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51章 第 51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一听说抽奖, 还是这么豪横的奖品,直播间的粉丝们沸腾了, 一个个激动的嗷嗷嗷叫,都夸张天女是最爽快的小姐姐。

    李小小已经给大家抽了很多次奖了, 操作起来轻车熟路,直接开启了抽奖模式,将两个大奖输了进去。

    直播间里,粉丝们的手机屏幕上弹出了一个抽奖窗口, 所有人都在拼命的点,速度快的手都要抽筋似的, 连呼吸都忍不住屏住了,眼睛瞪着屏幕连眨都不敢眨,都希望能看到“恭喜你中奖”的字样。

    可惜上百万的粉丝里只有两个人才能抽中这份奖品,概率低的和买彩票也没什么区别了。

    很快, 两个大奖相继被抽中, 抽中的开心满屏撒花,没抽中的多少有些遗憾。但是很快大家就都打起精神来,毕竟没有奖品还有好看的小姐姐和一屋子的精美绣件,也是值得的。

    抽中了奖的恰好也是两个女孩,李小小加了两人直播间好友,很快她们发了私信过来。一个叫夏晨雪的女孩在一家大公司当会计, 公司即将要举行新年晚会, 要求每位员工都需盛装出席。

    这家公司作为一家上市企业, 给员工的薪水和福利待遇都很高, 企业觉得员工拿出几天的薪水买礼服不算什么压力,可夏晨雪父母都患了重病,她赚的钱都用在了父母的治病上面,压根就舍不得拿几千块钱去买礼服。

    本来她打算请假不去参加的,可没想到在仙凡娱乐的直播间意外抽中了定制衣服的大奖,顿时让她惊喜的不知所措了,简直有种做梦的不真实感。

    夏晨雪激动的心脏砰砰的直跳:“是我吗?”

    李小小:“恭喜你,抽中了我们天女的定制服装大奖,你有什么想做的衣服吗?”

    夏晨雪有些不太好意思地问道:“我可以要一件参加新年晚会的礼服吗?”

    李小小发了个\"OK\"的表情,并让夏晨雪将自己的地址和联系电话发过来,等直播结束再联系她。

    另一个抽中绣件的女孩叫孙菲,是一位即将走进婚姻殿堂的准新娘。她为自己准备了漂亮的大红色中式礼服,但没买到心仪的盖头。她想要一个绣了凤凰的漂亮红盖头,只是不知道时间来不来得及。

    绣一件凤凰对别的手工艺人来说可能得需要几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可对于织女来说这完全不是事。绣这样的东西她一个小时就能完成,而且刚好她昨天绣了一个凤凰。

    张天女走到一旁的摆放绣品的架子上翻找了一下,拿出了一块大红色的料子,对着镜头一抖,一只漂亮的凤凰出现在大家眼前。只见那只凤凰高傲的扬起了头,宽大的翅膀和长长的尾羽跃于绣布之上,仿佛下一秒就要飞出来一般。

    “我靠,这凤凰绣的也太美了吧!”

    “如果能用这么美的盖头,我也愿意当新娘!!!”

    “上面那个大哥能不顶着络腮胡的头像说这么让人们毛骨悚然的话行吗?我感觉有点承受不住。”

    “我承认我酸了,我现在就是一个柠檬精,我也想要凤凰,嘤嘤嘤嘤……”

    “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

    “羡慕嫉妒恨,这是啥运气啊,欺负我们不结婚吗?”

    看着满屏的酸气,准新娘笑的嘴都合不上了,心满意足地欣赏着屏幕里那只既威风又漂亮的凤凰,甚至开始幻想自己结婚那天将它搭在头上的场景。

    虽然凤凰绣完了,但是要做成盖头还要再加工一下,李小小让准新娘留下电话,等盖头做好后会直接寄给她。

    在张天女房间里呆了半个多小时了,李小小打算去下一个房间,张天女笑着朝镜头挥了挥手,说有空给大家直播绣花,有兴趣的也可以来学。

    不少女孩子闻言都纷纷发评论表示一定会来,也有些大老爷们不知道哪根弦不对了也要跟着学,一时间直播间欢乐无比。

    离开了张天女的房间,李小小直奔白泽的房间而去。

    敲了敲门,穿着一件宽松白毛衣的白泽打开了房门,看到李小小后立马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小老板好。”

    李小小:“你好,我带粉丝们来看你。”

    白泽冲着镜头笑了笑:“大家好,我叫白瑞泽。”

    直播间安静了几秒钟后瞬间被各种各样的打赏盖住了整个屏幕,如果粉丝们在现场,估计尖叫声能冲破云霄。

    “啊啊啊啊,怎么有这么好看的哥哥。”

    “白瑞泽能不能再笑一下,我感觉我的心要酥了。”

    “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我要告诉妈妈我恋爱了,对象叫白瑞泽。”

    “感觉小老板就是个雷达,好看的小哥哥小姐姐都能被她找出来。”

    “今天的直播值了。”

    白泽看到屏幕上五花八门的彩虹屁不禁轻笑了一声:“你们这是把自己所知道的词都用上了吧。”

    “哥哥,我可以立马为你去买本成语大辞典!”

