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34章 第 34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申文睿眼泪汪汪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自从来了仙凡娱乐公司以后,我的头发就倒了八辈子霉了。”

    李小小目瞪口呆的在申文睿的脑袋, 怪不得申文睿最初的发型和金毛狮王似的, 原来那不单单是头发,而是一根根价值不菲的人参须啊。

    看到李小小包含同情的目光, 申文睿抹了把心酸的眼泪,蹬蹬瞪跑到晕倒的陈大河身边, 将手里的人参须举了起来:“我这里有野参须。”

    听到野参须三个字, 所有人都将目光挪了过来, 聚焦在申文睿手上的那根野人参上, 都露出了怀疑的神色:“有这么粗的野参须吗?这得多少年的人参啊?”

    “我想想,这人参应该有两千八百六十三年一百零三天吧。”申文睿将手里的参须递给陈老的助理, 认真的说道:“赶紧给陈老含着, 这人参很珍贵的。”

    陈大河的助理王圣贺看着申文睿手里的人参有些迟疑, 他在陈老身边有五年了, 对陈老日常吃的野山参的大小形态都很了解。这个参须看形态确实像是野山参, 参味也很浓, 但是不得不说这么大人参须说是野生的,他实在是不太相信,就算是养殖的都很难见到这么大的。

    按理来说在,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有就比没有好, 但王圣贺这人过于谨慎, 不太敢想给陈大河吃来路不明的人参, 怕陈老吃出毛病来, 自己得担责。

    申文睿虽然思想单纯但人并不傻, 一看王圣贺支支吾吾的往后缩手就知道这人靠不住。他上前一把将王圣贺推开,自己一只手掰开陈大河的下颚,另一只手紧紧的捏着那根野参须,将野参须里面的汁水挤到了陈大河的嘴里。

    虽然只有寥寥无几的几滴,但浓郁的人参味道还是飘散开来,围在旁边的人都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都有精神一震的感觉,耳清目明。

    申文睿松开了陈大河的下巴,又在他头部的几个穴位处轻轻按压了几下。随着申文睿按压穴位的动作,陈大河手指动了动,接着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见陈大河醒了,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导演更是脱力的靠在墙上,抬起胳膊擦了下额头上的汗,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说实话,从陈大河晕倒的那一刻起,导演就有些后悔请陈大河来客串了。纵然老戏骨能给自己的戏添彩几分,但这身子骨也实在是让人头疼,动不动就晕倒实在是让人害怕。

    导演觉得自己的心情就和过山车似的忽上忽下,但凡要是心脏有点问题,他都能和陈老一起昏过去。

    好在陈老吉人有天象,醒过来了。

    申文睿见陈大河眼神恢复了清明,便松开手冲他一笑。助理王圣贺见状赶紧凑了过来,将申文睿挤到了一边,一脸担忧的给陈大河扇着扇子,不太放心的问道:“陈老您感觉怎么样?”

    导演也赶紧过来跟着嘘寒问暖:“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了,一会您到医院好好检查检查,这样我们能才放心。”

    “没什么大事,老毛病了。”陈大河扶着王圣贺坐了起来,砸了咂嘴忽然问道:“刚才给我吃的是什么?这参味可真浓!我刚才就是被那股子人参味给唤醒的。”

    王圣贺心虚的看了眼申文睿,支支吾吾地说道:“我今天忘带您的参片了,用的是这剧组的一个新人的人参。”

    导演赶紧回头找申文睿,见他已经溜溜达达的回到角落里了,连忙朝他喊了一声:“申文睿过来!”

    申文睿拍戏这段时间已经被导演叫出条件反射来了,一听到自己的名字立马跑了过来。

    导演抓住申文睿的胳膊,把他拽到了陈大河的面前:“刚才就是他把自己的人参给您用了,据说还是野山参呢。对了,他叫申文睿,是个刚出道的新人,小伙子人很实诚。”

    陈大河扶着助理的肩膀站了起来,郑重的像申文睿道谢:“刚才多谢你救了我,你刚才用的那个野山参多少钱买的,我叫人把钱打给你。”

    这个问题让申文睿有些为难了:“我还真不知道多少钱买的。其实钱不钱的也无所谓,我没什么要花钱的地方,要太多钱也没什么用。”

    陈大河笑了一下:“那我能不能看看你的人参。”

    申文睿把手里的野参须递给了陈大河:“你要是喜欢就送给你了,这参须头上一寸的精华被我挤出来滴到你嘴里了,但是剩下的那一段药效还在。你拿回去泡水喝吧。”

    陈大河伸出双手接过来,在看到参须后神情一震,脸上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七年前陈大河做了癌症手术,之后他的身体一直很虚弱。为此陈大河找了很多大夫,吃了无数的中药,可效果都不大。最后陈大河找到了一个老名医,老名医给他把脉后就开了一个方子,每日用人参泡水来补气。

