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在名著世界优雅老去 第337章 第三百三十七章

书名:我在名著世界优雅老去 作者:森森的爱

    兰州城内, 姬冰雁和楚留香久别重逢,自然欣喜异常。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感慨万分一时又似有千言万语要述说, 他们谁也没有忘却彼此之间的兄弟情谊。

    不过,楚留香心里始终记挂着无花之事,所以,在确定了姬冰雁这些年过得很好并且真的实现了发财梦想后, 他便直接阐明了来意,询问起裴湘的身份和行程来。

    姬冰雁凝神细听完前因后果,一向鲜少有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微妙复杂又充满同情的神色,他端起杯盏抿了一口茶, 静静思考了片刻。

    见此,楚留香心里不禁咯噔一声。

    “姬冰雁,你、哎,你有话就直说吧。”

    姬冰雁瞧了一眼多年不见的挚友, 慢条斯理地说道:

    “楚留香,我也不瞒你, 我暂时不能告诉你我把裴姑娘请来西北的原因, 但是我可以保证,从我得到的消息来看,过去的一年中, 裴姑娘肯定没有去过神水宫或者附近的城镇。

    “至于最近一段时间……我可以亲自证明, 裴姑娘之前一直住在洛阳,而后便和我共同返回西北,这期间, 她并没有去神水宫的机会。”

    对于这个答案, 楚留香并不感到意外, 但出于谨慎,他不得不多问一句:

    “无花说,裴姑娘极为精通易容伪装之术。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嗯,裴姑娘让人扮作她的样子留在洛阳城内,而她自己……”

    姬冰雁果断摇头,直接否定了楚留香的猜测:

    “如果是其它时候,我也不敢给你十分肯定的答案,因为裴姑娘的易容术确实精妙,足够以假乱真。然而,正是因为同样的理由,让我更加确信,我在洛阳期间接触到的裴姑娘,一直是她本人。”

    楚留香微微挑眉,面露疑惑。

    姬冰雁敛眉垂眸,三言两语说明了他和白飞飞重逢之事。紧接着,他又提到白飞飞被快活王的色使江左司徒氏强行易容,并差点儿被掳掠回大沙漠中的惊险经历。

    “你该听说过江左司徒氏之名,他们家传承下来的易容之术让许多江湖人都感到头痛。因为他们不仅精通如何给人改形换貌,脾气更是霸道狠毒异常。

    “司徒氏不允许被易容的人轻易洗去虚假的外貌,如果强行破坏他们的‘作品’,一着不慎,那些被易容之人可能就真的毁容了。

    “所以,能够完整解除洗去江左司徒氏易容术的人,绝对是易容高手且十分少见。”

    听到这里,楚留香赞同一笑,他亦是见多识广之辈,哪里会不了解江左司徒氏的行事作风?

    同样,他头脑敏锐且善于观察,因此很容易就能够从姬冰雁的话中推测出了一些真相。

    “难道说,是裴姑娘亲自洗去了白姑娘脸上的易容?”

    姬冰雁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不是裴姑娘,但也差不多。当时有两位受害的姑娘,裴姑娘帮助的是朱七七朱家千金,而白姑娘的易容则是由洛阳王怜花王公子解除的。对了,裴姑娘之前一直住在王公子家中,他们……交往比较密切。”

    说到这里,姬冰雁便不再继续解释,而楚留香也不追问,只是轻叹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姬冰雁。”

    姬冰雁轻轻弯了弯嘴角,没有再多说什么。故友多年未见,彼此之间还是存在一定默契的。

    姬冰雁此时回忆他亲自经历的裴湘解除江左司徒氏易容术之事,其实就是在委婉说明,即使裴湘可以轻易找人假扮自己,但却很难让假扮之人像她那样精通易容之术。毕竟,偌大江湖中,顶尖儿的易容高手并不是随处可见的萝卜白菜。

    ——如果当日那个能够解除易容术的人,是真正的裴湘,那么,这时间方面就和无花所述之事冲突了。

    至此,楚留香心中对裴湘的怀疑打消了许多,几乎只剩下一层薄薄淡淡的影子。当然,万事无绝对,楚留香当然不会就这么匆忙地下结论,他想,他之后还需要和洛阳的老朋友们书信联络一番。

    “如果裴姑娘之前一直居住在洛阳王家的话,那么,无花为什么会认为是裴姑娘偷偷潜入了神水宫呢?”

