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24】

书名: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作者:春刀寒

  接下来两天的假期, 赵虞是在无限追悔中度过的。


  林之南和克里斯汀最终也没去小乡村度假,大家合计了一下,感觉还是躺在宿舍睡觉追剧玩手机更适合假期。


  赵虞仿佛一条失去了理想的咸鱼, 在床上瘫了两天。


  站得越高, 承受的风雪就更大,这个道理她早就明白, 为什么偏偏轮到自己身上时没能意识到呢?


  什么成为顶流了就能跟顶流谈恋爱???


  哪个顶流敢在事业巅峰期谈恋爱?!这不是自砸饭碗自毁前程吗!


  赵虞真是太崩溃了。


  以前单单是沈隽意不能谈恋爱, 现在连她自己也谈不了了, 她这是活生生地把自己也给圈住了啊!


  当初是谁给她出的这么个馊主意?!真是太气人了!


  她现在要是跑去告白, 他能吓得拉黑她吧???断人前途犹如杀人父母, 沈隽意恐怕今后见到她都要绕道走了。


  真他妈绝了。


  赵虞越想越气,越想越气, 气愤地爬起来拿出手机,把当初卸载的知乎又下了回来,登录之后找到自己唯一提问的帖子,翻出当年回复她的那个人。


  然后她就看见当年人家追加回复的那句话:卧槽姐妹我开玩笑的你当真啦?你回来啊喂!明星不是随随便便能当的,姐妹你别因为我一句话随便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啊我的天!


  赵虞:“………………”
她咬着被子张牙舞爪发了会儿狂, 心情沉重地回复了那条多年前的留言:晚了!!!


  她已经是大明星, 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她不能去毁他的星途,更不能自毁前程。


  呜呜呜可是想想还是好心酸,明明她已经拼了命的努力了, 明明她已经站到了当初想都不敢想的高度了,可是却离甜甜的恋爱更远了…………


  说来说去, 都怪沈隽意!!!


  你当什么不好当明星,现在把她也带沟里去了!!!


  赵虞用被子捂住脑袋捶床:“狗比沈隽意!”


  敷着面膜的林之南从门口经过, 听到动静又转回来,站在门口幽幽说:“你脱粉就算了, 怎么还回踩呢?”


  赵虞:“…………嘤。”


  事到如今,也只有化悲愤为力量,继续努力搞事业了,


  反正,虽然沈隽意不能跟她谈恋爱,也不能跟别人谈嘛!十年她都等了,还差这几年吗?顶流期罢了,之后都会转型的,等到双方都可以谈恋爱的时候,她再想办法吧!


  她的虞美人们还等着她在舞台上发光发亮呢。


  两天假期结束,赵虞已经恢复如初,活力满满了。


  最佳组合奖到手之后,观众都认可Shining Five国民女团的地位。广告代言接到手软,国民度综艺也都上了个遍,林秀熙和克里斯汀还接到了电视剧邀约。


  赵虞也有,但一来韩语毕竟不是她的母语,日常交流没问题,表演说台词就很僵硬了。二来她还是更喜欢舞台,所以影视领域暂时不想涉及。


  组合爆红,个人资源也开始出现人气上的倾斜。赵虞自然是团内资源最好的,很多合作方点名就要她,但因为她不接影视,很多都过渡到了林秀熙和克里斯汀身上。


  Heya很受时尚圈的喜爱,冷冷酷酷的个性和形象都显得高级,林之南的人气是团内最低的,但她并不贪心,已经很满足现状。


  五个人不再像之前那样随时随地合体出席。赵虞有时候飞国外演出,跟国外的音乐人合作单曲,林秀熙和克里斯汀就在剧组拍戏,Heya全世界看秀,林之南上综艺参加真人秀。


  运行轨迹就像这个时代所有爆红的女团一样,规矩平稳没有意外。


  赵虞跟国外音乐团队合作的最新单曲制作完毕回来的时候,天气已经回暖了。Shining Five在夏天有一场演唱会,五人的个人行程结束,纷纷归队排练,开始为演唱会做准备。


  年前公司已经给她们换了更大的宿舍,无论装修还是地段都比之前那个小宿舍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周围都是富人区。


  赵虞到机场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因为是私人行程,走的VIP,没有粉丝接机。林之南开着车来接她,两人有一个多月没见,一见就来了个熊抱。


  上车之后,赵虞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汀汀秀熙她们在家吗?我还没吃晚饭呢,一会儿出去聚个餐?”


  林之南说:“汀汀和秀熙出去吃饭了,Heya明天才回韩国。”


  赵虞愣了一下,“她们两个出去吃饭?”


  林之南开着车,专注看前方路况,也没注意她的反常:“对啊。”


  赵虞有好一会儿没说话,直到车子驶上主路才皱眉问:“她俩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林之南也一脸迷茫:“不知道啊,我也昨天才回来,她俩之前不是进组拍戏吗,可能关系缓和了吧。”


  赵虞白了她一眼:“她俩进的就不是同一个组好吧?”


  她翻看手机,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这两年组合在外人看来和睦友好,但林秀熙对克里斯汀的轻视和厌恶一直没有消失。两人私下从不说话,克里斯汀一向对林秀熙避之不及,怎么会突然跟她出去吃饭?


  赵虞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决定给克里斯汀打个电话。


  打了三遍都没人接。


  她又给林秀熙打,也没人接。


  林之南看她越来越凝重的脸色,也不由紧张起来:“不是吧?不可能出事吧……”话是这么说,一脚油门踩到底,飞快往宿舍赶。


  期间赵虞又给克里斯汀打了几个电话,一直没接,到后面直接关机了。


  正当她准备给经纪人打电话时,林秀熙的电话回拨过来。


  那头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随意的语气笑吟吟的:“我刚才在洗澡,怎么了?”


