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31章 第 31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追踪嫌疑人》剧组人心里惶惶不安, 导演、副导演、男女一号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只留下一堆懵逼的配角和工作人员。

    天已经很晚了, 但是导演没说工作结束谁也不敢走,有的几个人凑在一起聊天, 有的趁机闭目养神睡一会, 而知道姜梅梅失踪的那个工作人员小吴站在片场门口吓的都快尿了,姜梅梅和助理在房车里失踪了不算, 导演副导演和江涵进了房车后也突然不见了,这简直是最恐怖的灵异事件。

    小吴不敢说也不敢上房车里,站在片场外不知道该怎么办,大约一个来小时后,小吴忽然看到几个人从一个死胡同里拐了出来,直到这群人走近了小吴才看清楚, 正是刚才莫名失踪的导演几人, 连之间不见的姜梅梅和小溪也回来了。

    看着这群人越走越近, 小吴都快吓哭了,不知道是该跑啊还是该迎上去,从房车里消失从死胡同里回来, 这群人是人还是鬼啊。

    姜梅梅得带着小溪先去房车卸妆, 两人的脸上被纸人画的乱七八糟的, 还涂了一个血红色的大嘴唇, 晚上看起来十分可怖。

    导演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 以前不抽烟的副导演和江涵见状也要了一支, 三人点了火各自抽了一口, 这才觉得吓的砰砰直跳的心逐渐平稳了下来。

    小吴站在离导演十来步的地方惊疑不定的看着他们,导演一回头看到了小吴,立马朝他招了招手。小吴磨磨蹭蹭的过去,不等开口就听见导演低声嘱咐道:“今晚的事不要和别人说。”

    小吴的眼睛垂了下来,看了看几人在地上的影子,似乎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这才松了一口气:“导演你们可吓死我了,三个人上了房车都失去了踪迹,我还以为你们被鬼抓走了呢。”

    “可不是被鬼抓走了嘛。”导演苦笑道:“不过好在已经逃出来了,事情也已经结束了。”

    小吴挠了挠头,不明白这么恐怖的事情是怎么结束的。但看导演和其他人的样子似乎都不太想说,小吴也识趣的没再问。

    姜梅梅和小溪卸好妆从房车里下来,小吴连忙偷偷瞅了姜梅梅一眼。虽然姜梅梅是素颜,但看起来神采奕奕的,比早上蔫蔫额样子看起来精神许多。

    一行人回到剧组亮个相,私底下正猜测姜梅梅是不是出事的工作人员和演员看着衣着齐整、神色自然的姜梅梅都闭上了嘴。

    导演趁机模棱两可的解释了一句:“姜梅梅身体不适,今天早上来就一直发烧,刚才带她去见了一个私人大夫,现在已经没事了,大家不用太担心了。”

    有不少工作人员都知道姜梅梅昨天撞鬼和导演要请大师化解的事,都以为导演带姜梅梅去见大师了,便没有再多想。

    一场惊险的遇鬼事件就无声无息的过去了。

    不过要说一点痕迹都没有也不可能,第二天一开工,剧组你的工作人员和演员惊讶的发现,导演、副导演、男女一号两位大咖居然都开始管范无咎叫范哥,而才二十出头的范无咎居然还应!声!

    怎么就成范哥了?!!

    虽然剧组的人都稀里糊涂的不明白原因,但挡不住他们忍不住跟着学。一天拍摄快结束的时候,李小小从别的片场过来探班范无咎,发现连剧组里打扫卫生的五十岁阿姨都管范无咎叫范哥了。

    李小小:“???”

    李小小:“哥,你在剧组里的辈分长的有点快啊!”

    范无咎一脸淡然:“习惯就好!”

