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78章 第 78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节目还在继续, 在警方把在逃的犯罪嫌疑人带走后,电视机前的观众们一时间都有些懵逼,目瞪口呆的看着屏幕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样子。节目录播现场抓犯人, 看了这么多年电视还是第一次这么刺激!

    当初在现场的观众憋了半个月终于可以聊这个话题了, 有发自己当初在现场拍的抓捕小视频的, 有夸赞白瑞泽英明神武的, 还有坐在嫌疑人附近的观众都回忆了一波自己当时的心情。

    也有不相信是真的, 觉得是炒作, 可很快就被苏省警方打了脸。也不知道苏省警方的微博小编是不是暗搓搓的偷看评论, 在有黑子垂死挣扎怀疑真实性的时候,苏省警方转了前两天发的警方通报, 并@了白瑞泽:感谢白瑞泽替我们找到了在逃二十年的犯罪嫌疑人。

    “我去, 这个警方通报当时我还看了,原来他就是那个李力山!”

    “这个在逃犯人死也没想到自己会是在这种场合被抓捕的吧?”

    “这回看黑子还怎么黑?警方都给认证了。”

    “啊啊啊啊,我们家白瑞泽实力怎么这么强啊!”

    “白瑞泽是女娲娘娘精心雕凿的工艺品, 我们就是随手甩出来的泥巴点!同样是人,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不瞒大家说,一开始我粉的是白瑞泽的颜,现在哥哥让我知道他不仅颜值碾压我等凡人,智商更是把我们压的稀碎!”

    “只有我在关注剩下的九个嫌疑人吗?这个节目录制时间是半个月前, 按照白瑞泽说的时间点,差不多已经到时间了吧?”

    看到这条评论, 很多网友都涌到《超级智慧》和苏省警方的微博底下问剩下九名嫌犯的事,样子大家都看到了, 到底落没落网啊?

    对此, 《超级智慧》回了个俏皮的表情:“下周记得看我们的节目, 节目里王警官会告诉你答案。”

    而苏省警方的回复就比较官方了:“案情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等侦查完毕后会告知大众。”

    虽然两个官方都没正面回应,但有敏锐的网友们仍然从里面发现了端倪:“所以还是抓到了是不是?要不然警方不会说案情正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可也有的网友不信:“不是杠,也不是不信白瑞泽。即便是有照片有画像,在没有犯罪嫌疑人其他线索的时候在15天内将九人全部抓获无异于大海捞针,白瑞泽怎么能做到呢?”

    白瑞泽怎么做到的呢?负责和白瑞泽一起抓捕的警察哥哥们想到这个问题神色就复杂了。

    *****

    在录完那一期节目后,王警官直接将白瑞泽请回了公安局。民警将白瑞泽画的嫌疑人画像经过警局专业人士的复核后录入系统,而这九个人的案宗经过审批程序后也放到了白瑞泽的面前。

    王警官在把材料给白瑞泽后便去给他倒水,等烧好水泡好茶端过来白瑞泽已经把案宗合上了。

    王警官把茶杯放到白瑞泽面前,笑呵呵地说道:“我们已经打过申请了,这案宗你可以看的。”

    白瑞泽:“已经看完了。”

    “这么快?”王警官怔愣了下很快反应过来,笑着说道:“你们参加超级智慧的就是不一样,记忆力好不说看东西速度也快。你应该是那种传说中的过目不忘的人吧,这种技能有训练方法吗?”

    白瑞泽笑着摇了摇头:“我是天生的。”

    ”这就属于老天眷顾了,羡慕不来的。”王警官在白瑞泽面前坐在,正色说道:“刚才我的同事已经将你作的画像录入了系统进行比对,看能不能找到犯罪嫌疑人的信息,大概明天能出结果。另外依我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九个人都能匹配上的几率很小,如果没有线索的话十五天别说找九个嫌疑人了,一个都很难。”

    白瑞泽淡淡一笑:“我既然在节目中说15天能协助警方将其余九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就有信心完成挑战。”

    王警官闻言忍不住往前凑了凑:“你有线索?”

    白瑞泽摇了摇头:“没有。”

    王警官继续追问:“那你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们?”

