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综英美]地狱之君恋爱日记 第56章

书名:[综英美]地狱之君恋爱日记 作者:萧泠风

    贝利亚小心翼翼地道:“乔尼, 我没有质疑你的意思, 我只是, 我只是担心你。”

    康斯坦丁目光漂移。

    “乔尼……”

    “我没事。”康斯坦丁干巴巴地开口, 顿了一下, 复又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不是什么大事。”

    “于我而言, 你的事情都是大事。”贝利亚毫不犹豫地说道。

    康斯坦丁:“……这跟我之前预想的一点都不一样,贝利亚, 一点都不!”驱魔人头疼地看着地狱之君紧紧扣住他手腕的手指, 牢固到甩不开还不至于弄疼他,这也算是地狱之君的本事之一吗?

    康斯坦丁终于在贝利亚渐渐染上难过的目光中败下阵来, 他闭上眼睛, 长长地叹了口气, 近乎破罐子破摔地摆了摆手, 道:“行行行, 你看吧, 看吧。”

    在魔力构成的屏障散开的那一瞬,纯粹的黑暗荣光一瞬间涌入驱魔人的身体, 近乎急切地梭巡这具身体的每一处。

    透支的精神力和魔力,至少三天没有好好休息过。手腕上有伤,虽然已经愈合, 但愈合后的伤口要比其他皮肤脆弱, 很容易就能够让贝利亚看出不同。至于身体内部……

    贝利亚倒吸了一口冷气。

    康斯坦丁默默抬头看天。

    ……好吧, 地下室门外看不到天, 他只能够看到天花板。

    “约翰·康斯坦丁!”贝利亚不敢置信地看向康斯坦丁, 几乎是无比严厉地低吼道:“你对你自己做了什么?!”

    康斯坦丁:“呃……”

    “你的肋骨是怎么回事!!!”贝利亚惊怒交集地瞪向康斯坦丁的腰腹处,透过白色的衬衫和一层薄薄的肌理,那里有一道被利刃划开的创口。那里的伤口被处理得非常好,就跟康斯坦丁手腕上已经看不到的伤口一样,若不细看,根本完美无缺。但只要用力量探一探,就能够发现曾经留下伤口的地方虽然弥合但仍旧过于薄弱。

    最让贝利亚头皮发麻的是,紧挨着康斯坦丁胸腹处那道伤口的肋骨直接少了半截。

    人类的肋骨如何会少半截?

    除非有人亲手划开自己的身体,截断自己的肋骨。

    贝利亚都不敢想象那鲜血淋漓的一幕。

    贝利亚一生征战,所见鲜血死亡无数,但这份“习以为常”落在他唯一在意深爱的人类时,炽天使的心核都在颤抖。

    若不是他嗅到了血腥气,贝利亚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用力量在康斯坦丁的身体里梭巡,进而发现那些部位的异状。对康斯坦丁的尊重让他不会在得到康斯坦丁允许前以力量触碰他的身体与灵魂,这避免任何窥探的可能。

    ……可恶,他的人类就是算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搞出这样的表面工程。哪怕少了截肋骨,在魔法的力量下,半个月或是一个月的时间,那里就能够恢复如初。

    就为了这个表面工程,他的人类准备疼上至少半个月的时间?

    贝利亚的眼睛都要透出猩红色了。他隐忍地垂下眼,身上原本澄澈安宁的黑暗力量变得晦涩阴暗,他竭力平稳呼吸,小心地使用黑暗荣光修复康斯坦丁体内的创口,但地下室周围的楼梯墙壁却跟着遭了殃。

    周围的一切都在微微震动,墙壁在震动中渐渐开裂,如同一张被撕烂的纸张。

    “贝利亚……”康斯坦丁瞥见周围开始倒霉的一切,头疼极了。

    他是给自己做了个放血小手术,但紧接着他及时使用了治疗魔法,按照里世界的标准,这就是痊愈。

    他是给自己做了个切骨小、中手术,但他没忘给自己准备一份麻痹痛感的药剂,事后也喝下了生骨的药水。但这种药水有些麻烦,越是强大的存在,他失去的血肉骨骼就越不好修复。足够优质的生骨药水可以治疗康斯坦丁,但花费的时间跟他的实力成正比。

    康斯坦丁就属于那种能力强的,这药水品质虽然不错,但他估摸一下,失去的那截肋骨想要重新长出来,至少需要半个多月的时间。至于恢复期那点小疼痛,康斯坦丁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康斯坦丁本想着小心一点,这段时间跟贝利亚的床上运动可以直接进到梦境世界里来,现实里的身体不用劳累,自然也不会露馅。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刚出地下室,他就被贝利亚堵了个正着。

    这五天里,他足够小心地抹去痕迹,但还是被贝利亚嗅到了血腥气。

    抱歉,贝利亚,你到底是地狱之君,还是地狱三头犬?

