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54章 第 54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哇, 陈老师对你也太好了吧。”李浩泽看着白泽无比的感叹:“你说咱俩名字都有个泽字, 咋在陈老师心里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主要是白师弟长的好看, 再加上人家年纪小,老师肯定会偏疼他,你个糙老爷们和人家比什么比。”刘文鹏说完谄媚地给陈大河锤了锤肩膀:“老师您说我说的对吧?”

    陈大河把猪蹄往自己嘴边挪了挪,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你说话归说话, 别在我旁边咽哈喇子行吗?”

    “这不到饭点儿饿了吗?”刘文鹏嘿嘿笑了两声,从包里掏出免洗洗手液清洁了一下手, 讪笑着说道:“我一进这车厢我就闻着羊腿的味了。”

    李浩泽眼睛则盯在了陈大河的酒坛子上:“老师,你是不是想喝一杯?学生陪你喝啊!”

    陈大河是打算一边吃肉一边小酌一杯的,可看着李浩泽两眼放光的样子, 陈大爷呵呵了一声:“我一点都不想喝。”

    “拉倒吧, 你酒杯都摆上了, 糊弄谁呢!”李浩泽主动帮着陈大河把酒坛子抱了上来,一脸期待地说道:“陈老师我帮你拍开呗,我练的铁砂掌老厉害了。”

    陈大河没好气地看着他:“你说你咋就这么烦人呢?你们录节目还能喝酒啊?”

    “能喝一点,我们这是闲话家常的节目, 又不是闯关竞技啥的, 喝一点没事。”李浩泽转头朝导演喊了一嗓子:“我说的对吧,导演。”

    导演在摄像机后面十分无奈:“你都抱着酒坛子不撒手了, 我还能说什么。”

    李浩泽一摊手:“你看导演都同意了, 主要是今天和白瑞泽师弟第一次见面, 喝点酒能拉进我们师兄弟之间的感情, 小师弟你说对不对?”

    白泽看李浩泽一口一个师弟叫的挺自然的, 也笑着配合他:“师兄说的有道理。”

    “哎!”李浩泽特别高兴的搂住了白泽的肩膀:“老师你看我师弟多热情好客,哪像你啊,太抠了。”

    陈大河白了他一眼,完全不想再搭理他。

    刘文鹏见陈大河不吭声,就当他是默认同意了,一边自觉地帮忙摆酒杯,一边打趣节目组道:“我估计导演心里都气疯了,本来怕我们遇到熟人都不让我们坐飞机坐高铁,结果没想到在这种最普通的卧铺上遇到了老熟人,你说气人不气人。”

    “我觉得导演是乐疯了才对吧,咱陈老师啥时候上过这种综艺啊,人家就悠闲一把坐了回卧铺还被咱遇到了。”李浩泽说着调侃了下导演:“导演回头别忘了把出场费给我们陈老师结一下。”

    说完他还和陈老师皮了一下:“老师你看学生多好,还帮你申请了工资,咋也够你这趟做卧铺的钱了。”

    两人一唱一和的把导演组整的没话说,陈大河也没了脾气,认命的往里挪了挪,给刘文鹏小半个桌子的位置。

    陈大河和刘文鹏挨着坐,李小小、白泽和李浩泽坐在另一边。酒坛子拍开,陈大河拿住自带的酒勺舀出一些,给刘文鹏和李浩泽一人倒了大约二两酒,连忙又把酒坛子给盖上了,生怕两个学生给喝光了。

    酒也倒好了,陈大河带来的肉菜全都摆上了,李浩泽拍了下手:“虽然我们和陈老师认识,但是和白师弟还有里面那位姑娘是第一次见,咱们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李浩泽,是陈老师二十年前的学生,当时陈老师是我的教授。”

    刘文鹏笑道:“我比李浩泽大三届,也是陈老师的亲传弟子。”

    李小小:“我叫李小小,仙凡娱乐公司的负责人。”

    这回李浩泽是真的惊讶了,他转过头去看了下李小小:“这位老板也太年轻了,看着还像学生似的。”

    李小小笑了笑:“我确实是今年刚毕业的。”

    刘文鹏好奇地问道:“你怎么会想开一家娱乐公司呢?是学类似专业的吗?”

