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43章 第 43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魏佳懿直接从浴室穿到了隔壁套房, 套房的客厅里传来两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其中一个听着有些耳熟的,正是之前和魏佳懿通过电话的张岛。

    魏佳懿顺着声音来到套房的客厅,只见沙发上做着一胖一瘦两个男人。胖的那个手腕上带着一个价值六七十万的劳力士地通达,手里拿着几张照片,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魏佳懿长的确实不错,最难得的是她的脸一点都没动过, 演艺圈里这么纯天然的美女越来越少见了。”

    张岛立马奉承道:“李总慧眼识珠,我当时看魏佳懿照片对她也是挺惊艳的。本来她不是我们公司的艺人, 不过想到李总投资的那部《隐婚男女》正好女三号空缺, 就觉得这姑娘挺符合剧本设定的,就顺水推舟想介绍给李总。”

    “这魏佳懿长的让人过目难忘, 确实挺合适的。不过……”李山政看了眼张岛, 脸上多了几分耐人寻味的笑容:“这人又不是你们公司的艺人,你这操的心有点多啊。”

    张岛摸了摸有些发秃的脑袋,笑呵呵地说道:“这要是一般人我也不操这个心嘛,可这魏佳懿长的实在是美, 我就觉得不介绍给李总可惜了。”

    李山政哈哈地大笑起来,伸手点了点张岛:“你还挺懂我心思的。”

    张岛顺势说道:“主要是李总以前没少给我家玥玥好资源, 就是为了感谢李总, 我也得为您分忧解难不是?”

    “玥玥那丫头也挺不错,公司下个月要投资一部戏, 回头让玥玥去试下戏。”李山政顺嘴应允了一个角色后, 又将注意力放在了魏佳懿身上:“我说张岛啊, 这魏佳懿这么好的先天条件你不抢到手可惜了,这是哪家娱乐公司的艺人啊?”

    “一个叫仙凡娱乐的小公司。”张岛避重就轻地说道:“总共就六个艺人,都是刚出道的。不瞒李总说,我也有些小心思的。那个仙凡娱乐哪有我们乐星有名啊,所以我也想借着机会和她见见面,万一她想开了跳到我们乐星娱乐,以后靠着李总您这棵大树,她还怕不红吗?”

    “原来是一个小公司的艺人,怪不得以前没听说过。”李山政自信地笑了笑:“我觉得这个魏佳懿这次肯来,就不是那种笨人,她肯定会知道怎样选择才对她好。哎,对了,这个魏佳懿有什么作品没有?”

    张岛面露难色:“这个魏佳懿刚出道,前一阵接了个清宫戏,她那个角色好像是一个没几集就下线的小配角。之前我们也拿到过剧本,本来想让刚签的一个新人去试这个小配角的戏,后来觉得戏份太少了,懒得折腾,就没过去。”

    李山政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只演过这样一个角色啊,那经验是少了点。”

    “若是有名了,就捞不着咱给推荐角色了。”张岛拿出手机:“不过我有这个从网上下载的魏佳懿参加直播的视频,李总可以先看看,她还是挺上镜的。”

    李山政闻言立马把脑袋伸了过去,忙不迭地催道:“快点给我看看。”

    张岛从手机上找到视频,李山政凑了过去,魏佳懿也趴在他身后的沙发上伸着脖子看。

    因为这个视频是魏佳懿的粉丝做的,所以剪辑的都是魏佳懿在直播里的片段。

    李山政看着视频里魏佳懿灵动的眼神和娇美的面容,脸上露出了情不自禁地笑容:“镜头前看着比照片还好看啊。”

    张岛点了点头:“是枚璞玉。”

    李山政拿起照片肆无忌惮地在上面亲了一口,哈哈大笑起来:“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呢。”

    魏佳懿抬起手,在李山政的脑袋上拍了脸上,阴测地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我也迫不及待了呢!”

