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救赎偏执主角后[穿书] 第42章 第 42 章

书名:救赎偏执主角后[穿书] 作者:醉又何妨

    刘栋梁被这两个人一唱一和搞得心力交瘁, 晚上回家去蒙头大睡了一场, 第二天早上醒来, 有点怀疑自己其实只是做了个噩梦。

    但随即他就在q/q上看到童隽发过来的一条消息, 消息中只有一个黄色的圆脸表情:[微笑]。

    他不知怎的就一个激灵, 毛骨悚然地爬起来干活。

    刘栋梁跟郑硕本来就是大学同学, 他认识童隽,还是郑硕给介绍的。

    大学毕业之后, 两人之间一直没完全断了往来, 刘栋梁知道对方的所有联系方式和工作单位。

    他本来打算把郑硕约出来,但转念一想, 万一这个人也有精神病, 那……

    还是去单位找他吧, 就在人多的地方见!

    他去了郑硕单位的时候, 正好赶上他中午下班, 正在一个人向着公司外面走, 看上去恍恍惚惚的,脸色算不上好。

    刘栋梁道:“郑硕!”

    郑硕一转头, 惊讶地发现是这位很久不见的老同学朝自己走过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步伐很有几分气势汹汹的意味。

    “你怎么来了?”

    刘栋梁哼了一声, 决定先发制人:“你还好意思问?还不是你弄得那个微博号。郑硕, 看不出来啊, 你居然是这种人!”

    郑硕之前被原拓打了一顿, 再加上看到网上事态逐渐发酵, 心里盘算着要怎么跟童隽说,昨晚一整宿没睡着,精神状态非常不好。

    他听见“微博”这两个字就觉得心里一紧,想起刘栋梁也是配音社的人,说不定从新闻上听说了什么。

    郑硕看了看身边的同事们,还好大家都急着吃饭,没太注意他们这里。

    他赶紧道:“有什么事,出去说吧。”

    看他这幅战战兢兢的样子,这才是正常人被抓住了把柄的反应!

    刘栋梁好歹找回了一点属于无赖的尊严,说道:“也行,那就找个地方边吃边说吧。”

    两人去了距离郑硕单位最近的一家饭馆,反正肯定是郑硕请客,刘栋梁毫不客气地先点满了一桌酒菜。

    他给自己倒了杯小酒喝,这才说道:“郑硕,我跟你好歹也是兄弟一场,不是我说你,你这事办的也太过分了。那微博号是你自己建的吧?结果被捅出来了就推童隽那么个小孩去顶锅,啧!”

    郑硕在他提到微博的时候心里就觉得不妙,刘栋梁再把后面的话给点明白了,他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郑硕道:“你在胡说什么!”

    刘栋梁这么说,一半是他之前靠着录音中的声音和对两人的了解自己猜的,另一半也是因为童隽那几句话中透露出来的讯息。

    而郑硕这种又心虚又愤怒的表现,证明刘栋梁是猜对了,看来这一切的事他心里都有数。

    刘栋梁道:“都是老同学了,何必跟我装糊涂?我说什么你心里应该清楚。你在微博上骗粉丝说童隽和你是一对,现在被人给捅出来了,你又装着什么都不知情。啧啧啧,我一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

    郑硕简直是焦头烂额,郑虹那边还没摆平,一下子又冒出来一个刘栋梁,全都拿这件事威胁他。

    早知今日,他死都不会发那些微博过瘾。

    “你到底想干什么?”

    刘栋梁道:“不干什么,就是主持公道。这事我既然知道内情,总得公开出来,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有人被冤枉啊。”

    郑硕了解刘栋梁的为人,听到这里已经不耐烦跟他继续扯皮下去了:“要多少钱,你直接说。”

    刘栋梁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还是跟你说话痛快,行,那我也不绕圈子了。”

    他冲着郑硕伸出了三根手指:“三万。你给钱,我闭嘴,保证一声都不吭。”

    虽然不像童隽那样出身巨富之家,但自己的父亲毕竟经营着一家私立学校,三万块钱对于郑硕来说也在能力范围之内,他深吸口气,说道:“就这一次?”

