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53章 第 53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离晚会还有两个小时, 张天女打开音乐,带着夏晨雪熟悉舞步。有衣服的加持, 夏晨雪终于挺起了胸抬起了头,跟着张天女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晨雪啊……”屋里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夏晨雪立马停下舞步, 拎着裙摆快速的走到卧室门口轻轻地推开门:“妈!”

    坐在床边的老妇人抬起头来, 当她看到站在门口盛装打扮的夏晨雪时顿时愣住了, 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你是……晨……晨雪……”夏母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夏晨雪,转身又按了下床头的开关, 将屋里的灯打开了。

    夏父听到声音用手撑着床板坐了起来, 在看到门口的女儿后, 夏父眼圈红了。

    灯光下,夏晨雪仿佛一个坠入人间的精灵,美的让人窒息。最重要的是女儿的脸上是他们很多年未曾见过的灿烂笑容。

    见父母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夏晨雪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妈这位是天女姐姐,她知道我没钱买衣服参加舞会, 特意替我做了这身衣服,还帮我梳妆打扮教我跳舞。”

    “谢谢你啊。”夏母虚弱地撑着拐杖站了起来, 郑重地朝张天女道谢:“谢谢你为我女儿做了这么多。”

    张天女笑着看着夏晨雪:“是我的荣幸, 能给这样一个善良的女孩做衣服。”

    夏晨雪眼睛亮亮的看着父母, 有些不太好意思地问道:“爸、妈,我今天好看吗?”

    “好看!”夏母眼眶湿润地点了点头, 可脸上却带着满足的笑容:“我的女儿一直都是最好看的。”

    夏父点了点头, 看向老伴的眼里充满了柔情:“女儿和你当年一样漂亮。”

    夏母有些不好意思地嗔道:“当着孩子和客人, 瞎说些什么。”

    几个人都笑了,狭小的屋子里充满了许久未有过的欢声笑语。

    夏晨雪看着父母脸上的笑容,有些不太好意思的问张天女:“天女姐,你能帮忙给我和我的父母拍张照片吗?我想洗出来做全家福。”

    张天女转身去自己的箱子里拿出一个单反相机,笑着说道:“你说巧不巧,我今天正好带相机出门了。”

    找那夏母一听就急了:“那我得先去梳洗一下。”

    夏母给夏父擦了脸和手,自己也洗的干干净净,还特意抹上了搓脸油。老两口换上干净的衣服,夏母将坐着轮椅的夏父从房间里推了出来。

    夏晨雪和夏母一起扶着夏父坐在沙发上,一家三口靠在一起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张天女拿出相机将这美好的瞬间定格下来。

    拍完照片,离新年晚会开始的时间只剩一个小时了,夏晨雪得早一点出门这样才能赶到会场。她对着镜子再一次打量了一下自己,脸上的笑容终于多了几分自信。

    张天女将一个小坤包递给了夏晨雪,小包有A4纸大小,刚好可以装下手机和钱包和钥匙,和她的礼服裙和鞋子也能搭配起来。

    夏晨雪背着包走到门口,转过身看着扶着卧室门出来的张母,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那我去参加公司的酒会了。”

    夏母慈爱地点了点头:“去吧,你一年到头也捞不着休息,今天就去好好玩玩,家里的事情不用操心,有我呢。”

    张天女从自己拿来的袋子里拿出来一坛子酒放在了桌子上,笑吟吟地对张母说道:“也没什么好送给你们的,这是我们自己家泡的药酒,有强身健体的功效,你们每天晚上喝上二两,对身体有好处。”

    夏母连忙说道:“这怎么好意思的,您已经很费心了。”

    “酒是自己家酿的药是自己家种的,不费什么钱,你们留着喝就行。”张天女说着将用过的化妆品也整整齐齐的摆在了桌子上,转头嘱咐夏晨雪:“这些化妆品也一起送你了,不是什么大牌子,都是我闲着没事自己用淘腾的。这口红粉饼你装包里带着,回头在晚会上补妆用。”

    夏晨雪按照张天女的嘱咐把东西装好,转头朝父母挥了挥手,带着一脸的笑容下了楼。

    张天女目送夏晨雪上了出租车后转身找了个没有监控的无人角落一转身,身影便消失了,下一秒钟人就回到了仙凡娱乐公司,直接出现在了李小小的房间里。

    正坐在塌上一边吃烤地瓜一边看综艺的李小小被突然出现的张天女吓了一跳,手里热腾腾的烤地瓜差点扔腿上。

    “姐,这么明目张胆的在我面前表演大变活人的你还是第一个。”

    张天女轻笑了一声:“你不是都知道我们身份嘛,等回头让孔宣表演个活人变孔雀那才精彩呢。”

    想到那一幕,李小小打了个哆嗦:“还是算了吧,孔宣变成孔雀不得逼我们把他的羽毛夸出花来呀,我语文不好,词汇量不多,不想看这多么刺激的节目。他要是真敢当我面变孔雀,我就敢把他送动物园去,让他以孔雀的模样表演胸口碎大石。”

    张天女洗了手坐在李小小身边,直接伸手将李小小手里的烤地瓜掰下来一半,李小小往里面给她让了点地方,好奇地问道:“你去给那姑娘送礼服呢?怎么样,穿上好不好看?”