    离晚上见面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李山政打算先去泡个澡好好准备一下,张岛则先去了经营私房菜的会所等侯。魏佳懿看着那胖子进了浴室,嘴角不由地翘了起来,从腰里一拍就掏出一沓厚厚的纸钱。

    窗户无风自开,这把活人看不到却让死人趋之若鹜纸钱随风飘散,不到半个小时就引来了六个横死鬼,满是血污的手里都紧紧地抱着刚才捡地纸钱。

    此时的魏佳懿已经恢复了去世时的打扮,尊贵的皇贵妃的衣着,耳朵上却带着皇后才有资格带的东珠。她飘在窗前,脸色像活人一样红润,身上也没有一丝鬼魂的阴气。

    一个吊死鬼将手里的钱往口袋里藏了藏,警惕地看着魏佳懿:“是你叫我们来的。”

    魏佳懿手一伸,手心里出现一个明晃晃的金箔元宝,这玩意在地府可比纸钱值钱多了。

    “本宫想找一些你们给我帮点小忙,事成之后一个鬼一个元宝。”

    横死鬼们看到金箔元宝,都有些情不自禁地往上凑了凑,眼里露出了渴望的目光。不过最开始发问的那个吊死鬼还有一丝冷静,她伸手挡住了其他的鬼,警惕地看着魏佳懿:“你先说说让我们做什么。”

    魏佳懿往浴室里一指:“里面有个胖子想潜规则我,一会你们听我安排,好好吓唬吓唬他。”

    “他?潜规则你?”一个男鬼不敢置信地看着魏佳懿:“他疯了吗?虽然你看起来很美,好像还是个娘娘,但再怎么也是鬼啊,他到底有多想不开这么迫不及待地送命。”

    “他还不配让本宫脏了手,吓唬吓唬而已。”魏佳懿扫了他们一眼:“一会你们也悠着点,别闹出人命来。”

    一听说又有钱拿,还不犯阴间法律,这几个横死鬼都很开心,都朝魏佳懿比了个“OK”的手势。

    ***

    晚上六点半,李山政打扮的人模狗样地出了房间,提前半小时去会所和张岛汇合。魏佳懿朝李山政的背影抬了抬下巴,吩咐身后的几个鬼:“就是他,跟紧了,一会按计划行动。”

    几个鬼闻言立马飘了过去,有的趴在李山政的背上,还有两个一左一右夹着他,甚至有个直接坐在了他的脑袋上。

    正在等电梯的李山政忽然觉得身上凉飕飕的,肩膀和脑袋像是被什么东西坠着一样十分难受。他抬起手来摸了摸脖子,抬头看了眼空调出风口,觉得自己可能是有点受风了。

    目送着李山政进了电梯,魏佳懿转身从房间门钻了进去,在双脚一落在地上的时候,袅窕的身影又出现在房间里。

    将身上沾着的阴气弹掉,魏佳懿推了推还在熟睡的李小小:“小老板,起床了,我们该去见资方了。”

    李小小被推醒后还有点懵,看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才反应过来自己陪魏佳懿来帝都见资方。摸起手机看了眼时间,李小小立马从床上跳了下来,朝洗手间冲了过去:“晚了晚了,离约好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了。”

    坐在床上的魏佳懿手一翻一对漂亮的耳环出现在手心里,她走到梳妆镜前对着镜子戴上耳环,嘴角微微翘了起来:“不着急,我们的时间刚刚好。”

    二十分钟后,李小小和魏佳懿离开了房间直接到了酒店旁边的私房会所。候在门口的服务人员一听到两人报的房间号,立马就领着两人到了包间门口,轻轻地敲了三下门,略等了三秒钟才推开门,对着里面通报了一声:“张先生,您的客人到了。”

    房门彻底打开,服务人员让倒了一边,魏佳懿和李小小走了进来。

    李山政在看到来了两个人时本有些不悦,但见李小小只是一个年轻轻的女孩子,便不以为意了,将视线全都集中在魏佳懿的身上。

    能从一个包衣奴才成为好色龙的宠妃,并且像开挂了一样晋位,魏佳懿的容貌自然是十分出色的。

    李山政看着款款而来的魏佳懿,不由地主地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惊艳的表情,小眼睛从魏佳懿的身上一扫而过后,又定在了她的脸上。

