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在名著世界优雅老去 第120章 第一百二十章

书名:我在名著世界优雅老去 作者:森森的爱

    借着养伤的机会, 裴湘一点一点试探出西门夫人冯怡薇的性格和过去, 也弄清楚了她和护卫属下之间是如何相处的。所以, 当“严护卫”的伤口渐渐愈合后, 裴湘已经能比较完美地扮演她现在的角色了。

    “夫人, 不如再等一等庄主, 也许……庄主在路上耽搁了。”

    冯怡薇摇了摇头:“不等了,之前写给他的信都没有回复, 还惹来了煞影阁的杀手, 我担心万梅山庄那边出了什么变故。严护卫,我们一定要尽快赶回去。”

    裴湘一抱拳:“属下一定把夫人安全护送回山庄!”

    冯怡薇摸了摸腹部, 有些忧郁地笑了笑。

    “夫人, 属下去买两个小丫鬟来照顾你吧?”

    “不必, 严护卫, 非常时期一切从简。”

    “委屈夫人了。”

    两人又商量了一会儿旅程中的各项安排和琐碎细节, 之后, 裴湘就拿着冯怡薇给的钱出门采买去了。

    三日之后,裴湘护着冯怡薇登上了离岛的大船。

    在甲板上, 裴湘回望白云城。

    这座碧海蓝天下的繁华城市美丽而熙攘,是南海之上最璀璨的明珠,但她却要匆匆离开, 无法认真告别。

    不知何时才有机会再次返还, 再喝一次弯角巷子里的羊肉汤, 再吃一次麻脸婆婆的果馅年糕, 再看一看……曾经住过的那座房子和院子里的木棉树。

    想着想着, 裴湘空茫的视线忽而一顿,她的目光凝在了城墙最高处的那抹人影上。

    那是他吧?

    他在眺望什么呢?

    南海闷热,何必滞留于此?

    这时,冯怡薇的声音打断了裴湘的散漫思绪。

    “严护卫,多亏你心细买了那么多酸酸甜甜的果脯,否则我在这船上肯定吃不好睡不好。”

    “严护卫”笑得腼腆:“其实是属下自己喜欢吃这些小食,路过张家老铺的时候就多停留了一会儿,恰巧听见里面有几个妇人在闲聊,就想着夫人您大概也需要这些。”

    冯怡薇爽朗一笑:“原来严护卫也喜欢吃果脯呀,哈哈,我就说你一个单身汉,还未娶妻生子,怎么会这么细心周到。”

    “误打误撞而已。”

    “这可不是误打误撞,”冯怡薇故意做出严肃的样子,目光却闪亮亮的,“这是一个好兆头!严护卫,这预示着咱们的回程肯定会一帆风顺的。”

    裴湘欣然微笑,她一边点头附和好心情的冯怡薇,一边不自觉地朝着某个方向眺望。可惜,这次再没有瞥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从今以后,缘尽于此。

    大概是因为飞仙岛查得严,所以他们乘坐的大船上并没有混进来杀手之类的身份不明之人。就如冯怡薇希望的那样,他们航程顺利,风平浪静地抵达了目的地港口。

    上岸后,裴湘并没有马上脱离“严护卫”的身份。

    她有些不放心怀有身孕的冯怡薇,打算做事有始有终,把她一路护送回万梅山庄。于是,裴湘依旧扮作可靠稳重的“严护卫”。

    两人稍稍商量了一下,放弃了跟随某家镖局北上的选项,而是买了一辆质量不错的马车,由裴湘驾车赶路前行。

    “严护卫,到下一个驿站的时候,我想再给夫君寄一封信。”

    “夫人,属下怀疑万梅山庄那边有事发生,咱们若是寄信回去,可能会再次暴露位置,进而引来煞影阁的杀手。”

    冯怡薇眉带清愁,连连叹息:“那个煞影阁为什么要追杀我?”

    “煞影阁的杀手都是拿钱办事。他们袭击我们,肯定是有人在煞影阁下了悬赏单子,重金买命。”

    “严护卫,煞影阁的杀手接了单子后,就会一直追杀我们吗?那我岂不是要一直担惊受怕的?”

