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27章 一更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在竹林米迷路了半个多小时后终于看到了宅院, 程强和李华南都精神一震, 赶紧拽着绳子出了带竹林。

    李华南盗墓的经历让他养成了做事谨慎的习惯,虽然他心里也兴奋,但却没忘了把绳子这头也系在竹子上, 免得被风给吹跑了, 这样等得手以后拆开这边绳子拽着就能回去。

    和直播里看到的一样, 出了竹林是一大片菜地, 菜地被土大爷打理的井井有条的,瓜果蔬菜硕果累累。不过此时程强可没心情欣赏这些,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进入仙凡娱乐的大宅,想看看里面到底有多少的宝贝。

    两人蹑手蹑脚的走到后墙, 抬头看了看高度, 差不多和有三米多的高度。一般人肯定是爬不上去的,但两人是惯偷了,倒也有点爬墙的经验。

    程强从把身后的背包拿出来, 里面有用绳子捆住的飞索, 他将绳子摇起来往墙头一抛,只听咔嚓一声爪子卡住了墙檐的位置。程强拽了两下,觉得挺结实就率先往上爬。眼看差一步就到墙头了,程强忽然感觉手里拽着的绳索一松,他来不及反应连人带绳的就掉了下去,那用钢制成的飞爪正好砸在他的身边, 差点给他来个脑袋开花。

    程强吓的出了一身冷汗, 李华南也吓的够呛, 一边过来扶他一边问道:“怎么回事?”

    “不知道,感觉爪子突然就松了。”程强撑着胳膊坐起来把一边的百爪拿过来检查,发现其中一个勾爪有松动了,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掉下来的。

    李华南见状也摘下了自己的背包,取出来一把钳子出来,程强看的眼睛都直了:“哥,你这装备带的挺齐全呀!”

    “这不废话嘛,进这么大的宅子指不定遇到点什么事,多点带工具放心,这都是我多年盗墓的经验。”李华南用钳子紧了紧,又用手掰了掰:“这回我先来。”

    两人把东西收好背上背包,李华南换了一个地方将百爪抛了上去,拽着绳子也往墙上爬。眼看着就离墙头有一步之遥了,李华南也从墙上掉了下来,摔在地上的姿势和程强一模一样。

    “靠,邪了门了!”李华南捂着腰坐了起来,发现又是那个勾爪松动了,气得他直接用钳子拧了之后又从包里拿了根铁丝紧紧的缠了十来圈,确定绑的结结实实的才站起来:“我就不信了,三米的墙我都上不去。”

    别说,这回倒真是卡住了,李华南顺利的爬到了墙头,他将手里的绳子丢给程强,自己四处看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挪到大门的位置。这时候程强也上来了,他往下看了一眼觉得院子里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见,便挪到了李华南的身边。

    程强有些犹豫:“哥,咱跳下去吗?”

    “不用,踩着门框下去。”李华南一手抓住墙头一手抓着门框,两只脚分别等在墙上和大门的门框上,刚想借力往下滑,可不知道为什么踩着门框的脚一空,李华南整个人斜着身子栽了下去。而在他身边的程强下意识想伸手去拉他,可反而被推了一把,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从墙上又掉回了院外。

    两人一个在墙内一个在墙外,都捂着腰痛苦的哎呦,正在程强一脸痛苦的从地上爬起来,有点打退堂鼓想放弃的时候,忽然刮了一阵风,就见那朱色的后门吱嘎一声,被吹开了一人多宽的缝。

    后门压根就没锁!

    在风中晃来晃去的大门:“咯吱咯吱咯吱吱……”

    程强:“…………”

    李华南“…………”

    **

    难兄难弟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那扇在风里摇摆的十分带劲的大门一脸的绝望。两人都忍不住骂自己猪脑子,居然连门都不推就直接走墙了。

    李华南摸了摸自己摔疼的腿,一巴掌朝程强的脑袋拍去:“你是猪吗?要不是你拿百爪索,我能忘记推门的事吗?”

