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42章 第 42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仙凡娱乐公司的大手笔让很多刚出道的艺人都羡慕的红了眼, 也让很多一直想挖角的经纪公司有种挫败外的感觉。玄娉这种一看就能红的长相和身手让很多娱乐公司都对她很感兴趣, 也有一些公司仗着自己手里的资源试图拉拢玄娉和仙凡娱乐解约,可玄娉微博私信不回,电话不接,有执着的直接到现场去找, 玄娉也一口拒绝。为此这些经纪公司一直很纳闷,难道呆在仙凡娱乐这种小公司会比他们更有前途?单资源这一块仙凡娱乐公司就没法比。

    可万万没想到没有资源的仙凡娱乐公司居然能干出砸钱当金主爸爸给旗下艺人拍戏的事,他们这些娱乐公司虽然肯捧艺人, 但能为艺人砸出去这一笔钱的还真是寥寥无几, 单在钱这方面还真是干不过。

    挖不了玄娉,一些不甘心的娱乐公司将目光投到其他的艺人身上,这时魏佳懿被一些有心的人看中了。魏佳懿虽然不比玄娉和胡玲珑的惊为天人, 但在现在的娱乐权利也算是上等的长相了,况且她举手投足之间自带了一种贵气,这样的女艺人给她精心立个人设,肯定也能红起来。

    挖不动玄娉, 可挖角魏佳懿这些公司可是信心十足。仙凡娱乐公司只有三个女艺人, 玄娉和胡玲珑都在《上古之战》剧组, 而同为仙凡娱乐公司的女艺人,魏佳懿只在清宫戏里接了一个小角色,这心里能没有落差?

    只要他们趁虚而入,随意挑拨几句, 再加上手上的好资源, 不怕魏佳懿不心动。至于违约金, 这些公司也不担心,像魏佳懿这样一个还没有作品面世的新人,违约金也不会太高,帮着她赔偿的这点钱以后一年就赚回来了。

    这些经纪打好主意后就将事情安排给了公司里的经纪人,这些经纪人也都行动起来。挖角这种事不敢明目张胆的打电话,微博也不知道在公司手里还是个人使用也不敢直白的留言,只能在私信里拿资源为饵子想套魏佳懿的联系方式,还有神通广大的直接找到了魏佳懿所拍清宫戏的剧组,通过一些工作人员还真拿到了魏佳懿的手机号。

    此时魏佳懿正和公司其他的艺人一起正在上陈大河老师的表演课,对于魏佳懿的人物把握,陈大河给了十分高的评价,说她天生就是吃演员这碗饭的,是个天赋选手。

    魏佳懿在演贵妃一角时,导演评价她把握住了角色的灵魂,人物塑造的十分完美,并给了演技超群的超高评价。可魏佳懿心里知道,她能把一个清宫贵妃演的这么好,是因为她生前就是乾隆的妃子。

    几百年她的她美貌出众,人也聪明,即便包衣奴才的身份也无法掩盖其光芒,被乾隆看中封为贵人,同年就封为嫔,三年后被封为了妃,并赐了有美好之意的“令”为封号。之后贵妃、皇贵妃,她的位份就像开了挂一样一路晋升,在所生的儿子被立为皇储后直接达到了人生巅峰。

    虽然生前没有成为皇后,但是丧葬的依仗的规格却不亚于皇后,陪葬品里也有东珠的饰品。她一辈子所穿过的衣服、所有的首饰、所用过的物品也跟着她一并入了陵墓。

    活了一辈子,从包衣到贵妃,死后还被尊为皇后,还生了一个皇帝儿子,若说没有心机那是不可能的。在宫中的那三十年,她步步为营,靠着聪慧和智谋,最终不但保全了自己,还把儿子送上了权利的巅峰。

    她会演宫斗戏,因为这就是她曾经的生活,已经深入魂魄里擦也擦不掉。曾经她经历的宫斗,比电视剧里演的更加惊心动魄,这些演员里谁也不会比她更了解伴君如伴虎的含义,也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当时的宫廷生活是怎样的。