    魏佳懿的容貌看着也就二十出头,脸上只画了淡淡的妆容,却将娇美的五官完美的凸显出来。她的皮肤也极好,白皙透彻,看起来吹弹可破,让人情不自禁地想摸一把。

    虽然李山政已经心痒难耐,但这么多年潜规则的经验告诉他,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是得按着套路来才万无一失。

    李山政看的有些失神,张岛也在这几秒钟内迅速地将魏佳懿评估了一番。

    确实如公司所说,魏佳懿有红的潜质,容貌气质都上佳不说,笑起来的样子让人看着心里格外的舒坦,属于有眼缘的艺人。

    至于是不是科班出身不重要,只要有资源就能红。

    只可惜,她现在不是自己手里的艺人,要不然他还真舍不得把魏佳懿介绍给李山政。

    张岛微微地摇了摇头,心里叹了口气,觉得魏佳懿是阳光道不走飞走独木桥。若是一开始松口答应跳槽到自己多好,不但有资源,还不用被潜规则。现在呢,要是想有资源,潜规则是跑不了了,尝到甜口后少不得还得跳槽到自己这里,何苦非得折腾这一遭。

    魏佳懿见这两个男人都看着自己发呆,嘴角微微一翘:“哪位是和我联系的张岛张先生。”

    “我是!”张岛这才发现自己走神了,连忙上前握了一下手,笑着解围道:“没想到魏小姐比照片上还要美,我一时看的失神,有些失态了。”

    魏佳懿神色淡淡地一笑:“张先生客气了。”

    李山政在旁边适时的一咳嗽,张岛立马将手抽了回来,两只手往李山政的所在的方向一托:“这位就是我说的这次投拍的《隐婚男女》的资方负责人李山政,李先生。”

    李山政迫不及待都握住了魏佳懿软若无骨的小手,心里顿时激动的一颤。

    冰冰凉凉的怎么这么好摸。

    还在想继续感受一下,可魏佳懿已经将手抽了回来,转头朝她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孩子笑了一下:“和你们介绍一下我的同伴。”

    张岛见李小小年纪轻轻长相也挺甜美,顺嘴问道:“这也是你们公司的艺人吧?还别说,你们公司虽然不大,但挑艺人的眼光却挺好的。”

    魏佳懿笑了:“她不是我们公司的艺人,而是我们仙凡娱乐公司的负责人李小小。”

    张岛这回是真的吃惊了,他看了魏佳懿一眼,又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李小小,似乎没想到魏佳懿能把她老板带来。他还趁机打算挖墙脚呢,这回好了,人家老板跟来了,想趁着这回挖墙脚也不知道有戏没戏了。

    李小小看着张岛眼珠子乱转的样子轻笑了一声:“我们仙凡娱乐公司规模不大,张先生没听说过我也正常。”

    “不是不是。”张岛有些尴尬地摆了摆手:“只是没想到李总这么年轻,有点出乎我的意外了。您也太年轻有为了。”

    李小小谦虚地客气道:“我还年轻,还是在学习阶段。不像李总和张经纪人已经事业有成,让人羡慕。”

    李山政在旁边也有些尴尬,以往被他潜规则的艺人都是这些娱乐公司送来的,艺人和经纪人对要发生的事都心知肚明,几杯酒下肚就顺水推舟了。

    而魏佳懿明显不在此类,两人不过是想用小姑娘光出道想红想有资源的心态来引诱她,如果抗拒的不算太激烈这事就成了。可现在人家老板来了,两人都感觉计划有点跑偏了。

    可人都来了,也不可能撵回去,关键是李山政看着魏佳懿实在是觉得眼馋,舍不得到手的这块大肥肉。

    李山政和张岛对视了一眼,两人脸上都挤出了笑容,客套了几句请两人入了座。

    因为心思不纯,张岛定的包间虽然大,但是桌子却挺小,一张小圆桌四个人坐刚刚好。

    早已经点好的菜一道道端了上来,服务员开了酒以后就退了出去,将包间留给了客人。

    张岛给四人倒上了酒后,李小小直奔主题:“张先生将《隐婚男女》的部分剧本和女三号李晴阳的人物梗概发给了佳懿,佳懿看了以后对李晴阳的角色真的挺感兴趣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去试戏方便。”