    程强也挺委屈:“哥,是你先抬头往墙上看的。”

    李华南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他当时怎么就脑子不好使了呢,居然办出这种蠢事来。

    “行了,反正都进来了,咱们先到里面看看。”李华南环顾了下四周,刚想掏出手电来,忽然觉得视线亮了一些,他抬头一看,原来是月亮出来了。

    李华南心情立马由阴转晴,低声和程强说道:“连老天都在帮助我们,有这大圆月亮省的我们用手电了。”

    程强赞同的点了点头,不愧是盗过墓的哥,这见识就是深。

    从后门进来的这个地方是一个过度的小后院,门口有两间门房,在古代时候是看门人住的,也就是现在的保安室。不过现在仙凡娱乐公司加上艺人都不到十个人,自然也没有保安,这里就闲置起来。

    程强推门往里看了一眼,白天灶大爷直播时用的铁锅、水桶、食盒之类的东西都摆在这屋的架子上。他打开手电进去翻了翻,别说值钱东西了,连块肉沫都没翻到。

    程强悻悻的出来,李华南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一屋子杂物也浪费时间去看,咋这么没出息呢!咱今天是为了红宝石来的!”

    “对对对!”程强立马精神抖索的:“红宝石在这家公司老板李小小的屋里,从这进去倒数第二进院子就是她的住处。”

    李华南:“那还费什么话,走!”

    仙凡娱乐公司用的这座宅子是正儿八经的古宅,每进院子中间都隔着门。这回两人长心眼了没再贸然爬墙,而是先试着推了推门,果然门依然没有上锁,轻轻一推就开了。

    从小门进去,左边是房子,右边则是去往花园。程强还记得白天看直播时李小小的说的布局,低声和李华南解释:“这进院子是三个女艺人住的,不过她们三个都拍戏去了,不在家。直播中那个小老板说她的红宝石,就是其中一个女艺人给她的。”

    李华南眼里闪过一道精光:“走,趁着没人先去她们三人的房间看看。”

    *

    也不知道仙凡娱乐公司是因为地方偏僻还是对自己的竹林有信心,后门、院门不上锁就算了,屋子的门轻轻一推也开了。

    程强推开门走在前面,可他忘了古宅是有门槛的,一进门就绊了一跤摔了进去,刚要爬起来就觉得一声轻笑,他以为自己被发现了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抬起头来,可看到眼前的情景后身上的冷汗掉的更快了。

    之前看到的房间消失了,自己跪坐在一个破庙前,周围是黑咕隆咚的密林,也就这破庙附近有点亮堂。这种诡异的场面差点让程强吓尿了,他哆哆嗦嗦的扶着腿站起来,声音都跟着打颤:“哥,你在哪儿啊?”

    密林里刮过一阵风,没有人回答,反而传来几声像是野兽的吼叫声。

    程强咽了咽口水,赶紧伸手去拽背包,里面有他的工具和静音的手机。可程强的手往后背一搭的时候又傻眼了,自己身上的运动背包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布包。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布包在胸前系了一个疙瘩,就像是古人的行囊一样。

    此时程强的脑袋混乱的像粥一样,来不及多想,三下两下把背上的包袱解开扯了下来。布包袱本来绑的就不是很结实,这一拽直接散开了,一个脑袋咕噜噜的就滚了出来。

    程强吓的嗷的一脚,跌坐在地上,吓的面无人色。

    人头在地上原地滚了一圈后最后滚到程强的脚边,脸正好朝上,程强躲闪不及正好看的清清楚楚,那分明李华南的脸。

    程强吓惨了,就一个进门的李华南走散了,他怎么就死了呢?!!

    正在程强傻愣愣的不知所措的时候,李华南的人头忽然睁开了眼睛,惨白的脸对他阴恻恻的笑容:“刚才我听见你叫我了!”

    “不不不,我没有!”程强吓的屁滚尿流的往后退,李华南的人头见状直接朝他滚了过去:“你要上哪儿啊?你得留下来陪我啊!”

