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26章 二更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饭饭妈妈拍了老范手一下, 嗔道:“能有多好吃?我做饭你们不是嫌这个就是嫌那个, 别人做的就比我强这么多?”

    老范头也不抬的又撕了一块肉塞在她嘴里:“你尝尝不就知道了。”

    范母嚼着嘴里的肉,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确实好好吃, 这是哪家的外卖啊?”

    “这不是外卖, 这是我抽中的奖品!”饭饭看着父母都下手顿时急了, 一边忙不迭的也撕了块肉塞嘴里, 一边还要掏出手机拍照:“都先别动了, 我拍张照片发微博!”

    老范两口子只得将手抽了回来,眼巴巴的看着饭饭对着那吃金黄油亮的烤羊腿一顿拍。老范在旁边等着有些不耐烦, 伸手在盒子里翻了两下, 又掏出来一个硕大的玻璃瓶子,里面有六只螃蟹。

    饭饭刚给羊腿拍完照,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酒香, 她抬头一看,不知道老范啥时候把醉蟹的瓶子拧开了。

    老范被闺女瞪着心虚的手一抖, 瓶子里的酒洒了一些在手指上,他下意识伸到嘴里舔了一口, 立马又惊住了:“这酒太好了吧!”

    饭饭被老范一惊一乍的整的有些发懵:“什么酒啊?我抽中的奖品是烤羊腿和醉蟹。”

    “就是醉蟹里的酒!”老范说着干脆把瓶子凑到嘴边轻轻抿了一口, 脸上露出了痛心疾首的表情:“用这么好的酒做醉蟹,简直是太浪费了。我和你们说,凭我这们多年喝酒的经验,这可是纯粮食酿造的原浆白酒, 而且粮好水好年份足才有这么香醇的味道。”

    饭饭伸手把瓶子夺了回来, 连酒带蟹倒在了一个汤碗里:“这次算你猜对了, 灶大爷说这酒是他自己酿的,足足窖藏了十年呢。”

    老范忍不住问道:“灶大爷是谁?他从哪儿卖酒啊,我说啥也得去捧场!”

    “别做梦了,我还想捧场呢!”饭饭把醉蟹拍了照片,和羊腿的照片拼了个图发到微博上,然后拿起牛排刀,果断的上手将自己之前看好的那块肉给切了下来。

    老范一看就急了:“你这孩子怎么整的这么出其不意的,不是都说了好吃的要一起分享吗?”

    饭饭压根就不搭理自己亲爹,连叉子也不用,直接用手拿着羊腿肉一口一口吃的贼欢。

    之前饭饭也在外面吃过烤羊腿,那种只外面的表皮有味道,里面的肉紧美味,得需要沾调料才能吃的下去。而灶大爷烤的羊肉却不同,里面的嫩肉一样十分入味,肉汁被紧紧的锁在肉里,鲜美非常。

    一大块羊腿肉来不及细品就吃光了,饭饭赶紧伸着刀子又割了一大块肉下来,老范一看急了,嘴里叼着肉含糊不清地说道:“你割的也太多了,不知道孝敬爹妈啊!你还年轻,吃好东西的时候还在后面呢,现在得多让让我们。”

    饭饭拿着羊腿肉丝毫不示弱:“我这才切两块,您俩都快撕下来一大半了。别的好吃的我能先孝敬您,这个可不行。我这次能抽中这条羊腿都属于祖坟上冒青烟那种,下回指不定是啥时候才尝到灶大爷的手艺了。”

    这是老范第二次听到饭饭说灶大爷了,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说的灶大爷到底是谁啊?”

    饭饭没吭声,闷头吃完自己手里的羊肉才擦了擦手,打开直播间,把手机放到餐桌的手机架上,指着上面一个梳着发髻的老人说道:“这就是灶大爷,仙凡娱乐公司的大厨。”

    老范两口子闻言同时朝手机里看去,对这位范大爷充满了好奇。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来小时,但仙凡娱乐公司的午饭还没吃完。只见李小小嘴边都是油渍,嘴上说着好撑好撑不能再吃了,可手里往生菜叶上放肉的速度一点都不慢。

    一只全羊从内到外全烤熟要好几个小时,灶大爷他们自然不愿意等他们久,所以他们一边吃一边烤,烤一会吃一会,反而吃的更多了。

    现在烤架上的羊已经被吃掉了大半了,剩下的还在滋滋冒油,李小小郁闷的都要哭了:“怎么办,闻起来好像更香了,可我实在是吃不下了。”

    看着李小小眼泪汪汪的样子,直播间的网友也想哭:真的是旱的旱死涝旳涝死,人家撑的哭,而自己是馋哭了。

    老范目不转睛的盯着直播间里的那个烤架:“闺女,这只羊腿是那只羊身上的吗?”

