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36章 第 36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陈大河一连让申文睿尝试了几个不同的人物后发现了一个坑爹的事实, 这孩子压根就没有演技。想到申文睿刚杀青的角色, 陈大河都有些好奇了,这角色到底能傻成啥样能让申文睿顺利杀青啊。

    看着陈大河一言难尽的表情, 李小小生怕他后悔, 连忙解释道:“陈老师, 申文睿只是以往生活的环境很单纯,社会阅历也比较少, 其实人还是很聪明的。”

    申文睿认同的点了点头:“对, 我真的挺聪明的。

    陈大河长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这人参买的可真不容易,指不定晚年都得搭进去。

    “是这样的, 我之前是打算看看申文睿的情况,然后给他推荐一个合适的老师。可现在看, 这孩子就没演技可言啊, 真的是一点基础都没有。”陈大河一言难尽地摇了摇头:“说实话,申文睿能在这种情况下接到这部戏真的是运气很好,赶巧有这样一个角色, 否则李导还真的看不上他。”

    “我一直以来运气都挺好的。”申文睿摸了摸脑袋, 笑的特别的开心:“要不然我也进不了仙凡娱乐公司啊, 当初我们竞争可激烈了, 可以说是万里抽一啊。”

    李小小偷偷伸手掐了一下申文睿, 暗示他把嘴闭上, 免得把仙凡娱乐公司靠抽签选艺人的事情给暴露出去。

    申文睿倒是很听话, 接到李小小的暗示后立马闭上了嘴乖巧的坐在一边, 一看就是一个乖乖的好学生。

    李小小轻咳了两声,解释道:“文睿他以前一直在老家生活。他的老家很偏,在大山深处,与世无争,给您的人参也是他从老家带出来的。也就是那样远离人烟的地方,才能挖出这么年代久远的野山参了。”

    陈大河闻言点了点头,他这些年没少吃人参,对于野山参的现状也有所了解。正如李小小所说,也就是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可能还存在这种真正上了年份的野山参,像很多采参人能踏足的地方,连百年的野参都不好找了。

    李小小继续说道:“文睿虽然学历不高,但是认字什么的都没问题的,而且他对中医也有所涉猎。他也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喜欢演戏,只要能有好老师教他,我想他的演技一定会有很大进步的。”

    申文睿忍不住跟着点了点头,作为一味中药药材,他可不是对中医十分了解嘛。

    陈大河笑了:“李总不用更担心,刚才我的话没说完。申文睿的情况比较特殊,得给他专门找个老师从零基础教他,很多有能耐的老师不太喜欢带这样的学生,因为太耗神也太耗时了。可找个普通的老师给他,我又不安心。就像你说的,现在的申文睿心思简单,他就像一张白纸一样,好的画家能在上面画出巨作;可若是画手的水平有限,反而糟蹋了这张画纸。”

    “按理说,申文睿若是真喜欢表演,应该考电影学院或者戏剧学院,正儿八经的从表演基础系统学起,不过咱也考虑现实情况,大山里的孩子走出来就不容易,考学可能对他们来说更难。这样,若是你们不嫌弃我年老体弱,我愿意亲自教他。”

    “真的?”李小小猛的站起来,险些被从天而降的这个大馅饼给砸晕了!

    陈大河,赫赫有名的老戏骨,国家一级演员,表演学院的大学教授和博导,一生不知道带出来多少影帝影后,现在活跃在荧屏和电视上的很多一线演员见了他都得叫他一声老师。

    本来以为陈大河能给推荐个好老师就是很幸运的事了,可没想到陈大河居然亲口说他愿意教申文睿!还是一对一教学,这按过去的说法申文睿就是陈大河的关门弟子啊。

    不得不说,申文睿真的是福缘深厚啊,出来拍个小角色居然遇到了这么大的机缘,以后在影视圈里,就是看在陈大河的面子上,很多导演和演员都会给申文睿一些面子的。

    真是傻人有傻福啊!

