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120章 120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柜门哐啷一下打开了, 卡在柜子里的朱鹤鸣和眼神疯狂的陈名凯四目相对。

    看着陈名凯手里滴血的尖刀,朱鹤鸣试图转移陈名凯的注意力:“我叫了个新朋友和我们一起玩捉迷藏好不好?”

    “好!”陈名凯举起手里的刀狠狠地朝朱鹤鸣刺去:“等惩罚你以后我再去找他!”

    刀尖狠狠地朝朱鹤鸣的心口窝刺来,而他躲没法躲, 跑又没地方跑,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刀直奔自己而来。

    眼看那刀就要刺到自己胸口的位置了, 忽然一片白色的透明光膜从朱鹤鸣胸口的位置弹了出来,挡住了刀尖的进攻。

    朱鹤鸣低着头看着救了自己一命的光膜, 不知道这是什么,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

    而陈名凯明显被眼前这一幕激怒了。他居然伸出左手不管不顾的想将阻拦他的这个光幕撕碎。

    可他的手一碰到光幕就像是被火灼烧一样,冒出了一股刺骨的黑烟, 而之前还青筋暴露的手已经变的有些透明了,陈名凯发出痛苦的嘶吼。

    看到这一幕,朱鹤鸣试探着往外走了一步,陈名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眼睛猩红的看着朱鹤鸣,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旁边柜子的成宁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 不敢出声也不敢动,只能静静等待着,心里估摸着等疯子杀了导演后下一个可能就轮到自己了。

    倒是躲在柜子一侧的张天海把外面发生的事看的清清楚楚的,心里对活着逃出去也多了几分期待。

    就在朱鹤鸣和陈名凯僵持不定的时候, 走廊里忽然传来了无比清晰的脚步声, 而且听声音似乎不止一个人。

    陈名凯的脑袋僵硬的转了一下, 往病房门口看去, 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疑惑。虽然他思维混乱,但他也清楚的知道现在呼吸内科的考“人”都被他砍死了, 按照每天循环的惯例他们会一直静静的躺在地上, 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消失, 从来没出现过“死”了以后再起来的情况。

    一楼的话就这三个活人,他都带回来了,当时他在一楼转了好几圈压根没发现别的人在。即便是之后进来这个医院的人,应该也进不来二楼啊,毕竟这里已经是他的世界了。

    朱鹤鸣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脸上露出了狂喜的表情,试探着叫了一声:“范无咎?”

    一男一女两个身影出现在病房门口,李小小双颊染晕的朝朱鹤鸣挥了挥手,咯咯咯的笑着说道:“我给范哥唱歌来着,唱着唱着想起你们了,出门一看原来你们都跑到二楼玩来了!”

    朱鹤鸣哭笑不得,小李总也太看得起他了,这么刺激的游戏他其实一点也不想玩。

    跟在后面的范无咎有些歉意地朝朱鹤鸣点了点头,晚上的时候因为李小小喝多了非要唱歌,他为了不吵到隔壁房间的三个人才设了结界,没想到居然被李小小闹的忘了时间,差点没来得及救这三个倒霉蛋。

    陈名凯看着这突然出现的两个人愣了一下,可很快他的疯狂占了上风,放弃了柜子里的朱鹤鸣,拿着刀向离她最近的李小小砍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不但朱鹤鸣吓了一跳,就连范无咎都变了脸色,连藏在腰间的铁链子都来不及拿,直接伸手掐了个法决。

    可李小小离陈名凯太近了,陈名凯的速度又太快,连范无咎的法决都有些来不及,大家眼睁睁地看着那把刀从李小小的脖子上劈了下去,穿过了整个身体。

    李小小居然安然无恙!

    正在和朱鹤鸣打招呼的李小小冷不丁被吓了一跳,转过头才发现这个拎着刀的疯鬼离自己近在咫尺。

    她伸出手啪的一下抽到了陈名凯的后脑勺上:“那么烦人呢,吓我一跳!”