    她当过卑微的包衣,当过依附在别人身边的小小贵人,嫔、妃、贵妃、皇贵妃这些位份她也都拥有过。那些年的心路历程也历历在目,相爱相杀的那些人也都一直在她的记忆里。

    别说让她演一个贵妃了,就是让她演一个宫女她都能演的栩栩如生,毕竟这些曾是她的生活。在宫里生活三十年,她学的最好的一件事就是演戏。

    这样勾心斗角的生活是她最腻歪也最厌弃的,所以她死后不愿意投胎,不想在为活着而勾心斗角。反正守着一陵墓的陪葬品,她即使当鬼也是最舒坦的鬼。

    自自在在的在世间游荡了几百年,看到过无数悲欢离合的故事,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都见过。她对塑造人物性格这块还真的觉得手到擒来,没什么能发愁的。不过她欠缺的是一些演戏的小技巧,陈大河在上课的时候会额外单独提点她一些。

    上完了课,陈大河一挥手带着几个人去灶大爷那吃点心,魏佳懿从口袋里掏出一直震动的手机,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而且已经锲而不舍的打了十几个电话了。

    魏佳懿接通电话,那边听到声音总算是松了口气,立马热情的自报家门,自称是乐星娱乐的经纪人张岛,想和她见面聊聊。

    听话听音,魏佳懿不是申文睿那种傻白甜,一听这话就明白对方的意思,当即笑了笑:“不必麻烦了,我不打算离开仙凡娱乐。”

    张岛没想到魏佳懿这么直白,不由地愣了一下,就在魏佳懿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张岛回过神来,立马:“等一下,虽然我确实很想挖你,不过这次联系你还真不是这个事,我联系你是有一个戏想介绍给你。是张峰导演的都市爱情剧,男女主角都定下来了,都是一线的大咖。现在有个女三号的角色还没人选,我看了剧本觉得魏小姐特别合适这个角色。”

    魏佳懿笑了:“乐星也是国内有名的娱乐公司了,旗下演员很多,新人也不少,有这样的角色你不给自家艺人却送到我头上,你觉得我信吗?”

    张岛连忙说道:“在这个圈里朋友多了好办事嘛,我看中了魏小姐的潜力,你就当我是为了结善缘。不瞒你说,这个角色的投资商我刚好认识,要不然我还真不敢把这样的资源送到魏小姐手上。”

    魏佳懿走到窗边看着院子里的鲜花,神色慵懒地问道:“无功不受禄,给我个角色,就只结个善缘这么简单?”

    “还就是这么简单,而且这角色我也不敢保证说肯定是魏小姐的,但是我可以让资方送你去试镜,我相信凭借魏小姐的人品才华,肯定能顺利拿下角色的。”张岛顿了顿,见魏佳懿没有立即拒绝,试探着问道:“魏小姐不信的话,我可以把剧本发给你,再替你约资方一起吃个饭,我们见上一面,聊聊角色的事。”

    魏佳懿轻笑了一声:“行啊,你把剧本发来我看看吧。”

    张岛见魏佳懿松口了,趁机提出了加微信的请求,还美其名曰方便交流。

    魏佳懿还真想看看这张岛想玩什么迂回战术,便痛快的答应了,反正即便是张岛耍什么花招,她也不担心。她一个几百年的老鬼,难道还怕一个普通人不成。

    加了微信,魏佳懿把自己的邮箱发了过去,很快张岛把剧本发来了,还贴心的附带了女三号的人物介绍。

    这是一个都市职场言情剧,女三号是女主的闺蜜,在女主无助柔弱受伤的时候都义无反顾的支持她,是个非常讨喜的角色。

    魏佳懿又上微博搜了一下这部戏的宣传,导演是有名的都市剧导演,演员也确实是张岛说的一线大咖,像她这样刚刚出演了一部戏还没有上映的女演员来说,这个女三的角色确实算是一个好资源。

    可魏佳懿活着的时候是在宫斗中笑到最后的人,死了就看了几百年的人生百态,要说张岛什么都不求,只为了个善缘就愿意将这个角色给她,她是一点都不相信。

    张岛估摸着魏佳懿看完了人物介绍,适时的从微信发来了消息:“不知这个资源魏小姐是否满意,若是觉得感兴趣,我可以邀请投资方一起坐坐,给魏小姐安排试镜。”

    魏佳懿动了动手机,回了一条信息:“不能直接试镜吗?”