    看着李小小狂喜的样子,陈大河笑了笑,转头问旁边不吭声的申文睿:“你觉得怎么样?愿意让我当你的老师吗?”

    申文睿记得李小小让他闭嘴的嘱咐,立马抬眼看了下李小小。

    李小小哭笑不得:“说话啊,陈老师问你呢!”

    申文睿喘了口气,开心的点了点头:“我愿意啊,感觉陈老师人很好,我愿意给你当学生。”

    “那行吧,这事就这么定了。”陈大河一拍大腿,又想起一件事来:“对了,申文睿这部戏杀青以后还接没接别的戏啊?上什么课都讲究一个连贯性,最忌讳三天打鱼两年晒网。”

    李小小立马说道:“本来有几个角色要去试镜,不过现在申文睿有幸遇到了您,我想还是把这些试镜都推掉比较好。不管是一年两年还是三年,什么时候您觉得他能出徒了,我什么时候再给他接戏。”

    陈大河有些意外的看了李小小一眼:“没想到你年纪不大,对艺人却挺爱护的。很多娱乐公司对刚出道的新人恨不得把他们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榨干净了,同意让演员几年不接戏专注学习的还是挺少几年的。”

    李小小立马说道:“我们公司比较特殊,凡事以艺人的想法为主,赚不赚钱是次要的。”

    陈大河听到这话笑了笑却不当真,这个李小小确实对公司的艺人比较好,可说公司不以赚钱为主他可不信,不赚钱开公司干嘛呢?

    看看身边申文睿一副不知道愁的样子,陈大河反而替他不放心起来,接着问李小小:“申文睿不拍戏的这两年,他有收入吗?”

    “有的。”李小小掰着指头给陈大河算:“首先我们公司包吃包住,无论是电子设备还是生活用品日用百货,需要的东西全部由公司买单,即使申文睿不接戏不上综艺他也衣食无忧。另外,我们公司每隔几天有一次直播,直播打赏是全部分给艺人和员工的,公司不抽成。此外,我们公司偶尔也会卖些零碎的小玩意,赚的钱也会拿出一部分给艺人零花,总之他们的经济是什么问题的。”

    听着好像还挺不错,不过最关键的地方李小小可没说。

    陈大河意味深长的看着他:“那你们签的经纪约对艺人拍戏、综艺、广告的分成是怎么定的?”

    李小小伸出手比了个七的手势:“七三分。”

    陈大河点了点头,艺人拿三成虽然不对,但很多公司给新人才两成,仙凡娱乐公司虽然不算特别厚道,但也不算特别抠。不过陈大河是个护犊子的人,难免想给徒弟壮壮腰,正准备冷哼一声的时候,就听李小小说道:“公司拿三成,艺人拿七成。”

    陈大河这回真的意外了,惊讶的看着李小小:“给艺人七成,那你开公司图什么呢?”

    这个问题李小小还真不知道,公司也不是她开的,合同也不是她签的,这个负责人都是她稀里糊涂当上的。不过想想刚到公司时,公司连空调都没有,现在电视也买上了,洗衣机也用上了,每个房间都有一个空调。在公司有会美食的灶大爷,有可爱的土大爷,还有漂亮的小哥哥小姐姐,人生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李小小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们图快乐!”

    陈大河:“…………”

    怪不得能签申文睿这么傻的员工,合着这老板看起来也不太聪明啊!自己的徒弟在这样的公司里,还真不担心被欺负了。

    陈大河欣慰的拍了拍申文睿的肩膀,嗯,傻人有傻福!