    程强吓的转身撒腿就跑,连滚带爬的进了破庙,在他转身关上破庙的门的时候,看到李华南的人头已经近在咫尺。

    他赶紧拿起一边的棍子,正准备别到门上的时候,李华南的人头猛的飞起来一下下撞在门上。

    程强的棍子还没有完全卡到门栓里,只能死死的推着门。就在这时,一只白嫩的手从程强身后伸了过来,将门插好。

    程强身体僵硬的一动也不敢动,脸上露出了绝望的表情。门外人头还在一下一下的撞着门,身后有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东西,他真的是进退两难啊。

    就在这时,程强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程强听着声音挺正常,语气也很温柔,大着胆子转过头,发现身后飘着一个长发女鬼,头发垂到小腿的位置,脸上满是血迹看不清原本的面容。

    门外人头还在执著的一下一下撞着门,面前是一个看着就不好惹的女鬼,就在程强一闭眼睛想晕过去的时候,女鬼忽然伸出手掐住了他的脖子:“谁让你闭眼了?”

    程强被掐的直咳嗽,但依然强忍着难受使劲闭上眼睛,不敢看眼前的女鬼。女鬼不满他的态度,伸出手使劲扒他的眼皮,一副不不睁眼就要把他眼珠子抠出来的架势。程强吓的魂飞魄散的,眼泪鼻涕全流出来了,结果下一秒就被女鬼嫌弃的甩在了地上。

    虽然在这种时候胡思乱想不太对,但是程强脑子里认不出冒出了个念头,你一个满脸血的鬼是怎么好意思嫌弃我的?我都没敢嫌弃你呢!

    女鬼飘到程强的身上踩了他两脚:“既然是土老爷安排你进来的,那我就带你去逛逛吧。”

    听到这句话,程强恐惧的情绪终于暂缓了一些,哆哆嗦嗦的问道:“你不杀我?”

    女鬼蔑视的看了他一眼:“想让我为你这种垃圾背上杀孽,你想的美!”

    虽然不太懂女鬼的想法,但是话里的关键意思程强听明白了,那就是自己的小命能保住了。

    可就在他松了口气的瞬间,女鬼又露出了阴森的笑容,朝程强伸出手:“你的罪行自然有人来惩处你。”

    程强觉得自己领子被拽了一眼,眼前的景象天翻地覆整个人趴在了地上,等他再爬起来的时候破庙也消失不见了,此时自己在一个荒芜的路上,两边连根草都没有,不远处还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鬼哭狼嚎声。

    女鬼低着头在路上飘,程强战战兢兢的跟在走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道:“美女小姐姐,我们这是在哪儿啊?”

    “美女小姐姐”几个字取悦了女鬼,她转过头朝程强笑了一下:“黄泉路。”

    程强觉得两腿间一哆嗦,一股热流顺着大腿躺了下来,也不知道是被女鬼小姐姐的笑容给吓的,还是被黄泉路这三个字吓的。

    女鬼撇了他一眼,不耐烦地催道:“快点,不要浪费我时间。”

    程强看着飘在前面的女鬼,有心想逃走,可这黄泉路是笔直的一条路,两边连棵树都没有,连躲都没地方躲。正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黑色的大门突然出现在路边,紧接着大门打开,一个穿着鬼差手里拎着铁链子,从门里拽出来十来个鬼。

    程强偷偷打量了一天,愕然发现排在第一个的居然是刚才把脑袋当球玩的李华南。

    李华南和程强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一步,仿佛对方是恶鬼一般。

    女鬼丝毫没注意到程强的恐惧,还把他丢到了李华南的身边,前面的鬼差回头一甩铁链,程强发现自己也被锁到了上面,被迫被拽着往前走。

    程强不敢看自己身边的李华南也不敢说话,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跟在鬼差后面走了许久,忽然看到前面有一座大殿,旁边还有一个巨大的铁门,他刚想看看大殿上的牌匾是什么字,就被推进了铁门里。