    要是这个问题搁在先前,刘栋梁还真没准尝过一次甜头之后继续纠缠下去。

    可是他已经被童隽给吓怕了,满心想的是快点完成了对方交代的任务,然后从这件事当中脱身,还真没那个心情再多惹事端。

    他诚恳地说:“兄弟,实话跟你说吧,咱们好歹也是同学,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要不是最近手头实在紧,也不想从你身上弄这笔钱出来。放心,绝对只有这一回。”

    他顿了顿又说:“不过得是支付宝转账啊,我不收现金。”

    郑硕:“……”

    他吸了口气,简直对这件事引出来的一系列麻烦厌烦到了极点,只想快点了结,然后一辈子都不让人再提起。

    “好,要钱是吧,我给你。”郑硕拿出手机,“但是你得保证,不能去找童隽的麻烦,不然我就豁出去了,报警说你勒索敲诈。”

    刘栋梁心道我还敢找他的麻烦,活腻歪了不成,是他找我麻烦!

    他觉得郑硕真的是瞎了眼了,笑着说:“你要是敢报警说我敲诈,承认你做过的那些事,现在也就不用被我威胁了。别挣扎了兄弟,你这人我还不知道么,敢做不敢当,还是老老实实听话比较好。”

    说到这里,刘栋梁见郑硕脸色不好,便住了口:“行了,我这人心直口快,不好意思,你放心,钱到位了,我肯定不会再去找麻烦,这点职业操守我还是有的。”

    他安抚住郑硕,成功拿到了钱,出门之后也忍不住擦了把汗,心里觉得自己真是太不容易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刘栋梁马不停蹄地到童隽那头去交差。

    童隽跟刘栋梁约的地点还是前天那个小树林,其实刘栋梁都对这个地方有点心理阴影了,但他没有选择权,硬着头皮出了门。

    刚穿过家门口那条小巷子走了两步,刘栋梁就听见一个慢悠悠的声音在自己背后说道:“这里。”

    他回头,发现童隽就在自己身后靠墙站着,头上还戴了顶鸭舌帽,帽檐压的挺低,将他的双眼遮挡在了阴影里。

    刘栋梁瑟瑟发抖,总觉童隽下一秒就要掏刀。

    他干咳一声给自己壮了壮胆,将转账记录给童隽看:“那个,小童啊。你看,钱我给要来了,这气我也帮你出了,先前那些事都是刘哥不好,你就别跟我计较了,成吗?”

    童隽抱着手,在刘栋梁的手机屏幕上扫了一眼,然后抬眉,又朝他面上淡淡一瞟。

    “辛苦了。”

    “不辛苦。”刘栋梁表明态度,“郑硕这事是干的太欺负人,你放心,我跟你一边的。”

    童隽的神色稍稍缓和下来:“那太好了,刘哥,谢谢你。看来之前是我误会你了,不好意思啊。”

    刘栋梁心里面松了口气,想着这件破事总算过去了,于是说了句漂亮话:“没事,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再和我说。那我今天就……”

    童隽接口:“今天就还有件事,想请刘哥帮忙。”

    刘栋梁:“……”

    妈的你还没完了是不是???

    他的眼睛朝着路口看了看,稍稍退后两步,保证自己能在对方发动攻击时第一时间逃跑,这才说道:“童隽,我觉得吧,人都不喜欢惹麻烦,凡事也得有个度。你说是吗?”