    *

    重要的部分聊完了,在哪里教学也是个问题。

    陈大河首先冒出来的想法是带申文睿回家,可一想到妻子王馥云他立马歇了这个念头。刚刚撵走的王圣贺是王馥云的一个表亲,当初把王圣贺送到他身边的时候是想让他教教王圣贺表演,顺便再给他推荐给一些导演。

    可陈大河觉得王圣贺在表演上没什么天赋,而且小心思太多,一看就不是太喜欢。可妻子的面子得给,陈大河就让王圣贺给自己当生活助理,愿意干就在自己身边呆着,不愿意干随时走人就可以,看在妻子的份上,给的工资也比同类的助理高很多。

    陈大河觉得自己做的挺够意思了,可王圣贺不太知足,小聪明小动作越来越过分,这次人参的事彻底让陈大河生气了,他直接撵走了王圣贺。

    可人走了,麻烦却大了,自己撵走了妻子的亲戚挂断了妻子的电话,若是再带个学生回家,媳妇肯定没好脸。自己被吵两句骂两句没什么,可他不想让申文睿这样心思简单的孩子被自己连累。这教学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住在家里天天难免要看妻子的脸色,万一给这单纯的傻孩子整出心理阴影来可怎么整。

    想到这,陈大河用关节敲了敲沙发背,缓缓地说道:“既然申文睿要和我学表演,就让他跟着我吧。这两天我找个环境宜人又安静的地方租套房子,带着文睿搬过去。”

    申文睿特别热情的邀请道:“要是找环境优美又安静的地方何必租房子啊,来我们公司不就得了。我们公司特别大,空房间也多,随便住就行。”

    陈大河摇了摇头:“住在公司里还是不太方面,人来人往的吵吵嚷嚷的。我就想在有山有水的地方租个僻静的小院,我能踏实教书,你也能踏实的跟我学。”

    “这不是巧了,我们公司正好有大院子,后面就是山,旁边就是河,周围有一片茂盛的竹林,不经过我们家土大爷同意,外人都进不来。”申文睿掏出手机给陈大河看视频:“这是我们公司,您看喜欢不?这是我们公司前一阵发网上的直播预告里的航拍镜头,我们公司的土大爷亲自拍的。”

    李小小后知后觉的终于明白土大爷的航拍镜头是怎么拍出来的了,当初她还纳闷呢,也没有专业的无人机到底是咋拍的这么好的,难道是把摄像头挂风筝上了?

    现在她算明白了,哪儿用的着无人机啊,土大爷自己飞着就把无人机的活给干了。

    陈大河一看这航拍镜头也心动了,这漂亮的古宅一看就有历史的沉淀,中式的宅院里有假山有池塘有花有草,院子后面有生机盎然的菜园,周围是漂亮的竹林,远处是巍峨的山峰和清澈的河流……

    这简直是他梦境里的奢求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PLUS版啊。

    陈大河登时乐的只见牙齿不见眼睛,还客气的征询李小小的意见:“李总你看方便吗?”

    李小小心里都无奈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能说不方便吗?其实这事若是发生在一个月前,她不仅高兴,还会敲锣打鼓的欢迎。可现在他知道自家的土大爷灶大爷是两个神仙,申文睿是人参精,其他的还不知道是什么物种,还真有些不敢往回带人,万一自己员工露馅了呢。

    趁着陈大河回房间收拾行李,李小小立马掏出手机在微信群里@了所有人:“给申文睿请了一个教表演的老师,这位老师很知名也有能能力,是著名的教授。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申文睿邀请这位陈老师回公司去住。”

    土大爷:“来呗,正好空房间挺多的。”

    灶大爷:“多一双筷子而已,不叫事。”

    牛红海:“我也要跟着学表演。”

    范无咎:“没意见。”

    玄娉:“可以!”

    既然大家都纷纷表态了,李小小一口气松了一半,还有另一半依然悬在胸口……

    “这老师叫陈大河,七十来岁的人了,身体不大好。来公司以后,想学表演的跟着学,但咱可说好了,行为举止可悠着点,别吓着人家老人家。土大爷,下回您上房的时候可看准了,别再掉下来砸地里去。”

    土大爷发了个心虚的表情:“就掉下来一次被你看到了。你放心,等我下次上房的时候肯定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会让陈老师发现的。”

    李小小:“………………”

    合着以后还得上房,行吧,安正您老都能航拍呢,上个房也没啥让人担心的。

    李小小:“范无咎,你以后若是要抓鬼之类的避着点人,别把人家陈老师吓过去。”

    范无咎发了个OK的手势。

    李小小:“申文睿,你和陈老师接触的时间会最多,你说话做事小心点,若是暴露了公司的秘密我就把你这个人参精切片送给陈老师!”

