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90章 第 90 章(捉虫)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灶大爷的点心都很精致, 哮天犬两口一个很快将盘子里的东西吃光了,它转过头看看其他人面前摆的茶杯,抬起前爪在桌子上敲了两下, 又汪汪了两声。

    灶大爷默默地看了它一眼, 转身去厨房取了一个印着可爱狗狗图案的陶瓷小碗出来, 里面还放着一把勺子。正在姜明宇准备想问这碗是要装什么的, 就见灶大爷拿起茶壶往碗里倒了大半碗的茶,然后哮天犬用右爪子夹子勺子的长柄舀了一勺茶水, 缓缓地送到了嘴边, 还吹了一口才喝进去。

    姜明宇:“???”

    刘浩泽:“????”

    邹萧跃:“?????”

    薛宝宁:“??????”

    这个狗坐在椅子上用两只爪子抱着吃点心就算了,现在居然还用勺子喝茶??!!!

    谁家的狗会用勺子啊?谁家的狗会爱喝茶啊???

    几个嘉宾都跑到哮天犬的旁边了近距离围观,摄影师举着摄像机过来拍特写。

    被一群人加机器围着,哮天犬丝毫没有怯场, 反而大大方方的展示自己独爪拿勺绝技。只见它把勺子夹在两个脚趾中间的位置,另外两个脚趾往中间靠拢。虽然看着不像是能夹住的样子,可这勺子偏偏稳稳当当的在哮天犬的脚趾里呆着, 茶水舀的稳稳当当的, 送到嘴里一滴都没撒,看起比五六岁的孩子用勺子还利落。

    素来最喜欢狗的姜明宇心动的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看着哮天犬的眼神直冒光:“哎呀,我当初怎么没养个细犬呢,这狗也太聪明了吧!我家那俩哈士奇和哮天犬一比就和二傻子似的。”

    刘浩泽没忍住吐槽道:“不用和哮天犬比, 就你养的那哈士奇和任何一只狗比都像二傻子。”

    “别这么说嘛,虽然蠢点也挺可爱的。”姜明宇看着哮天犬以优雅的姿势喝完了一碗茶,忍不住又感叹了:“这到底是怎么教的啊?这爪子拿勺子学了多久?”

    杨清源没吭声, 这玩意哮天犬还用学吗?平时它吃饭都是用狗爪子直接拿筷子的端茶杯的, 这是怕吓着你们才用个勺子的。

    李小小努力替哮天犬圆谎:“可能一年多吧, 而且是在哮天犬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训练的,当年杨清源费了好大功夫呢!”

    喝完了一碗茶,哮天犬看了看摄像头,用爪子在桌子上敲了两下,灶大爷立马心领神会的又给夹了些点心,给哮天犬续了杯茶。

    对于哮天犬的人性化举动,仙凡娱乐公司的人都见怪不怪的,毕竟这是位列仙班的狗,直接变成人都不稀奇,吃个点心喝个茶有啥好惊讶的。

    仙凡娱乐公司的艺人们在旁边悠闲地喝着茶赏着院子里的花,享受难得的拍戏闲暇时光,只有纯人类李小小看着目瞪口呆的嘉宾和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有些无奈地捂住了脸,在进仙凡娱乐公司以前她要是见到这样的狗她也吃惊,哪像现在啊,就算是看到狗飞起来在空中跳芭蕾她都不带多看一眼的。

    姜明宇情不自禁地伸手想去摸哮天犬的脑袋,哮天犬一歪头,伸手爪子将姜明宇的手拍了下去,并且朝姜明宇大大的翻了个白眼,嫌弃的意味十分明显。

    李小小轻咳了一声替哮天犬解释:“哮天犬不喜欢别人摸它,它性格比较高傲的。”

    “看出来了,这是一只有思想的狗!”姜明宇感叹了一声,左看看右看看,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能不能挤一挤把我也拼这个桌来。”

    “我也要!”