    童隽笑了一声,说道:“你看,他威胁我。”

    他这语气中颇有几分告状的口吻,刘栋梁愣了愣,刚想说谁威胁你了,还没来得及开口,忽然听见耳畔风响,脑袋后面砸过来一拳,直接将他锤翻在地。

    原拓想揍这几个不要脸的玩意很久了,给了一拳还嫌不够,绕到前面来又是飞起一脚,将刘栋梁整个人踹到了墙根上。

    “你他妈吓唬谁呢?”原拓抬脚踩在刘栋梁身上,冷森森地笑着,“一开始过来找事的不是你吗?”

    这是童隽不吃这套,弄得刘栋梁灰头土脸,好像很可怜的样子。

    但真要是换了个好欺负的老实人,本来面对着网上的谣言就已经够痛苦的了,这混账还来雪上加霜,不是要把人往死里逼吗?

    原拓一点都不同情他。

    刘栋梁被打的眼冒金星,脑袋里面嗡嗡作响。

    他意识到原拓是个真正的狠人,见他又要靠近,吓得用手护住头道:“别、别打了!”

    童隽半蹲在刘栋梁面前,拍了原拓的小腿一下,示意他松开脚。

    “刘栋梁,你确实跟整件事关系不大,我也不想一直跟你牵扯着。但记着一点,是你先找上门来的,谁让你就赶上我不痛快了呢?”

    童隽俯身看着他,慢慢地说:“有句话叫不要逼人太甚,对你是这样,对我也是一样。反正我名声臭大街了,这事解决不了,我还有什么可怕的,搞死一个是一个,对不对?”

    刘栋梁算是真服了他了,他嘴角肿起来一块,含糊不清地说:“可是你让我干什么我都干了……你还想怎么样啊!”

    童隽道:“不难,你去找一趟郑硕的姑姑郑虹,把郑硕给你转款的记录给郑虹看。”

    刘栋梁怔怔地抬起头来,只见童隽微翘着唇角,说道:“我这里有她发布伪造那些‘电话录音’的源文件,你也放给她听听,然后跟郑虹说,是郑硕给了你钱和证据,让你站出来,帮我澄清这件事。”

    刘栋梁:“……”

    他觉得自己的智商一点都不够用了,根本跟不上童隽在想什么,愣了一会才试探着问道:“那个微博爆料的人,是郑硕的姑姑?”

    童隽道:“是的。”

    刘栋梁又道:“你……其实一直有证据?”

    童隽冲他微微一笑。

    刘栋梁看着他的笑容,不知道怎么哆嗦了一下,说道:“好,我答应,答应了。”

    童隽客客气气地说:“辛苦刘哥了。”

    他把刘栋梁从地上扶起来,帮他拍了两下肩膀上沾到的墙灰:“你这么热心,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才好。刚才我朋友出手有点重,刘哥千万别往心里去。”

    这感觉比刚才还要恐怖,刘栋梁看见原拓的目光幽幽划过自己被童隽拍着的肩膀,无端觉得要狗头不保,于是连忙跟对方保持距离。

    他僵硬道:“不用谢了,我办好了事你能放我一马就行了。”

    童隽道:“一码归一码,劳务费到时候自然有人给你。事也不难办,你去把这个消息透露给郑虹之后,什么都不用管,走就行了。”

    刘栋梁有点诧异:“你不用我发微博给你澄清?”

    “不用。”童隽冲他微一颔首,“其他所有的事都不用费心,有我呢。”

    刘栋梁觉得自己好贱啊,他听到童隽的话竟然觉出一种诡异的安全感。

    就自己这点智商,一开始居然还想勒索人家,真是自找死路。

    如果早知道童隽是这么一副脾气,刘栋梁从起初见到他的时候就会绕着走。

    童隽算了算时间,说道:“今天就不用辛苦了,等我给你发消息,你再去吧。”

    搞定了刘栋梁之后,童隽和原拓一起从小巷子里面出来,童隽把帽子摘了,用一根手指顶住转着玩。

    原拓笑着说:“郑虹要是知道了刘栋梁手里有证据,恐怕今天晚上都别想睡觉了。当初做这件事的时候,一点也没想过被别人戳穿的可能吗?”

