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在名著世界优雅老去 第305章 第三百零五章

书名:我在名著世界优雅老去 作者:森森的爱

    眼看着坐拥四海的天子就要被刺杀在龙椅上了, 明德帝身后忽然跃出几道灰色身影。21GGD  21格格党

    其中一道身影速度最快,如烟似雾来去无声,一眨眼间, 他不仅在千钧一发之际截下了刺杀明德帝的利剑, 还有余力反手回击。不过十余个来回,就配合着迟一步反应过来的黑衣卫干脆利落地击杀了刺杀者。

    “有刺客, 护驾!”

    “大胆贼子!”

    “来人,护驾,黑甲卫何在?”

    一名刺客被解决掉,并不意味着危险已经解除。

    疾呼“护驾”的声音仿佛是叛乱者进攻的信号。伴随着稀里哗啦的杯碟碎落之声, 不少之前还颌首低眉的宫人骤然变换了神情,纷纷朝着近处的达官贵人猛下杀手。

    猝不及防之下, 几名座位靠后的文官当场毙命。

    这之后, 灯火通明的轩辕殿正殿顿时混乱了起来,祥和喜庆被鲜血和狰狞所取代。从殿外冲进来的兵士个个手持利刃, 其中几人还身着黑甲卫的铁甲劲装,刀尖滴血, 浑身煞气。

    见到叛乱者中竟然有黑甲卫的存在, 一些人面露骇色,甚至有胆小者心生绝望。

    但是,闯入大殿的兵士和反叛的黑甲卫并不是最可怕的,此时的轩辕殿内,真正能对帝王和天潢贵胄们造成威胁的, 是六名身负一流武功的暗杀高手。

    这些人身形如鬼魅, 招式诡谲狠辣, 并且都是内力精深之辈。甫一出现, 他们就直逼龙椅方向。护在明德帝外侧的普通军士护卫面对这些一流的杀手, 根本毫无抵抗之力,大多人只是只一照面,就顿时丢了性命。

    死去的人越来越多,不仅有朝廷一方的人马,还有叛乱者一方的。这样势均力敌的激斗大约持续了半柱香左右的功夫,事态才有所转变。

    这边,明德帝见大殿内再无新的刺杀者出现,混在黑甲卫中的反贼也都纷纷暴露了身份,便面无表情地抬了抬手,无声下达命令。

    帝王的手势是反攻的讯号。几乎是同一时间,一声尖锐的啸声自大殿后方传来,仿若根根银针刺入众人耳中,刺得所有人都心惊肉跳,神思恍惚。

    啸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随着啸声一起出现的,是十二道动作整齐一致的遒劲身影。

    新冒出来的高手个个手持精铁长弓,腰间别着三只飞羽箭箭囊,他们露面的瞬间,就抬手开弓“嗖嗖”射出了三十六枚夺命毒箭,当场射杀了两名暗杀高手。

    躲在角落里的裴湘眯着眼打量着新冒出来的十二个弓箭手,默默评估了一番他们周身释放出的武者气场,心下有了初步判断。

    她发现,弓箭手中有七、八人的实力都在那六名暗杀者之上。如果单打独斗的话,完全可以逐一擒拿下六名杀手,此时十二人联手出击,倒有些大材小用了。

    裴湘心道:“更何况,这十二人显然是经过特殊的排阵训练的,他们合在一起攻击和防守,发挥出的实力绝对不弱于三十个同等水平武林人士的总战力。果然,明德帝早有准备。”

    她这边刚刚做完评估,就见十二个弓箭手瞬间变换了阵型。

    这次,他们中的六人对战剩余的四个一流暗杀者,而其余的弓箭手则开始射杀大殿中的反叛者。几乎每一箭都能夺取一条人命,明德帝一方很快就控制住了场上的形势。

    见此,裴湘再次换了个躲藏的位置,方便自己观察得更清楚一些。

    她很快注意到,最开始出现护驾的几名灰衣人并没有全都护在明德帝身旁,他们在弓箭手出现的那一刻,就纷纷飞奔到诸皇子身旁,像个隐形的影子一样保护着皇室子弟。

    这些灰衣人的武功路数走的是阴柔轻灵一途,和弓箭手们的阳刚沉毅截然不同,但在此时,双方却起到了相辅相成的作用。

    裴湘一边通过观察御用高手的实力来预估如今的江湖力量,一边悄悄朝着大皇子诚王爷的方向挪动。

    就在她奋力躲闪刀光剑影的时候,轩辕殿外传来一阵又一阵参差不齐的脚步声,利器出鞘的金属摩擦声激得人汗毛战栗,身穿朱玄二色银绣战袍的侍卫如潮水般涌入。

    这些侍卫高矮胖瘦气质不一,手中武器各异。单从外表来看,和人人身姿挺拔并且一身凛然悍勇之气的黑衣卫相比,后进来的这支队伍明显卖相不佳,颇有些乌合之众的嫌疑。

    但殿内之人见到他们身上的朱玄银绣战袍,纷纷郑重了神色。

    ——整个皇朝的人都清楚,自太·祖一朝起,身着朱玄二色银绣战袍者,乃帝王亲掌禁军,赐名金吾卫。

    “陛下圣安。”

