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68章 第 68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地府公务员》是单元剧, 第一季一共15个小故事总共二十集。因为剧本好,导演不错,又是播放平台重金打造的, 很多二三线的演员都想接这部戏, 一些经纪公司也没少和剧组以及导演朱鹤鸣联系。

    其实适合演这部戏的男女演员很多, 但是导演就想找能镇得住的,虽然他拍的是灵异网剧,但是不想让自己的剧组遇到灵异的事。

    将剧本发给范无咎以后, 朱鹤铭一直等他的答复, 好在没有等太久,五天后范无咎打来电话,愿意试戏。

    和范无咎定好时间后,朱鹤鸣这才发布了试戏通知。由于心里已经有内定的男女一号,为了避免让其他演员白跑一趟, 朱鹤鸣先让范无咎和李小小试戏。

    范无咎是带着记忆的鬼差,剧里的男一号是头脑冷静思维缜密的阴阳眼侦探林墨白,两人的性格有共通之处。再加上范无咎已在阴间呆了上千年,什么样的人生都见过、什么样的性格都接触过、什么样的情绪都感受过,这让他在把握人物性格方面有绝对的优势,再加上陈大河指点过他的演技,虽然时间比较短, 但小班制重点突出偏于实践的教学已经让范无咎具有优秀演员的特质了。

    朱鹤鸣虽然看重了范无咎可以当镇物的特点, 但也要考虑他的演技,虽然王海对范无咎赞不绝口, 但毕竟有救命的因素在里面, 演技到底怎么样还是自己看过放心。

    朱鹤鸣是把范无咎作为男一号的第一人选的, 所以给他了一个最难演的戏份, 只要范无咎这场戏没问题,那这个人物他就能驾驭起来,整部戏也就稳住了。

    范无咎试戏的剧本一看,是让他演被厉鬼上身的一段戏。这段戏的前部分范无咎需要来一段无实物演出,和厉鬼搏斗中压制住厉鬼,劝道他放下心中的戾气不要滥杀无辜。后面的那段戏则是被厉鬼上身的精彩部分,要表现出厉鬼对世界的恨意滔天和对自己至今不能手刃仇人的绝望,这种复杂的情绪是很难演的,若是演技略差一些就驾驭不了。

    范无咎拿着剧本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李小小心里一咯噔,拽了拽范无咎的袖子小声地问道:“是后面这段情绪觉得有些难演吗?”

    “哦,那倒不是!”范无咎点了点前面的对打那段戏,幽幽地叹了口气:“我和厉鬼厮打的经验比较少,遇到厉鬼我几铁链子就收服了,很少能遇到和我打到这个程度的厉鬼,还挺难代入这种感觉的。”

    李小小一言难尽地看着他:“你是嫌男一号不如你厉害吗?”

    “男一号的功夫还凑合吧,在普通人里已经算是厉害的了。”范无咎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一般让我觉得应对吃力的起码得是鬼王级别的,直面鬼王的时候可不止打斗这么简单,符纸法术都得叠加,靠无实物表演很难展现。这种纯动手不加法术还和我的功夫还不相上下的鬼也就是谢必安了,代入和他交手的感觉还挺容易的,毕竟我俩经常打架。”

    李小小闻言下巴险些掉下来:“你俩不是关系好的都快生同衾死同椁了吗?还有打成这样的时候。”

    “就是因为关系好才经常动手。”范无咎露出了怀念的神色:“上一次交手就是因为我和孟婆把谢必安坑到奈何桥边给投胎的孤魂野鬼发孟婆汤,他在奈何桥旁呆了十九年,直到我成年以后主动联系地府询问孟婆的踪迹才暴露了。他知道我的行踪后立马就上来找我了,当时差点没把我掐死……”

    范无咎摸了摸脖子神色一动:“当时的场景倒是和这个剧情挺像的。”

    李小小:“…………”

    这都是神马友情啊!

    范无咎看了一遍剧本便把台词背过了,他闭着眼睛将情绪代入过了一遍,十分钟后就到了导演面前。

    看着自己首选的男一号,朱鹤鸣对他格外有耐心,和颜悦色地劝道:“你可以再准备一会儿,不着急。”

    “已经准备好了!”范无咎将剧本放在一边,闭上眼睛缓缓地吐了一口气,等再睁开眼睛时眼神和神态已经有了些变化,冷漠疏离的气息淡了三分,比之前的他多了些烟火气。

    对着空气将台词说完,范无咎忽然往后一仰像是在躲避什么一样,紧接着他和空气动起手来。虽然他的面前空无一物,但是范无咎的每一个动作都十分有力量,仿佛真的砸在什么东西上面一样,紧接着他仿佛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般,狼狈得倒退三步摔在了地上,就在他刚要起来的时候就像被什么东西掐住了脖子,他两只手握住脖子的位置,眼睛通红,大口的喘着粗气,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看到范无咎的表情,李小小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胸口的位置,大口喘了口气,仿佛被掐住的人是她一般。

    被按在地上的范无咎努力的挣扎,忽然被压在地上的他像是被什么东西提起来扔出去一样,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墙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范无咎的身体顺着墙滑了下来,脑袋垂了下来。五秒钟后,他抬起头来,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了恶意的笑,眼神带着仇恨、戾气、绝望和罪恶……

