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4章 第 4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看着李小小两眼放光的样子,土大爷也拄着拐棍过来了,李小小一把抓住了胳膊,激动的手都颤抖了:“大爷啊,你确定这三位都是咱公司的艺人吗?”

    “是啊,都是抓阄抓出来的。”土大爷连忙给她介绍:“你叫仙女姐姐这位叫玄娉,可是第一个抓到艺人阄的,古往今来气运第一人。”

    “姐姐真厉害!”虽然觉得玄娉的名字有点绕口,但李小小依然虔诚地赞美道:“姐姐名字真好听。”

    土大爷:“…………”感觉新来的这位李总有点怪怪的。

    听到李小小粗暴却直接的彩虹屁,玄娉笑的更灿烂了,抬起手在李小小的额头上轻轻碰触了一下:“挺有灵性的小姑娘。”

    被天仙姐姐表扬了,李小小觉得自己幸福的都快上天了。

    对于另外的那个女艺人,土大爷只说了她的名字:“胡玲珑。”

    胡玲珑长的千娇百媚的,似乎连头发丝都带着妩媚。若是平时见到这样的美人,李小小绝对能把眼睛看直,可现在胡玲珑的娇媚完全败给了玄娉的大气之美。

    就连一开始让她很惊艳的魏佳懿现在再一看也有些平平无奇起来,也就比太多数美女好看点贵气点吧,但是和玄娉完全没有可比性。

    总体来说,魏佳懿美虽美但还是在人类的范畴,玄娉的美绝对是天仙级别。

    土大爷看着李小小眼睛盯在玄娉身上了,只能无奈地说道:“小小你在这坐一会,我把你的行李箱送回房间,再把其他的艺人叫来一起见见。”

    李小小虽然有些不太好意思,但脚步却坚定的一步也不挪:“那麻烦土大爷了。”

    一个晃神的功夫,土大爷就消失在院门外面,玄娉请李小小到石桌下面乘凉,魏佳懿则不知道又从哪儿拿出一个新茶盏来,给李小小倒了一杯茶。

    被三个大美女围着坐,李小小的脸蛋红扑扑的,开心的直捧脸。

    所以说是抓阄定胜负,但肯定内有玄机吧?要不然抓阄出来的艺人颜值怎么都这么高,放眼看整个娱乐圈的美女,能比上魏佳懿长相的已经不多,她通身的气派和自带的贵气更是给她添彩不少。赶上胡玲珑的更是寥寥无几了,至于玄娉……

    绝对是天下第一人!

    她要当玄娉的小迷妹!

    她要亲手把她捧红!

    正在李小小在心中立大志的时候,土大爷带着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来了,一个大热天却不嫌热的穿了一身黑,长的很帅但面色阴沉没什么表情,另外一个看起来倒是挺阳光灿烂的,一头长发分外惹眼。

    土大爷跑了一圈看起来累的气喘吁吁的,拄着拐杖站在树荫下,让两个小伙子自我介绍。

    黑衣男艺人似乎走的是高冷路线,神色淡淡地说了自己的名字:“我叫范无咎。”

    “范无咎……”李小小抠了抠耳朵,有些犯嘀咕:“这名字听着有些耳熟呢。”

    头发繁茂的申文睿嘿嘿地笑了:“我的名字您听了肯定不耳熟,我叫申文睿。”

    “申文睿,你这造型有点独特啊。”李小小一言难尽地看着他,这小伙子长的倒是挺好看,可那头发也太长太多了,还有些炸毛,看着就像染了黑发的金毛狮王似的,说非主流都高看他了。

    虽然李小小很少追星,但也知道一些常识,像这种发型的当歌手还凑合,若是做演员限制太大了。

    “申文睿,你考不考虑换个发型啊?”李小小委婉地问道:“你不觉得有些热吗?”

    申文睿立马抱住了自己的头发,警惕地看着李小小:“我可是正儿八经抓阄进的公司,你可不能以权谋私,算计我头发。”

    李小小哭笑不得:“我算计你头发干什么?就是你这个造型真的不太合适混娱乐圈。”

    申文睿一昂头:“头可断,血可流,头发不能丢!”

    李小小:“…………”

    小伙挺精神,就是精神不太好的样子。

    牛红海叼着棒棒糖嗤笑了一声,接着李小小就觉得眼前一晃,下一秒牛红海就跳到了申文睿的背上。只见两只小胖手快、狠、准在申文睿脑袋上狠狠地抓了一把,瞬间申文睿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小院。

    李小小赶紧把牛红海从申文睿的背上抱了下来,看着他手里薅下来下来的两大把头发觉得自己头皮也跟着疼了,没想到看起来乖巧可爱的牛红海居然还是个熊孩子。

    “小海,你怎么能薅申哥哥的头发呢?”李小小看着旁边捂着脑袋哭的撕心裂肺的申文睿都有些于心不忍了:“你把哥哥都疼哭了。”

    牛红海满不在乎地一笑:“他就那样,小气巴拉的一根头发都舍不得揪。其实我薅一点头发对他也好,免得头发太多浪费精气,看着越来越傻了。”

    确实看起来挺傻的,不过……

    李小小再一次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自己这个老板当的太不容易了,身兼数职就算了,还得负责教育孩子,这爹妈到底有多不靠谱才会把这么小的一个孩子扔在娱乐公司啊!

    不过身为老板,她是决不会放任这样一个漂亮孩子变成熊孩子的。

    “不管怎么说薅人家头发确实不对。”李小小板着脸教育牛红海:“你得去和他道歉,然后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做了。”

    牛红海不服气地撅了噘嘴,有些不情愿地冲着申文睿嘟囔了一句:“对不起啊!”

    申文睿大大地吸了一口气,嘎的一声把哭泣停住了,一副受宠若惊外加惊吓过度的样子,似乎对牛红海的道歉有些不敢置信。

    李小小头大的看着他,管教小孩子她还能做到,这么大的小伙子她是真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他正常一点。想了想,李小小觉得自己还是先管好孩子吧。

    “赶紧去把头发扔掉。”李小小板着脸继续说道:“头发多脏啊!”

    申文睿委屈的小眼神控诉地看着李小小,小声地为自己申辩:“我的头发才不脏。”

    李小小无视了他,继续拿眼神催促着牛红海。

    牛红海光着小屁股跑出了院子,过了几分钟后又抱着一个袋子回来,殷勤地递给了李小小:“送给姐姐的见面礼。”

    李小小好奇地接过来打开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袋子里有上百根的参须,每根都有大拇指头那么粗,小臂那么长。

    李小小彻底的震惊了:“这得多少年的人参才有这么粗的参须啊?这玩意要是真的话得无价之宝吧?”

    牛红海不在乎地摆了摆手:“不值钱,有的是,姐姐喜欢的话我再给你几袋子。”

    李小小正要推拒,就听申文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接着从椅子上跳起来,抱着脑袋嚎啕大哭的跑走了。

    李小小:“………………”

    求问,员工脑子不太正常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