    裴湘不冷不热地建议道:

    “这个问题,你该问无花的,毕竟是他的故事。在我这里,偷东西的人始终是无花和那个神水宫女弟子,和我本人无关。”

    楚留香歉然一笑,并暗暗思索问题出在哪里。

    涉及到妙僧无花,姬冰雁绝对比楚留香冷静十倍。他心知自己的朋友重义气心肠软,有时候难免会犯傻,便不吝于扮演泼冷水的角色。

    “那只是无花的一面之词。楚留香,你换个方向想一想,裴姑娘去过神水宫的可能性极小,但无花却是真正去过那里的。所以,一旦丢了东西,肯定是无花的嫌疑最大。你为什么就偏偏绕过最有嫌疑的人,去费力怀疑机会极小的旁人呢?”

    楚留香摸了摸鼻梁,喃喃道:“那可是妙僧无花呀。”

    裴湘挑眉哂笑,理直气壮地说道:

    “那我还是小仙女裴湘呢。他一个还没有修成佛的凡人和尚,六根不净,如何能跟冰清玉洁的仙女相媲美?哼,本小仙女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区区天·一神水,比得上瑶池甘露琼浆玉液吗?值得我去偷?”

    “……小仙女裴湘?”楚留香一愣,心道这是什么新的侠女雅称吗?

    “对啊,这是江湖上的朋友送我的名号,就像那个‘妙僧’一样,是大家对一个人的美好印象。可凭良心讲,‘小仙女’明显要比‘妙僧’更加不食人间烟火呀。香帅,你觉得‘妙僧’不会做的坏事,我的朋友们同样认为‘小仙女’更不会做,大家彼此彼此。”

    “这……”楚留香愕然,他着实被裴湘的巧辩噎了一下,一时之间颇有些哭笑不得。

    姬冰雁和裴湘同行数日,已经稍稍习惯了她偶尔的强词夺理和奇怪逻辑,所以此时倒是比楚留香适应良好。

    他斜觑着很少在漂亮姑娘面前吃亏的好友,忍笑清了清嗓子,然后一脸认真地附和道:

    “确实,咱们裴姑娘在洛阳花市中转上一圈,便衬得凡俗花草黯然失色,卖花的和买花的都觉得她是花仙下凡,不少人都在私下里称裴姑娘为小花仙。”

    这番调侃之言被姬冰雁用平淡的语气一本正经地说出来,更让楚留香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无言以对的同时,楚留香异常清晰地意识到了姬冰雁对裴湘的维护态度。就像他维护朋友无花一样,老朋友姬冰雁也在维护自己的朋友裴湘。

    ——在没有充分证据揭露真相之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心和预先立场。

    楚留香在反思。

    他稍稍设想了一下,如果今日的冲突是发生在姬冰雁和无花之间,他会在第一时间就选择相信无花吗?

    ——不,我更信任年少时就结识的生死之交。

    ——如果无花指责的人是姬冰雁……我不会相信。

    ——甚至,我会对无花生出警惕之意。

    姬冰雁见楚留香沉吟不语,就吩咐仆人去准备笔墨纸砚,好方便楚留香给洛阳一带的朋友写信求证。

    裴湘轻轻摸了摸空荡荡的胃部,决定趁着楚留香纠结的时候多吃些点心,免得一会儿还要饥肠辘辘地往兴龙山方向赶路。

    等楚留香回过神后,正好瞧见裴湘吃得香甜,便忍不住打趣道:

    “小仙女也需要吃凡间的点心充饥吗?”

    裴湘轻哼道:“小仙女今天被一个坏蛋算计了,又被一个笨蛋搅乱了计划,只能吃些有人间烟火气的食物祛除霉运。”

    “笨蛋”楚留香失笑,发现自己还真没有办法对裴湘这样的姑娘始终保持着猜疑之心。

    这时,坐在斜对面的姬冰雁经过了一番犹豫权衡之后,已经决定了要对楚留香透露一些必要消息,免得这位盗帅继续被某些人欺骗。

    于是,在裴湘喝茶吃点心啃果子的同时,姬冰雁向楚留香娓娓讲述了自己和诚王爷之间的交易,并交代了某些事的背景。

    ——比如一年多以前的那场宫中刺杀,比如曲家人,比如他从诚王和原随云处得到的一些秘闻。

    “无争山庄奉旨查办一些人,属于比较隐秘的行动,在没有经过原少庄主的允许前,我暂时不能告诉你诸多细节。”

    姬冰雁坦诚道:

    “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就是无论诚王还是原少庄主,他们都对无花产生了怀疑。楚留香,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裴姑娘对无花的指责都是真的,那么,他为什么要去神水宫内冒险偷天·一神水?偷出神水后,他为什么要亲赴西北毒杀裴姑娘?