    “不会,煞影阁的规矩,再一再二再三。他们不会出手三次以上,只要咱们躲过了煞影阁的三次追杀,他们就会停手,并且,从此以后再不接此人的悬赏令。”

    “我好像听人提起过这方面的事,当时……那些人的语气还有些赞叹。严护卫,煞影阁这样行事……算是讲究江湖规矩?”冯怡薇有些不确定地询问。

    裴湘嘲讽冷笑:“夫人,江湖规矩说到底就是强者为尊,其它的,都是假规矩。‘追杀三次后就停手’听上去挺像那么回事儿的,可是要让属下说,谁给他们追杀的权利呢?就连第一次都不该出手。说穿了,煞影阁就是靠给人当刀子赚钱,偏偏要把自己标榜成讲道义有格调的清流刀子。”

    冯怡薇扑哧一笑,她有些惊奇地看着赶车的严护卫:

    “严护卫是江湖中人,竟然有这样的想法?让我想一想,对了,我在闺中的时候听父兄讲过类似的话。但是自从我嫁到万梅山庄后,接触到的江湖人中,很少有人会这样评价煞影阁了。”

    裴湘摇了摇头:“夫人,江湖中人心里如明镜的不少,只是不愿意像属下说得这样浅白直接而已。说来说去,其实就是那句老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诶,也是,”冯怡薇喟叹,随即又嫣然道,“不过,有次数限制终归是好事,比起无休无止的追杀,煞影阁的杀手终究给人留下些喘息的机会。”

    裴湘望着蜿蜒的前路,心中默默反驳,那可不是煞影阁讲“良心”,那是他们的自保之策。

    能躲过煞影阁三次追杀的人,若不是有天大的运气,那就是有强势的背景或者高强的个人实力。对于这样的刺杀对象,煞影阁就是派去再多的杀手,也不过是白白折损人手而已。

    甚至还有可能因此而惹怒一些真正的强者,让煞影阁从“刀俎”变为“鱼肉”,从高高在上的死神变成狼狈逃窜的孤魂野鬼。

    裴湘没有再和冯怡薇细说自己的想法,而是提起之前的那个话题:

    “夫人,你还打算给庄主寄信吗?”

    “不了,”冯怡薇有些蔫哒哒的,“咱们还是谨慎些好,能平安回去就比什么都强了。”

    裴湘微微一笑,这也是她愿意尽心尽力护送冯怡薇的原因之一,这位夫人的脾气性格真的挺好的。

    “夫人,你若是嫌弃旅途枯燥,就给小主人想个好听的乳名吧。”

    冯怡薇立刻有了精神,雀跃道:“对,我可以给宝宝想个乳名,严护卫,你说宝宝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呀?”

    “夫人可以多想几个,回去后再和庄主一起研究商量。”

    提起远在万梅山庄的夫君,冯怡薇的眼中露出甜蜜和思念,但她却佯装不满地抱怨道:

    “若是让他考虑宝宝的乳名,说不定就会起个药材的名字,那个人呀,都快成医痴了。”

    裴湘莞尔,这一路上,她已经从冯怡薇的话中大体了解到了那位庄主西门深的性格。

    总体来说,西门深虽然是江湖中人,练了一身不俗的家传武艺,但是本人却更加痴迷医术。他每日里都在琢磨如何攻克一些疑难杂症,说是废寝忘食也不为过。

    ——这也是冯怡薇“离家出走”的原因之一。

    两人说说笑笑地赶路,在天黑之前抵达了驿站,裴湘把冯怡薇送进房间后,就去下面张罗饮食和热水。

    用罢晚餐,裴湘替冯怡薇检查好门窗后,就去隔壁客房休息。

    一回到独处空间,裴湘嘴角的浅笑就淡了下来。

    她有些不确定地摸了摸肚子,想着晚饭时闻到油烟味后隐隐的恶心感,眼底全是复杂惊疑。

    ——难道在上演了古代版的相亲嫁错郎之后,我还要来一出带球跑吗?