    童隽道:“像她这种人,天天做梦都想红想发财,平时生活过得不错,又傲慢惯了,看到一点苗头当然就要迫不及待抓住。呵呵,不挨教训不长记性。”

    今晚童海生和童磊都去外面见客户了,两人聊着天一起去了童隽家,童隽打开电脑,登录微博看了看,说道:“还没上热搜呢,看来郑虹舍不得花钱啊。”

    原拓道:“最近暑假,流量大的时候想上热搜位的人也说,本来就偏贵,郑虹一开始应该是舍不得花钱买上去,拖了几天之后,新闻逐渐变成了旧闻,新鲜感也就淡了。我看了看数据,评论、点赞和转发数的增长都明显比前两天慢。”

    童隽听他说的如数家珍,问道:“你都调查过了?”

    原拓点了点头。

    童隽冲他拍了两下手,笑道:“我们小原总费心啦。”

    原拓受到鼓励,便兴冲冲地出注意道:“我还查到,最近裴家的分公司在郑虹的丈夫那里有一笔订单,在这上面想想办法,还能给她穿个小鞋。”

    童隽道:“这就不用了,我有反击的办法。你刚进裴家的公司,可别为了这么个人给自己惹上麻烦。”

    原拓听见童隽叮嘱他,也觉得心里甜丝丝的,说道:“没关系,现在已经没人敢跟我作对了。前两天刚到公司的时候,裴洋还让那些公司的员工全部在我面前罢工,现在被我收拾了一顿,也都老实了。”

    童隽感兴趣地说:“你干了什么?”

    原拓道:“我觉得他们什么都不会干,工作能力太差,就让所有人都站到裴洋办公室里面去,围观他工作,学习经验。”

    原拓是当玩笑话讲出来的,童隽打着键盘的手指顿住,侧头看了看他,却能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出些微的迟疑与无奈。

    那毕竟是他的父亲,如果没有那个阴差阳错的噩梦,原拓原本是因为想要得到他的认可和爱,才回的裴家。

    他再狠,再决绝,终究也只是个少年。

    童隽握了下原拓拄在他椅子扶手上的胳膊,认真地说:“你没做错,总之无愧于心就好。”

    原拓看了看童隽抓着自己的手,慢慢将手覆上去拍了拍,微微笑了笑。

    他并不后悔,因为他已经明白了,所谓重生的意义是什么。

    重生,不是为了让你再把老路走一遍,也不是让人困在那些尚未发生过的愤怒与仇恨当中抵死纠缠,而是要放开过往的禁锢,去寻找真正想要的东西。

    仇恨或许能支撑人活下去,成为重要的动力与目标,但能让人感觉到血还热着,心脏还在跳动着的,只有爱。

    他要这样一步步走下去,变得强大,才能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才能不会在想保护的人遇到麻烦时束手无措。

    瞧,那个人这样懂他。

    一种莫名的幸福感涌上来,他在自己的血脉亲缘那里得到的只有凉薄,却在这个小小的卧室中感到了一种家的温馨。

    原拓凝视着童隽,一直看进对方的眼睛里,从第一次四目相对的时候,原拓就觉得那双眼中有星光,似乎总能将人深深地吸进去。

    那一瞬间就好像被魇住了似的,不知道是怜爱还是**。

    他喉头微动,不知不觉地凑近,再凑近,几乎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气息与体温。

    那天晚上偷偷吻到的柔软和甜蜜又翻搅着在记忆中涌起,他忽然……想再试一次,亲吻的滋味。

    原拓这样凑过来的时候,童隽也被他此时的表情和动作给震住了,一时竟然忘了怎么躲闪。

    他曾经跟人演过很多对手戏,对于各种各样的目光有过透彻而深入的揣摩,也能够从容地表演出应该的反应。

    此时此刻,童隽凝视着原拓的眼睛,可以看到眼底反射出来的点点星光,亦见情意绵绵,灼灼闪耀。

    他在想什么?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神情?