    铁门哐当一声关上了,墙壁两边的蜡烛亮了起来,一个狭长通往地下的通道出现在眼前。鬼差回过头来,冲他们露出了冰冷的笑容:“下面就是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经过地府2015年版《地府最新十八层地狱管理规定》,阳间犯罪未被立案调查接受处罚者,要进十八层地狱接受双倍处罚。”

    另一个蒙着脸的鬼差上前,手一伸,一个长长的羊皮卷出现在他的手上:“李华南,男,三十二岁,死于入室盗窃。其生前以盗窃为生,共挖掘盗窃他人坟墓八次,累计破坏墓地十二座,盗窃金额价值十万八千元;入室盗窃三次,金额五万二千元。按照规定先下剪刀地狱剪掉双手,再下油锅地狱,煎炒烹炸二十天。因其在阳间逃脱了法律制裁,处罚翻倍,剪掉双手双脚,下油锅地狱热油烹炸四十天。”

    “程强,男,二十八岁,死于入室盗窃。生前入室盗窃九次,累计盗窃财物八万一千元。按照规定先下剪刀地狱剪掉双手,再下油锅地狱,煎炒烹炸十一天。因其在阳间逃脱了法律制裁,处罚翻倍,剪掉双手双脚,下油锅地狱热油烹炸二十二天。”

    “…………”

    后面的话两人已经听不清了,程强只能感觉到自己被拽走,很快眼前的景象一晃,两人出现在一个血淋淋的密实里,四周墙上挂满了鬼,几个鬼差用硕大的剪刀剪掉他们的手和脚,凄惨的叫声震耳欲聋,让人闻风丧胆。

    紧接着眼前画面又是一晃,密室不见了,周围出现了一个个巨大的油锅,下面柴火熊熊燃烧,上面的热油烹的老高。

    一个个犯了罪的鬼被丢进了油锅里,绝望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就在这时,程强和李华惊恐的看着鬼差朝他们走了过来,分别抓住他们手和脚,狠狠的往油锅里一扔……

    “啊!!!”程强和李华南猛地一打挺爬起来,发现周围静悄悄的,没有鬼差没有油锅,只有一个被黑暗笼罩的屋子。屋子一角摆着一地的宝石,各种各样的颜色,即便是在黑黑的夜色里,也能看到光彩。

    宝石,本来是两人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可是此时的他们看着这些宝石就像是见了鬼似的,一边疯狂的大叫一边转头就跑。一路从院子里跑出后门,穿过竹林钻上了停在路边的面包车,踩着油门飞快的把车开跑了。

    土大爷目送两人离去,一挥手锁上了后门,哼着小曲又钻回了地里。

    房间里,李小小翻了个身,睡的无比的香甜和踏实。

    翌日,东泰市警方发了通告,昨夜有两名入室盗窃嫌疑人主动自首,供述案件二十余起,警方已立案侦查……

    ****

    自从土大爷说要把天价花拍卖后,一时间李小小的手机简直要被打爆了,除了私人收藏家以外,很多拍卖行也打电话联系。李小小搜集了不少资料,和土大爷两人一起选了一家国内最大口碑最好的拍卖行,经过专业人士评估了价格后,和拍卖行签订了合同,拍卖定在一个月以后。

    资金的问题有了着落,李小小心里的大石头算是落了地了,打开公司邮件打印新接到的邀约和剧本。

    玄娉自从参加的综艺《疯狂挑战》播出后,人气猛然提升了一大截。虽然微博经常不营业,但粉丝也已经突破了七百万人,比仙凡娱乐公司的粉丝还多。

    想着自家艺人出去拍戏也有几天了,李小小心里总有些惦记,干脆订了车票直奔剧组去影视城。

    已经很懂微博管理的李小小拍了一下自己和影视城大门的合影,发了一行字:“探班我家艺人,你们想先看谁!”

    申文睿的粉丝第一个扑了上来,激动的嗷嗷直叫唤:“我要看申申”

    李小小看了一眼评论,开开心心的回了一条:“好的,我们先去看美美的玄姐。”

    粉丝痛心疾首的捶胸胸,小老板你这个偏心的大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