    裴湘望了望外面漆黑的天色,决定经过下一个城镇的时候,去找个口碑好的郎中探探脉象。

    ——若是真的有小宝宝了……那也挺好。

    她简单地洗漱之后,就懒洋洋地躺在了床上。

    裴湘本来打算闭目思考些未来的计划的,但她最近总是感到疲惫困倦,所以没一会儿的功夫,就陷入了沉沉的睡眠当中。

    拂晓时分,沉睡中的裴湘猛然惊醒。

    她无声无息地一跃而起,抄起手边的铁剑就冲出了房门,正好和走廊内两名煞影阁的杀手碰了个对面。与此同时,隔壁的房间内响起了冯怡薇的惊叫声。

    裴湘不再藏拙,一脚踹飞离她最近的一名杀手,又在另一名杀手反应不及的时候,身影晃动,迅疾如风地破开了冯怡薇的房门。

    在对方命悬一线的时刻,她飞刺出惊虹掣电的一剑,直接了解了袭击者的性命。

    而后,她反手一击,挡下了门外两名杀手的偷袭。

    “煞影阁的?”

    “阁下好身手。只是不知,阁下的一把剑能否挡下我等的联手攻势。”

    裴湘耳朵一动,听到屋顶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便知道这个房间被包围了,她冷冷地注视着面前的杀手,不说废话,只是平平刺出一剑。

    这一剑不快不慢,剑锋沉稳,看似缺少灵动变化,简直平庸呆板至极。

    但是,裴湘对面的两名黑衣人却都露出了惊慌恐惧的神色。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森冷的利器靠近他们的咽喉,却根本无法躲避,双脚就像被粘在地上一样,连一丝一毫都动不了。

    ——这是什么妖法吗?

    ——这当然不是妖法。

    一瞬间,两名煞影阁杀手的脖子上就出现了两条细细的血线,紧接着,他们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这是裴湘的新剑法,无名、朴实、自然、大巧若拙。

    ——这是她同玉罗刹切磋之后领悟的另一层剑意。

    裴湘看了一眼冯怡薇,对方的眼中全是惊疑。

    显然,她已经意识到“严护卫”身份有异,万梅山庄的护卫绝对没有这样的身手。

    “冯夫人,请到我身边来,我护你出去。”

    冯怡薇只是稍稍迟疑了一下,就快速跑到裴湘的身边。

    “不管你是谁,谢谢你愿意救我。”

    “冯夫人若是害怕,就请闭上眼。”

    话音刚落,裴湘就听到房顶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动,显然是外面接应的杀手意识到屋内情况不对了。

    她一把揽住冯怡薇的腰,凌空而起,如同流星一般从窗户处坠了出去。

    “射箭!”

    “动手!”

    裴湘在半空中急速翻转,挥出呼啸峥嵘一剑。

    那剑势磅礴,那剑光如网,不仅挡住了暗处角落里接二连三的夺命箭矢,同时也解决了靠近窗户的一名杀手。

    直到她飘然而落,敌方也未能伤她分毫。

    这次,轮到裴湘主动进攻了。她甚至都没有松开冯怡薇,而是携着她冲向了角落里的偷袭者。

    一道刺目寒光,直逼对方要害方寸之间。

    再转身,身后之人轰然倒地,裴湘已经锁定了下一个目标。

    她的剑极锋利,极可拍,无声无息的三棱透骨镖拦不住她的璀璨剑光,威猛霸道的百炼铜环钢刀震慑不了她的森冷剑气。裴湘的剑,此时裹挟着冰冷无情的煞气和杀气。

    那一瞬间,谁也说不清她是如何刺出那样的迅疾剑法,谁也看不清她总共挥出了多少精妙的剑招,只觉得冷,觉得恐惧窒息,只觉得若是有第二次的选择,他们再也不想成为她的敌人……

    在朝阳彻底照亮整片天空之前,裴湘利落解决了剩余的杀手。

    再次出发,冯怡薇凑到车厢门前,语气轻快而好奇:

    “诶,裴大侠,你说你想躲避一位故人才易容成我的护卫的,那咱们现在已经离开南海飞仙岛了,你怎么还易容呀?”

    裴湘笑吟吟地点头道:“说得也是,等到下一个城镇,我就去掉脸上的易容。不过,我有个提议,冯夫人可以考虑一下。”

    “什么提议?”

