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35章 第 35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申文睿要去见陈大河, 李小小特不放心的嘱咐申文睿, 千万要把自己是人参成精的这个秘密守的死死的,千万不能让人知道。否则的话不仅头发得被薅光了, 估计连本体都得切片, 这可是三千年的人参精啊, 谁知道了不想啃一口啊!

    申文睿吓的脸都白了:“我知道的,我出来时候族长嘱咐了, 都不会告诉别人我是人参精的。”

    “不止是嘴上说, 行动上也得注意,别再当着别人的面薅头发拔汗毛了,你拽个头发下来就变成人参须, 谁看到都能猜出来是怎么回事!”李小小伸手点了点申文睿的脑袋:“你怎么就这么傻呢!”

    申文睿连忙捂住脑袋, 努力为自己辩解:“我当别人的面不薅头发的, 因为是你我才这么做的,你又不是外人。”

    李小小恨铁不成钢的又拿手指戳了他两下:“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坏人呢!”

    “因为你是仙凡娱乐公司的老板啊!”申文睿眼神清澈的看着李小小, 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信任:“你是天选之子, 根本不可能是坏人的。”

    “我可不就是天选之子嘛。”李小小都无奈了:“老天肯定是看我心脏强大才选中我的, 换个人不是被你们吓死就是被你气死了。”

    申文睿缩了缩脖子:“我保证以后不再当着别人的面薅头发了, 如果下次真的需要人参须,我就去厕所薅去, 不让任何人看到!”

    李小小:“…………”

    别再说了,再说就有内味了!

    李小小觉得自己太不容易了, 才二十出头就有一种老母亲的感觉, 简直是操碎了心。

    “行吧, 你就是傻乎乎的才让我觉得哪儿哪儿都不放心。”李小小郑重地叮嘱道:“你可记得千万别暴露了身份,免得被坏人抓走了。”

    “我不会暴露身份的!”申文睿嘿嘿一笑:“再说抓走了也不怕,我也能逃走,你看我给你演示一下啊。”

    说着,申文睿一跺脚,整个身体就从地板里钻了进去,几秒钟后他又慌里慌张的钻了回来,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我去,楼下房间住着人,我差点就被人发现了。”

    李小小:“………………”

    心累!

    ****

    陈大河在医院住了一天后就回到了酒店休息,和他说的一样,身体各个器官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气血不足、身体乏力、外加天气炎热造成的突然昏迷。

    突发这种情况,陈大河的家人打来电话不许他再去客串拍戏了,导演也心有余悸,他实在是不敢再让陈老冒险了,若是陈老在他的剧组里出什么事,以后他在圈里就不用混了。

    想到以后再也不能拍戏了,陈大河心里有些伤感,问导演能不能把他拍的最后一段戏的视频发过来,自己想留个纪念。

    导演自然是满口答应,让摄像把昨天拍的影像调了出来。陈大河作为老戏骨,无论是表演还是节奏都十分到位。在表演结束后,陈老刚一站起来就晕倒了,摄像师没来得及关机就冲了过去,合力一起把陈老抬到旁边的沙发上。

    摄像机还在运转,把导演驱散人群、申文睿拿着人参冲过来,助理王圣贺犹犹豫豫不敢用,最后申文睿果断推开王圣贺救人的画面全都拍了下来。直到陈大河苏醒了,王圣贺把人都挤开凑过去嘘寒问暖,摄像师才回来把摄像机关掉。

    摄影师坐在导演旁边一起看了片子,这一条结束后,摄像师转头问导演:“要找人给剪辑一下吗?”

    导演点了根烟长长的吐了口气:“不用了,直接拷出来给陈老发过去就行。”

    摄像师笑了:“怎么?给那个小演员抱不平?”

    “那孩子挺好的,眼睛清亮、心思纯净、待人也真诚。陈老演技精湛,又教出来无数的学生,若是他能给申文睿引荐一名好老师,再给他介绍一些好资源,申文睿将来前途可期。这事是挺好的事,可就怕有小人作祟,王圣贺那小子心眼小,别人帮他他从不感激,反而觉得是打了自己的脸。昨天的事明显又是他理亏,我怕他私下里会使坏。”

    “我记得王圣贺那小子和陈老有什么亲戚关系,要不然他也当不上陈老助理的职位。”摄像师看向导演,认真的问道:“你发完整的视频过去,王圣贺肯定会看到,你就不怕里外不是人。”