    白瑞泽又摇了摇头“也没有。”

    “那你怎么找到他们?”王警官纳闷了,半天玩笑地说道:“总不能算一算在什么地方吧。”

    白瑞泽意味深长地笑了,王警官的震惊了,下意识朝后面看了一眼,见没有同事在立马起身将门关上,走到白瑞泽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你不会是要靠算卦将嫌疑人找出来吧?你可别闹,这种方法太儿戏了,局里肯定不会批人和你一起去逮捕的。”

    “也不用叫你的同事,我们两个就行。”白瑞泽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现在正好是下午,离你下班还有三个小时,要不要先去和我抓一个回来。”

    王警官更懵逼了:“就我们两个?”

    “我们两个就够了。”白瑞泽说着将桌上打乱的一个魔方拿起来随手朝王警官一扔,王警官下意识接住低下头一看,刚才还转的乱七的魔方已经恢复原样了。以他多年的眼力,只看见白瑞泽的手指动了一下,怎么还原的都没看清楚。

    “走吧,再晚人可能就跑了。”白瑞泽转身往外走:“还不跟上,我可不会开车。”

    看着白瑞泽的背影,王警官这回不犹豫了,他觉得以白瑞泽这样高智商的人肯定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无论怎么样都得出去试试。

    将警车开出了院子,王警官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咱们出省不出省啊?如果出省需要协调别的省的公安部门协助。”

    白瑞泽伸手右手的食指轻轻摇了一摇:“这个正好就在黄城县。”

    一听在自家省市的辖区,王警官松了口气,不但省了一些手续上的麻烦,即便是出去真没抓到嫌疑人,这事也不会有别人知道。到时候自己多加加班,争取在十五天内找到其中一个嫌疑人的线索,到时候即便是白瑞泽没有挑战成功也不会太难看。

    刚琢磨好这件事,王警官就觉得白瑞泽在看自己,他趁着等红绿灯的时候转头看了眼白瑞泽,不太明白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没有。”白瑞泽轻笑了一声:“你是个好人。”

    莫名其妙被发了个好人卡,王警官摸了摸头发笑了,刚要琢磨着也回赠两句夸赞,就见白瑞泽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似乎是睡着了。

    王警官在现场看了一期节目录制,觉得这些选手真是不容易,参加个节目和他们破案一样烧脑,估计也挺累的。见白瑞泽想睡觉,王警官关了收音机,不想吵到他。

    从省会开到临市的小县城足足走了三个多小时,看着明显交通有些混乱的街道,王警官将车子停在了路边,刚想叫白瑞泽问下路,就见白瑞泽忽然睁开了眼睛,朝路边一个饺子店看去。

    王警官顺着白瑞泽的视线看到了那家饺子店:“怎么?饿了。”

    “走吧,去吃盘饺子。”白瑞泽一边开门下车一边嘱咐王警官:“你的警车别停这,太扎眼了,直接停到饺子馆后面的空地去。”

    王警官往饺子馆看了一眼,也没看到空地在哪儿,不过还是听话的将车开了过去,果然一拐过去就看到了个停车位,就是看着过于隐蔽了些。

    将车停好,王警官进了饺子馆后发现白瑞泽坐在门口的小桌上,两人凑到一起点了两盘饺子,又要了两瓶饮料。

    王警官拧开一瓶饮料给白瑞泽倒上:“辛苦你为我们的案子跑了这么远的路,这顿饭我请你。”

    白瑞泽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这顿饭确实该你请。”

    热腾腾的饺子很快就端上来了,老板娘送上了蒜泥、辣椒油和醋,热情的招呼道:“我们家的饺子都是自己包的,馅儿多味足开了二十多年了。你们点的这两个馅儿正好是刚包出来的,都没冻过,吃起来和家里的一个味儿。”

    王警官吃了一个饺子,连连点头:“味儿确实香,本来没觉得饿的,吃这一个倒勾起馋虫来了。”

    白瑞泽吃了五六个饺子就放下了筷子,端着杯子喝饮料。王警官让了两次见白瑞泽真不吃了,便把剩下的饺子一扫而光。

    吃完了饺子,王警官打了个饱嗝:“咱走吧。”

    白瑞泽摇了摇头:“不急,坐会儿。”

