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38章 第 38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李小小觉得自己实在是跟不上陈大河的思路, 不过好在他不执拗着非得交伙食费了,要不然自己还真不好意思。

    土大爷在旁边一摆手:“先去房间里放行李,冲个凉, 然后出来吃饭。今天公司终于有四个人了,老灶可开心了,终于可以多做几个菜了。”

    说到房间, 申文睿连忙问道:“陈老师住哪个院啊?我房间旁边有个空屋子。”

    土大爷白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吐槽道:“白天教你不知道得生多少气,晚上还要和你做邻居。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啊, 还能不能让人活了?”

    申文睿脸上露出了无辜的表情, 似乎有点想不明白自己为啥会惹陈大河生气。

    土大爷一摆手, 转头和陈大河说道:“我和老灶住一个院子,你要不和我们住一起?”

    “行啊!”陈大河挺高兴的:“咱们都是老年人, 住一起也有话说, 比跟年轻人在一起强。”

    李小小转头看了看快到三千岁的“年轻人”, 脸上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

    自从知道了土大爷的神仙身份后, 李小小就不再担心房间打扫的问题,那绝对收拾的利利索索一尘不染的。

    两位大爷的院子正房被分隔成三套, 剩下的那套一直空着,便把陈大河安排到了里面。

    土大爷特别热情的拉开门将人请了进去,陈大河进屋后环视了一圈室内,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坐北朝南的屋子, 阳光洒满了整个房间。屋子没有什么特别的装修, 只是刷了白墙铺了地砖, 那地砖看起来还是仿古的样式,和整座宅子看起来特别相配。

    古宅外加中式园林的房子,家具自然也用的是中式的,一进门是中式的厅堂,左边用博古架隔着,里面是书房,右边有屏风挡着,里面是卧室。

    陈大河一进门就站住了,看着正面墙壁上的画,看着屋里的摆设家具,有一种穿越了时空的感觉。

    “这边是书房。”土大爷领着陈大河绕过博古架到了西边的房间,只见窗下摆着一张榻,榻上有小方桌。挨着榻的位置是一排书架,上面摆着满满的书,打眼一扫,有古籍也有现代图书,种类繁多的让人眼花缭乱。

    书架的前面一米的地方摆了一张书桌,书桌上有笔墨纸砚,也有钢笔圆珠笔和笔记本,甚至还摆了一台最新款的笔记本电脑。

    土大爷美滋滋的说道:“你来的正是时候,我们公司前几天刚直播了一场,用粉丝们打赏的钱买了一批笔记本电脑和电视。你要是早来两个月,我们公司都没这条件。”

    陈大河一言难尽地看了眼土大爷:要是不知道你们卖的零碎东西价值多少钱我就真信了。

    “这边是卧室,知道你要来,床上的被褥都是新的,保证你睡着舒服。卫生间在这里……”土大爷走到卧室角落推开一扇不起眼的门,陈大河跟着过去看了一眼,里面连浴盆都是纯木打造的,上面还写了四个大字:康熙浴桶。

    陈大河:“………………”

    ***

    冲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陈大河推门出来,按照土大爷之前告诉的路往花园的凉亭里来。仙凡娱乐公司夏天吃饭大多数是在外面,院子里、凉亭里、菜地里……总之,哪里有阴凉的树荫哪里就有仙凡娱乐公司的餐桌。

    陈大河手里摇着一把大蒲扇,一边摇着扇子一边欣赏着周围的花草,小风吹过带来一丝凉风,简直没有什么比这更惬意的事情了。

    花园虽大,但毕竟是自家的园子,绕来绕去总能找到地方。

    饭菜已经摆好了,为了欢迎陈大河,灶大爷还特意准备了一坛子不知道封了多少年的酒。

    土大爷和陈大河已经见过面了,灶大爷又是自来熟,几句话就打消了彼此之间的隔阂,等围着桌子坐下来的时候陈大河已经管他叫灶大哥了,还兴致勃勃的问道:“灶大哥,你这姓有点怪啊?是百家姓里的吗?”

    灶大爷笑着说道:“我原来是姓张的,可很多人不知道我叫什么,只知道我上灶厉害,就管我叫灶公。索性我就以灶为姓,这就和现在一些明星一样,算是艺名吧。”

    陈大河哈哈笑道:“灶大哥可真幽默。”

    灶大爷把旁边的酒坛子提了起来,问陈大河:“能喝两杯吗?”

