江蕾和赵康宁还要溺爱赵虞一些。


  见她委委屈屈眼眶都红了却还坚定咬牙的样子,真是又好笑又心疼,看了眼厨房才问:“那你打算怎么学,去哪学?”


  赵虞郁闷地说:“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江誉笑着拍了下她的头,没再说什么。


  吃过饭,赵虞就回卧室玩电脑去了。下午江誉端着茶杯走过去看了看,看到她在搜索引擎里搜索“练习生娱乐公司”,还拿了个本子在认真做笔记。


  江誉喝了口茶:“这个公司不用考虑了,是个皮包公司。”


  赵虞这才发现舅舅在后面窥屏,又羞又臊地一把捂住电脑屏幕,“不准看!”


  江誉笑着走了出去。


  到了晚上,江誉等江蕾练完瑜伽,把她喊到阳台:“姐,我看虞虞这次是认真的。”


  江蕾说:“她哪次不是认真的?只是认真的时间太短了,她就这半途而废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江誉笑着摇摇头,把自己的想法跟她说了。


  江蕾回头看了眼,叹气道:“你别惯着她。”


  江誉说:“总比她自己乱来好。让她去试试,真以为练习生好当啊,比当明星还累呢,我给你看个号,最多两个月,她就要哭着喊受不了了。”


  两人聊了几句,江蕾最后无奈地被江誉说服:“算了,让她死了这条心也好,我就是担心给你添麻烦。”


  江誉笑道:“几句话的事,不麻烦。那行,明天我带她过去。”


  第二天,江蕾一早就出门去见她在北京的朋友了。赵虞起床的时候都快中午了,江誉点了外卖,坐在餐厅喊她:“洗漱一下快来吃饭,吃完了我们要出门。”


  赵虞有气无力:“不想出去,外面太热了。”


  江誉没说其他的:“先吃饭。”


  吃完饭,他又催着她去换衣服,赵虞不情不愿地换好衣服,就被舅舅拽着出门了。


  一直到车子渐渐驶入繁华市区,赵虞才扒着车窗问:“舅舅,我们去哪啊?”


  江誉神秘地笑了下:“去了你就知道了。”


  车子最终停在了一栋大厦前,赵虞看到上面“木易娱乐”四个字,整个人有些懵。


  木易娱乐是圈内老牌的艺人公司,虽然比不上华畅、中夏、星耀这几家大公司,但也算小有实力,特别是今年他们推出了一个女团,一出道就引发了热潮,在练习生这块儿算是国内娱乐圈做的比较好的一家公司了。


  因为创建人姓杨,所以叫做木易。


  赵虞昨天查资料的时候也把木易娱乐记在了本子上,还在后面画了个五角星重点标识呢!


  舅舅带她来这里做什么?!


  赵虞小心脏砰砰跳,听到舅舅打了个电话:“老杨,我到了,你在公司吗?得嘞,我这就上来。”


  挂了电话,江誉伸手在发蒙的外甥女眼前打了个响指:“走。”


  赵虞猜到了什么,眼睛都变得神采奕奕,屏气凝神跟着江誉走进电梯。


  木易娱乐如今的老板杨洁是江誉的大学同学,两人关系不错,江誉制作的综艺跟木易旗下的艺人合作也很多。


  赵虞跟着江誉一进办公室,对面的男人就笑着说:“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外甥女?这条件,不出道是真可惜了。”


  赵虞有点紧张,礼貌地打了招呼,亦步亦趋跟在江誉身后。


  两位老同学聊了会儿天,终于说到她身上。江誉笑着说:“她从小学芭蕾,今年又考上了民舞,底子是有的。”


  赵虞被舅舅夸得有点心虚。


  她从小两天打鱼三天晒网的,芭蕾跳得还没江蕾一半好,能考上民舞还是考前突击的成效,能拿出手的也就一点基本功了。


  杨洁乐呵呵地点头:“那当然了,看这身段就知道,标致!老江你放心,你外甥女就是我外甥女,放我这,妥当!”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合同准备好了,你看看。”


  赵虞顿时有点紧张,扯扯江誉的衣角:“舅舅,什么合同?我……我这就要出道了吗?”


  江誉和杨洁都笑起来,他接过合同翻看,一边看一边跟赵虞解释。


  木易现在的练习生模式很成熟,舞蹈老师和声乐老师都十分专业,旗下也有几十个签约的练习生,不过国内现在练习生合约至少都是五年起签。


  赵虞想学,当然是跟着这种系统的训练模式学更好。


  以江誉和杨洁的关系,她的这份合同算是特例,只有一年。相当于木易娱乐的挂名练习生,蹭人家的训练系统,不受公司约束,时间上来说也相对自由,毕竟她还要上课。


  当然这份合同不止是因为两人关系好,江誉承诺杨洁下部综艺用他旗下的某个新人当常驻,也算一次交易吧。


  他这外甥女从小性子就冒失,放任她自己去想办法,指不定找出什么乱子来,娱乐圈这么乱,江誉怎么能放心。


  不如顺了她的意,帮她把路铺好,至于她能走多久,就是她自己的事了。


  赵虞完全没想到舅舅一晚上时间就解决了自己的烦恼,拿着合同激动得脸都红了。


  签名前,江誉警告她:“看好了啊,签的是一年,少一天都不行。你可别给我搞以前那些把戏,练个两三个月就说不练了。”


  赵虞斩钉截铁地保证:“不会的!我会好好学的!”


  落笔签名,一气呵成,赵虞看着自己文件末尾自己狗爬似的名字,紧张兮兮地抬头问:“我是不是要开始练签名啦?”


  把两个人都逗笑了。


  于是在正式成为一名大学生前,赵虞先成了一名练习生。


  拿着一式三份的合同回家时,赵虞感觉自己晕乎乎的。


  她翻来覆去看那份合约,心脏跳得好快。


  她好像,离他近了一步呢。


  如果靠近他的那条路要走一万步,她如今终于走出了第一步。


  剩下的九千九百九十九步很长,很远,也很难,但只要他还在路的尽头,她就一定会坚定地朝他走去。


  回家的路上,江誉跟她说了很多圈子内的规矩,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虽然只是练习生,该遵守的还是要遵守。


  赵虞一边听一边嗯嗯地点头,忍不住拿出手机点开短信箱,里头跟沈隽意的上一次通信还是高考结束那天。


  她看着那几行当初令她崩溃的聊天记录,手指戳了半天打下几个字,迟疑中却又挨个挨个删掉,反反复复几次,最后还是什么也没发。


  算了,还是等她成功之后再以全新的形象重新出现在他面前吧!


  什么邻居家的小妹妹,她才不是小妹妹呢!


  等晚上江蕾聚会回来后,赵虞兴奋地把合同拿给她看。


  江蕾看女儿这么高兴,也只是笑着摸摸她脑袋,温声嘱咐:“舅舅托了关系才帮你这么大的忙,可不许像以前那样耍性子,知道吗?”


  赵虞坚定握拳:“你们就等着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