    “你也不看是谁做的衣服,能不好看吗?”想到夏晨雪,张天女还是挺感叹的:“那姑娘特好,很善良,这么多年一直照顾久病的父母从来都没有怨言,工作后赚的钱基本都花在了父母身上,她身上的那套衣服都快洗破了。”

    李小小:“那你说她自卑怎么回事?”

    “小学和初中的时候长期被同学语言暴力,留下了自卑的心结,长大以后即使考上了985院校,进了知名的企业,也依然觉得不自信,认为自己工作是钻了空子捡来的。”张天女咬了口烤地瓜说道:“我只是帮她打开心结,让她看到自己的优秀,以后是否能重回自信,还得靠她自己努力。”

    “都说好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语言暴力成人都难以承受,更别提当年那么小小的一个孩子了。”想到夏晨雪的父母久病,李小小顺口问了一句:“你是不是送了一坛子酒给她爸妈?吃饭的时候我眼睁睁地看着酒坛子少了一个,幸好陈老师背对着那边没看到,要不然非得吓出毛病来。”

    张天女笑嘻嘻地说道:“我算到了他看不到才拿的。”

    “夏晨雪的母亲是生产时受了损伤,身体各项机能都有些衰退,尤其是肾部问题比较严重,不能累着也没法工作。夏晨雪的父亲是腿部神经受到了损伤,造成了下肢瘫痪。如果当年能有钱治疗,一直坚持做康复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李小小听了心口也有些闷闷的:“那药酒对他们作用大吗?”

    “灶大爷的药酒药效温和,凡人可以很好地吸收又不会有副作用。这药酒对于夏母来说效果会更好些,这药酒可以滋养五脏六腑,能帮她体内的各个脏器逐渐恢复正常。夏父是腿部神经受了损伤,药酒加针灸效果会更加明显。”张天女说着手一转,一枚绣花针出现在她的掌心上:“可惜我只会绣花不会针灸,要不然就省事了。”

    李小小无奈地看着她:“你已经很厉害了,织女绣花做衣服就算了,连挖矿都会,现在还想染指针灸,能不能给我们这些凡人留点活路?”

    张天女被李小小逗的笑个不停,开心的拿出来一个满满当当的首饰匣子,让李小小随便挑。

    李小小:“…………”

    有种被员工包养的感觉。

    晚上十点半,参加完新年晚会回到家的夏晨雪兴奋地给张天女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幸运的抽中了晚会上的特等奖,足足有二十万的奖金。有了这笔钱,她可以给父母找好一点的医生,自己也不用那么拮据了。

    通话最后,夏晨雪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和张天女说自己今晚惊艳了全公司,连部门经理都险些没认出她来。虽然在和别人聊天交流的时候她依然觉得紧张,但是她觉得自己已经敢于主动说话了,并表示以后会坚持昂首挺胸,看着人说话,把自己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放下电话,张天女忍不住笑了,希望夏晨雪以后可以活出不一样的人生。

    ****

    过了元旦,在仙凡娱乐公司呆了几个月的陈大河也要回家了,虽然他恨不得赖在这里不走,但是家里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的催,让他必须回家过年。

    陈大河来仙凡娱乐公司的时候还是个行将就木的病秧子,每天得靠着野山参来补气,不能热不能冷也不能累着,多走几步路都能表演个当街晕倒。

    来了仙凡娱乐公司以后喝着药酒,吃着灶大爷的饭,每天除了给艺人上上课,就是去陪灶大爷钓鱼和土大爷种地,不知不觉这身子骨就硬朗起来了。现在的陈大河完全摆脱了天天喝人参泡水的生活,每天享受着灶大爷做的各种美食,重新尝到了生活的甜头。

    陈大河来的时候还穿着短袖,现在已经是毛衣加大衣了。穿着织女新给做的衣服,陈大河拉着两位大爷的手恋恋不舍的:“我舍不得你们啊。”

    灶大爷拿着满满一盒子的点心塞到他手里:“这些给你路上吃。”

    陈大河眼泪汪汪的:“我闻着肉的味了,你是不是卤猪蹄、酱牛肉、烤羊腿啥的了?”