    “那倒不是。”李小小不太好意思地说道:“公司是我继承的。”

    刘文鹏:“…………”

    李浩泽:“…………”

    酸了酸了彻底的酸了!!!

    刘文鹏长叹了一口气:“人和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这一圈就只有白泽没有自我介绍了,李浩泽撞了撞白泽的胳膊:“该你了,你介绍一下自己。”

    “我叫白瑞泽,是仙凡娱乐公司的签约艺人,李小小就是我的小老板。”白泽慢悠悠地说道:“我不是科班学表演专业的,不过为了提升演技最近一直和陈老师呆在一起,你们来之前陈老师还在给我开小灶,单独上了一节课。”

    李浩泽酸溜溜地说道:“我们这些亲生的学生都没有单独上课的待遇,老师您太偏心了。”

    “我乐意!”陈大河理直气壮地说道:“白瑞泽天分高有灵性,我就爱教他。”

    刘文鹏和李浩泽齐刷刷的哇塞了一声,陈老师这么多年在学生们的心中都是严师,他表扬学生都是具体到某部电影或电视剧里的表演,从来没夸过天分这个词,看来白瑞泽在陈老师心中的地位却是是挺不一样的。

    刘文鹏好奇地看着白泽和李小小,忍不住问道:“你们和陈老师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李小小最有发言权了,毕竟是她把陈老师带回公司的:“半年前在片场和陈老师遇到的,当时陈老师身体不适,正好我们公司的一个艺人身上带了人参给陈老师应了急。后来我们公司的艺人角色杀青,陈老师想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休息一段时间,我就把他带回我公司了。

    刘文鹏震惊了:“一住就是半年?”

    陈大河撇了他一眼:“半年怎么了?半年我也没住够!要不是你师娘非得叫我回家过年,我是真不想走。”

    刘文鹏想起几个月前网上传的陈大河到一个什么娱乐公司去带演员的传闻,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但像刘文鹏这种很了解陈大河的人,一听到这样的传闻第一反应就是假的,他们老师是多傲娇的一个人啊,前些年有很多知名的大牌娱乐公司想请他去做培训,但是陈老师无一例外全都拒绝了。现在陈老师这么大的年纪了身体也不好,怎么可能跑去一个不知名的小娱乐公司当表演老师?

    可没想到这事居然是真的!!!

    刘文鹏纳闷了:“老师您是缺钱了吗?”

    “你看我像缺钱的人吗?”陈大河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再说他们公司也没给我钱啊!”

    刘文鹏更傻眼了:“那您老图什么啊?”

    陈大河指着桌上摆的满满当当的酒菜说道:“吃吧,吃完了你们就知道了。”

    终于可以开饭了,李浩泽迫不及待地拿起一块羊排咬了一口,顿时赞叹了一声,这羊排火候刚好,鲜嫩软烂又入味,只这一口就让李浩泽叫了声好。

    一见李浩泽开始吃了,刘文鹏也不客气,拿了个小碗夹了一大块羊腿肉回来,张着大嘴就咬了一口,眼睛顿时瞪的溜圆:“这羊腿的肉烤的好嫩,味道确实好吃。”

    这个节目本来是让嘉宾在火车上寻找自己带食物的乘客,在得到乘客的邀约后,可以一起坐下来吃点东西聊聊天,共度一段难忘的旅程。可刘文鹏和李浩泽一尝到味道就忘了节目,两人就和饿了好几个月的狼似的,嘴里吃着眼睛还盯着,完全忘了聊天的事。

    吃着羊肉,两人眼睛还盯着桌子上的酱鸡、牛肉、猪蹄、卤鹅……

    陈大河虽然带的种类多,但是每样的数量都是有限的,眼看这两个人吃的飞快,陈大河的心都有些颤抖了,觉得这些吃的估计够呛能撑到家了,可能这一顿就都给造出来了。

    导演站在摄像机的旁边闻着香味也忍不住咽了下口水,他吃又吃不着,看着这群人光吃不说话还挺来气,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你们别光吃,倒是聊聊天啊!”