    ****

    李小小在剧组里呆了五天,拍了大量的照片和视频后回了公司。有这一手机的存货,未来一个月的微博都有东西发了,也不怕粉丝会流失掉了。

    回到公司,正好赶上土大爷要和拍卖公司接洽天价兰花拍卖的事。土大爷本来打算把兰花装麻袋里自己扛着去的,可李小小怕拍卖公司鉴定专家的心脏会受不了,所以决定和土大爷艺人抱着一盆去。

    土大爷选中的金达恒拍卖公司是国内最大的一家拍卖企业,以拍高档稀有的物品为主,在国内外都有十分响亮的名头。

    金达恒拍卖公司的客户都是在国内外在富豪榜上有名的人士,为了保证自己的口碑,他们对拍品的鉴定有十分严格的流程和规定。

    按照规定,土大爷的兰花是要送到总部去的,他们会请自己公司的专家,另外再聘几位国内知名的兰草专家一起进行品种鉴定和底价评估。

    但土大爷一口回绝了这个要求,给的理由理直气壮的:“我不爱坐飞机,要不然我把花给你们快递过去得了?”

    金达恒公司的专家差点没被土大爷的话给噎死,那可是天价的兰花啊,一片叶子都值千金,把花快递过去是咋想的?土大爷您老的心咋就这么大呢?

    土大爷不愿意来,有的是拍卖公司想接这一单生意,金达恒公司不想把这个足以掀起热潮的拍品让给其他团队,便特意为土大爷改变了鉴定流程。

    他们派专家到当地给兰花进行坚定,若真是稀有品种的兰花,那他们会派专业的保全团队将兰花取回。

    鉴定团队到了东泰市后立马住进了当地一家奢华酒店,并包了一件私密性比较强的会议室方便专家团队开展鉴定工作,这才联系土大爷。

    从仙凡娱乐公司所在的东泰市西郊到酒店开车需要四十分钟,李小小熟门熟路的从打车软件上叫了一辆出租车,两人抱着花盆在路边等了十分钟后,出租车终于来了。

    与此同时,金达恒公司来东泰市谈合作的代表张玉东已经对着镜子整理仪容了,他仔细检查了自己的领带、袖口甚至发型,觉得十分完美后来到会议室,和各个专家碰了头,检查了一下鉴定仪器没问题  后,便带着助手到了酒店门口等侯。

    一辆辆豪车从酒店门口前停了下来,每一次张玉东都无比期待的朝后座看过去,可下来的都是陌生的面孔,没有一个是土大爷。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终于到了和土大爷约好的时间,张玉东伸长了脖子朝路上看去,心里忍不住猜测土大爷会从哪辆豪车下来。

    这时一辆出租车驶入了酒店大门,张玉东和助理看了一眼破破烂烂的出租车,十分自然的挪开了视线,继续朝酒店门口看去。

    破烂出租车似乎是第一次进这样奢华的酒店里,在排队进来时一激动还给整熄火了,打了半天火才发动起来。

    车里的抱着兰花的李小小看着司机有些发愁:“大爷啊,这车的年纪是不是和您一样大啊?这一路上您过一个红绿灯熄一次火、过一个红绿灯熄一次火,我都替你您愁得慌。”

    司机老大爷乐呵呵一点都不觉得是问题:“这车也就用了十来年吧,以前是我儿子的跑出租用的,今年他买了一辆新出租车,这辆就给我开了。姑娘,你别看这个车破,但我是正儿八经办了营运执照的,我的驾驶证也过了实习期了。”

    李小小捂住了额头,可别解释了,越解释听着越头疼。

    出租车在上坡时有一次熄火的情况下终于将车开到了下车位,张玉东有些不耐烦的看了一眼破烂出租车,忍不住和旁边的助理低声抱怨:“什么破车都往这上面开,还光熄火,真是耽误事。”

    “可不是嘛。”小助理看着酒店门口的位置,忽然眼睛一亮:“张总,您看门口那刚进来一辆柯尼塞格,土大爷会不会坐这辆车上?”

    ”不会吧,土大爷年纪大了,可能不爱坐跑车。”可即便是这样说,张玉东还是忍不住朝那辆炫酷的柯尼塞格看去,似乎觉得只有这样的车才配的上土大爷。

    就在这时,张玉东听到了发动机打不起火的声音,他下意识朝制造噪音的出租车看去,却惊愕的发现一个眼熟的女孩左手抱着一盆花,右手打开后面的车门。片刻后,一个更眼熟的老大爷从出租车里钻出来了,下车的时候脚还滑了一下,差点把手里的花盆扔出去。

    而险些被扔出去的那盆花就是被预估价值超过一个亿的“龙翰凤翼”。

    张玉东腿一软差点给土大爷跪下,连忙带着助理跑过去,声音里都带着颤抖:“土大爷您咋坐出租车来的?”