    粉丝们闹闹哄哄的刷屏了十来分钟终于算是冷静下来了,李小小带着大家参观了一下白泽的卧室。白泽没有动屋里的构造,还将屋里的所有的摆设都退给了土大爷,屋里空空荡荡的,只有西间屋子上的一间大书桌上摆了不少东西。

    李小小有些好奇地过去,发现上面摆了一些字画,近距离看一眼,发现上面的墨迹还没怎么干透。

    李小小有些惊讶地看白泽:“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

    “其实我会的东西很多。”白泽嘴角挂着慵懒的笑容:“以后你慢慢会知道的。”

    李小小被这个笑容晃的小心脏砰砰的直跳,手心里也跟着冒汗。

    眼尖的粉丝们看到李小小逐渐红起来的耳朵,顿时都笑着起哄:

    “原来小老板也有脸红心跳的时候啊,白瑞泽在小老板心里的待遇要赶超玄娉了啊。”

    “看到了小老板仿佛看到了我自己,要是我站那估计连话都说不出来。”

    “啊啊啊啊,白泽写的字可真好看!”

    李小小无语地看着镜头:“妹妹,你清醒一点,我都没拍字写的啥样呢你就开夸,彩虹屁吹的能不能走心一点。”

    粉丝发了个羞涩的表情:“就凭白瑞泽这张脸,他就是画了个王八我都觉得是世界名画。”

    李小小:“…………”

    姑娘,你赢了。

    桌上摆的两幅画都是山水,李小小没学过书画,也不知道从专业角度来看好不好,不过以她个人的眼光看觉得挺有意境的。

    李小小近距离和粉丝们一起欣赏了白泽的画作后半天玩笑地问道:“你这专业和我们娱乐公司不太对口啊,你想好以后走什么路线了吗?”

    白泽依然是那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我都可以啊。”

    沉浸在白泽颜值里的粉丝们一个个的尖叫:“哦哦哦哦哦,白瑞泽哥哥好棒好厉害!”

    李小小一脸的黑线:“够了,姑娘们,你们冷静点好不好。”

    “不过我最近看到了几个节目都挺有趣的。”白泽的脸上多了几分兴味:“什么超级思维,挑战到底还有什么诗词王者的,都挺有趣的。”

    “哇……”粉丝们继续刷礼物:“哥哥好厉害!”

    李小小干脆不看屏幕了,专心致志地和白泽聊天:“如果你喜欢这样的节目我们可以给你报名。不过你现在没有作品,参加这些节目只能以素人的身份上。”

    “无所谓啊。”白泽对着镜头一笑:“去参加节目的时候是素人,等参加完节目就不一定了。”

    李小小被白泽的笑容晃的大脑空白了两秒钟才慢慢回过神来,她有些承受不了地捂住了胸口,坚定地恳求道:“白瑞泽咱能商量一下吗?你可不可以不要随便笑,这样我这个主持人容易忘词。”

    直播间的粉丝们笑成了一片,一个个的都给白泽撑腰,这么好看的脸不让笑实在是太可惜了。

    李小小知道白泽作为无所不知的神兽参加这种节目简直是有点欺负凡人,可这种天赋不用实在是太可惜了。如今学霸的人设还是比较吃香的,让白泽走红,除了脸以外,无所不知这项技能还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与其从上节目开始,不如先从直播间替白泽积攒一些死忠粉。

    李小小对着屏幕说道:“其实我也经常看超级思维,这种节目考察的不仅是知识储备,还有强大的思维逻辑能力,不如大家考一考白瑞泽,把你们见过的最刁钻最难的题打到屏幕上,我们让白瑞泽回来好不好,看看他能答出几道来。”

    这一下直播间立马又热闹起来,又翻书的又上千度查的,出的题也五花八门的什么样的都有,有的甚至李小小连见都没见过。

    评论刷的太快,李小小便采取随机截屏的方式,截到谁的题就让白泽答谁的题。

    第一次截屏出来的几个题真是啥类型都有,有诗经里很少见的词,让白瑞泽说下一句;有的打一段周易里面的话,问在哪一篇里面;还有一个粉丝直接打了一道十分复杂的数学题出来,作为高考成绩不错,大学高数成绩也很好的李小小看了半分钟表示她连这个数学题的题目都念不出来,也不知道这些复杂符号是怎么打出来的。