    打头的一名金吾卫无视四周乱飞的箭矢和混乱杀招,仿佛日常觐见似的,大步走到明德帝近前,抱拳回禀道:

    “四安门、清平门和祥嘉门都已经关闭,除轩辕殿外,宫内各处作乱逆贼尽数捉拿,后宫嫔妃未受惊扰。”

    “很好,京城里的情况如何?”

    “京城内外暂时安稳,未发生聚众骚乱。但,京城三品大员府邸内,有七家出现异动,属下已经派人包围;西城和南城共有五处街巷发现纵火者,未遂,已然捉住嫌犯送入幽狱水牢刑讯。另有三十二名武林人士今夜无故靠近武备库和兵器营,皆被金吾卫扣押。”

    明德帝微微颔首,沉声吩咐道:

    “既然已经控制住内外形势,那就抓紧把轩辕殿内的贼人也都处理了吧。务必在五日内审讯出幕后指使和潜逃隐藏的逆贼,但凡有牵涉者,从重处罚。诚王,你统领这件事。”

    “儿臣领旨。”

    “属下遵命。”

    话音落下,金吾卫统领一扬手,身后的属下就自发行动起来。

    他们这一动手,便看出了金吾卫和黑衣卫的不同。和外表给人的印象好坏相反,这些金吾卫才是真正从血雨腥风的生死搏斗中历练出来的。他们精通的都是一招毙命的武技,且人人都有些特殊的看家本领,并不是纯粹以武力值取胜的。

    裴湘亲眼见着一个涂着红指甲、描着孔雀蓝色眼线的漂亮小哥哥摇着扇子吹了两口气,就毒死了两名叛变的黑甲卫。

    这位使毒的金吾卫在杀完人之后,歪头看了一眼蹲在大花瓶后的裴湘,视线在裴湘身上的五色丝纱衣上流连了片刻,眼中闪过明显的喜爱之情。裴湘连忙拢紧衣衫,默默后退半步,藏在了更深处。

    孔雀蓝眼线的金吾卫见裴湘不仅人躲了起来,连衣服也不给他看了,顿时面露失望。他扭头看了一眼大殿中的混乱情况,迟疑地咬了咬嘴唇,一跺脚走了。

    裴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又往大皇子的方向挪了挪,期间遇到几个昏迷过去的普通宫人,她还顺手帮着止了止血。

    等到她终于凭着灵敏的五感躲过了各种误伤靠近了目标,大殿内的战斗已然结束了。

    “把这些活下来的反贼带走审问,”明德帝看着被金吾卫制服的犯人,微微皱了皱眉:“怎么这么多的舞姬伶人?内廷教坊司的掌事是谁,他倒是给朕培养了不少刺杀者。”

    只听“噗通”一声,在混乱中勉强保住性命的教坊司掌事太监两股战战地跪趴在地,他连连磕头,却不敢在帝王面前喊冤辩解,只喃喃着“奴才无能”、“求陛下责罚”之类的话语。

    一旁的荣王不耐烦地揉了揉耳朵,他记起明德帝让诚王负责统领并调查乱党叛贼之事,等于是给了诚王接触调遣金吾卫的机会,心中顿时生出些许不甘,便迁怒道:

    “父皇,儿臣认为,既然内廷教坊司出了这么多的逆贼,里面肯定还有隐藏的余孽。特别是刚刚那场祥云舞,云烟缭乱,菱纱纷飞,遮住了大殿内多少人的视线?而刺杀又是在祥云舞表演时发生的,这非常可疑。再者,儿臣之前并未在宫廷大宴上观赏过这支祥云舞,今日首次得见,就有刺客借机行刺,这未免过于巧合了。”

    明德帝当然不会为一群舞姬伶人多浪费心思,所以荣王的话一说完,他就摆了摆手:

    “把和祥云舞有关的诸人都押下去,凡有可疑者,重刑严审,生死不论。至于内廷教坊司内其余诸人……张德文,你帮朕仔细清理筛选一遍,如果下次内廷教坊司再出事,朕唯你是问。”

    “奴婢遵旨。”张德文连忙弯腰应道。

    恭领圣命的同时,这位御前大总管在心里给白教习画了一个叉,确定这人已然废了。

    不过,他想到裴湘的出众容色和刚刚跳舞时引起的关注,又有些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暗中提醒一下负责审讯的人,不要真的伤了裴湘。毕竟有着那样的绝色姿容,若是真的毁在幽狱水牢中,岂不是太过可惜?