    “冯夫人,为了避开煞影阁接下来的追杀,我给你做些易容如何?易容之后,咱们扮成兄妹继续赶路。”

    冯怡薇欣然同意,眼中还有些跃跃欲试。

    就在裴湘和冯怡薇商量着接下来的行程的时候,远在南海飞仙岛的玉罗刹正准备启程去无名岛。

    “教主,外面南海剑派的长老胡天威求见。”

    “他有什么事?”

    玉罗刹的属下迟疑了一下,而后才出声道:

    “胡天威是来送药材的,就是您之前那个药方里的几味特殊药材。”

    “他知道梅雪暗的真实身份了?”

    “应该不知。胡天威说……药材是给夫人的。”

    玉罗刹愣了一下,淡声道:“把人请去松涛堂,我亲自见他。”

    “是。”

    属下离开后,玉罗刹又在书房内坐了一会儿,手边是裴湘没有画完的半幅画。

    他和她分离来得猝不及防,一切都没有征兆。早上还念叨着想吃江南藕粉的人,下午就消失不见了,只留下狼藉的海滩和种种不详的线索,如何能让人甘心放弃?

    无名岛那里,是玉罗刹能想到的最后一个可能了。

    不论如何,他都要亲自会一会那个小老头。

    ——然后,我就该回罗刹教了。

    ——舍不得吗?自然舍不得。可是,有些事早晚都会淡忘的。

    ——只是几个月的相伴,再好,也不过是……一段感情而已。

    玉罗刹慢慢抚平心底闷痛,起身去了会客的松涛堂。

    “梅公子,怎么不见顾女侠?”

    “拙荆有些事离岛了,胡长老亲自前来,可是有要事?”

    “这……”

    胡天威犹豫了一下,他想到之前隐约听到的风声,似乎是顾霜晴失踪了,便选择实话实说:

    “我原本答应过顾女侠要保密的,不过,既然顾女侠离岛了,我还是和梅公子沟通一二吧。”

    “胡长老请讲。”

    “之前,顾女侠特意到我南海剑派求购药材,说是梅公子的调养药方里缺不了那几味。这原本是小事一桩,但是今年情况特殊,本派收购采集的大部分草药都卖给了一位得罪不起的高手,库存的药材数量就不足了。

    “所以,我和顾女侠商量了一下,请她教导我派年轻弟子一个月的剑法,我们就帮顾女侠想办法凑齐一年份用量的药材。这不,我这边凑齐了数量,安心等着顾女侠上门取药。可是等了几日,嗯,已经过了约定时间也不见顾女侠上门,哎,我怕耽误了梅公子用药,就冒昧登门了。”

    玉罗刹有些出神。

    胡天威见此,便示意身后侍立的小弟子把打包好的药材放在桌上,温和地说道:

    “梅公子,这些就是顾女侠之前订购的药材,十二份儿,正正好好一年的量。她现在不在岛上,不如梅公子来查验一下?”

    玉罗刹的目光落在桌面上,凝视了一会儿后,他忽然问道:

    “她是什么时候去找你们商谈这件事的?”

    胡天威说了一个时间。

    玉罗刹闭了闭眼,那正是他从海上回来装病的第二天。原来,自己随意寻找到的几颗珠子,就能换来这样不声不响的回报吗?

    “此事我已知晓。”玉罗刹压下心中微起的波澜,神色淡淡地点了点头。

    胡天威离开后,玉罗刹慢慢喝下一杯茶。

    半晌,他晦涩莫名地看着桌面上的十二包药材,心里面忽然多出了一点东西。

    “暗一,给霜晴锻造的那把剑如何了?”

    “独孤家的铸剑师说,还要三个月。”

    “是吗?让他们尽心尽力地锻造,我不希望出现任何差错。”

    “遵命。”

    “去无名岛的船准备好了吗?”

    “已经全部准备妥当。”

    “那现在就出发吧。”

    “是,教主。只是……这个院子该如何处理?”

    “原样不动地封存。不,把她用过的东西和药都送回教中,其余的封存。”

    玉罗刹的身影渐渐走远,再没有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