    然而,事已至此,康斯坦丁也没法让时间倒流。他心里郁闷又纠结,但还试图挽救一下这倒霉催的形势。

    “贝利亚,亲爱的,甜心,蜜糖。”康斯坦丁勾住贝利亚的脖子,飞快地在贝利亚嘴边亲了两口,试图让贝利亚冷凝的面容融化,但贝利亚这一次却出奇冷漠,他没有推开康斯坦丁,但这种漠然就是最大的拒绝。

    攀附在贝利亚身上的手臂不自觉收紧了些,康斯坦丁看着贝利亚冷淡的侧脸,第一次在贝利亚身上感觉到了手足无措。

    贝利亚从来没有对他露出这样冷淡的模样。

    这一次他是真的生气了。

    治疗结束,贝利亚收回手。他抬起手,握住康斯坦丁的手腕,想要将他的手腕从自己的肩膀拿下。

    现在的他没有办法接受康斯坦丁的示好,他在地下室外等了康斯坦丁五天,等回的是一个伤痕累累的人类。他可以接受康斯坦丁的很多决定,但永远不会接受的就是康斯坦丁伤害自己。

    他会留下这些伤势,不必多想,必然是与魔法有关。

    人类巫师的力量流淌于血脉与灵魂之中,想要增幅法术的力量,用鲜血是最普遍的方法。动用到了骨骼,只证明康斯坦丁在地下室忙的东西需要添加更多更纯粹的魔力而已。

    道理,贝利亚都明白,但他无法接受的是,康斯坦丁明明有更好的选择,不是吗?

    无论他需要的是光明的力量还是黑暗的力量,贝利亚都能够给他,他完全不需要以伤害自己为代价来达到他的目的。但康斯坦丁从一开始就排除了贝利亚,宁愿断骨流血也要自己完成,这是否意味着,在他的人类眼中,他的存在依旧无足轻重,连一份求助都不值得对方开口?

    贝利亚知道自己有些钻牛角尖了,但这些负面的情绪在他心中沸腾,侵蚀着他的理智,让他再度想起那一天失去的恐慌。

    失去的恐慌始终存在,只是在与康斯坦丁日日夜夜的相处中被压下去了而已。一旦看到了幸福生活下的冰层,噩梦再度回到贝利亚的身边。

    贝利亚隐忍而克制地拉下康斯坦丁的手,一言不发。为免伤害到康斯坦丁,无论是行为还是语言,他需要一个天使冷静一下。

    “贝利亚!”地狱之君的态度让驱魔人有些慌,他下意识扳紧他的肩膀,而在这时,一直垂着眼的贝利亚看了他一眼。

    只一眼,康斯坦丁的心脏为之骤缩。

    贝利亚在难过。

    比起生气,他更多的是在难过。

    “我……我真的是……”康斯坦丁整颗心简直被贝利亚按进蜂蜜柠檬水里,又酸又甜的情绪占据了他全部的思绪。他想说,就这么点伤,至于吗。但有一个人,为他疼而疼,为他喜而喜,重于生命的感情簇拥着他的灵魂,这让他没法不动容。

    或者说,他早已动容。

    换做从前的康斯坦丁,他是疯了才会搞这种事情来。

    贝利亚只看了康斯坦丁一眼就收回目光,他用力地抿了一下嘴唇,冷静地盯着龟裂的墙壁,道:“今天是法式晚餐,烩土豆,煎鹅肝,蘑菇浓汤和白葡萄酒,餐后甜点是黑森林蛋糕。我布置了恒温阵法,你吃完晚饭后不用收拾餐桌,直接放在……”

    “贝利亚!”康斯坦丁咬了咬牙,表情里是十分的纠结,但他没有松开紧抓住贝利亚衣服的手指,一点也不。他也不愿继续听贝利亚用这种即将出远门的语气交待这些话,对于康斯坦丁而言,已经没有多犹豫的时间了。

    “这跟我之前预想的一点也不一样,一点都不。”

    贝利亚有些出神地看着龟裂破败的墙壁,他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乔尼,放开我吧。”贝利亚轻声道,“我就是出门转转,不会走远,我……”