    灶大爷又拎过来一个更大的盒子:“行行行,今天的肉也分你一半。”

    闻着浓郁的肉香,陈大河咽了下口水:“再来坛子酒就行了。”

    灶大爷又拎出来一坛子没有开封的酒无语地看着他:“你就差这几天?等过完年再回来喝不行?”

    接到灶大爷的邀约,陈大河立马就开心了:“这是你邀请我回来的啊,你放心,等过完年就来。”

    灶大爷看着他左手一盒点心右手一盒卤肉大步流星往外面走,连忙喊了他一声:“你不带行李箱啊?”

    “不带!”陈大河回过头理直气壮地回道:“反正行李箱都是夏天的衣服,放这正好明年穿。”

    灶大爷:“嘿,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

    陈大河的老家在苏省,李小小这次送他回家顺便带白泽去参加一个益智类攻擂的节目《旗开得胜》。

    《旗开得胜》是一个知名度很高的节目,已经连续举办了五年了。节目组每期会选八名选手挑战上期获胜的擂主,通过单人答题、双人PK的方式最终决定新一期的擂主之位,到年底的时候新任年度的擂主将和上一度年度擂主绝对,选出最终的智慧盟主。

    李小小觉得这个综艺十分适合在上古时期就无所不知的白泽,晓天下事是他自身带的天赋,各种稀奇古怪的知识想不知道都不行。

    去苏省本来是坐飞机最方面,可陈大河不知道是要享受旅途的乐趣还是不愿意回家,非得坐火车回家。高铁还不坐,硬是让李小小买了卧铺。

    陈大河虽然这些年没怎么拍戏,但作为一个知名度很高的老戏骨,一到火车站就有不少人拿着手机拍照,还有些胆子大的主动上前搭话。

    陈大河倒是不介意这样的情况,还乐呵呵地问拍照的小姑娘:“你是拍我还是拍我旁边的帅哥呢?眼睛怎么老往他身上飘呢?”

    在陈大河现身火车站的视频被网友传到网上后时,陈大河、白泽和李小小已经上了卧铺。

    李小小定的是两个下铺一个中铺的位置,上车的时候是上午,陈大河没事就给白泽开小灶传授演戏经验,等讲了两个小时后终于到了午饭时间,陈大河迫不及待的掀开装肉的那个食盒,乐不可支地说道:“我以前年轻的时候最喜欢的事就是在火车上吃饭了,那叫一个香啊。”

    将最上面那包切好的酱牛肉拿出来的时候,几人就听车厢的一侧传来嘈杂的声音。再把片好的烤羊腿端出来的时候,嘈杂声已经到了他们的身边。

    两个四十来岁的一线男演员闻着香味一路走过来,刚要是开口忽然看到正在拿着卤猪蹄准备啃的陈大河,顿时喜出望外地叫到:“陈老师!”

    陈大河吓的一激灵,手里的猪蹄好悬没掉了。他没好气地转过头来,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学生以及后面的摄像机。

    “吃饭怎么还吃不消停呢?”陈大河吹胡子瞪眼的问道:“你们怎么在这?”

    “我们在参加一个综艺节目,叫火车上的邂逅。您看着巧了吧,今天正好和您邂逅上了。”演家庭剧出名的男演员刘文鹏坐到了陈大河的旁边,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盘子上的食物:“陈老师,邂逅以后就得把酒言欢聊家常。您看您这有酒有菜的,咱正好一起把节目录了吧。”

    陈大河刚要拒绝,另一个常年活跃在影评的硬汉明星李浩泽已经坐在了白泽的旁边:“哥们,你也是陈老师的学生吗?”

    白泽想了想,虽然没有拜师,但是自己这段时间确实上了陈大河的课,也算是老师了。

    “对,陈老师教我表演。”

    “你说巧不巧,陈老师也是我的老师,那你就是我的亲师弟了。”李浩泽特别自来熟的将胳膊搭在了白泽的肩膀上:“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师弟,你师兄我饿了,咱能一起吃饭吗?”

    白泽笑着朝陈大河那边努了下嘴:“这些食物都是陈老师带的,还是他同意才行。”

    陈大河咬了一口香喷喷的猪蹄,转头问导演组:“你们这个节目火吗?”

    导演组立马说道:“可火了,是目前国内收视率前五的综艺。”

    “那行吧。”陈大河勉为其难地说道:“看在白瑞泽的面子上,我就邀请你们吃饭吧,猪蹄分你们一半。”

    李浩泽愣了一下:“白瑞泽是谁?”

    白泽朝他一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