    陈名凯被抽了个结结实实,整个鬼都摔在了地上,偏偏李小小喝多了思路也有点短路,把陈名凯打在地上后接着就把他忘了,一脚从他身上踩了过去。

    刚刚想要起身的陈名凯被结结实实的踩回空地面,手里的西瓜刀也跟着掉在了地上。

    下一秒李小小就踉跄的往后倒了一下,正好又踩到了那把西瓜刀上,西瓜刀瞬间烟消云散。

    朱鹤鸣和藏在缝隙里的张天海看到这一幕后愣了一下,紧接着心里涌出狂喜,他们怕这个疯子的原因除了他是鬼以外还因为他手里有刀,现在刀没了,两人瞬间觉得安全多了,连忙从藏身的地方出来。

    李小小晃晃悠悠走到朱鹤鸣面前,乐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导演,我借给你的护身符好用吧?现在安全了,把护身符还给我吧!”

    朱鹤鸣摸了下脖子上的绳子,才想起来晚上吃饭的时候李小小把一个东西挂在了自己脖子上让自己替她保管一下,等吃完饭他又忙着拍戏就忘了这事了。这么说刚才发出光芒替自己挡了一刀的就是这护身符的原因?

    朱鹤鸣将护身符从衣服里面取了出来,这才看到原来是一块温润的白玉,上面还刻着玄鸟的图案。

    “对对对,就是这块。”李小小努力将迷离的眼神聚焦,认出了自己的玉坠,还不忘炫耀一番:“怎么样?好看吧,是玄姐给我雕的,我们公司的艺人各个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画符算卦捉鬼都无所不能,这种宝贝想买都买不到。”

    “是很好看,不光好看还好用!”朱鹤鸣拿着玉坠不舍得松手,眼巴巴地看着李小小:“小小,咱商量一下,你的护身符能借给我再戴戴行吗?我这刚才险些丧命在鬼的手里,小心脏还有点受不住刺激。要是能戴着你的护身符我心里还踏实点。”

    “不行。”李小小呆萌的摇了摇头说道:“那护身符是看你印堂发黑一脸倒霉相,猜到你要见鬼才借给你的。现在鬼见完了,你赶紧把护身符还我,要不然下回不借你了!”

    一听说还有下回,朱鹤鸣欲哭无泪,哆嗦着手把护身符摘了下来,恋恋不舍的还给了李小小。

    倒是旁边的张天海忽然醒悟了,转头和李小小商量:“等下回你发现他要撞鬼的时候可以提前告诉我吗?我要离他远点千万别再受牵连!”

    一听到这,朱鹤鸣不干了,和张天海掰扯:“我早就和你说过,不要总写荒村、废弃医院这种地方,容易闹鬼。你还非说这是鬼片必备地点,刺激!你就应该多见点鬼,免得受的刺激不够!”

    张天海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努力为自己辩解:“咱在荒村不是没见鬼吗?”

    “那是你没见!”朱鹤鸣翻了个白眼:“鬼把两个化妆师都抓走了,要不是李小小和范无咎出手救人,两个小姑娘就没命了。”

    张天海震惊了:“荒村也有鬼?”

    李小小打了个酒嗝补充道:“不多,也就一百多个吧。”

    张天海两个腿一抖,差点吓尿了,到处都见鬼也太吓人了!

    朱鹤鸣说了几句话终于算是从紧张的情绪中缓过来了,他发现成宁还没出来,连忙打开旁边的柜子,这才发现成宁不知道什么时候吓昏过去了。

    朱鹤鸣和张天海把成宁从柜子里面拽了出来,又是按人中又是给做心肺复苏的,终于把他给整醒了。

    成宁睁开眼睛,看着面前两个熟悉的面孔,心里十分忐忑,无比紧张的问道:“咱们是活着还是被鬼杀死了?”

    朱鹤鸣把他扶了起来:“活着呢,范无咎和李小小来救我们了。”

    成宁坐起来正好看到了趴在地上的陈名凯。此时的陈名凯完全没有刚才大杀四方的BOSS霸气,反而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成宁刚想问一下这鬼怎么了,就眼睁睁地看着李小小踩着陈名凯的后背走了过来,趴在地上的陈名凯看着更虚弱了。

    成宁:“…………”

    居然这么不扛踩吗?