    然而,他这边稍稍一犹豫,就看到七八名小太监正抬着几位品阶不高的官员的尸身往外走,心中便猛然一颤。

    张德文暗道自己差点就犯了大错了,自家主子为了让这些反贼完全暴露出来,连朝廷命官的生死都不放在眼中,更何况区区一舞姬?再有就是,他也不能确定那名舞姬到底有没有问题,若是推荐给陛下之后有了麻烦,他这不是找死吗?

    躲在一边的裴湘听清楚明德帝的决定后,并不觉得意外。她见金吾卫在轩辕殿内搜寻还活着的舞姬,也没有急着出现或者上前为自己求情。而是安稳地站在高大的圆柱后方,默默和那个颇有些阴魂不散的孔雀蓝眼线金吾卫对视。

    ——我在这附近摆放了一些随手搜集的磁瓦物件儿,刚好临时布下了一个可以迷惑视线的小阵法。

    ——其余的侍卫太监们纷纷忽略我,这人倒是直接走了进来,却没有破坏我的布置。

    ——可见,他是懂得奇门遁甲之术的,

    “你要死了!”涂着红色蔻丹的金吾卫做口型无声说道,却不听命上前抓她。

    他站在那里,缓缓摇着缀满彩色鸟羽的扇子,忽而笑得狡诈又有些可爱,眼波微微流转,带着少年人的飞扬意气。

    裴湘心里“哦”了一声,不知这人是易容假扮混进了金吾卫,还是本身就属于金吾卫的一员,只不过日常习惯不露真容而已。

    “你叫什么名字?”裴湘无声询问。

    “你今天真漂亮,衣服好看,舞也好看,可是在你最漂亮出彩的日子里,你就要死了,你害怕吗?”

    汇成细线的声音在裴湘的耳边响起,里面是满满的幸灾乐祸和真情实感的称赞。

    裴湘没有内力让她凝聚声音,便继续用口型无声说道:

    “我要死了,多可怜呀,你可以满足我的一个愿望吗?告诉我,你的真名是什么?让我铭记着你的名字死去,不好吗?”

    漂亮的金吾卫眨了眨眼,觉得这个小舞姬真有趣。

    他之前就注意到她了,明明是没有武功的芊芊弱质,却对险象环生的处境不甚在意。她唯一在意的,大概就是那个被保护得很好的大皇子了。

    ——所以,宁可顶着被误杀的风险,也要坚持着一步步地往心上人身边挪动吗?唉,可真是个执拗可爱的女孩子。

    “你知道我的名字后,做鬼也不放过我吗?”

    裴湘刚要回答,却在下一瞬收敛了轻松的表情,她急忙转身向柱子的另一侧望去。

    就在她警醒的同时,之前那些被金吾卫制服的叛乱者们忽然不再老老实实地跪着了。

    当其中一人忽然逆行经脉挣脱了金吾卫的点穴手段后,其他人也都纷纷采用了这种不顾后果的挣脱方式——强行运转内力逆行经脉,以此获得行动上的自由。

    兰絮、婉茹等人一边吐血一边得意大笑,状似疯狂。

    其实,在稍稍懂武功的人的眼中,确实认为这些人疯了,毕竟逆转经脉冲破金吾卫的秘法点穴手段之后,整个人也活不了多久了。

    然而下一瞬,兰絮等人就用行动告知敌人,什么是真正的疯狂。

    他们毫不犹豫地咬住身边的人,用□□的牙齿刺破敌人的皮肤。几乎是顷刻之间,被他们咬住的人全都浑身抽搐起来,不过三五息的时间,咬人的和被咬的就同归于尽了。

    这突然爆发的一幕让轩辕殿内鸦雀无声。

    裴湘眉头微蹙,复又展平。她默默凝聚起一丝剑意,让其在脆弱的经脉内小心游走,最后停在胸口附近,化作一层无形却牢固的保护网。

    之后,她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大皇子的方向,一边悄悄涂抹开指甲中藏着的药粉。

    ——这是她用云台阁内的一些植物制成的,没有什么特殊的功效,就是能刺激人的泪腺,离得近了容易泪如雨下。

    另一边,金吾卫的统领一脚踢开咬人不放的犯人,沉着脸给自己的属下做检查。半晌,他抬手合拢了昔日同侪死不瞑目的双眼。

    “属下无能,之前没有检查出逆贼口中还藏有第二份毒药……”

