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119章 第 119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陈名凯看着满桌子满地的西瓜, 露出了满足的神态,自己抱起一块西瓜埋头就啃,吃完了随手把皮丢到一边,又抱起来一块吃的津津有味。

    此时的陈名凯完全看不出之前斯文秀气的模样, 反而像一只饥饿许久的野兽一般, 疯狂的撕咬着手里的西瓜,鲜红的西瓜汁仿佛是滴下来的鲜血, 染红了病房的床单。

    三人看到这一幕心里都有些打怵, 这西瓜的汁液红的不像是水果,反而像是人类鲜血一般艳红粘稠。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陈名凯幻化出来的空间,里面的一切都东西都和陈名凯的思维有关, 他们真的不敢猜测为什么西瓜这么红, 心里更害怕陈名凯会叫他们一起吃这些西瓜。

    老话说的好,怕什么来什么, 三人心里刚嘀咕完, 陈名凯沾着一脸西瓜汁的抬起头, 不满地看着三个人:“你们为什么不吃?”

    朱鹤鸣丝毫没有犹豫,立马说道:“我肠胃不好,医生交代了晚上不能吃任何东西。”

    陈名凯有些遗憾地舔了下嘴唇:“那可惜了,你尝不到这么甜美的西瓜了。”

    朱鹤鸣也不敢和陈名凯瞎客气, 毕竟疯子的脑回路和是正常人不一样, 万一自己也跟着说一句可惜了, 他非得逼自己吃那就绝望了。

    面对着陈名凯不悦的目光, 朱鹤鸣坚决不改口:“医生特意交代的,不能不听话。”

    陈名凯也不知道嘴里嘟囔了两句什么, 不过他还是放弃了朱鹤鸣, 转而将目光盯到另外两个人身上。

    张天海一激灵, 正绞尽脑汁在想借口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小凯,你怎么又把病房弄的这么乱?若是让护士看到了妈妈要被骂的。”

    三人立马回头一看,只见之前在医生办公室看到的那个五十来岁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的身后,正一脸愁苦地看着陈名凯。

    看到三个人的眼神,女人不太好意思地说道:“我儿子精神有些问题,你们不要介意,我马上就收拾干净。”

    三个人立马找到借口从病房里退了出来,可还没有商量出对策的时候护士从办公室出来了,看到三人十分不悦:“天黑了,怎么还不去睡觉?”

    朱鹤鸣闻言下意识回头朝病房里看了一眼,刚才窗外还阳光明媚,就这么一两分钟的功夫已经全黑下来了。房间里的陈名凯也已经躺在了床上,他的母亲则坐在他身边发呆。

    朱鹤鸣收回视线,干干巴巴地笑道:“我们想先去个洗手间。”

    “去吧,早点上床睡觉,入夜后不要在走廊晃悠。”护士说完去了隔壁的病房,朱鹤鸣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伸手将陈名凯的病房门带上,然后朝另外两个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跟着自己来。

    张天海和成宁两人跟在朱鹤铭身后来到走廊尽头的病房,三人蹑手蹑脚地进去,轻轻地将病房门关上。

    朱鹤鸣压低声音说道:“这个病房只有14个人,和当年案宗上记录的死亡人数一致,我估计一会陈名凯的精神病就要发作开始砍人了,我们必须得藏起来,只要躲过去今晚,明天一早我们就能出去了。”

    “哪有什么地方可以躲啊?”张天海有些绝望:“楼梯被鬼打墙了,我们去不了别的楼层。可这一层除了病房就是医生办公室,当年值夜班的医护人员死了好几个,那里肯定也不安全。”

    成宁紧张的汗都出来了:“只有四号病房另一边的那几间病房有人,估计当年陈名凯是去那边杀的人,我们就呆在这个病房里把房间门锁上。”

    张天海思维还比较冷静 :“我记得我看过资料,陈名凯是在被保安和部分病人医生控制的时候,脚踩到湿润的血液才滑到不慎割到大动脉才死的。而在这个被陈名凯操控的鬼怪世界里,那些人是不存在的,所以陈名凯真的是有时间和有机会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寻找我们。若是他发现只有这个病房是上锁的,可能会反而会帮他确定我们的位置。”

