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123章 第 123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李小小和范无咎虽然不是科班出身的演员, 但是两人毕竟都上过陈大河老师的课,也都拍过不少戏了,也算是有些临场的经验。虽然这次对拥抱戏份突然产生的悸动影响了情绪和心态, 但是两个人各自坐着冷静了一会,调整好了心态后又重新回到了摄影机前。

    这次两人表现的十分正常,很快的完成了这组镜头的拍摄, 但却少了第一次拍摄的亲情流露。

    下一个镜头是吻戏了, 由于拥抱的镜头耽误了拍摄进度,导演没法给太多的时间让他们调整状态,简单的喝两口水就准备拍摄了。

    李小小紧张的手心里直冒汗,虽然她从小到大长的挺漂亮可爱的, 但是她一直对感情的事不太开窍,可以说直到昨天她还没经历过情窦初开,上学时候收到的男生礼物全部退回,情书全部贡献给了垃圾箱, 和她做哥们可以,想做她男朋友没门。

    这就导致李小小到现在初吻都没献出去, 所以下面拍的这场戏不仅是她的荧屏初吻, 也是她人生的初吻。

    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李小小觉得自己的心跳又加速了, 刚才拍拥抱戏因为她没控制好感情导致NG了几十次,好容易拥抱拍完了现在直接让她拍吻戏,还是和一个她喜欢却不能喜欢的人拍吻戏, 李小小觉得这一定是老天爷觉得她最近过的太清闲了给她的惩罚。

    正在努力平复自己的心跳,朱鹤鸣走过来了, 看着李小小明显有些冒汗的模样顿时笑了:“你紧张?”

    李小小点了点头, 转头看了眼范无咎的方向, 小声说道:“我没接过吻,怕拍不好。”

    朱鹤鸣笑的越发和善了:“刚好和女主人公李落一样,这也是她的初吻。其实拍这段吻戏你不用表演,也不用刻意想什么接吻的角度,你只要顺从本心,闭上眼睛,把范无咎想成你喜欢的人,大胆的吻就可以,其他的都不用考虑太多。”

    李小小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道:“吻戏必须拍吗?”

    朱鹤鸣点了点头:“我们的戏本来就比其他的戏更重剧情,这段吻戏还是挺重要的,真的删不了。再说,当演员尤其是你这种年龄的年轻女演员,以后遇到的吻戏肯定不少,难道你一个都不拍吗?”

    李小小点头朝朱鹤鸣笑了笑:“导演,你说的对,我一会会好好拍的。”

    朱鹤鸣欣慰底下点了点头:“我再给你十分钟时间调整下心态,希望拍摄的时候一次通过。”

    李小小看着朱鹤鸣离开的背影,从口袋里摸出一粒糖果放到了嘴里,缓缓地吐了口气。其实导演说得对,若一直走演员这条路,早晚会拍吻戏,范无咎和其他男演员没什么区别,放平心态就好了。

    若是再想的自私点,与其将初吻给别人,倒不如给范无咎,就算是给自己这“灵光乍现”的初恋一个告慰。

    糖全部在嘴里融化,李小小将糖汁咽了下去,口腔甜香,心里却有些发苦。

    灌了几口水,化妆师分别给两人补了妆,李小小又回到了镜头前。

    范无咎一边整理袖口一边低头看李小小:“你有点紧张?”

    “还好。”李小小抬头回视:“刚才导演也找你聊了?”

    “嗯。”范无咎的眼睛垂了下来,似乎在回避李小小的目光:“导演让我拍吻戏的时候放下顾虑,打开心里的枷锁,要顺应本心这样拍出来的效果才自然。”

    李小小的心跳漏了一拍,她忍不住伸手捂住胸口,眼神却十分坚定:“那我们就放开好好拍吧,争取一次通过。”

    范无咎抬起了眼眸,他定定地看着李小小,缓缓地吐出了一个字:“好!”

    这是一场吵架之后的吻戏,吵架部分拍完了,就剩吻戏部分了。在导演说开始后,范无咎转头看着李小小离去的背景,眼里闪过纠结和不舍,终于他追了上去,一把抓住了李小小的手腕。

    李小小挣扎着想甩开,反而被范无咎抱在了怀里,四目相对,李小小脸上的委屈和怒气还没消去,眼圈红红的,依稀可见泪光的存在。

    范无咎心里一软,伸手摸了摸她的脸,低头吻了上去。

    躲在一边的进宝激动了,两个手都握成了拳头,喜不自禁地小声嘀咕道:“终于亲上了。”

    旁边的玄娉泼冷水:“不过是拍戏而已。”