    他摇摇晃晃从地上站了起来,每一步都给人压迫之感,每一个呼吸仿佛都带着血腥。此时的他已经不是范无咎、也不是有阴阳眼的侦探,而是一个实实在在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咔!”导演朱鹤鸣在这段情绪转变完之后叫了停,范无咎听到声音后停住了脚步,转头朝朱鹤鸣看去。

    朱鹤鸣被这样的眼神吓住了,声音不自觉的压倒了最低,还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有些胆怯地伸手做了个阻止的动作,哆哆嗦嗦地解释道:“演到这里可以了。”

    “哦,好的!”范无咎立马变了个眼神,身上的戾气立马烟消云散,整个人又恢复了平时清冷淡漠的样子。

    朱鹤鸣对范无咎情绪的收放自如十分敬佩,他当导演也十来年了,很少有演员能在演完的一瞬间从情绪里面走出来,这范无咎对情绪控制的也太好了。

    除了情绪把控的到位以外,范无咎的演技也让朱鹤鸣十分满意,尤其鬼上身这段戏诠释的非常好,都能赶上老戏骨了。不过……

    朱鹤鸣把范无咎叫到一边,压低声音问道:“你刚才是真的演的吧?不是整了个我们看不见的鬼来和你配合的吧?”

    “导演,你想象力倒是挺丰富的。”范无咎无语地看着朱鹤鸣:“能和我配合刚才那一段戏的起码得鬼王以上的级别,否则别说孤魂野鬼了,就是厉鬼都扛不住我那几拳。”

    朱鹤鸣觉得自己的眼睛里都快冒星星了,有这样的人才在,他拍这部戏就踏实多了。

    男一号确定了范无咎,下面该轮到李小小试戏了。

    李小小上大学的时候记忆力就挺好的,现在也不知道是和神仙呆久了沾了仙气,还是灶大爷投喂的仙草太多了,现在李小小也快过目不忘了,台词在手里念上几遍就背熟了,简直像开挂了一样。

    台词记得牢固,李小小把精力都放在了表演上面,这剧本她在公司的时候已经全都看过了,对故事的主线、人物前后期的了如指掌,演起来也更得心应手一点。

    公司里的员工艺人加起来,李小小上陈大河的课算是比较多的,也学了一些表演技巧,加上她年前也演了一个女三号,对表演也多了些理解,试戏的表现还不错。虽然演技不如范无咎让人惊艳,但是驾驭女一号这个角色没问题。

    男女一号定下来了,朱鹤鸣心中悬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拍戏的时候终于不用担心招惹到脏东西了。

    ****

    《地府公务员》这部戏因为是单元剧,男女一号更像是主线,将一个个的故事穿起来。其他演员虽然在整部戏里面算是配角,但是在一个个的单元故事里是主要人物。

    来的二三线演员都是因为看好这部戏来的,既然男一号女一号没有合适的,便在这些故事里找自己更感兴趣的角色。对于这些演员来说,出演其中一段故事时间上更灵活,在拍其他戏之余抽出一两天来就能把这边的戏演完,既能参演还什么事都不耽误,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新人就更简单了,导演根据剧本来分配角色,试戏合适的留下,不合适的走人,忙碌了两天,整部戏的演员终于全都定了下来。

    《地府公务员》的拍摄场地80%以上在影视城里,其他一些场景也在影视城周边附近,剧组在安排住宿的时候首选附近的酒店,只是因为刚过完年开机的电影电视剧实在是太多了,离得比较近的高档酒店几乎都订满了,剧组找了好久才找了一家离得比较近的酒店,只是位置略微偏僻一些,年头也有些久了。

    一切都准备妥当,离开机也只剩下十天的时间,朱鹤鸣召开了剧本会,开会的地方就在酒店的顶楼会议室。

    李小小虽然不是第一次拍戏,但上个角色是临时顶替的原因,她还没有正儿八经开过剧本会的经历。本来觉得剧本会是十分新奇有趣的一件事,可没想到剧本会从早上九点一直开到晚上十点,李小小水润的小脸都有些发白了,导演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今天的会议。

    演员和工作人员都住在酒店里,各自拿着自己的笔记本和私人物品,大家一边讨论着剧情一边离开了会议室。

    朱鹤鸣回到房间,将手里的东西放到套房的办公桌上,便去了浴室洗澡。半个小时后他从浴室出来,愕然发现客厅的窗户不知道怎么开了,冷风刮进来,吹的桌上的剧本哗哗作响。

    他赶紧将身上的浴袍系紧,快步走到床边将窗户关上,等转身回来的时候随意朝办公室上瞥了一眼,脸色瞬间变的惨白。

    只见第三集《消失的情人》的标题从黑色变成了刺眼的红色,上面还有一个鲜红的血红印。

    “啊啊啊啊啊啊!” 朱鹤鸣裹着浴袍转身朝门口跑去,几秒钟后就打开了房门,整个人直接趴在了对面的门上猛的砸起来:“范无咎救命啊,闹鬼了!”

    刚洗完澡的范无咎无语地叹了口气,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过来打开了房门,朱鹤鸣整个人都跳在了他的身上,哆嗦的和筛子似的:“快快快,闹鬼了!”

    范无咎黑着脸将朱鹤鸣从自己身上撕下来:“导演,你要是这样的话咱得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