    夏夜里的昆虫在窗外唧唧鸣叫,风吹的花叶哗啦啦响,滴答一声露水落在地面上,童隽骤然清醒。

    原拓一手拄着他的椅子扶手,一手撑在桌子上,童隽整个人都被他禁锢在狭小的空间里,无可逃避。

    他也没有挣扎,只是极轻微地偏了一下头,躲开原拓那几乎要把人灼烧的滚烫气息,头脑中一片混乱。

    两人相对的目光被打断,原拓也意识到了这一刻的暧昧,他保持着那个姿势,一时不敢动弹。

    片刻之后,他若无其事地松开了童隽的椅子,向后退开一步。

    只是脸上虽然故作平静,脑子却根本转不动,一时半会想不到任何一句话,可以解释刚才的行为。

    原拓尴尬地感觉到了自己的细微变化,心中惭愧不已,不敢在跟童隽一起待着了。

    他直起腰来,又清了清嗓子,这才说道:“不早了,我……我先回去吧。郑虹那边的事,我也注意着,有消息就和你说。”

    童隽有点惊疑不定,可是看着原拓的样子,又让他怀疑自己是多心了,也没挽留,胡乱“嗯”了一声。

    原拓走的时候,正好碰见童磊回来,他跟原拓打了个招呼,看见对方紧张地跟自己说了句“大哥好”,然后急匆匆地就走了。

    童磊笑冲着童隽说道:“你这同学真是内向,都见过好几面了,他怎么到我面前还这么紧张?就跟个上门傻女婿似的,哈哈哈哈哈。”

    童隽:“……我同学胆子小,是你这人太凶了啊。”

    童磊摸了摸脸,奇道:“有吗?”

    童隽道:“不说这个了。哥,我前两天查了一下,有部叫《骑士梦幻之旅》的漫画开始制作动画版了,还要招募国语配音。制作组背后的赞助商是咱们家吧?”

    这个消息是童隽自己查到的,对于童磊来说实在是件太小的事了,想了一下才道:“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童隽道:“你一会帮我要个联系方式行吗?我想谈个角色。”

    童磊觉得弟弟一本正经的小样非常可爱,笑着说:“好啊,你谈不下来跟哥哥说,我用我凶恶的外表帮你吓唬他们。”

    兄弟两人说笑几句,童隽回了房间,结果一坐回到刚才的位置上,他又想起了原拓。

    他琢磨着原拓当时的眼神,仿佛慌乱,也仿佛欣喜。

    这让童隽莫名想起了自己某天晚上做的那个梦,月色下有个人弯下腰来,轻轻吻着自己的嘴唇,腼腆而又忐忑。

    他撑住额头揉了揉,怀疑自己就是做梦做多了。

    童隽将原著中那些描写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什么主角“厌恶别人接近”、“禁欲高冷”、“只关注事业,莫得感情”,想完之后,告诉自己不要产生那么荒谬的念头。

    这个时候,手机屏幕一亮,是原拓又发了条微信给他,这次的内容很正经,只说“一家经纪公司正在接触郑虹,希望与其女儿苗星签约,但开出的条件郑虹不太满意”。

    童隽精神一振。

    他打开检测微博数据的软件,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果然看见之前那条新闻明明已经增长放缓的热度,又逐渐开始起来了。

    童隽便给刘栋梁发了条消息,告诉他,“这个周二,就去找郑虹要钱吧”。

    刘栋梁现在根本搞不明白童隽到底想做什么了,只隐约觉得是很大一盘棋,而他这个小棋子只有瑟瑟发抖的份。

    接到消息之后,他丝毫不敢反抗,老老实实地秒回:“好的,周二就去。”

    呜呜呜,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高中生!他现在如此渴望当一个好人,竟然还要被人逼着去敲诈勒索,好痛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