    “我也想挨着哮天犬!”

    “还有我!”

    灶大爷笑了:“其实我们之前无论是喝茶还是吃饭都是习惯用大桌的,只是你们第一次来家里,怕你们介意哮天犬上桌,我们才换了小桌的。”

    “不介意不介意。”姜明宇摆手:“我们坐在一起才方便聊天。”

    既然愿意上大桌就方便多了,连桌子都不用收,土大爷一挥手换了个院子,两个院子格局看起来差不多,也是院子里有花有草有竹子还有一棵粗壮的树,只不过树下的桌子是一张能容纳二十人的大桌。

    灶大爷去厨房端来十几样新鲜的点心,胡玲珑烧水泡茶,依旧是两三个人前面就有一把精致的小茶壶。

    刚才光顾着看哮天犬了,姜明宇几个人来了半天是一口茶没喝一口点心也没吃。重新坐下以后,闻着面前的茶香,看着桌子上摆的精致点心,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咽了下口水。

    姜明宇挤到了哮天犬旁边的位置,殷勤地给哮天犬夹点心,终于得到了哮天犬一个赞许的眼神,开心的姜明宇嘴都合不上了,看哮天犬比看到自己儿子还开心。

    姜明宇的目光都在狗身上,其他三个嘉宾的注意力则在别的地方。

    邹萧跃是著名的喜剧演员,他除了演喜剧电影以外还参演话剧,平时还是两档综艺节目的常驻嘉宾,工作强度非常大,平时养生基本上靠喝茶。

    端起精致的茶杯轻轻地闻了闻,一股沁人心脾的茶香钻入鼻内,接着仿佛在五脏六腑里散开一样,让人精神一身,身体似乎都松快了许多。

    邹萧跃毕竟是一线最知名的喜剧演员之一,主演的电影累计都破了百亿票房,喝过的名茶好茶不计其数,一些有钱都买不到的茶叶他也尝过不少,算的上是喝茶的行家了。

    可仙凡娱乐公司的茶一入口,邹萧跃便陶醉地眯上了眼睛,这茶有明前龙井的淡雅香气,又有毛尖的甘甜清香,入口后茶水回甘,茶香在口腔里久久萦绕。

    “真是好茶!”邹萧跃每一口都细细品尝,生怕牛饮糟蹋了这难得的好茶:“这茶叫什么名字?是哪儿产的?”

    土大爷乐呵呵地给邹萧跃续了一杯:“这是我老家的一种野生茶树,总共也就十来棵,这些树长在高山之巅、悬崖峭壁之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被云雾萦绕,只有可以采茶的那几天雾气才会消散。这些茶叶没名字,都是我自己采的、我自己炒的,虽然不多,但也够我们这些人一年喝的了。”

    灶大爷在旁边附和道:“之前陈大河在我们公司住的时候最爱的就是这个茶和我泡的酒,为了这两样东西都恨不得在我们公司不走了。”

    硬汉演员刘浩泽这次来仙凡娱乐公司就是奔着吃的来的,虽然他也觉得茶水好喝,但更吸引他的是灶大爷的美食,此时他两口一个点心,低头吃个不停。在听到自己老师名字后终于勉为其难地抬起头来,一边往嘴里塞点心一边问道:“我过年的时候去拜访了陈老师,他说过完年还要去你们公司,怎么没见他呢?”

    提起这件事,灶大爷差点没笑死:“别提了,他过完年在家过完正月十五就来了,在我们公司呆了两个来月,他老婆忍不了了,威胁他要是再不回家就离婚,陈大河只能泪眼滂沱地回家了。”

    土大爷接着灶大爷的话茬说道:“后来也不知道他怎么说服他老婆的,他老婆同意他在我们公司呆一个月再回家呆一个月。这个月本来是要去公司的,不过公司的人都出来拍戏了,连我们两个老头子都进剧组了,他就是在公司也没人陪他了,只能怏怏地回家了。不过我们公司最近一大半的人都在影视城,所以我们就把影视城附近的这座宅子收拾了出来,都搬了进来。昨天我刚给陈大河发了信息,他家离着近,估计这两天就能过来。”

    姜明宇环视了一下古色古香的院子,有些震惊地张大了嘴巴:“这只是你们公司的临时宿舍?”