  赵虞皱了下眉:“你在哪?”


  林秀熙舒缓地叹了声气:“宿舍呢,洗完澡敷面膜。”


  赵虞问:“汀汀呢?”


  那头顿了一下,笑着说:“不知道。”


  赵虞语气严厉起来:“秀熙,汀汀在哪里?我知道她跟你一起出去吃饭了,你在宿舍,她现在在哪里?”


  林秀熙没说话,好一会儿,突兀地笑了一声:“怎么?担心我把她谋杀了呀?”


  赵虞一字一句:“林秀熙,不要挑战我的耐心,汀汀在哪儿?”


  那头终于不笑了,语气也冷淡下来:“尚喜酒店。”


  赵虞问:“跟谁?”


  林秀熙说:“安泽文。”


  赵虞一踹车门,骂了句脏话。


  ……


  林之南把车开到酒店,赵虞戴好口罩帽子直奔十一楼而去。林秀熙还算有点良心,挂了电话之后把房门号发了过来。


  林之南还想着去找前台,被赵虞止住了:“万一真有什么事被外人看到,汀汀在圈内的名声就毁了。”


  林之南着急问:“那他不开门怎么办?”


  赵虞眼神冰冷:“那就踹开。”


  索性没真的让她们踹门。


  在赵虞重砸房门几下后,有人从里头拉开了门。


  安泽文像是刚洗完澡,头发都还在滴水,裸着上半身,下半截围着一条浴巾,看见门外的人时愣了一下,赵虞已经一脚踹了上去。


  安泽文猝不及防被她踹了个滚,浴巾都散开了。他大骂了一声,手忙脚乱去围浴巾,赵虞和林之南直接冲进了卧室。
克里斯汀果然躺在床上,身上有股酒味,醉得不省人事。


  林之南后怕地说:“衣服还在衣服还在!”


  两人把人扶坐起来,赵虞把自己的帽子戴她头上,又从她衣服兜里找到口罩给她戴上,然后和林之南一人架住一边往外走。


  安泽文已经披上了浴袍,正愤怒地要说什么,赵虞面无表情掏出手机对着他拍了张照,冷冷开口:“安先生,你不会不知道□□是犯法的吧?”


  安泽文咬牙切齿:“我什么都没做!”


  赵虞冷笑:“那就是□□未遂?”


  安泽文脸色阴沉地看着她,突然笑了一下,“我可没给她下药。不过一杯红酒就醉了,只能怪她酒量不好。”


  克里斯汀靠在她肩头难受地呻.吟了两声,赵虞不打算跟他废话,冷冷扫了他一眼,跟林之南把人带走了。


  好在下电梯这一路没有遇到人。


  上车之后,林之南紧绷的神经才终于放松下来,随即愤怒道:“真该报警抓他!人渣!”


  赵虞坐在后排抱着克里斯汀,面色倒显得平静:“跟财团哪有法律可讲,走吧。”


  她曾经最是天真又冒失的性子。


  可这么多年,在这个圈内见惯了人性的黑暗与社会的复杂,也终于学会了妥协。


  半道上赵虞去买了醒酒药和水,上车后给克里斯汀吃了,快到家时,她已经清醒了不少。似乎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直沉默地低着头。


  宿舍客厅的灯大亮着,林秀熙正坐在沙发上追一部综艺。赵虞一开门,就听见她欢快的笑声,仿佛今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看见三人进来,她挑了下眉,抱着一包薯片往沙发靠了靠,毫无心理负担地继续看电视。


  赵虞忍住想打人的冲动,先把克里斯汀扶回房间,帮她在浴缸放了热水,等她洗澡时才走回客厅。


  林秀熙看综艺正看到兴头上,赵虞拿遥控板把电视给关了。


  她不悦地看过来:“喂,你干什么?!”


  赵虞冷冰冰看着她:“这句话该我问你才对,你想干什么?”


  林秀熙拿起一片薯片放进嘴里,还是那副若无其事的语气:“我什么也没干。”


  赵虞猛地走近,一巴掌把她手上的薯片袋拍飞了。薯片洒了一地,林秀熙气愤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又被面无表情的赵虞一把推坐回去。


  她就站在她面前,眼神冷得能冻死人,捏住她想要打人的手腕,力气大得她挣脱不开。


  赵虞本身就是主舞,体能比她要好太多,林秀熙挣扎了两下,完全使不上力,气得甩头发尖叫:“我只是帮安泽文约她出去吃饭而已!安泽文喜欢她,想追她,我作为朋友帮帮忙怎么了?”


  赵虞气笑了:“安泽文是什么样的人需要我来告诉你吗?帮忙?林秀熙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你讨厌汀汀可以,看不起她也行,但你不能道德败坏做出这种泯灭良心的事!”


  林秀熙披头散发,也不挣扎了:“我道德败坏?我拿着刀逼她去了?她如果不乐意,大不了拒绝我啊,可她没有呢。”


  她讥讽道:“安泽文之前找我要你的联系方式,我问你愿不愿意给他,你拒绝了,我当时逼过你吗?他问我要克里斯汀电话的时候,我可也问过她,她可是点头了呢。”


  赵虞的力道松了一些。


  林秀熙吹了下掠在脸上的头发,又恢复那副若无其事的笑容:“是她自己愿意往火坑里面跳的。”


  赵虞看着她,心头终于涌上浓浓的失望。


  她松开手,往后退了两步。她说:“你明知道是火坑。”


  林秀熙抬手理了理自己散乱的头发,看着赵虞转身上楼的背影,突然叫住她:“赵虞,你知道……”


  她顿了顿,幽幽笑起来:“上一个跟克里斯汀做朋友的,现在还住在疗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