    土大爷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坐出租车我咋来?难道你想要飞过来不成?”

    张玉东都不知道该说啥了,他自己手还吓的哆嗦呢,也不敢伸手去接土大爷手里的花,只能小心翼翼的扶着土大爷的胳膊,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大爷您公司没车吗?”

    “没有啊。”土大爷说的理直气壮的:“公司的人都没驾照。”

    张玉东一言难尽的看着旁边的李小小,都忍不住替她发愁:“您的仙凡娱乐公司也小有名气了,还是有辆车方便一些。若是李总和土大爷不嫌弃,等拍卖结束后我代表我们金达恒送你们一辆车可以吗?车的种类您随便挑,只要金额在两百万以内我都能做主。”

    土大爷看了他一眼:“你倒是挺大方的。”

    “主要是倾慕土大爷的为人。”张玉东笑呵呵的说道:“不瞒您说,也是为了和您拉拢关系。我把您老哄好了,以后您想卖花肯定就想着我了。”

    虽然知道张玉东的目的,但李小小没想到张玉东会直白的说出来,这样的性格反而让人厌恶不起来。就连土大爷看着他都多了几分笑意:“你还挺机灵的。”

    张玉东趁机问道:“那等拍卖结束后我赔您去选车?”

    土大爷拒绝了张玉东的好意:“车就不用了,等我们小老板学出驾照以后我们公司自己买就行。另外这花我也以后也不再拍卖了。”

    “为什么呀?”张玉东有些着急:“您守着一园子的宝藏不变现,这不可惜了吗?”

    “没什么可惜的,我种花只是喜欢它们,看个乐子,本就不是为了赚钱。”土大爷看着自己手里的花说道:“这世间无论是花草还是其他东西,都以稀有为贵,我若是为了赚钱大量卖花不但会给花草市场造成翻天覆地的影响,也会影响我自己的福报。以后我会送花,也可以帮别人救花,但是不会再出售。”

    张玉东心里惋惜了一下,有些不甘心的劝道:“您老不再考虑一下?”

    土大爷笑了,转头看向张玉东:“你知道我为什么选这两株兰花进行拍卖吗?”

    张玉东还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试探的问道:“是因为稀有?”

    “一个是因为稀有,一个是因为不稀有。”土大爷拍了拍自己怀里的兰花说道:“龙翰凤翼这株兰花属于世上比较稀有的兰花品种之一,它人工无法培育,对生长条件又十分苛刻,几十年来除了我这一株以外,也只有两株龙翰凤翼面世而已。而那两株龙翰凤翼,一株虽然品相不错,但花开的不够大,没有繁育能力;另一株就更不用说了,连花都不开,看着就和营养不良似的。而我这株,不但花开的饱满,而且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株母株,若是照顾得当,这盆花能长出新的幼苗来,到那时我就不担心这款龙翰凤翼会绝迹了。”

    张玉东闻言忍不住打量起土大爷手里的这盆花,他在拍卖公司呆了多年,主要负责花草这一块,对兰花也算有所了解。虽然他看不出这盆龙翰凤翼是不是母株,但其他的正如土大爷所说,不但叶片造型完美,花型稀有,颜色也娇艳,是一盆找不出瑕疵的兰花。

    若经专家鉴定这株兰花真的能自己分出新的兰花,那价格还要再涨一涨。

    想到这,张玉东看着土大爷怀里的这盆花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看那架势恨不得找个保险箱给装起来。

    土大爷刚才说了稀有和不稀有,稀有的是龙翰凤翼,那不稀有的自然就是李小小手里抱着的这盆兰草了。不过即便是土大爷眼里的不稀有,这盆花在市场上的估价也没有低于千万过,是很受兰花爱好者喜欢的一款兰花。