    “急什么嘛?工作的事咱先过一会谈,先吃菜喝酒。”张岛端起酒杯:“今天聚在这里就是缘分,我先提一杯。”

    李山政也将酒杯端了起来:“对对对,先喝酒。”

    “我们李总年纪小不会喝酒。”魏佳懿直接将李小小手里的酒杯抢了下来,冲着李山政嫣然一笑:“我替她喝。”

    李山政巴不得魏佳懿多喝几杯,自然是满嘴应允。

    这酒喝了第一杯就有第二杯,张岛开始花式吹嘘李山政,听着听着魏佳懿就笑了,李山政所在的星光传媒确实在国内比较有名,但李山政只是星光传媒的一个经理。说白了,人家公司家大业大钱多和他也没什么关系,他只是一高管而已。

    话又说回来了,要真是星光的老总,张岛只怕也请不动人家。

    张岛说的天花乱坠,李山政也喝的有些半醉,谨慎的心思也跟着抛到了脑后,开始诞着脸往魏佳懿身边凑。

    眼看着李山政越坐离魏佳懿越来越近,李小小连忙把魏佳懿往自己这边拽了拽,生怕她被占了便宜:“李总,时候也不早了,咱可以聊聊试镜的事了吧?”

    李山政看着眼前的魏佳懿,顿时觉得心猿意马,眼睛都有些发直:“不急,不急。”

    “不急?”李小小站了起来,拉着魏佳懿就要往外走:“我看李总像是喝多了,等改天清醒了我们再谈试镜的事吧。”

    “哎哎哎,别啊,我就这给你们联系。”李山政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找出一个电话号码。魏佳懿扫了眼屏幕,拉着李小小又回到了位置上。

    “喂,朱导,我是李山政,你的《隐婚男女》是不是缺一个女演员?对,我这里有个合适的想给你推荐一下。好的,明天我让她联系你。”

    三言两语地挂了电话,李山政凑过来,暧昧地看着魏佳懿笑:“现在满意了吧?”

    魏佳懿似笑非笑地扫了他一眼:“李总很谨慎嘛,连我名字都没和导演说一声。”

    “不急。”李山政将手搭在魏佳懿的大腿上,轻轻地抚摸了两下,脸上的神情愈发猥琐:“等过了今晚,我亲自送去你试镜都没问题。”

    魏佳懿看着他笑了笑不说话,李山政见魏佳懿没有拒绝自己的动作,心里一喜,觉得今晚的事成了,手下的动作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可是摸着摸着,李山政觉得有些不对劲啊,手感粗粗拉拉的不说,而且摸的的感觉不像是腿呢?

    李山政低下头往桌子下面看了一眼,顿时脸色煞白,全身所有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仿佛血液逆流一样让他觉得浑身冰冷。

    他的手压根就没落在魏佳懿的腿上,而是搭在了一满脸是血的男鬼身上。见他发现了自己,男鬼的头咔嚓扭成一百八十度,冲着他阴恻恻地笑。

    李山政吓的嗷的一声跳了起来,闭着眼睛倒退了几步,慌乱中还把桌子上的酒杯打翻了,满杯的白酒撒了他一身。

    桌上的人都被李山政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张岛最先反应过来起身过来扶住了李山政:“李总,你怎么了?”

    李山政脸色煞白浑身发颤地往桌下瞄了一眼,发现桌子下面空空的压根就没有什么鬼,仿佛刚才看到的都是错觉。

    张岛看着李山政魂不守舍的样子有些不放心:“李总,你真的没事吧?”

    李山政揉了揉眼睛,再往桌子底下看了一遍,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异样,难道自己是喝多了出现幻觉了?