    突然觉得鬼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

    ***

    范无咎从地上把陈名凯拎了起来,五个人从病房里出来,只见走廊里一片血迹,几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

    范无咎伸出右手打了个响指,“尸体”们漂了起来恢复了魂魄的形态,地上的血迹全部消失,走廊恢复了白天所见的样子。

    鬼们恢复了意识,看到陈名凯被范无咎拎在手里后都喜极而泣,纷纷问道:“我们是不是不用在幻境里日复一日的重复被杀的情景了?我们是不是解脱了?”

    “对你们解脱了。”范无咎看着他们,声音意外的柔和:“我替你们开鬼门,你们可以去地府转世投胎。”

    “终于解脱了。”陈母老泪纵横地看着范无咎手里的陈名凯,神色十分复杂:“儿子,我生了你却没养好你,想逼你上进却把你逼成了精神病。如今我的命给你了,魂魄也被你折磨了很多年,咱俩的账也算一笔结清了。下辈子希望我们再也不要做母子,最好以后永生永世都不要再相见。”

    陈名凯低着头,仿佛没听到一般。

    “我可以先不去地府吗?”一个看起来才三十出头的护士不安地问道:“我想回去看看我的父母还有我的孩子。”

    “可以!”范无咎手一恢,一张张符纸飞向那些被害的冤魂:“你们将符纸贴身放好后,待心愿了结后符纸会带你们到阴间报到的。”

    魂魄们纷纷点头道谢,身影一晃都消失了。

    范无咎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陈名凯,冷笑了一声:“杀害十三条人命,死后还用执念借助凶地打造鬼域空间,现在更是胆大包天的抓活人,想用活人血来巩固你的阵法,你野心不小啊?”

    陈名凯艰难的抬起头,用手指推了下滑到嘴边的眼镜,露出了个残忍的笑容:“活着我当不了王,死了我可以用鲜血铸就我的王国。我用了很多年才将二楼的空间稳定下来,只要再加上一些活人血就能扩大领域范围,可惜了,这些都被你破坏了!”

    范无咎伸手在陈名凯眉心一点,一张透明的屏幕从里面飞了出来,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让人看不懂的字。

    但范无咎却显然看懂了:“十世恶人,每世都手沾鲜血,累计在十八层地狱服刑八百余年。”

    陈名凯白净的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看来你们十八层地狱不怎么管用啊,关了我这么多年都没把我改造成功。”

    “确实,所以你没有继续改造的必要了。”范无咎神色淡淡地看着他,手指逐渐手拢:“对于你这种恶鬼,我刚好有直接处决的权利。”

    陈名凯终于有了死亡的恐惧,他睁大了眼睛奋力挣扎,可在范无咎手里他丝毫没有反抗之力,最后啪的一声被捏碎了,魂魄随着风烟消云散。

    将手上的阴气弹掉,范无咎一转头发现李小小趴在了墙上,他走过去一看,才发现这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范无咎有些无奈,以前直播的时候李小小也出现过吃醉蟹吃醉的情况,只是今晚聊的太开心了,他就忘了李小小酒量不好的事,一不小心就让她喝多了。

    伸手将趴在墙上睡着的李小小扶了过来,轻轻的晃了下肩膀,可没想到李小小似乎睡的更熟了。

    范无咎无奈的摇了摇头,弯腰将李小小抱在了怀里,李小小倒也自觉,直接把头埋在了范无咎的胸口,睡的无比踏实。

    看着怀里的李小小,范无咎突然觉得有些心跳加速了。

    范无咎抱着李小小转身下了楼,张天海拽了拽朱鹤鸣的袖子,特别八卦的嘀咕:“我怎么突然觉得这两位有些暧昧呢?”

    朱鹤鸣背着手点了点头:“等拍完医院场景就把感情戏先拍了。”

    张天海立马说道:“明天我立马就把感情戏的部分丰富一下,一定会让他们爱的水到渠成的!”

    两人说话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到了默契:我们能帮你们的就这些了,剩下的就靠你们自己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