    导演冷笑了一声:“我什么时候怕过小人?“

    “申文睿运气好,一出道就遇到了贵人。”摄像师站了起来:“把陈老邮箱给我,我亲自帮你发过去。”

    *

    此时,某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里,王圣贺一边给陈老跑好人参茶一边劝道:“陈叔,我们还是回家吧,阿姨都打了几个电话了,她放心不下您。”

    “有什么不放心的,我感觉现在比在家的时候都好。”陈大河端起参茶喝了一口:“而且我刚给申文睿打了个电话,和他约好了来酒店见面。”

    王圣贺听到申文睿的名字脸上露出了不自在的笑容:“陈叔也太礼贤下士了,他的人参虽然好,但咱不也给了钱了嘛!我觉得没什么必要见了,就当是一笔交易就行了。”

    陈大河的脸沉了下来,看着王圣贺的表情十分不愉:“怎么?在你的眼里我的命就这么不值钱?人家救我一命,到你嘴里就轻飘飘的成了交易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王圣贺讪笑道:“其实也算不上救命,陈叔只是晕倒了而已,并不致命。”

    陈大河深深地看了他两眼:“圣贺,你当我助理也有几年时间了,以前我就觉得你心眼小,容不下人,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

    “陈叔冤枉我了。”王圣贺连忙辩解道:“是阿姨交代的,凡事替您考虑周全了,免得让您操心。”

    陈大河轻哼了一声:“你也不用动不动就把你阿姨搬出来,我虽然老了,但并不糊涂。”

    王圣贺见陈大河真的生气了,也不敢多嘴,收拾好房间,借口去买水果出去了。

    陈大河叹了口气,将手里的报纸丢在一边,走到书桌前打开了笔记本电脑。桌前弹出新到邮件提醒,陈大河顺手打开邮箱一看,是剧组发来的拍摄片段。

    陈大河点了下播放,拿起旁边的笔记本,一边看自己的表演,一边记录自己在表演中可以改进的地方。五分钟后,陈大河放下了笔,他刚准备关上电脑,就看到了自己晕倒的画面。

    陈大河的手不由地离开电脑,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后面的画面,越看脸越黑,当他看到自己清醒后,王圣贺把申文睿挤开凑到自己面前的画面后,脸上仿佛被浓厚的乌云笼罩一般……

    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陈大河按了通话,手机里传出妻子的声音:“老陈啊,我怎么听圣贺说你为了见一个年轻的小演员想在那边多呆几天。我和你说我不同意啊,我让圣贺买好机票了,你们现在就去机场,立马回家。”

    陈大河没有说话,直接挂断了手机。几分钟后,王圣贺拎着一兜水果回来了,小心翼翼地试探道:“阿姨给您打电话了?”

    陈大河抬起头看着王圣贺:“买好机票了?”

    王圣贺松了口气,笑容满面的说道:“买好了,现在去机场正好,晚上六点就能到家,一点也不耽误您吃晚饭。”

    陈大河点了点头,可却坐在位置上没动。王圣贺见状犹豫了一下问道:“我替老师收拾好行李咱就走吧?”

    “不着急。”陈大河手指敲了敲桌子:“圣贺啊,你做我的助理也有几年时间了,一直也挺尽心尽力的,不过我这几年身体不太好,也没接什么戏,你在我身边其实耽误你了。我想了想,你阿姨说的对,我这身子骨其实不适合拍戏了,以后我就打算带带学生,在家颐养天年了。”

    王圣贺听明白陈大河话里的意思,脸瞬间就白了,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陈大河就像没看见的模样,拿起手机给王圣贺转了一笔钱:“我在这边还有些事没处理完,你就先自己回去吧。这个月工资已经给你结了,剩下的就当是红包了,谢谢你这些年照顾我。”

    王圣贺狼狈的抬起头看着陈大河:“陈叔是觉得我这些年在你身边照顾的不好吗?”

    陈大河微笑着看着王圣贺:“不是,挺好,只是你野心大,我怕耽误你的前程。”

    王圣贺看着陈大河的目光,忽然明白了,自己的那些小聪明小手段其实陈大河一直都知道,只不是看在阿姨的面子上一直忍着没说而已。像陈大河这样通透的人,教出来的学生无数,怎么会看不出他那点小伎俩。

    王圣贺握了下拳头转头就走,陈大河站了起来,忍不住再一次提点他:“以后到别的地方工作要踏踏实实的,别整天想着排挤这个打压那个的,做好本职工作,没事少看宫斗剧。”