    李浩泽把比狗啃的都干净的骨头放到一边,拿湿巾擦了擦手后拿了一张单饼,往里面卷上酱好的猪头肉,再放点黄瓜丝葱丝卷上,结结实实的咬了一口,顿时满足的眯起了眼睛:“这也太好吃了,陈老师,这些都是谁做的呀!”

    陈大河:“我朋友。”

    刘文鹏夹起一块酱牛肉放进嘴里,头也不抬的问道:“陈老师,你的朋友还缺朋友吗?我也想和他做朋友。”

    “不缺!”陈大河直接将他怼了回去:“他有我当朋友就够了,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刘文鹏被怼的没了话,只能把难题抛给了李浩泽:“还是你来问吧。”

    李浩泽知道陈大河答应录这次节目是为了让白瑞泽出镜,要不然以他老人家的脾气别说他们俩了,就把他们班的影帝影后外加电视台的台长出马,都未必能说服这个倔老头。

    既然陈老师喜欢师弟,那当学生的自然得配合老师,给师弟多争取一些镜头,好好带一带他。

    “小师弟。”李浩泽主动拿了一块烤羊排递给了白泽:“你知道老师带的这些好吃的都是哪儿整的吗?我这个东北大汉最爱吃的就是肉,就这烤羊排的味道太绝了,还有这猪头肉、这牛肉都老香了,咱老师的朋友到底是哪位高人啊?”

    白泽微笑:“我们公司食堂的灶大爷做的。”

    “你们食堂的灶大爷?”李浩泽恍然大悟,立马转头看着陈大河:“老师您不会是因为他们公司的饭好吃所以才在那呆了半年的吧。”

    陈大河无比认真的更正:“这只是一部分原因。”

    白瑞泽了然的点了点头:“对,我们那的酒也好喝,也是灶大爷自己酿的,外面可买不到那么好的酒。”

    “真的假的?”李浩泽和刘文鹏不约而同的端起了桌上的小酒杯:“那咱尝一口?”

    陈大河乐呵呵地看着他们,特别贴心的提示道:“少尝一点,喝没了可不给你们倒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假装没听到这句话,叫上白瑞泽和陈老师一起碰了下杯,然后小小的抿了一口。

    滑润的白酒顺着口腔滑进了喉咙里,浓郁的酒香在嘴里绽放,没有辛辣的味道反而像甘泉一样清甜。

    端着酒杯的刘文鹏和李浩泽一时间都愣住了,异口同声地喝了一声:“好酒!”

    李浩泽闻着杯子里白酒的味道,一时间都有些舍不得放下了,忍不住再抿了一口,脸上露出了沉醉的表情:“这酒可真不错。”

    “对,就是劲儿挺足的。”李小小一边剥虾一边说道:“夏天时候灶大爷拿着酒泡的醉蟹都把我吃醉了。”

    李浩泽和刘文鹏闻言险些没心疼的抽过去:“这么好的酒用来泡醉蟹?”

    “啊!”李小小一脸无辜:“我们公司除了这酒没别的呀!”

    “太奢侈了!”李浩泽心疼的捶胸顿足的:“你们公司啥时候还做醉蟹?我想尝一尝。”

    刘文鹏也举起了手:“酒不酒的无所谓,主要是我想啃螃蟹。”

    李小小算了一下时间说道:“怎么着也得等明年的八月份了,今年的醉蟹都让陈老师给吃光了。”

    李浩泽摇头感叹,怪不得陈老师在人家那一住就不走呢,合着好吃的好喝的太多,舍不得走了!

    醉蟹吃不到,只能再抿口酒解馋了。

    两人本来喝酒是为了活跃一下节目气氛,也是逗一下老恩师。可没想到这酒的味道出乎意料的好,和这酒比起来,以前他们喝的那些玩意简直就是兑了水的酒精。

    酒好喝下酒菜好吃,关键是这酒给的也太少了,眼看着二两酒很快就见了底,刘文鹏和李浩泽都眼巴巴地看着陈大河旁边的酒坛子。

    “陈老师啊!”