    “这款兰花虽然价高但不稀有,是因为它可以人工培育出来的。”土大爷解释道:“虽然现在市面上少,但过五年十年,这花就卖不到现在的高价了。所以这盆花我是作为龙翰凤翼的赠品,既不让买主吃亏,也不会扰乱兰花的市场。”

    李小小虽然听的不太懂,但是依然觉得土大爷十分厉害,深思熟虑的,是个大好人。

    张玉东明白土大爷话里的意思,只能遗憾的叹了口气:“像您老这样的人可真少,不过也能看出来,您是真正的爱花之人。”

    土大爷毫不谦虚的说道:“主要是我种花比较能耐,像我这种王者怎么能欺负你们凡间的这些青铜呢?你说是不是?”

    张玉东:“……是……”

    说着话,三人乘坐电梯来到顶层,为了确保龙翰凤翼的安全,金达恒拍卖公司将这一层楼都包了下来,除了专家的房间以外,就是用来鉴定的会议室里。

    张玉东和助理下了电梯后赶紧带人到会议室去,守候在会议室门口的工作人员立马把门打开,请两人进去。

    土大爷和李小小把兰花放在了会议室里,两人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汗转身要走。

    张玉东连忙拦住,十分无语的说道:“土大爷,把花放这您就不管了?”

    土大爷翘着胡子一脸莫名:“还管什么呀?让他们鉴定就行,要是相中就带走拍卖,要是相不中我再抱走不就得了。”

    张玉东哭笑不得:“我们得签协议的。”

    土大爷伸手将李小小推到了前面:“这种事自然是我们的小老板签字了。”

    签了鉴定协议,三天后专家组给出了鉴定意见,土大爷送来的确实是一株高品质稀有的龙翰凤翼。在知道鉴定结果之后,李小小又打着出租车来到酒店和金达恒拍卖公司签订了拍卖协议,就等这株龙翰凤翼在下个月初的港岛拍卖会上与世人见面了。

    在李小小掰着手指头数日子的时候,忽然微博上接到了一个私信,这个私信是一个叫张婉怡的女孩发来的,字里行间对仙凡娱乐公司充满了谢意。

    之前土大爷直播的时候抽奖送出去一根仙凡娱乐公司特有的紫笋,当时土大爷还煞有介事的编了个传说,说中出这片竹子是靠观音菩萨赐下来的竹笋,因此长出连竹叶都是紫色的,全天下独一份。这片竹子十年才出一次笋,一次出的笋也只有一个能长出竹子,其他的只能用来做菜。这紫笋炒出来的菜不仅味道鲜美,而且能提高免疫力,家里有病的人最适合吃了。

    当时抽中这个奖品的姑娘叫涨婉怡,在收到紫笋的时候她接到了家人的电话,说母亲得了急症已经送进了抢救室。当时涨婉怡着急收拾东西,顺手把装紫笋的袋子也塞进了背包里。

    张母的手术足足做了八个小时,虽然手术算是比较成功,但医生提醒张母有偏瘫的风险。果然等张母醒后发现右边的手和脚都没有了知觉,嘴也有点歪。

    得知道自己的情况后张母也有些接受不了,连续几天吃睡不香,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都没了。

    张婉怡心里难受又不敢表现出来,一边帮张母按摩软绵绵的腿,一边寻思给母亲做点有营养的食物,这时她想到了从仙凡娱乐公司抽到的紫笋。当时直播的时候,仙凡娱乐公司的李小小还特意给那盘清炒紫笋几个近距离的特写,并夸赞是她从未吃过的鲜美味道。

    张婉怡想到妈妈平时最爱的就是笋,这紫笋估计也能和她口味。

    从背包里找到紫笋,和别的笋不一样,紫笋只有薄薄的两层笋衣。张婉怡学着灶大爷的样子将紫笋切成薄片,只倒了一点点的油,连葱花也不放,将青笋爆炒了一分钟,这菜就做好了。

    张婉怡顾不得吃完,将炒好的紫笋装在饭盒里急匆匆的又赶回了医院,刚一推开病房门,没精打采的张母就睁开了眼睛:“是什么味道?闻着这么鲜美。”

    “我给你抄了点笋。”张婉怡扶着张母坐了起来,用筷子夹着笋一片片的喂给她。

    自从张母手术以来,一直郁郁寡欢也没什么食欲,饭菜最多吃两口就不想吃了,可她今天问了这笋的味道,居然觉得饿了。

    张婉怡将病床摇起来一些,打开饭盒盖夹了一片紫笋喂她,张母张开嘴吃了一片,居然对着张婉怡笑了:“真好吃!”