    陈大河叹了口气:“以前倒是挺能喝,现在身体不太好,一顿只能喝二两。”

    “你先尝尝我的酒再说,”灶大爷将封坛子的黄泥拍掉,掀开盖子,一股浓郁的酒香飘了出来。

    陈大河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

    李小小接过酒坛子给三位大爷各倒了一杯,申文睿端着杯子眼巴巴的想要。

    李小小琢磨沈文睿好歹也是快三千年的人参了,喝点酒也没什么,便也给他到了一杯。

    陈大河端起酒杯轻轻的闻了闻,发现这酒除了让人垂涎欲滴的酒香以外,还有一丝丝的药香。

    陈大河有些意外的问了一句:“这是药酒吗”

    “还真是好鼻子。”灶大爷笑了一声:“当初酿这酒时放了几味药,最是补气滋养的,要不是知道你身体不好,这酒估计还存着呢。”

    申文睿一听眼睛就亮了:“能让灶大爷用来酿酒的药材肯定不赖,我一会多喝几杯。”

    灶大爷笑着看了他一眼:“是不赖,比你还强些。”

    申文睿嘿嘿一笑假装没听懂,端起酒杯和三个大爷碰杯后一饮而尽,喝完咂了咂嘴,加了声好酒。

    陈大河年轻时候没少喝酒,现在年纪大了,身体又做了手术,格外注重养生。这些年除了偶尔喝些药酒以外,其他的酒基本上没碰过。

    今天刚到仙凡娱乐公司,再加上灶大爷说这是尘封了多年的药酒,陈大河自然要尝一尝。不过他不敢像申文睿似的一饮而尽,而是用嘴唇小小的抿了一口。

    醇香的酒液从味蕾上滑过,顺着喉咙缓缓流下,没有辛辣的口感、没有灼热的刺激,只留下让人难以忘怀的酒香和让五脏六腑都润贴的舒适感。

    陈大河惊喜的挑了挑眉:“这酒喝着好舒服。”

    灶大爷笑了:“我就说嘛,我这酒你不会舍得只喝一杯的,不过我也不会让你贪杯,一次最多给你四两。”接着灶大爷转头问喝桂花露的李小小:“你真的不尝尝吗?”

    李小小摇了摇头,虽然她知道连灶大爷都说好的药酒肯定是仙酒级别,可她一个连吃醉蟹都能吃醉的人,实在是不太想再重温喝醉的感觉了。

    尝了酒,也得尝尝灶大爷做的菜,陈大河早就注意到桌子上有几盘菜是拿盖子扣着,他有些好奇的问道:“这盖着的是什么菜?”

    灶大爷捋着胡子笑了:“陈老师以后要在我们仙凡娱乐公司住下了,我们都希望你能把这当家一样,住的踏踏实实舒舒服服的,所以这几道菜是特意为你准备的,你可以掀开看看。”

    陈大河一听这话更好奇了,他随手掀开一个离自己最近的盖子,里面是一盘简简单单冬笋炒肉,冬笋是市面上常见的泡发冬笋,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李小小看到这道菜有些纳闷了,公司可是有土大爷这种神仙人物的,别看现在是大夏天,可真想吃冬笋的话土大爷分分钟能给你种出一堆新鲜美味的冬笋来。像灶大爷这种对食材这么挑剔的人,怎么会用泡发的竹笋炒菜呢?况且这菜的品相看着一般,实在不像是灶大爷的做菜水准。

    在李小小看来十分普通的菜却看愣了陈大河,他盯着眼前这盘菜足足看了一分钟,才缓缓地说道:“冬笋炒肉,这是我在梦里经常吃的一道菜。”

    李小小一听就明白了,原来这是灶大爷特意给陈大河准备的家乡味道。

    看着眼前的冬笋,陈大河缓缓说道:“在我们老家,无论是红白喜事还是老人过寿,这做大席都是有讲究的,首先上菜就有上菜的顺序,一鸡二笋三汤四肉,这笋就是第二道端到桌子上的大菜。不仅做大席,逢年过节这笋也少不了,它在我们那就像是北方的饺子一样,有十分特殊的意义。

    印象里,我母亲的手艺特别好,谁家办事都愿意请她去帮忙,她做的最好的一道菜就是冬笋炒肉。虽然就像这盘菜似的卖相不是特别好,但是味道却是十分的鲜美。

    我父母在我十八岁那年去世,我也背井离乡一个人出去打拼,在那以后冬笋炒肉就成了我记忆中的味道。后来我有了自己的家,再后来我成名了,大鱼大肉我可以随便吃,但我却经常想起这道竹笋炒肉。可惜的是,无论我上多高档的饭店,无论我换口碑多么好的保姆阿姨,哪怕我就是请了我们老家当地的厨师,他们都做不出我印象中的那个味道。”