    这三道题呈现在白瑞泽和所有粉丝面前,李小小给白瑞泽和粉丝读题,刚读了两句她发现,自己不仅连数学题念不出来,语文题也够呛,十来个字里面她就有两个不认识,甚至生僻到她都没见过。

    李小小直接自暴自弃了,把手机递给白泽:“你自己念题自己答吧。”

    白泽笑着看了李小小一眼,从她手里接过手机,自己念道:“‘有瞽有瞽,在周之庭’的下一句,这个有点简单,下一句是设业设虡,崇牙树羽。”

    直播间粉丝们虽然不知道白泽背的什么,但听着就觉得不觉明历,新一轮的彩虹屁又开始了。白泽慢悠悠的将整首都背完,第二个周易的对他来说也十分容易,不但说出了那句话是在哪一篇,还直接从身后的书架上抽出了一本线装本的周易,直接说出了在哪一页的哪一行第几个字开始。

    摄像机对准了书页,白泽轻轻一翻正好到那页上,里面的内容和白泽说的一般无二。

    这回连拍彩虹屁颜值粉都有些懵逼,这是真说对了还是整的托啊?

    白瑞泽回答完第二个题后又将目光投向了那个数学题,他这回倒是没念,而是坐在书桌前拿起了一张白纸,刷刷刷在上面开始答题。李小小只能将摄像机站在白泽的身后,把他答题的过程全拍了下来,最后还给答案一个特写。

    题倒是答完了,但是李小小还真不知道对不对,粉丝们基本上也都和李小小一样茫然,连题都看不懂的他们压根就不知道白泽做的对不对。倒是出题的那个粉丝喜出望外,打了一串震惊的省略号后欢呼道:“原来这次是这么解的,我看懂了。”

    李小小无语地问道:“你这是跑直播间来写数学作业吗?”

    屏幕上笑成了一片,李小小将白泽的这张作业纸拿了起来:“这位写作业都不忘看直播的粉丝回头私信我留个地址,我把白瑞泽做题的这张纸给你寄过去。”

    粉丝们见状嗷嗷叫着不公平,他们也想要白瑞泽写的字,字如其人的真好看。

    白瑞泽随手拿起一个扇面,扇面的背面已经画好了一个有着狮子身姿,头有一角的神兽。白泽将画面的北面对着镜头问道:“你们知道我画的这是哪只神兽吗?”

    顿时屏幕上出现了五花八门的答案,有说饕鬄的有说麒麟的,只有一个人猜出来是白泽。

    白泽脸上的笑容不变,眼睛里却多了几分落寞:“这是瑞兽白泽,印有白泽的画像有辟邪驱鬼的作用,还能给人带来福运,我就送这把画有白泽的扇面送给那位答对的粉丝吧。”

    说着他拿起毛笔,沾满了墨水,在扇子的正面写了祥瑞两个字。

    粉丝们看着白泽挥笔泼墨的样子大呼白瑞泽好帅,可白泽看着却不像刚开始直播的时候那样有兴趣。李小小心里轻叹一声,和各种传说中的神仙相比,上古的神兽们确实越来越不被人们熟悉了。

    踮起脚拍了拍白泽的肩膀,李小小也回赠了一个大大的笑脸:“扇面我替粉丝感谢你一下,可我也想求一个超大幅的白泽画像可不可以?我想挂在我的房间里,听说能辟邪呢。”

    白泽这样聪慧的神兽,自然能感受到李小小的安慰之意,而他居然觉得心里有些发暖。

    这个小老板倒是挺可爱的。

    ***

    高倍了白泽,李小小看着隔壁孔宣的房间多少有些打怵。孔宣的传说故事她听了不少,对于这个正邪难辨的艺人,她还真有点不敢接近。

    李小小磨磨唧唧地往孔宣的房间那挪,刚挪了两步房门忽然一下子被推开,一头火红色头发的孔宣站在门口不满地看着她:“你怎么那么慢,数蚂蚁呢?”

    直播间的粉丝们瞬间震惊了,我去,一个男人长的这么美艳好吗?

    孔宣挑着眉毛看了眼摄像机,让开了门口的位置,语气里多了几分不耐:“进来吧。”

    李小小扛着摄像机进了房间,放把架子支好,一回过头就见孔宣已经晃悠到摄像机前面了,对着镜头就说了一句:“我,孔明宣。”

    直播间的粉丝们被孔明宣突如其来的一句逗笑了,李小小也有些忍俊不禁,没想到孔宣看着桀骜不驯的,没想到这么憨憨的一面。

    孔宣盯着直播间的评论看了片刻,里面有夸他帅的有夸他美的也有说他头发红的耀眼的。看着满屏幕的赞赏之词,孔宣有些得意的翘起了嘴角:“你们都还挺有眼光的嘛。”

    孔宣虽然长的十分美艳,但是无论是言行还是举止看不出一丝女气,反而粗咧咧的十分大老爷们。

    他往椅子上一坐,二郎腿翘起来,细长的眼角一挑:“是不是得表演个节目啥的?”