    饭饭一边用刀刮着羊骨头上的肉一边说道:“对,就是这只羊。”

    “真香啊!”老范再一次感叹道,他回过头看着骨头上还带着一丝没扯下来的肉,连忙从饭饭的刀下把骨头给抢走了:“别刮了,剩下的我啃啃得了。”

    饭饭无语地看着他,老范直接忽略了女儿的目光,就像没事人似的把骨头上的肉肯定干干净净,骨头锃亮的都能反光。

    灶大爷切羊腿的时候给的实诚,带着腹部的一些肉,起码也得五斤来沉。可愣是被因为天热而没胃口的一家三口吃的干干净净,连点肉渣都没剩下。

    把骨头丢到一边,老范的目光又落在了那盆醉蟹上:“这螃蟹是直接吃的吗?”

    “咋地?不直接吃你还准备给螃蟹整个仪式啊?”范母因为吃羊肉时没抢过老公和女儿有点不满,毫不留情的怼了老范后率先用筷子夹着螃蟹钎子拎了个醉蟹上来。

    醉蟹身上的酒滴滴拉拉撒在桌子上,心疼的老范都跳起来了,赶紧拿了个碗塞到了螃蟹的下 面:“你接着点啊!”

    范母嗤笑地撇了他一眼,掰开螃蟹先咬了口蟹黄:“这酒都泡过螃蟹了,你还能喝咋地?”

    老范不服气的怼了回去:“我用这酒继续做醉蟹行不?”

    被醉蟹味道迷住的范母立马点头:“必须行,今天就做。”

    饭饭看着盆里的醉蟹有些犹豫,和李小小一样,她是从来没有接触过酒的,也没吃过醉蟹、醉虾一类的食物。可看着亲妈吃的头也不抬,肯不得把蟹壳都咽下去的样子,她又有些蠢蠢欲动。

    这时老范也动手了,夹了一个螃蟹回去先把外面沾着的汤汁吸干净。饭饭一看这不能再等了,要是再犹豫下去这盆醉蟹估计就没自己的份了。虽然这里面酒的劲头很足,但凭这时灶大爷做的醉蟹,她必须得尝一口,否则可能会遗憾终身。

    饭饭夹了只醉蟹掰开,学着之前李小小的样子连肉带黄咬了一口。在这口蟹肉进嘴之后,她终于明白李小小会吃的停不下来直到把自己吃醉了,实在是这醉蟹的滋味太美味了。

    蟹肉滑嫩的就像膏一样,和蟹黄鲜美的味道在口腔里融合,在美酒的催化下升华成一种特殊的美味,肉质鲜嫩、酒香浓郁,即使是不会喝酒的人品起这醉蟹来也舍不得放下。

    怪不得李小小能吃到醉,若是放任她来吃,她估计也能干掉十只。

    一瓶里有六只螃蟹,一家三口一人两只,吃的意犹未尽的,有些醉意的饭饭瘫软在椅子上,抚摸着自己凸起来的肚子幸福的舒了一口气:“吃到了这么美味的食物,人生都感觉圆满了。”

    这种幸福不给网友分享一下太难受了,饭饭坐起来拍了一张餐桌的照片。桌子上的羊腿骨锃明瓦亮的被啃的堪比灯泡,干干净净的螃蟹壳被舔的快和纸一样薄了,看着都透亮。此外,还有一个没吃够的老爹偷摸的用筷子沾泡醉蟹的酒往嘴里送,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

    饭饭把照片发到仙凡娱乐公司微博的下面评论区里:“灶大爷的手艺真的是太太太太好了!烤羊腿外焦里嫩、特别入味,醉蟹味道鲜美、酒香浓郁,太好吃了。就为这两道菜,我爸我妈差点和我抢的打起来,二十年的亲子之情险些毁于一旦。”

    虽然直播还没有结束,但一边看直播一边在微博下面发评论已经成了很多粉丝的爱好。看到饭饭的炫耀,不少粉丝都嗷嗷的扑过去咬她,还有一些外地粉丝捶胸顿足,后悔自己怎么不住在东泰市。

    ***

    吃完了午饭,李小小又开始瞌睡了,天气炎热,她的酒劲还没散,外加吃的有点太撑,总是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此时灶大爷和土大爷也吃饱了,两人悠闲的坐在树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一脸的惬意。

    李小小打了个哈欠,和两位大爷商量:“咱今天的直播就到这?”

    两位大爷点了点头:“行啊,等下回再直播吧。”

    大爷同意了,粉丝不不干了,直播虽然持续了四个多小时,但是还是看不够。感觉哪怕看两个大爷坐在聊天他们都能兴致勃勃看一天,他们咋就这么喜欢两位大爷的状态呢。

    ****

    直播结束,仙凡娱乐公司又有三个词条上了热搜,分别是#灶大爷的烤羊腿#、#仙凡娱乐公司的人参是不是野山参#、#仙凡娱乐公司的红宝石到底是真是假#,一时间网上讨论的热闹非凡。

    仙凡娱乐公司的话题度越来越多,有一些心里不是滋味了。比如说准备挖角的那些娱乐公司,本来他们是不把仙凡娱乐公司放在眼里的,觉得他们规模小、资源少、没门路,随随便便就能压住,甚至自己出个高价可能就能把他们的艺人挖来。

    可是看了直播后就有些不太确定了,仙凡娱乐公司又是野参又是红宝石的又是上亿元天价鲜花的,这些玩意到底是真的是假的?若是假的话可能是为了出名炒作,可若是真的挖角这事就难办了。