    灶大爷笑了:“那今天尝尝我做的这道菜味道如何。”

    陈大河夹起一筷子的冬笋放在嘴里嚼了几口,眼睛忽然睁大了,他不敢置信的将嘴里的菜咽了下去,再夹了一筷子,眼圈慢慢的红了起来:“和我妈做的味道一模一样。”

    灶大爷笑了:“听说你要来以后我就特意查了下你是哪里的人,知道你们老家习惯吃这个就试着做了做,没想到味道居然不差。”

    陈大河连连点头:“这么多年,你做的竹笋和我妈做的味道是最像的。”

    灶大爷点了点第二个盖子:“再看看这个。”

    陈大河掀开一看,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素炒豆芽,他一尝味道就笑了:“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穷,吃不起别的菜,食堂里就这个盐炒豆芽又便宜又好吃。”

    “这道菜是师娘的拿手菜……”

    “…………”

    盖着的五盘菜每盘都能让陈大河在记忆里找到影子,他一边吃一边絮絮叨叨讲以前的经历,灶大爷和土大爷都笑着听他说,时不时的举起酒杯和他碰一下。

    眼看着两杯酒都喝完了,陈大河意犹未尽地恳求道:“今天我太高兴了,再让我多喝一杯吧。”

    灶大爷打量了下陈大河的脸色,觉得问题不大,随手又去拿酒坛子。可酒坛子一入手灶大爷就发现不对了:“这坛子怎么这么轻了。”

    李小小伸头往坛子里看了一眼,满满一坛子的酒剩下了不到一半。

    三个大爷都是一起碰杯一起喝的,连倒酒都是一起,反而是一口闷掉一杯的申文睿一直没什么动静。

    李小小立马转头朝申文睿看了过去,似乎察觉到了她的目光,申文睿回过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那迷离的小眼神一看就知道是喝多了。

    李小小纳闷了,也没见这孩子倒酒啊,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喝醉了的。等灶大爷把酒坛子放回原处的时候,李小小留神往桌下看了一眼,只见申文睿腿上一根汗毛变成了一根长长的参须,一直伸到了酒坛子里面……

    看着捧着脸傻笑的申文睿,李小小都无语了,不愧是植物成精啊,有根就能吸收是吧。

    李小小把手机拿到桌子下面偷摸的拍了张照片发到了公司的微信群里,还在影视基地的红孩儿第一个笑喷了:“申文睿长出息了,居然敢这么偷摸喝酒,不怕喝醉了现原形啊。”

    胡玲珑:“我看快了!”

    啥?喝醉了还会现原形?

    李小小的汗瞬间就下来了,赶紧朝土大爷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朝桌子下面看。

    土大爷接到暗示后往桌子下面瞅了一眼后立马假装把筷子拂到地上,然后弯腰下去捡。李小小也跟着往桌子底下看,只见土大爷直接伸手将申文睿的这根参须拽了下来。

    申文睿嗷的一声蹦了起来,把正沉浸在往事里的陈大河吓了一跳:“怎么了这是?”

    “没事,他喝醉了。”土大爷从桌子下面出来,将那根参须拍在了桌子上:“老灶,晚上就做人参炖鸡得了。”

    申文睿委屈巴巴地看着那根参须,眼圈快速泛红,一副要哭的模样:“薅头发就算了,怎么还拔人家的腿毛呢?”

    李小小立马起身捂住了申文睿的嘴,朝一头雾水的陈大河讪笑道:“我们家这孩子酒量不行,一杯就倒了,我先送他回去休息。”

    陈大河点了点头:“这段时间拍戏也累了,让他回去睡一觉,休息好了明天好上课。”

    李小小连忙应了一声,拽起申文睿就往外走。好在申文睿还挺乖,即使喝醉了也挺听话,乖乖的被李小小扯着,丝毫不挣扎。

    李小小一边走一边往回看,见陈大河又开始和两位大爷聊天,似乎没发现什么异样,这才松了口气。走出了花园,李小小转过头准备教育一下不省心的人参精时,瞬间被眼前的申文睿惊住了。

    只见申文睿黑色的头发已经开始变色,就像新染了杂草色似的,莫名的还有萌。

    李小小:“…………”

    花园里,灶大爷和土大爷的耳朵同时动了动,听到了远处李小小的怒吼:“申文睿,信不信我这就把你切片泡酒!!!”

    申文睿:“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