    灶大爷:“哈哈哈,这么说申文睿暴露了?小小,你咋知道申文睿是人参精的。”

    李小小:“他在我面前薅下来一根头发。”

    瞬间,整整齐齐的省略号刷满了整个屏幕。

    最后土大爷痛心疾首的总结:“这暴露的也太轻而易举了,一点都不随我。”

    灶大爷:“你从房顶上掉下来也没好哪儿去。我怀疑申文睿不聪明和土壤有很大关系,肯定缺一些微量元素之类的。”

    土大爷发了个表情把这句话顶上去,假装没看到。

    李小小继续说道:“还有灶大爷……”

    灶大爷立马说道:“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会做饭的老头,我没什么暴露的。”

    李小小:“行吧,总而言之,就假装我们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娱乐公司!”

    灶大爷:“放心,我们公司相当的普通!”

    ****

    陈大河收拾好行李退了房,跟着李小小上了出租车后坐高铁,下了高铁后又坐出租车。看着狭小的车内空间,陈大河忍不住问道:“李总,你们公司没有自己的车吗?”

    李小小点了点头:“我们公司暂时还不需要车。”

    陈大河秒懂的点了点头,这意思就是没钱买车呗。果然别人开公司是为了赚钱,仙凡娱乐公司是为了快乐,这小老板还真挺和正常人不一样的。

    出租车停到了荒凉的马路上,陈大河下车往周围一看,别说这里还真肃静,别说人影了,连鬼影都看不见。

    申文睿从后备箱里把行李箱搬了出来,领着陈大河上了小路后往前一指:“陈老师你看,我们仙凡娱乐公司就在小路的尽头。”

    陈大河闻言抬头一看,古宅的一角在郁郁葱葱的竹林的遮挡下若隐若现,若不是申文睿指了一下,他还真看不到。

    小路大概有三四百米,越走古宅看的越清晰。几分钟后,陈大河已经看到古宅门口挂着的“仙凡娱乐公司”的匾额了。

    陈大河脸上露出了赞叹的神色:“用这种的古宅当娱乐公司的办公地点,李总真的是很有意境的一个人。怪不得你说开公司不为赚钱,在这种地方生活工作心态肯定很平和,什么名啊利啊都是浮云了。”

    李小小干巴巴地笑道:“其实我们公司的艺人还都挺想红的。”

    申文睿认同的点了点头:“可以不要利,名必须得有。”

    陈大河笑着看了他一眼:“你还真是直白。”

    申文睿长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几分忧伤的神色:“为了出名我真的是什么都豁出去了。老师不知道当初我有一头漂亮完美的秀发的,就是为了出道,硬生生的把头发给剪成这样的。”

    陈大河抬头看了一眼申文睿的头发,比寸头略微长一些,正是时下男孩子最喜欢的发型,精精神神的非常好看。

    陈大河有些纳闷:“这发型不挺好的吗?”

    申文睿摸了摸短短的头发,忧伤的叹了口气,一想到自己的悲伤无人能懂就觉得很伤心。

    李小小在旁边同情的看了申文睿一眼,以前她也不明白为什么申文睿那么热爱自己和金毛狮王一样的长发。现在在知道申文睿的身份后她明白了,那不是头发,那是满院子晒的野山参啊。

    来不及安慰申文睿,李小小赶紧掏出手机往群里发了一条微信:“灶大爷,赶紧把院子里晒的野参须收起来,千万别让陈老师看到,否则他肯定会赖着不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