    别人不说,就玄娉那张脸那个身手,若是有好资源绝对能大红大紫。

    在办公室里琢磨片刻后,几家知名娱乐公司的老总同时下了命令,和玄娉接触,争取把人抢回来。

    看直播动歪心思的不止娱乐公司,还有一个东泰市本地的一个叫程强的小混混。今天在家无所事事的时候刷直播,正好在李小小拿出红宝石说要卖掉拍电影的时候进了仙凡娱乐的直播间。因为李小小长的好看,程强便多呆了一会,亲眼目睹了一群人把土大爷的三盆花炒到一亿多的价格。

    程强一边啃着黄瓜一边骂有钱人傻逼,钱多了没地方花,嫉妒的两眼通红。等到中午两位大爷走出竹林钓鱼时,程强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地方。

    这是东泰市西郊的隐仙山,他去年的时候在旁边的建筑工地盖写字楼,晚上热的睡不着觉的时候就跑河里来游泳,对这个地方十分的熟悉。后来写字楼烂尾了,他也就失业回家了。

    程强看着屏幕心里有些后悔,之前是看到这附近有很大一片竹林的,但是一直没钻进去看看里面有什么。原来这里还藏着这么一家有钱的公司。看着那红墙也不过两米多高,翻不过也不是太难,挺大的宅子就住着俩老头和一个小姑娘,若是他翻进去,那里面的东西还不是随便他拿。

    程强兴奋了,拿起手机给从小一起混到大的李华南打了个电话:“哥们,有笔大生意愿不愿意一起做?”

    *

    夜幕降临,一辆没有牌照破破烂烂的三轮车听到了西郊竹林外的小路上,李华南从车上下来,四处看了一眼说道:“你确定这里有肥羊?可别白折腾。”

    “不会的,我都打探好了。”程强掏出手机给李华南看微博:“你看这家公司的天价花已经有拍卖公司接洽了,还有这些他们之前送出去的花,动辄都好几万一朵,这些可经过专家鉴定的。咱就是不进屋,直接进花园,挖他们一车的花咱也发了。”

    李华南嗤笑了一声:“要整就整点大的,把拿红宝石偷出来看看到底是真的是假的。”

    程强猥琐的笑了一下:“成,我正好看看李小小那小丫头是不是长的和直播间里一样可爱,今天看的我心里痒痒一天了。可惜玄娉不在,那女的长的才叫美呢,若是能亲一口这辈子都值了。”

    李华南撇了他一眼:“咱是为了发财不是为了色,争取拿了东西就走别吵醒他们,你可别分不清轻重。”

    “放心放心,我是啥样人你不知道吗?”程强从口袋里掏出个瓶子:“我带麻醉喷雾了,保证不会坏了我们的好事。”

    李华南这才不吭生了,他四处看了一眼有些纳闷地问道:“你说的古宅在哪儿啊,我怎么看不到?”

    程强往竹林一指:“就在那片竹林里,从河边穿过去是后门,走小路是前门。”

    李华南想了想:“咱走后门。”

    两人来到河边的石滩上,程强把保存的视频拿出来对比了一下,确定了两位大爷钓鱼的位置后带着李华南朝竹林里走去。

    白天看直播的时候,两位大爷好像很快的就穿过了竹林,没走什么弯路。可陈强带着李华南进了竹林后就有一种转向的感觉,好像四面八方全是竹子,一转头的功夫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也忘了该往哪个方向走。

    两人凭着直接往前面走,可是走了十来分钟依然是竹林,李华南就算是没看过直播也觉得不对,走了十分钟还走不出去这得多大片竹林啊。

    天色越来越黑了,月光透过竹林撒在地上,不但没给程强壮胆,反而让他有些打怵:“不会是鬼打墙了吧?”

    “别胡说八道,哪儿来的鬼!”李华南从包里拿出一根丝巾系在一根竹子上,用箭头画了个方向:“我们朝这边走。”

    这回没走十分钟,五分钟两人就看到前面的根竹子上挂着的红丝巾,他们又回到了原处。

    李华南没有吭声,直接过去又画了一个方向,几分钟后,他们又回到了原地。

    这回程强是真的有些哆嗦了:“哥,这地方不会闹鬼吧。”

    “闹什么鬼?”李华南瞪了他一眼:“这里只不过是种的竹子太多太密了,一眼望去没什么区别,因此让我们大脑产生了混乱,以为自己走的是直线,其实在转圈,这就和蒙着眼走路一样。”

    程强听的稀里糊涂的:“哥,那咱咋出去啊?”

    “放心,我以前盗墓的时候遇到过比这难走的地方。”李华南从包里拿出一捆绳子,把其中一头绑在了做记号的竹子上,自己拽着绳子又画了一个新的方向,一边放绳子一边往前走。也不知道是因为绳子管用还是方向找对了,两人走了三四分钟后不但没回到原点,还透过竹子隐隐约约看到了一座宅院。

    程强兴奋的一拍大腿:“终于到地方了!哥,咱要发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