    “可是不上锁风险太大了。”成宁咬了咬牙,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长长的鱼线:“趁着陈名凯还没有发疯,我把其他空房间的门都锁上,这样他一间间的把门劈开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若是能让他把刀砍钝了,那就再好不过了。”

    张天海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成宁:“这个时候出去太危险了吧。”

    “难道呆在这里就不危险了吗?趁着有时间赶紧动手才是。”陈宁把身上的口袋摸了一遍,把能用的东西都找了出来,十分果决地说道:“现在就去。陈名凯杀的第一个人是他的妈妈,到时候肯定会出现些动静,我们那时候躲也来得及。”

    朱鹤鸣一咬牙做出了决定:“好,我们配合你,我去4号病房门口望风,成宁负责吸引护士站的医护人员,成宁争取用最快的时间锁上门,我们以咳嗽声为号,我连续咳嗽三声,我们就立即撤回到这个房间。如果出现什么紧急情况来不及的话,大家能去哪个房间就去哪个房间,在躲起来的时候记得把门锁上。”

    在鬼怪的世界里,几个人的手表、手机上的时间都已经停滞了,不知道到底算是几点,不过几个人出来的时候发现走廊里静悄悄的,好像所有的病人都睡着了,连护士站的两个护士也趴在桌子上打瞌睡。

    朱鹤鸣站在了4号病房的门口,静静地趴在门上,寂静的病房里除了陈母的鼾声比较明显以外,其余的什么动静都没有。

    为了给躲藏留下后路,成宁是从走廊另一个尽头开始锁的门,也幸好这个医院的年代比较久,病房门锁是比较简单的那种,只要把手向上一提就能将病房门锁上。

    成宁将鱼线套在门内的把手上,将病房门关上后把丝线往上一拽,只听到咔吧一声,病房门便锁好了。

    在这种高度紧张的坏境里,成宁感觉自己的思维和动作都无比冷静和迅速,他几乎用不到十秒钟就能锁好一扇门,若是顺利的话,他们三分钟内就能返回走廊另一侧尽头的病房。

    一扇两扇三扇……

    锁上的病房门越来越多,离4号病房越来越近。

    终于成宁走到的病房门前听到了门里的鼾声,他立马蹑手蹑脚地将门关好,略过了有人的7号、6号、5号病房,只要在关上3号和2号,他们就大功告成了。

    成宁站在护士站外的张天海和4号门口的陈鹤鸣使了个眼色,让两人和一起自己撤退。张天海立马跟着成宁往回走,可就在路过4号病房门口时,三个人同时清晰地听到,里面的陈名凯掀开被子穿鞋下床的声音。

    三个人的汗瞬间就下来了,可在这个时候三个人又无比的默契,陈鹤鸣迅速放弃了4号病房门口的位置,迅速打开三号病房门,成宁直接打开了2号病房门。

    在这种寂静的夜晚,每一丝的声音都被无限放大,三个人能清楚的听到陈名凯暴躁的在房间里转来转去的声音,他的精神病发作了。

    成宁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他将丝线套在三号门的把手上,可就在一拽的时候居然失误了,在三号门还没有锁上的时候就将丝线抽了出来。

    成宁吞咽了下口水,再一次把三号病房门打开,好在这回一次成功了,紧接着二号病房门也成功锁上,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已经等在一号病房门门口的陈鹤鸣和张天海立马闪身进了病房,给成宁留出位置,在成宁重回病房门口的一刹那,四号病房门开了。

    三人关上了一号病房的门却不敢立即上锁,怕锁门的声音引起成宁的注意。三人又靠墙上的又靠门上的,都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大声呼吸,静静地聆听外面的声音。

    陈名凯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夜晚格外明显,很快外面传来了房间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又传来一声尖叫,三人立马明白这是陈名凯进其他病房了。