    张岛回了个微笑的表情:“魏小姐刚出道可能还不了解演艺圈的一些规矩,这个剧组演员选角已经结束了,女三的演员正好意外骨折了才将这个角色空了出来。导演不想为了一个女三的角色大规模选角了,打算就找几个熟悉的演员试下镜,合适就定下来。这时候资方推荐过去的演员导演肯定更重视,拿到角色的机会更大。魏小姐得和资方见一见,让资方觉得合适才能推荐呀。”

    魏佳懿意味深长地笑了:“张先生可真是会打算盘呀,拿资方在我这里做人情,转头是不是又拿我在资方那里做人情啊?”

    张岛尴尬地笑了笑:“没有没有,我是真的仰慕魏小姐的风采想借机见见你,真的没有旁的心思。”

    “那好吧。”魏佳懿欣赏了一下自己被修剪的十分完美地指甲,漫不经心地说道:“把时间和地点给我一下,我会准时赴约的。”

    “得咧,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张岛喜不自禁地说道:“我这就安排,等订好了发消息给魏小姐。”

    看到这条消息,魏佳懿微微一笑,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刚准备出去就见李小小推门进来了:“都下课了还在这里干嘛?出来吃点心呀!有你最爱的蟹黄酥。”

    “刚才接了个电话。”魏佳懿直接把手机拿出来打开张岛的微信给李小小看:“乐星娱乐的一个经纪人,说给我介绍个资源。”

    李小小虽然刚入行没几个月,但也不会天真的以为有天上掉馅饼这种好事,一看到两人对话立马警惕地问道:“他想干嘛?不会想让资方潜规则你吧?”

    “两边卖人情罢了,资方若是同意这种见面,肯定没怀好心思,不过第一次见面应该不敢明目张胆。”魏佳懿看向李小小:“我想去见见。”

    “不行!”李小小立马拒绝了:“你明知道这个张岛和资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何必去冒这个险。咱虽然现在名气不大没有资源,但等你参演的电视剧上映以后,你的片约肯定会源源不断的。”

    魏佳懿撒娇地搂住了李小小的胳膊,一边摇着晃着一边说道:“我对这个戏真的挺感兴趣的,女三这个角色敢爱敢恨,没有什么心机,但能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我很想尝试一下这个角色。刚才我查了下新闻,这个张岛虽然心思不纯,但是他说的现在剧组不大规模选角,只从熟悉的演员里选女三这件事是真的。我们和这个导演没什么交情,若是想试镜,估计只有走资方那个渠道。”

    李小小依然摇了摇头:“若是资方对你动手动脚提无理要求怎么办?”

    魏佳懿轻笑了一声,抬手捏了捏李小小的脸蛋:“我的小老板,咱们公司有普通人吗?就算是资方想占我便宜,也得看他有没有那个胆子享受。你放心,若是没有底气,我是不会这么轻易答应的。”

    李小小见魏佳懿主意已定,只能退了一步:“你要是非去也行,我陪你一起去,要不然我不放心。”

    魏佳懿无奈地点了点头:“我这一个人去还省个车票钱,咱俩人一起去就得做高铁,两人来回两千块钱呢!”

    李小小拍了拍胸膛:“放心,这钱我报销,高铁让还允许你吃个盒饭。”

    魏佳懿无语地看着她:“谢谢你啊!”

    李小小灿烂一笑:“不客气。”

    也不知道张岛是急着讨好资方还是急着拉拢魏佳懿,这事办的特别速度,当天下午就给魏佳懿回了信息,把时间约在了第二天的晚上,地点定在了一家只接待会员的私房餐厅。知道魏佳懿本人不在帝都居住,还特别贴心的订了私房餐厅旁边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套间。

    翌日一早,李小小订了高铁票带着魏佳懿直奔帝都,到了下午三点左右才到酒店,刚办理了入住张岛的电话就打进来了,嘘寒问暖的问候了一番,还别有用心的叮嘱魏佳懿要好好泡个澡放松一下,晚上好有精神应酬资方。

    魏佳懿应付了几句就挂了手机,看时间离晚上约好的吃饭时间还有四个小时,李小小倒在床上准备补个午觉,魏佳懿则借口洗澡进了浴室,只见她身影逐渐变得透明,几秒钟后消失在浴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