    “我最爱的老师!”

    “我爱了多年的陈老师!!”

    “我即将爱一辈子的老师!!!”

    “再给我们来一杯吧!”

    刘文鹏和李浩泽两个一唱一和的险些把眼泪哭出来,陈大河见状直接把酒坛子放到了自己脚底下,毫不留情地冲着两人冷呵了一声:“别说叫老师了,就是叫祖宗也没了。”

    两人立马将头转向李小小,可怜巴巴地问道:“这酒是你们公司的吧?是不是你说的算?”

    “不是!”李小小毫不留情地戳破了他们的幻想:“这坛子酒已经送给陈老师了,我可没权给你们喝。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个建议,过年的时候可以去陈老师家拜年,怎么着他都得留你们喝顿酒吧。”

    刘文鹏笑了:“还真是个好主意。”

    “你休想。”陈大河毫不留情地说道:“把肉分给你们吃已经看在师生一场的份上了,这酒是可不能再让你们染指了,你们收拾收拾去别的车厢找邂逅吧。”

    “别的车厢有别的嘉宾呢。”李浩泽说着刚要拿着碗去夹猪蹄,却被陈大河眼疾手快抢了先。

    刘文鹏嬉闹的表情瞬间就消失了,伸手把陈大河色手里的猪蹄抢了过来:“老师,您刚才已经啃了一个了,再吃您的身体就扛不住了。”

    “谁说我扛不住了。”陈大河脸都气绿了,要不是卧铺的空间太小,他非得把刘文鹏踹出去不可:“快还给我!”

    刘文鹏直接将猪蹄递给了导演:“我们的跟拍导演咽了半天口水了,这猪蹄我做主给他啃了。”

    导演还真没客气,接过来就咬了一口,瞬间就惊住了:“我去,真的好吃,怪不得陈老师喜欢,就这猪蹄我一口气能啃三个。”

    刘文鹏气的瞪了他一眼:“快别说了,再说我们陈老师要急眼了。”

    李浩泽怕老师真生气,一边吃着卤鸭一边哄着他:“老师,大鹏也是为了你身体好,您不是不能吃太多肉吗?”

    “那是以前,现在我一口气跑八百米没问题。”提起自己的身体,陈大河眉飞色舞的:“我和你们说仙凡娱乐公司可养人了,山好、水好、景好、吃的好、喝的也好、公司里面的人更好。我和公司的灶大哥土大哥太有共同语言了,每天和他们坐在炕上唠唠嗑或者去河里钓钓鱼,那心情不知道有多舒畅,这一来二去的我身上那些破毛病都没有了。现在他们公司后面那座山我半个小时就能爬到山顶。”

    “真的假的?”刘文鹏仔细打量了一下陈大河,发现现在的他确实面色红润中气十足,完全没有前几年病恹恹的那个样子。

    “老师身体健康是学生最开心的事。”李浩泽趁机端起酒杯:“来来来,咱祝贺老师身体健康喝一口。”

    “是该喝一口,可惜……”刘文鹏看了看酒杯,语气里难掩遗憾:“酒没了。”

    “行了,别妆模作样演戏了,你俩的戏都是我教的,一个眼神我就能看出你俩啥意思。看在你们祝我身体健康的份上,再给你们喝点。”陈大河弯下腰将酒坛子抱了出来,又给两人将酒倒满,还多倒了一杯递给导演:“你也尝尝。”

    跟拍导演感动的泪流满面的,拍了这么多期节目第一次有这待遇,不但有猪蹄啃还有美酒喝,别组的跟拍导演估计得给馋哭了。

    导演吃一口喝一口挺舒坦,可旁边的摄像灯光闻着香味总是忍不住眼神往导演那飘,摄像机旁的口水声此起彼伏的。

    李小小见状干脆把桌子上的肉食分了一半过去,让饿了半天的工作人员也吃上口垫垫肚子。

    李浩泽和刘文鹏也吃了七八分饱了,毕竟现在是在录节目,两人也把重点放在聊天上,现在他们最好奇的就是这个仙凡娱乐公司了。

    刘文鹏好奇地问道:“你们仙凡娱乐公司有多少人啊?”