    这可是张母自从手术以来露出的第一个笑容,张婉怡十分惊喜,连忙又夹了一片喂给她。一口小米粥,一片紫笋,张母吃的津津有味。等吃了小半碗粥后,张婉怡担心张母这几天都没好好吃饭,若是一次吃太多恐怕肠胃会不舒服,便想将饭菜收起来。

    可吃着正高兴的张母急了,下意识抬起了手想拍张婉怡,可手刚到一半就无力的垂了下来。可即便是这样,张婉怡也惊住了,连忙放下饭盒握住了张母的手:“妈,你右手有知觉了?”

    张母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情急之下用的是右手,她试图握拳,虽然还是有些使不上劲,但手指确实能动了。

    张婉怡急着去叫医生,可张母叫住了她:“先把那盘笋吃完。”

    张母的病大有起色,张婉怡不想惹她不高兴,赶紧拿筷子把剩下的半盒笋片喂给了张母,张母一片一片吃的干干净净,最后连点汤都没剩下。

    吃完了最后一口紫笋,张母靠着枕头挪了下位置,长长的舒了口气:“可真好吃,吃完了我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通畅了。”

    张婉怡看着她,眼圈有些发红:“妈,刚才我看到你的右脚也动了。”

    因血管血栓导致右侧身体偏瘫的张母在术后一周居然恢复了知觉,这个消息在医院里不胫而走,连医院的专家都一波又一波的过来检查。检查结果发现,张母身上的血栓已经全部融化了,偏瘫的右边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知觉,经过康复训练后就能恢复正常生活。

    对于张母身体的奇迹好转,连医生都想不出原因,只能调侃的问道:“阿姨你背着我们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啊,效果这么好。”

    那一刻,张母和张婉怡同时想到了一样东西,那盘十分鲜嫩美味的紫笋。

    张婉怡虽然不确定是不是紫笋的功劳,但土大爷在直播中确实说过紫笋对病人有好处,母亲也是在吃了紫笋后身体好转的,她发了私信给仙凡娱乐公司的微博,郑重的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李小小看完私信以后莫名其妙的,那个紫笋确实很好吃,刚下来的时候灶大爷几乎每天都要做一份。不过那玩意产量也确实低,那一片紫竹林不过才长了一百来个紫笋,他们连续吃了十来天就把所有的紫笋都吃光了。不过治病这事是不是就有点天方夜谭了?紫笋再好吃也是笋,不是药啊。

    想到紫笋是土大爷种的,奖品是土大爷送的,李小小颠颠的拿着手机去找土大爷。找了院子没有,找了花园没有,一转头看到土大爷在房顶上站着呢。

    李小小急的直跺脚:“土大爷你爬那么高干什么?也不怕摔着。”

    土大爷摆了摆手:“没事,我帮你灶大爷晾豆角干呢,这玩意晾好了以后炖肉可好吃了。”

    李小小头疼的揉了下脑袋:“咱院子这么大不够你晒的吗?跑房顶上去干什么?”

    “你不懂,在房顶上晾才有仪式感。”土大爷一边往后退一边欣赏自己的杰作,可没想到退的步子有些大了,土大爷一脚踏空,直接从房顶上摔了下来。

    李小小第一反应就是冲过去伸手去接土大爷,可她离土大爷掉下来的位置有点远,还没跑到跟前儿就眼睁睁的看着土大爷从她面前掉在了地上,整个身体都钻了土里,只剩了个脑袋在外面。

    李小小:“???”

    土大爷看着李小小傻愣愣的表情,有些心虚的问道:“要是我说是因为咱院子里的土太松的缘故,你信吗?”

    李小小一言难尽的看着他:“大爷,咱院子铺的是青石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