    陈大河演了一辈子的戏,最不缺的就是钱。既然需要用人参补气,那肯定就要买最好的。他不仅托人到长白山买野人参,熟悉的中药堂里恰好收到了好人参,也会先让他选。久而久之,陈大河现在对人参十分熟悉,一个人参到手里只要看一看尝一尝,他就能说吃是野生的还是人工养殖的,也能判断出差不多的年份,已经算是人参方面的鉴定专家了。

    陈大河自认为也见过不少好人参了,可接过申文睿手里的人参后却十分震惊,这一看就是根野参须,看断茬应该是刚掰下来不久,药性足,参味也浓,重要的是这么粗的参须说是上千年都有人信。

    “申文睿,你可真是舍得啊,若是我真的未必能愿意拿这样好的人参出来救人。”陈老感叹道:“多谢你愿意用这么珍贵的人参救我。”

    导演在旁边看的好奇:“陈老,这参须很贵吗?”

    “这不是贵不贵的问题,而是有多少钱都买不到。”陈老看着申文睿,一脸郑重的说道:“这根参须你确定送我?”

    申文睿抬起手摸了摸自己头顶的发茬:“我看你身体挺需要人参的,一般的人参对你老说药效可能不够,我这根足够唤起你生机的了。”

    陈大河点了点头:“说实话,我确实需要这根人参,所以我也就不和你客套了。不过我不能白要你的人参,你这人参的年份往少了说也得几百上千年,用钱没法衡量。这样,我给你一百万,然后我再给你介绍一些资源怎么样?”

    申文睿对钱没什么概念,随意的点了点头:“可以啊!”

    导演在旁边笑着说道:“申文睿虽然刚出道是个新人,但是运气挺好的,能得到陈老的赏识,以后就不愁资源了。”

    陈老笑着摇了摇头:“应该说是我运气好,遇到了申文睿,要不然我今天还指不定怎么着呢。”

    说话间,救护车也到了门口了,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冲了进来。陈大河站起来走了两步说道:“我觉得现在的精气神比平时还要好,不用去医院了。”

    可导演和助理谁也不敢担这个风险,一左一右把他架上了救护车,这才松了口气。

    送走了陈大河,导演缓了缓神,让工作人员准备下一场戏。戏已经全部杀青的申文睿见状连忙跑过去和导演打招呼,乐呵呵的问道:“导演,我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导演有些意外的看着他:“你不等陈老回来了?”

    申文睿看起来比导演更意外:“我等他干什么?我的戏不是杀青了吗?”

    导演伸手拍了拍申文睿的肩膀,神色有些无奈。

    在拍戏的时候他就发现了,申文睿这个孩子特别的单纯、不谙世事,在娱乐圈多年,他已经很久没见到这么心思简单的艺人了。

    对于这种单纯的艺人,导演忍不住想多关照他几分,于是有意提点道:“陈老是国内有名的老戏骨,不但是国家一级演员,也是电影学院的老教授。现在国内很多有名的导演、演员都是他的学生,他手里的资源是你想象不到的。”

    申文睿在演艺圈真的是纯新人,别看他活的年岁久,但到人间的年头少,这里面的道道他还真不懂。

    看着申文睿懵懵懂懂的眼神,导演耐心的给他解释:“不管怎么说,刚才你拿出来的人参确实把陈老救醒了,他也确实喜欢那根参须,这件事上他可欠了你一个天大的人情。我建议你趁热打铁,趁机多去医院看看陈老,他在演戏上提点提点你,再给你介绍几个好导演,你很快就能在影视圈站稳脚跟。”

    “真的呀!”申文睿露出了两个可爱的小酒窝,眼睛亮亮的看着导演:“那我岂不是很快就能红了?”

    导演顿了顿,没想到申文睿连这种问题都问了出来,直白的有些可爱。

    “对,只要你用心演好每个角色,你肯定能红的。”

    申文睿听到这个答案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行,那我明天就和我们公司的小李总去看陈老。”

    导演这才注意到一直站在角落里的女孩,他刚才还以为是申文睿的女朋友,没想到居然是仙凡娱乐公司的老板。

    李小小看到导演和申文睿同时朝自己看了过来,便拎着包走了过去,朝导演伸出了手:“导演好,多谢您这段时间照顾我们家文睿。”

    导演客套的笑了笑:“申文睿人挺好的,就是人生阅历有些浅薄,演技也还需要磨练。我建议贵公司给他请两个老师系统的给他讲一下表演这门课,让他提升一下演技。毕竟申文睿是打定主意想吃这碗饭的,总不能老接傻白甜的角色吧,还是得多学习学习才能在这条路上走的更远。”

    李小小之前还真没想到这一点,连忙和导演道谢,顺便询问了一下有没有合适老师推荐。

    导演微微笑了一下,撕下来一张纸条把陈老的电话写了下来:“你们可以让陈老推荐,他很多学生都接这方面的业务。”

    李小小接过纸条道了声谢,准备带申文睿离开。这时导演忽然叫住了申文睿,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我可不可以问一下,你的野参是从哪儿得到的?”

    李小小和申文睿两人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答道:“家乡特产!”