    王警官也不知道白瑞泽坐这干什么,不过他也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既然白瑞泽想坐就坐吧。两人面对面静静地坐了十分钟,正在王警官有些坐不住的时候门口的帘子忽然被撩开,走进来一男一女。

    “上车饺子下车面,你回来的匆忙又在家没呆上一个小时,我也来不及给你包饺子,就在这家吃点吧。”中年女人满脸哀愁地看了男人一眼,转身在一个桌子旁坐下。

    男人似乎满腹的心事,低着头走了进来坐在了女人对面,在女人点饺子的时候,男人抬头往店里环视了一圈,恰好和正在打量他的王警官对视了一眼。

    看到店里坐了个警察,男人的神情明显的有些慌乱,想站起来又猛地顿住了,将脑袋转到另一侧用胳膊撑住了脸。

    不过他的这些动作已经太晚了,在他和王警官对视的时候,王警官已经把他的长相记在了心里。就说这男的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原来和白瑞泽画的一桩抢车杀人案的嫌疑人长的一模一样。

    “陈志!”

    这一声厉喝让这对男女全都震了一下,男人站起来拔腿就往外冲,但王警官的座位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直接挡住了陈志的去路,两人立马扭打了起来。

    陈志毕竟是杀过人的暴.徒,他见势不妙后从腰里抽出了一把尖刀朝王警官刺去。眼看那柄尖刀离王警官的胸口还有五厘米,忽然两只修长的手指伸了过来,直接将尖刀夹在了指缝里。

    陈志狰狞地冷笑了一声,用力往前一刺,可没想到自己的刀仿佛嵌在了指缝里一般,纹丝不动。陈志有些不甘心,他又试图将刀往回拔,可这回比往里刺还艰难,他用尽了全身力气也只是踉跄了一下而已,尖刀依然牢牢的被白瑞泽夹住。

    碰到茬子了。

    陈志立马松开了卧刀的手,想趁这两人的注意力都在刀上的时候逃出去。可他刚跑了一步就觉得脚下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住了,一个踉跄直接跪在了王警官面前。

    白瑞泽将手上的刀转了一圈将刀柄握在了手里,大长腿一抬踩在了陈志的背上:“王警官,犯罪嫌疑人抓住了,将他拷起来吧。”

    王警官将陈志的两只手拷在后面,在领着人往出走的时候还有些懵逼呢,这就抓住了?速度也太快了吧!

    将陈志推进警车里,王警官在关上后面的车门后忍不住问白瑞泽:“你怎么知道他会在这个饺子馆出现的?”

    “数术之术而已。”见王警官一脸懵逼地样子,白瑞泽又解释了一句:“就是你说的算卦。”

    当天晚上八点,一脸纠结的王警官将犯罪嫌疑人陈志带了回来,正在加班的同事见状都瞪圆了眼睛:“行啊王哥,又抓着一个在逃嫌疑人,照你这速度不出一个月,咱们省的陈案旧案都能结了。”

    “不是我抓的。”王警官实话实说:“是白瑞泽带我抓的他。”

    “就你们两人?胡闹!”王警官的上级刘局长出来正好听到这句话,直接把王警官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你怎么敢一个人和白瑞泽出去抓人?白瑞泽就是一普通人,你一个人也难敌穷凶极恶的歹图,万一嫌疑人带刀伤了你怎么办?”

    王警官默默地把手里的一个纸袋递了过去:“这是嫌疑犯带的尖刀。”

    刘局长深吸了一口气:“那你们是怎么查到犯罪嫌疑人的线索的?怎么不上报?”

    “其实也没查到……”王警官露出了纠结的表情:“是白瑞泽算了一卦算出来的。我开始不信,可没想到真碰到了。”

    刘局长的脸皱了起来:“真的?”

    王警官可怜巴巴地点了点头,他也不想相信的,可事实就摆在眼前,他也是没办法啊!

    “这个理由不行!”刘局长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你不能和其他人说是白瑞泽算命算出来的,你再编一个借口。”

    “那行吧!”王警官挠了挠头:“就说我们去一百公里外的地方吃饺子正好碰到了,我相信同事们会相信的。”

    “还有啊……”刘局长有些不好意思地轻咳了一声:“再编八个理由,把剩下的八个嫌疑人也抓回来。”

    王警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