    定了定心神,李山政这才发现自己浑身湿漉漉的全是酒味,尤其是□□的位置整片都湿了,知道的是撒了酒,不知道的还以为尿裤子了呢。

    张岛也发现了李山政的困窘,连忙走到门口嘱咐了服务员几句。不一会儿,服务员就提着一个纸袋子回来,里面装着从隔壁酒店一楼礼宾处买回来的衣服。

    李山政拍了拍张岛的肩膀,算是知了他这个人情,拎着纸袋转身出了房间。

    这家私人会所以私密性知名,每一个包间都有独立的走廊、电梯和洗手间。李山政看着空荡荡的走廊和昏黄的灯光,脑海里不由地又浮现出刚才看到的男鬼,心里多少有些胆怯。

    可听着包间里传来的魏佳懿说笑的声音,李山政觉得这时候回去叫张岛陪自己挺没面子,便硬着头皮一个人去了走廊尽头的卫生间。

    卫生间和走廊一样的昏暗氛围,一进去就是宽大的玻璃镜子。

    李山政将手提袋放到洗手台上,打开水笼头洗了把脸后,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扔在一边,等回头拿的时候他发现纸袋不见了。

    李山政头上的汗都下来了,他看了看台子上,又弯下腰看了下洗手台的底下,甚至连墙角都找了都没有。就在他放弃了,准备把脏衣服穿回去的时候,转过身来发现连自己的脏衣服都不见了。

    洗手间内依然是空无一人,连外面的走廊都静悄悄的没有人影。

    李山政汗毛再一次竖了起来,就在他准备夺门而出的时候,忽然里面卫生间的地方传来一个声音,似乎是纸袋子掉在地上的动静。

    虽然觉得不太对劲,但是李山政还是忍不住往里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了自己的纸袋在里面卫生间的地上。

    这事处处透着诡异,按照正常思维应该跑回包间找人。可此时的李山政浑身上下只有一个湿乎乎的小内裤,让他这么跑回去又觉得有些丢人。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走廊里忽然传来了脚步声,李山政以为是张岛出来找自己,顿时惊喜的探出头去往外看了一眼,可就这一眼让他觉得自己瞬间掉进了冰窟窿里。

    外面来的人压根不是张岛,而是之前自己在桌子底下见到的那个男鬼。

    男鬼一步一步朝洗手间走了过来,张岛吓的面色惨白,也顾不得卫生间里有什么了,转身就往里面冲,甚至进隔间的时候还不忘把纸袋子捡起来。

    将自己关在隔间里面,看着封闭狭小的空间,李山政总算松了口气。

    此时他脑袋里什么旖旎的念头都没有了,甚至有些后悔来这个鬼地方吃饭,怪不得这里看着就阴气森森的,原来是个鬼屋。

    李山政不由地有些烦张岛,要不是他牵的这个线,又找的这个鬼地方,他怎么可能遇到这么诡异的事。

    就在这时,隔间的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李山政立马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好在隔间的门是一通到底的,李山政也不用担心自己的脚被人看到,他只需要忍着不呼吸不动就可以了。

    脚步声围着卫生间转了一圈,可能男鬼的智商有些问题,他没有开隔间的门,在发现这里似乎没有人后,又踢里踏拉地走了。

    李山政静静地等了半天,见外面真没有动静后才松了一口气,打开纸袋把里面的裤子拿出来套上。就在他低头系裤子的时候,他眼睁睁地看着一双手突然出现并搭在了他的大腿上,紧接着那个眼熟的男鬼从隔间的板子里穿了进来,冲他咧嘴一笑:“刚才你摸我胳膊,现在轮到我摸你了!”

    李山政瞬间吓尿了,手忙脚乱地打开门就冲了出去,男鬼抹了把胳膊,骂了句脏话:“妈的,老子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回遇到敢摸我的。”

    “这话说的,好像你活着的时候被男人摸过似的。”一个趴在隔间天花板上的女鬼飘了下来,有些郁闷地说道:“你说这李山政是不是傻?我姿势都准备好了,你说他怎么就不抬头呢?”

    “他幸好没抬头,要是抬头肯定吓的光腚跑出去了,这么辣眼睛的画面贵妃娘娘可不愿意看。”男鬼抹了一把脸上的血:“不知道这色鬼死没死心?咱跟着过去看看热闹?”

    女鬼开心的一挥手:“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