    ****

    陈老的事解决了,可关于申文睿人参成精这事俩人还没聊完。

    回到酒店,李小小直接跟着申文睿去了他的房间,房门一关上就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怎么看都是个白白嫩嫩长相可爱的小鲜肉,和印象里满身皱纹参须纵横的人参一点都不像。

    “你真的是人参成精?”李小小想起小时候看的《人参娃娃》和《新白娘子传奇》两部戏,忍不住问道:“你们人参成精不是除了小孩就是老头吗?怎么你看着这么年轻。”

    “化身小孩是因为灵气不足,所以只能维持光腚娃娃的样子,像我这种修为高深的人参,自然不会变成那个样子的。至于变成老头的,那是因为他们岁数太过年长,而且灵气不足的缘故,维持不了年轻的模样。”

    “我就不一样了。”申文睿洋洋自得的说道:“我小时候族长说过的,我刚出生时就被天神用汗水浇灌过,所以我比其他的人参灵气都要足。我年龄小,灵气足,自然就能化形成年轻可爱的小帅哥了。”

    李小小无语的看着他:“你是咋好意思说出自己年龄不大这句话的?”

    申文睿鼓着腮帮子气鼓鼓的说道:“我还不到三千岁,怎么就年龄大了?”

    李小小捂住了心脏,手指颤抖的指着他:“你听听这像是人话吗?什么叫还不到三千岁,公元纪年到今年才2020年,你都是公元前的产物了。”

    申文睿委屈巴巴的抠了抠掌心:“我们族长的年龄可比我大多了。”

    李小小没想到人参精也有族群,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句:“你们族里变成人的参精多吗?”

    “一千年前的时候还是挺多的,后来三界失衡,人间灵气骤减,能化形的人参就越来越少了。不止是人参,别的族群也一样。尤其是近五百年来,极少听到有妖族化形。”

    “没想到这世界上除了鬼、神仙还有妖怪……”李小小捂着脸大叫了一声:“我世界观的大门都被你们给震碎了!”

    申文睿摸了摸鼻子不敢吭声,李小小猛的把手放了下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申文睿:“土大爷是土地公,灶大爷虽然没承认但是我觉得他肯定是灶王爷,你是人参精,剩下的几个艺人不会都奇奇怪怪的不是人吧?”

    申文睿捂住了嘴:“我不能告诉你!”

    李小小掰下来他的手问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申文睿眨了眨眼,一脸无辜的样子:“因为我们打赌了啊,看你会先猜到谁的身份。反正谁先暴露谁就输了。”

    “哦,我说灶大爷怎么一看到我就立马藏手机呢,合着你们背着我拿我打赌啊!”李小小一拍桌子:“是谁设的这个赌局?”

    申文睿:“玄姐!”

    李小小:“………………”

    申文睿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生气了?”

    “不愧是我玄姐!”李小小露出真挚的笑容:“就是比一般人会玩!”

    申文睿:“…………”

    偏心眼!!!

    ***

    两人正说着,陈大河的电话主动打来了,想约申文睿见面聊一聊。

    申文睿难得聪明了一回,主动问道:“你见我是想聊人参的事吗?”

    陈老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说道:“是的,我想了想这样的山参用来吊命都足够了,我若是当它像以前的野参一样切片泡水就有些浪费了。我打算把这支人参泡药酒,一天一两,泡上一缸就足够我喝五年的。可我我又怕五年后酒喝光了再想买这样的野参就难了,便想趁着这机会问问你野参还有没有多的,若是有再卖给我一根,若是能再活十年我就知足了。”

    申文睿经过导演提点比之前懂了一些人情世故,听到陈大河的要求十分客气的回道:“刚好还有一根,本来留着当传家宝的,既然陈老需要,我可以让给您。”

    陈大河一听感激不尽,主动问申文睿有什么要求,只要能做到的,都会尽量满足他。

    申文睿没有什么复杂的想法,陈大河问他,他就老老实实的说想请陈大河推荐个老师教他表演,他想多提升自己的演技,以后能在影视道路上越走越远。

    陈大河有些意外申文睿提的要求不是资源,而是请他帮忙找老师。

    想到申文睿清澈的目光,陈大河一口答应了下来,甚至半开玩笑的说道:“如果找不到合适的老师,我就亲自教你。”

    挂上电话,申文睿幽幽地叹了口气:“又要薅头发了,我发现自打来了仙凡娱乐公司,我这头发命运多舛的,照这样下去我早晚把自己薅秃了不可。”

    李小小看着申文睿胳膊上的汗毛,有些纳闷的问道:“你汗毛不是参须吗?为什么要光逮着头发过不去?”

    申文睿震惊的看着李小小:“我靠!”

    李小小:“???”

    申文睿:“我居然忘了汗毛也是参须!!”

    李小小:“!!!”

    申文睿:“你说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李小小无力的问道:“文睿啊,你们族里有没有聪明点的人参精,我想拿你换一个回来。”

    “你死了这条心吧!”申文睿骄傲的昂起头:“我就是我们族里脑袋最聪明、长的最帅的、气运最足的人参仔儿!”

    李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