    “我想,如果反着推论的话,倒是很容易得到一些合理的解释。因为裴姑娘答应给无争山庄帮忙,会破坏一些人或者势力的谋划,所以,有人希望裴姑娘死,只有死了,她才不会继续参与一些事情。

    “可是,裴姑娘本身就精通医毒易容等杂学,又有不弱于人的武学修为,若是想不动声色地杀死她,谈和容易?如此一看,无色无味像清水一样的天·一神水才是最好最隐秘的杀人手段。”

    这话仿佛一盆倾泻而下的清水,冲去了楚留香心中的疑惑与违和。他蹭的一下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就往外冲,眨眼之间,人就已经在十丈之外了。

    裴湘和姬冰雁对视了一眼,也紧跟着楚留香的身影离开了姬府。

    三人一路施展轻功飞奔出了兰州城,之后又换马疾驰,朝着临时安顿无花的“快活林”而去。

    不出裴湘预料,当她和楚留香、姬冰雁三人推开客房的房门后,看到的就是一张空荡荡的床铺和一封留给楚留香的信函。显然,那是无花给好友的离别信。

    飞快展开信纸,楚留香一目十行浏览无花的留言。

    经过最初的震惊之后,他此时的表情已然从容沉静了不少,看上去一如既往地冷静优雅。

    ——唯有捏着信纸的发白手指,泄露了楚留香的一二真实情绪。

    裴湘叹了一口气,悄悄转身离开客房。

    “裴姑娘,”在裴湘走出院子后,一个圆脸小姑娘斜挎着竹篮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新摘的花朵,你要挑选一朵簪在发鬓上吗?”

    裴湘笑吟吟地说了一声好,从满篮子的姹紫嫣红中挑选了一支鹅黄色的花朵。

    小姑娘见裴湘挑好了,也不再多停留,又蹦蹦跳跳哼着山歌跑远了。

    等到小姑娘的欢快身影消失在一行枝叶茂盛的绿杨中后,裴湘一边欣赏着手中的鲜花,一边从花蕊中取出一枚棕色蜡丸。

    她轻轻一捏,蜡丸破碎,顿时露出藏在里面的小纸条。

    “咦,无花果然没有立刻离开兴龙山,而是藏在了花祠庙附近……”匆匆浏览完字条上的字迹,裴湘眉目舒展,暗忖道,“这兴龙山附近到处安插着王怜花的探子,只要无花不离开这片区域,他的行踪就不是秘密。”

    ——这就是裴湘没怎么反对把无花留在“快活林”中的原因之一。

    回头看了一眼从客房里走出来的楚留香和姬冰雁,裴湘不动声色地把指间字条震成粉末,随手洒入风中。

    “香帅,请别忘了咱们的一月之约。”

    “是楚某误会裴姑娘了,”刚刚遭受了朋友背叛的楚留香疲惫地笑了笑,又朝着裴湘作揖道歉,“但凡差遣,谊不敢辞。”

    裴湘嫣然一笑,十分善解人意地说道:

    “香帅和姬老板久别重逢,当有许多知心话要聊,有许多美酒佳酿要痛快畅饮。我就不耽搁二位叙旧了,这就先行一步,等香帅你何时有了闲暇,再来寻我。”

    楚留香感激一笑。

    他此时确实需要大醉一场,需要和知交好友说说话。

    当然,姬冰雁肯定不会像胡铁花那样没心没肺地逗人开心,但他是非常好的陪伴者。烦闷忧愁的时候,身边有姬冰雁这样一个善于倾听的好朋友,还有清冽芳香的美酒和松软温暖的床铺,这是一件多幸运的事。

    裴湘又朝着姬冰雁微微颔首告别,之后就款步离开了,只留下一个袅娜温柔的纤细背影。

    稍晚一些时候,楚留香在温暖的房间内品尝美酒佳肴,醉意朦胧。而裴湘则在废弃的花祠庙密道里面捉住了养伤的无花,这次,再没有人拦着她处置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