    “也不算临时吧。”土大爷露出了憨厚地笑容:“毕竟以后公司的艺人少不了接戏,谁拍戏谁就住着。”

    刘浩泽转头看向姜明宇:“你没看过仙凡娱乐公司的直播吗?他们公司本部用的古宅比这座宅子大多了,有竹林、有花园、有池塘、有假山,我觉得搁过去至少得是一品大员或是皇亲贵族才住的起那么大的地方。”

    邹萧跃一听立马说道:“说的我都想去仙凡公司的本部参观了,等你们拍完戏回去,我们再去你们本部拍一期节目吧。”

    “你是为了再去人家公司蹭茶的吧?不过咱说好啊,下回你们要是真去仙凡公司总部可得邀请我当嘉宾,毕竟和我仙凡娱乐公司也是有些渊源的。”刘浩泽说着用肩膀撞了白瑞泽一下:“是不是小师弟。”

    白瑞泽转头看着刘浩泽一笑:“不用等节目组,你什么时候想来和我说一声就行,你不是又我微信嘛!”

    刘浩泽得意洋洋地朝姜明宇和邹萧跃一笑:“看到没,这是我亲师弟,我在这也是有点关系的。”

    正在刘浩泽努力的攀关系的时候,正在吃点心的哮天犬猛地抬起头来,转头朝大门的方向看去,接着就见它把爪子里的点心塞嘴里,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朝院外走去。

    姜明宇立马站了起来问道:“他干嘛去啊?”

    土大爷不以为意地说道:“可能是来客人了吧,它去开门了。”

    姜明宇立马跟了上去,导演安排了一个摄像师在后面跟拍。

    哮天犬似乎知道有人在拍摄一般,昂头挺胸走的不急不慢的,刚好可以让姜明宇及摄像师跟上。

    两人走出来十多米,才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下一下门环叩门的声音,姜明宇立马彩虹屁就吹上了:不愧是聪明灵敏的哮天犬,这耳朵就是好使。

    穿到前院,哮天犬来到大门前直起上身站了起来,一只爪子扒在门上,另一只爪子在门栓上一推,就将足足一米半长的门栓推到了地上。

    哮天犬取下门栓后抬起一只爪子轻轻地推开门,伸出脑袋往外面看了一眼,和给节目组开门的时候一模一样。

    陈大河看着从门缝里钻出的狗脑袋有些发懵,下意识问了一句:“是仙凡娱乐公司吗?”

    哮天犬“汪”了一声,前爪一蹬将门打开,示意陈大河进来。

    姜明宇这才发现来的人是陈大河,立马上前迎了上去,恭敬地说道:“陈老师好,我们在这录制节目,刚才正好说到您,您就来了。”

    看到了熟人陈大河也放松了许多,笑呵呵地问道:“你们也是来仙凡公司蹭饭的。”

    姜明宇风趣地说道:“听浩泽说这里的饭很好吃,不过我们是为了做节目,他是真的为了蹭饭来的。”

    就在两人寒暄的时候,哮天犬已经把大门关上了,他回头看了看在摄像头前面聊天的两个人,露出了略微思索的表情,接着用两个前爪抱起了那根又粗又长的门栓走到大门前,重新将门栓别在了大门上。

    此时的摄影师已经忘记了面前的影帝和老戏骨,情不自禁地将镜头对准了抱着门栓的哮天犬身上。

    活了这么久,会开门的狗见不少,谁见过会用门拴插门的狗啊?!!!

    插好门的哮天犬转过身来看了眼正对着自己的镜头,眼神里多了一丝得意:想和我抢镜头,哼,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