    就在金吾卫统领请罪、其余金吾卫心神动荡悲恸之际,轩辕殿内又爆发了第二波刺杀行动。

    那些隐藏更深的叛乱者紧抓同伴用死亡创造的机会,毫不犹豫地把利刃刺向了身旁的皇族子弟。

    明德帝胸口的五爪金龙被剑气划开,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离自己是这么的近。

    同一时间,距离大皇子不远的地方,三枚角度刁钻的梅花镖直袭他的胸口、咽喉和太阳穴,而他身边此时有很大的空隙。

    所有的护卫和属下都反应不及,甚至有人还在望着那些同归于尽的人发怔,根本没反应过来自己保护的人此刻命悬一线。

    大皇子瞳孔紧缩,他是习武之人,却不专精。可这射出梅花镖的刺杀者却是个高手,这临死前的一击,肯定是用尽了毕生绝学的,哪里是那么好躲闪的?

    因而,纵然使出了浑身解数,大皇子也只是躲开了咽喉和太阳穴处的致命危险,却再也无法避开胸口的位置。

    电光石火之间,大皇子身边的人终于意识到了危险的降临,几名护卫目眦欲裂,却已然来不及阻拦了。

    “殿下,小心!”

    “老大!”

    “大皇兄——”

    几声焦急的高喝声响起时,一道柔软的、轻盈的曼妙身影义无反顾地扑到了大皇子的身前,替他挡住了射向心口的暗器。

    “铮——噗嗤——”

    大皇子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怀中多了个胸前染血的美貌姑娘。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

    从哪些人□□自杀再到遭遇致命危险,其实不过是几息之间的事情,但大皇子却觉得十分的漫长。他下意识地搂住裴湘,后背全是冷汗。

    “你……”

    一旁的荣王等人同样受惊,但却没有大皇子这般危险。

    大概是因为之前明德帝当众交代过,让大皇子负责审讯这次的叛乱分子。于是,这位诚王殿下受到了刺客的“特殊”关注,仅次于有灰衣暗影保护的明德帝。

    自然,明德帝也有惊无险。

    所以,荣王才有心情调侃:

    “呵,这可真是美人恩呐。不过大哥,你之前是不是和这个舞姬认识呀,在宫里定情?啧啧,哎呀,怪不得她这么死心塌地地对待你?”

    大皇子没理会酸唧唧给自己挖坑的兄弟,他低头凝望救命之人,一时不该说些是什么。他确定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这姑娘,因而也并不知晓,自己如何就得到了这样的一份深情。

    ——若说是攀龙附凤,可是命都没了,要权势富贵有何用?

    此时的裴湘奄奄一息地倒在诚王殿下的怀中,展露出一种极致的脆弱之美。

    她艰难地睁着朦胧水眸,微微抬手靠近大皇子的清隽眉目,似乎想要触碰大皇子,可她似乎又迟疑了,眼中有着一种让人忍不住悸动的珍视和释然。

    大皇子被裴湘的这个动作弄得心中酸软,刚刚浮起的各种疑惑猜疑都被他强行压了下去。

    他想,不论如何,这个女人都救了他一命,他以后自当为她遮风挡雨,许她下半生安稳富贵。

    “你……”

    ——放心,只要你这次能活下来,我就带你回诚王府。等以后有了孩子,我就给你请封侧妃。

    “表叔……”

    裴湘的手慢慢落下,望着大皇子的目光中满含着濡慕和欣慰:

    “我父,咳,是曲氏三郎,表叔,咳,表叔,我终于想起小时候的事了……我要死了,就只有这一个愿望了……就是想见见我的血脉亲人。爹说、说你长得像姑奶,像我们曲家人,真好,真好啊……表叔,我终于找到你了……”

    说完这话,裴湘就放心地晕了过去。

    这一瞬间,大皇子只觉得眼眶一酸,忽然有了流泪的冲动。可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多少伤心的情绪,反而觉得充满了荒谬感,还有一些……自作多情的恼羞。

    但是纵然如此,当他看着怀中如花似玉的……表侄女昏迷不醒的苍白面孔,竟莫名有了泪意。

    ——莫非是母妃在天有灵,冥冥中指引我保护好曲家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