    王圣贺脚步连停都没停,走到房间门口,猛地拉开了门,正好和准备按门铃的申文睿四目相对。

    申文睿吓了一跳,在看清是王圣贺后立马露出了笑脸,神采飞扬的朝他打了个招呼:“王助理你好。”

    王圣贺看到申文睿后脸一下子就绿了,冷哼一声就用肩膀重重的朝申文睿撞去,可下一秒,王圣贺就被一股大力反弹回来,他连着倒退几步哐当一声坐在了的地上。

    “对不起啊!”申文睿伸出手想去拽他:“可能我的力气比较大,所以你才没撞动我。”

    “别以为你有陈大河撑腰就真能成明星。”王圣贺怨恨地看了他一眼:“早晚有一天我会比你红。”

    申文睿一头雾水的看着王圣贺气呼呼的拎着行李箱走了,白嫩的脸上满满的都是不解:“他怎么了?”

    “没事,他嫉妒你!”李小小将手搭在申文睿的肩膀上,回过头大声说道:“他嫉妒你长的好看、嫉妒你气运好、嫉妒你比他更招人喜欢。”

    “哦!”申文睿脸上绽放出大大的笑容:“那是自然的,我可是我们村最帅的仔儿!”

    王圣贺:“………………”

    啊啊啊啊啊,气死人了!!!

    ****

    陈大河听到声音从书房里出来,在看到申文睿后脸上的表情立马由阴转晴:“文睿来了。”他又将视线转向李小小,脸上带着客气的笑容:“文睿,这位小姐是你的朋友吗?”

    申文睿笑眯眯地介绍道:“她是我的老板。”

    李小小伸出右手:“陈老师你好,我是仙凡娱乐公司的负责人李小小。昨天我正好在剧组,您的身体现在没事了吧。”

    “已经好多了,多亏了文睿的野山参。”陈大河想起这两日的种种,由衷的感叹道:“幸亏我运气好遇到了文睿。说实话,这种年份的野山参实在是罕见,可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文睿愿意以一百万的低价卖给我是给我面子,我也领他这个情。”

    申文睿闻言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纸包递给了陈大河:“这是陈老师要的人参。”

    陈大河接过纸包打开一看,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根鲜参须,虽然比昨天那根短了一点,也细了一些,但闻着参味一样的浓郁,估计年份也差不了太多。

    “都说野山参年份越久,里面含着的有效成分越多,看着这支参须,我觉得我再活个五年十年没问题了。”

    李小小微微一笑:“陈老师看着比昨天神色好多了,一定会很快恢复健康的。”

    客套的话说完了,李小小主动提起给申文睿找表演老师的事。陈大河之前没看过申文睿的表演,让他演一段戏给自己看看。

    申文睿的戏份刚杀青,台词还记着呢,当场表演了一段傻白甜富二代。不得不说本色出演塑造的人物就是饱满,连李小小都觉得申文睿演的不错。

    一段戏演完,陈大河脸上露出了几分满意的神色:“你这不是演的挺好的吗?当初你演这个角儿的时候,导演是怎么提点你的?”

    申文睿:“导演说让我表现的聪明一点就合格了。”

    陈大河:“…………”

    旁边的李小小默默的捂住了脸,导演你真是慧眼识珠啊,才认识申文睿几天啊就看透他的本质了。

    申文睿还没意识到自己被嘲笑了,兴致勃勃还想继续演:“我还有一段戏也挺精彩的,要不我再演一段。”

    “这个角色你不用演了,你换一个角色。”陈大河想了想说道:“你演一个高考失利的学生吧。”

    “高考失利……”申文睿咬了咬嘴唇,有些不知道从何下手。他别说高考了,连小学都没上过,让他表演高考失利他真有些摸不准是什么样的情绪。

    李小小想了想站起来走到他旁边对着申文睿耳语道:“你想想你失去了你们村最靓的仔儿的头衔,连前十名都没选上是什么样的感觉。”

    申文睿的表情一下子就凝固了,失魂落魄的看着虚空,似乎在看着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看,他没做任何动作,也没说任何话语,仅凭一个表情就将无助、悔恨、悲伤、绝望表现的淋漓尽致……

    陈大河有些诧异看了眼李小小:“你刚才和他说了什么?让他的情绪一下子就这么到位。”

    “其实也没什么……”李小小轻咳了一声,将刚才的话美化了一下:“我就让他想一下参加选美比赛落选是什么感觉。”

    陈大河忽然觉得,自己把人参还给申文睿不收这个学生,或许还能活的久一点。否则单靠这两根人参可能还不够他吊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