    贝利亚的话没有说完。

    因为他的人类伸在他眼前的手指举着一只素圈戒指。

    戒指主体是银白色的,看上去像是铂金或是白银质地,圈身外层没有任何雕刻修饰,但堕天使极佳的目力却能够看到圈身内侧刻着以诺语,那是两个紧挨着的名字。

    贝利亚愣住了。

    因为戒指的材质不是人类世界的贵重金属,而是人类的一截肋骨。经过特殊的处理与锤炼,不仅泛出了漂亮的金属光泽,还叠加着无数的阵法,确保这枚戒指正面挨地狱之火的攻击亦完好无损。

    贝利亚&约翰·康斯坦丁,他们的名字用以诺语刻在了戒指的里层。

    “贝利亚,你毁了我的计划。”康斯坦丁保持着紧紧抱住贝利亚的姿势,控诉着道。

    贝利亚整个天使都懵住了,他死死盯着那只素圈戒指,眼珠不错半点地盯着,下意识道:“抱歉?”

    “我看你一点也不觉得抱歉。”康斯坦丁孩子气地呲牙,他的耳朵颈项所有外露的皮肤都已经通红,正像是他之前抱怨的,眼下这一切跟他预想的一点也不一样,他还没有做好准备就被贝利亚的情绪推到了这个关卡处。但要是细细算一笔账,还是他这一次的手笔有些大,吓到了总是在他的事情上大惊小怪的堕天使。

    这笔账,没法算。

    毕竟,他也算理亏。

    康斯坦丁刚才设身处地地想了想,要是换做贝利亚为了枚戒指搞出一身伤,他也不会高兴。

    只可惜,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该做的事情,康斯坦丁都做完了,还被对方在地下室门前堵了个正着。

    康斯坦丁轻轻地叹了口气,他看着那枚素圈戒指,看上去很朴素,但内行人看一眼便能够发现,其实一点也不朴素。

    为了让骨头打造的戒指有着过得去的外观和坚硬的质地,康斯坦丁之前在里世界集市里买的材料以及从John Constantine那里“打劫”来的东西耗了个干净。

    就为了这么一对小东西。

    “乔尼……”

    贝利亚的声音在发颤。

    而康斯坦丁的情绪奇迹般地平静了下来,他甚至笑了一下。他将头靠在贝利亚的肩膀上,轻声道:“作为一个人类,这是我能想到,送予我的伴侣最郑重的信物。”

    人类的起源传说,人之祖亚当的妻子夏娃是上帝取亚当的一根肋骨所化,这使得肋骨在人类文化中多了不一样的意义。

    康斯坦丁送了贝利亚用肋骨打造的戒指,这是他最大的诚意。

    “所以……”康斯坦丁清了清嗓子,“结婚吗?”

    “我爱你。”贝利亚突然道。

    他伸手握住康斯坦丁拿着戒指的手指,反手抱住人类,喃喃着道:“你无法想象我有多爱你。”

    “咳,我也……爱你。”

    “你是我灵魂的伴侣,是我的半身,是曾经的我不敢想象的奇迹。”贝利亚松开手指,将自己的左手放在康斯坦丁的手上,“我当然愿意跟你结婚。”

    “……也不是立刻就结婚。”康斯坦丁故作冷静地给贝利亚套上戒指,然后将自己的左手连同另一只同款素圈戒指一起放在贝利亚的掌心里,看着他将那枚戒指套在寄存着地狱之火的无名指上。他握了握手指,慢吞吞地道:“我就是想要先将你定下来。”

    “我是你的,乔尼。”贝利亚凝视着康斯坦丁的眼睛,认真地道,“你也是我的,我们属于彼此。所以,乔尼,我请求你,即使是为了我,也不要再伤害你自己。”

    “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康斯坦丁斩钉截铁,他故作凶狠地瞪着贝利亚:“你要是弄丢了这枚戒指,别指望我会再给你做一只。”

    回答康斯坦丁的是虔诚落在他左手无名指的轻吻。

    地狱之君展开纯黑的羽翼,将他的人类拢在怀里。

    再度订婚之后,贝利亚和康斯坦丁都没有往外跑的心思了。他们窝在家里,哪怕肩膀挨着肩膀各自干着自己的事情都足够让他们满足,更别说贝利亚手上还有睡魔沙袋。

    他之前在等康斯坦丁时构造出来的十几个半成品世界在这些天里派上了用场,太过得意忘形的后果就是康斯坦丁对睡魔沙袋的深恶痛绝,最终贝利亚只能眼睁睁看着康斯坦丁将那只睡魔沙袋扔进装袜子的抽屉里。

    贝利亚的手指蜷了一下,到底没有偷偷将睡魔沙袋挽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