    借着这个机会三人将病房门锁上,冲到了墙角的衣柜处。

    医院的衣柜狭长细窄,中间还有一道隔板。可即使这样,成宁和朱鹤鸣还是爆发了最大的潜力,努力地将自己塞进隔板的地下,将柜门关上。

    张天海体型有些富态,他尝试了几次也无法将自己塞进去,而此时走廊里已经乱成一团了,哭声喊声奔跑的脚步声交杂在一起,混乱无比。

    张天海立马冲回到门口环顾了一下房间,病床底下倒是能藏人,可是医院的病床床单都是紧紧地塞在褥子底下的,即使拽出来也不够遮挡视线的,即使藏进去也很容易被发现。

    病房就这么大点的地方,柜子进不去,病床底下太明显,张天海有些急的团团转了。就在这时候,他忽然看到柜子和窗台的中间有一条缝,而这个房间刚好又有落地的长窗帘,若是藏到那个缝隙里再拿窗帘挡一下倒也是个好位置。

    柜子是铁的,很重,更别提里面还有两个人加起来也得三百多斤。可这个时候张天海也顾不得叫他们两人出来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爆发了,直接将柜子往出挤了二十公分出来,堪堪的将自己塞了进去。

    窗帘本来就是开着的,张天海伸出手把窗帘全都堆在了缝隙的位置,把自己挡的严严实实的。

    也不知道外面混乱了多久,忽然就全都安静了下来,只留下了陈名凯暴躁的脚步声。他在走廊里踱步,拼命地砸锁着的病房门,甚至有时传来一阵病态的笑声:“捉迷藏?我喜欢,哈哈哈,让我找找我的新室友藏在哪儿了,然后请你们吃西瓜呀。”

    柜子里的柜子外的三个人都大气不敢喘,静静地等待着命运的降临。

    劈门的声音,踹门的声音,后来甚至传来了整个门轰然倒塌的声音,三个人听的都有些绝望了,这个疯子不但有刀还力大无穷,只希望他能先去找别的房间,最后才来这里。

    可惜这回天不遂人愿,陈名凯居然没多久就来到了一号病房门口,还发出了嘿嘿嘿地笑声:“让我猜猜,按照思维逻辑,你们肯定以为我顺着五号病房往13号病房的去找,可我觉得你们藏在1号病房的几率更大呢。”

    三个人都颤抖了,你一个精神病按照狂躁的本能不好吗,为什么要讲思维逻辑?

    一脚两脚三脚四脚……

    普普通通的木门终于不堪重踹轰然倒下,甚至木门倒下的时候还带出了一点气流,吹动窗帘动了一下,露出了一丝丝缝隙。

    张天海想往后挪一下免得自己暴露,可他当时是好不容易挤进来的,和柜子之间没有多余的地方可以挪动,况且他也不敢太用力,万一弄出一点声响死的就是他们三个。

    他只能一动不动,忍不出从这一点点缝隙里偷看了一眼陈名凯。

    房间没有开灯,但是月光足够亮,可以让他清楚的看到陈名凯身上的血迹和两把让人胆战心惊的西瓜刀。

    “是藏起来了吗?你们可真调皮!”陈名凯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眼神狂热又混乱:“你们怎么都这么喜欢藏?我妈把我的西瓜刀藏褥子底下了,隔壁的病人们都藏在被子底下,不过他们全都被我找到了,现在我该找你们了。”

    “若是被我找到了,你们就输了!”

    “让我看看床底下有没有?”

    “不在床底下,比其他人藏的更隐秘,不过是我找来的新室友,就是比其他人好玩。”

    陈名凯直起腰,又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既然床底下没有,那让我看看柜子里有没有?”

    听到这句话,藏在柜子里的朱鹤鸣和成宁险些昏厥过去,两人手心都出了汗,还忍不住脑补了一下自己被西瓜刀刺穿的场景。

    就在这种危机时刻,朱鹤鸣觉得自己裤子口袋一抖,接着传来了熟悉的手机铃声。这一下不仅藏起来的三个人愣住了,连柜子外面的陈名凯都停住了脚步。

    朱鹤鸣哆哆嗦嗦把手机从口袋里拿了出来,在看到屏幕上范无咎三个字后顿时泪流满面。范无咎的电话打进来了,证明他发现他们三个失踪了,也发现了陈名凯布下的鬼打墙结界。

    不过不得不说,范无咎发现的也太晚了一点,哪怕再早两分钟也不至于三人一鬼处于这么尴尬的境界啊,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到范无咎来救自己啊!

    滑动接通键,密闭的衣柜里响起了朱鹤鸣撕心裂肺的嚎叫:“我们在二楼呼吸科一号病房里,范无咎你快来救我们呀!我们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