    李小小想了想说道:“如果有技能最好,没有的话晒脸也行。”

    “切,哥是那种靠脸吃饭的人吗?”孔宣不屑地哼了一声:“哥靠的是实力!”

    李小小还真不知道孔宣有啥特长:“哥,那你给大家表演个啥呢?”

    孔宣沉思了片刻:“我身体刀枪不入,可以给大家表演一个胸口碎大石。”

    李小小:“………………”

    直播间的屏幕上顿时笑成了一片:“看小老板的懵逼表情,她一定很后悔没和孔明宣提前排练一下。”

    “小老板的表情过于真实,和我的表情一模一样。”

    “孔明宣顶着这样一张艳丽无双的脸居然想出了一个这么粗糙的游戏,简直是笑死人了。”

    “只有我很想看胸口碎大石吗?我就喜欢这种反差萌!”

    “…………”

    看着孔明宣跃跃欲试的样子,李小小只能坚定地摇了摇头:“不行,你换一个。”

    孔宣站起来,走到一边的兵器架上,上面有大杆刀、有金鞭、有宝剑还有一堆李小小说不出的兵器。

    “要不给你们耍一段?”孔宣看着自己珍藏的兵器有些手痒痒,在兵器架前转了一圈将那把大杆刀拿出来用力一挥。直播间的粉丝们只看到屏幕上银光一闪,接着就见画面天旋地转,紧接上哐当一声,最后画面是静止的天花板。

    正在直播间的粉丝一头雾水的时候,就听到耳边传来李小小气急败坏的声音:“你把我的三脚架给砍断了。”

    孔明宣的声音里明显能听出心虚:“谁知道你的三脚架这么弱不禁风啊。”

    “这是弱不禁风的事吗?”李小小的声音听起来很跳脚:“你自己的刀有多厉害不知道?就不知道收着点吗?”

    镜头再一次摇晃,李小小的脸出现在画面里,似乎发现机器没问题,明显有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这时镜头里出现了孔明宣委屈巴巴的脸,在发现李小小在拍自己后,立马换成了有些暴躁的表情:“我都收着了,要不房子都给你劈两半你信不信?”

    李小小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粉丝们在摇摇晃晃的镜头中捕捉到了静静地躺在地上的三脚架的遗体,只见三脚架被整整齐齐的劈成了两截,牺牲的猝不及防的。

    粉丝们一个个都笑疯了,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大家一开始都以为是个性格高冷的冷艳男人,没想到是个顶着美艳绝伦脸的粗糙大老爷们,简直太好笑了。

    孔明宣秀特长失败有些沮丧,他闷闷不乐地将大刀放回原处,恳切的看着李小小:“要不我还是表演胸口碎大石吧。”

    李小小有些不甘心地问道:“你就没有别的什么特长吗?仔细想想?”

    孔宣还真的仔细的想了想:“特别爱美算不算?”

    李小小看了看孔明宣身上金彩辉映的中式长袍,毫不客气地点了点头:“能看出来。”

    “那就行。”孔宣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这也是我的大一特点之一。”

    看着孔宣骄傲的表情,评论区一片和谐的哈哈哈,都觉得孔宣是个特别有趣的逗逼。

    李小小虽然很无奈,但是捧红每一个艺人是她身为仙凡娱乐公司负责人的责任之一,她必须得挖掘出来孔宣的闪亮点。

    围着孔宣传了一圈,李小小忽然问道:“你会不会唱歌?”

    “唱歌?”孔明宣想了想,忽然张开嘴唱起了一个曲子,歌词有些拗口,仿佛是诗经一类的东西,曲调也有些古怪,可两者合二为一,居然有一种奇妙的和谐之感,异常的好听。

    评论区里的哈哈哈的评论消失了,直播间的粉丝们不约而同的都被孔宣的歌声所吸引,静静地听他吟唱。

    小曲百转千回,所有人都听不懂歌词的意思,但却都沉浸在歌声里,忘记了周遭的一切。

    唱完最后一句,孔宣耳朵有些微微发红,可脸上依然是不可一世的臭屁表情:“怎么样,哥唱的好不好听?”

    李小小简直是两眼放光啊,满脸都是崇拜:“哥你唱的太好听了,回头我找人给你写歌,你收拾收拾以歌手身份出道吧。”

    “专门唱歌吗?”孔宣看起来还不太满意:“让我唱歌也行,不过我也演戏,就玄娉演的那玩意我就挺喜欢,我觉得我也能演的挺好,我刀枪不入还会胸口碎大石呢。”

    李小小:“………………”

    心累,能不能直接把这只孔雀送动物园去?太烦人了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