    李小小算了一下:“我们公司有八个艺人,现在玄娉和胡玲珑在拍刘浩导演的《上古之战》。”

    一听到这个,经常拍电影的李浩泽了然地点了下头:“我知道刘浩导演的《上古之战》,为了这个片子刘导筹备了两三年,但是因为题材比较冷门没有太多的公司愿意投资。前几个月听说有资方突然撤资,幸好遇到了个贵人临时给了一个多亿的投资,要不然这个片子可能就夭折了。”

    李小小淡然微笑:“我们公司投的!”

    “我去!”

    李浩泽一脸震惊地看着李小小:“小老板你可以啊!”

    李小小讪笑道:“主要是我们家玄姐喜欢电影,公司必须得支持她把电影拍完。”

    刘文鹏听到这来了兴致:“你们公司还有别的演员吗?”

    “有,魏佳懿夏天的时候拍了李峰导演的清宫戏,前一阵我们俩还去拍了王成海导演的《隐婚男女》,我们俩在里面演女三号和女四号。”

    刘文鹏是演电视剧的,对两个导演都挺熟悉:“都是不错的导演,你们公司艺人的起点还挺高的。”

    李浩泽笑着问道:“你不是老板吗?怎么也演戏了?”

    李小小不太好意思:“导演说合适让我拍就拍了。”

    李浩泽好奇地问道:“这些都是女的,那你们公司有几个男艺人啊?”

    “五个。”李小小指了指白瑞泽:“他就是其中一个,我家最新签约的艺人。”

    刘文鹏看着白瑞泽的温润如玉的容貌,好奇地问道:“白瑞泽是不是你们公司最好看的男艺人?”

    “我觉得肯定是。”李浩泽再次伸手搭住了白瑞泽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不止在他们公司,估计在娱乐圈里这长相都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了。”

    连吃了几片酱牛肉的陈大河这时抬起头来:“他们公司除了两位大爷以外,是个人都长的特别好看。”

    李浩泽闻言笑道:“我怎么就那么不服呢?别看我现在是胡子拉碴的糙老爷们,可当初我也是校草级别的,我就不信他们公司的艺人都比我好看。有没有照片让我看看!”

    李小小掏出手机,找出红孩儿的照片:“先给你看我们公司年龄最小的艺人。”

    李浩泽和刘文鹏都凑了过来,只见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穿着肚兜的小男童的照片。小男童唇红齿白,两个水灵灵的大眼睛透着一股子灵气,就和以前年画上的童子一样可爱。

    李浩泽竖了竖大拇指:“这个确实好看。”

    刘文鹏:“长的真可爱,我想抱回家当儿子养。”

    李小小往下滑了一张是申文睿和范无咎的合影,这照片一看就是生活照,穿的也很普通,但依然相貌出众。

    刘文鹏点了点头:“这俩长的确实不错,比李浩泽年轻的时候好看多了。”

    下一张就是孔明宣的了,刘文鹏和李浩泽不约而同的咽了下口水,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评语。

    这是人吗?这简直是妖孽啊!

    再翻一张就是白瑞泽的照片了,他一袭白色长袍温润如玉,贵不可言。可李浩泽的眼神只在白瑞泽身上停留了几秒钟,就挪到了照片里白瑞泽身后的柜子上。

    只见那柜子上摆着一个挨着一个的酒坛子,目测足足有几十个,和陈大河藏在脚底下的那个一模一样。

    李浩泽顿时激动了:“小老板你们公司还缺艺人吗?不如把我的工作室收购了吧!我也想和漂亮的师弟师妹们当同事,顺便帮公司解决一下存酒的问题。”

    陈大河一听就乐了:“呵,你这小子比我还不要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