    进宝嘟了嘟嘴,右手藏在身侧,偷偷地对着两个人捏了个手势,一股凡人看不见的红色雾气朝两人袭去,将两人包裹起来。

    凡人看不见这红色的雾气,但玄娉却是能看的见的。进宝不安的用眼角偷偷瞄了一下玄娉,却发现她正好在低头看手机,压根就没发现她做的小动作。

    进宝顿时喜笑颜开,趁机又加大了红雾的浓度。

    李小小在范无咎抓住自己的手往怀里一带的时候就觉得浑身仿佛有电流经过,四目相对,两人的眼神交织在一起,都含着若隐若现的情愫。

    范无咎闭上了眼睛,头缓缓地低了下来。

    柔软的嘴唇碰到一起,李小小浑身一颤,那一刻她仿佛整个世界都离去了,身边的一切都不再存在,她能感应到的只有范无咎和他的嘴唇。

    李小小的手本能的从范无咎的胸口往上移,攀住了他的肩膀。范无咎感应到了李小小的变化,将她更紧的搂在怀里。

    身体相贴、唇齿相依,熟悉的触感、甜甜的味道让范无咎想起了孟婆,当年奈何桥旁的一吻也如今天一般。

    黑无常和孟婆从来没有被世人拿到一起说过,在世人眼中孟婆是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妪,只有地府的人知道,其实孟婆是个甜美可爱又有些迷糊的小姑娘。她本是天界的神仙,因为不想人类因为爱恨情仇是是非非生生世世的痛苦,便自愿来到阴间熬煮孟婆汤,替魂魄洗去记忆、忘记前世,让他们无忧无虑的开始新的一生。

    千百年来,孟婆一直守在奈何桥边,寂寞、清苦,但她的性格却没因此改变,一直是那个活泼善良的小姑娘。她经常有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把孟婆汤的味道熬的乱七八糟;有时候她也会把执行完公务的黑白无常拖来发孟婆汤,她好有机会偷偷溜去人间玩一玩。

    谢必安总是找各种机会溜走,只有范无咎心甘情愿的留下来,他不愿意这阴冷的地府锁住这样开朗的姑娘,他希望孟婆可以多去人间看看阳光。

    范无咎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爱上孟婆的,但等他发现时才发现这爱已经深入骨髓了。

    阴阳两界,白无常谢必安性格开朗,黑无常范无咎总给人死板、不苟言笑的印象。但死板的范无咎遇到孟婆什么都变了,他表现的内敛,但心里爱的深沉。

    他总是流连在奈何桥旁,孟婆熬煮孟婆汤,他陪着;孟婆给即将投胎的魂魄发汤,他在旁边伴着。直到有一天,孟婆看着他问,范无咎,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语气坚定地告诉孟婆,是的,我喜欢你。

    孟婆笑靥如花,说好巧,我也刚好喜欢你。

    那一刻他心跳如雷,没想到幸福来得那么突然,那天他像今日一样,把她拉进怀里,低头轻轻吻上了娇艳的红唇。

    柔软的唇瓣、甜甜的味道,美好的感觉遥远又熟悉,熟悉到仿佛他正在吻孟婆一样。

    而此时的李小小也陷入一片迷茫之中,她觉得这个吻无比的熟悉,好像什么时候经历过一样。她忍不住微微张开了唇瓣,想吻的更深一点,想唤醒记忆里的那个吻。

    舌尖触碰到一起,一股让人瘫软的电流在两人身体里流动。

    熟悉的感觉更加强烈,但总感觉有一个枷锁挡在了这个感觉之前,让她离这个吻的距离近到触手可及,却怎么也碰触不到。

    李小小有些着急,她忍不住回应这个吻,她想借助这个吻打开枷锁。

    范无咎呼吸急促起来,他闭着眼睛,将他的孟婆紧紧的抱住,再也不想分开。

    “卡!”导演的声音传了过来,似乎很遥远,仿佛在天边一样,但这一声却惊醒了拥吻的两个人。

    范无咎抬起头自己怀里抱着的女孩,孟婆的容颜在这一瞬间和李小小融合在一起,他不由地恍惚了一下,忘了自己抱着的是李小小还是孟婆。

    李小小看着眼前的范无咎也露出了迷茫的神色,心里闪过一丝莫名的失落。

    坐在监控器后面的导演露出了赞许的神色:“好,非常不错,过!”

    下一场戏是两个配角的戏份,李小小和范无咎上午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两人有足够的时间消化这个吻带来的冲击。

    各自回到自己休息的长椅上,范无咎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李小小,又瞬间将视线挪开,脸色有些发白。

    看到这一幕的进宝纳闷了,忍不住嘀咕:“范无咎的反应怎么和我想的不一样啊?”

    玄娉的表情也有些无奈,她抬手抚了抚额头,无声地叹了口气:“我们进去吧。”

    两人身影一晃出现在了影棚没人的角落,玄娉示意进宝:“你去和范无咎聊聊,我去陪陪小小。”

    “好咧!”进宝迫不及待地跑到范无咎的身边,伸手在他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一下:“喂,想啥呢?”

    范无咎惊了一下,抬头发现是进宝才松了口气,遮掩着端起了杯子抿了口水:“没什么。”

    “少装了。”进宝不屑地切了一声,伸手拽过一把椅子在他旁边坐了下来,低声说道:“我刚才看到你和小小拍的那场吻戏了,你投入进去了。”

    范无咎揉了揉太阳穴:“可能是我最近想孟婆太多,不自然的把小小带进去了,我以后一定会控制自己情绪的。”

    “你是不是傻!”进宝急的拍了他肩膀一巴掌:“你怎么就这么确定孟婆不能是小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