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116章 第 116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提起怎么追的孟婆那话题就多了, 范无咎掰着手指头给李小小传授秘籍,总而言之就是经常替她加班,还借着到阳间出差的机会经常带各种好吃的美食回来, 总而言之就是用自己的耐心一点点感化孟婆那颗吃货的心。

    末了, 范无咎还一脸无辜的强调:“我刚才说你胖那是夸你,脸蛋圆圆的比以前干干瘦瘦的好看多了。”

    “有这么夸人的吗?”李小小被范无咎给气笑了,无语地瞪了他一眼:“也就是孟婆收了你, 要不然你估计还得单身一千年。”

    范无咎也有些无奈,他是真的觉得脸蛋圆圆的女生更可爱,尤其是吃东西的样子, 就像一只萌萌哒小仓鼠一样,腮帮子鼓鼓的, 眼睛还亮亮的,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捏一把。

    两人回到了医院, 导演朱鹤鸣刚拿着洗漱用品准备去医护人员淋浴间洗漱,见两人回来还有些纳闷:“你们怎么还没走?”

    李小小怜悯地看着他, 委婉地提醒道:“我们不放心, 留下来陪你们。”

    “不用不用, 我们几个人够了。”朱鹤鸣乐呵呵地说道:“你们回酒店好好休息就行了。”

    范无咎默默地看了朱鹤鸣一眼,怪不得他总是倒霉呢,都提醒到这了还没反应过来,心得多大啊。

    李小小也无语:“导演, 行李我们都拎进来了,大巴车也开走了, 你好歹给我们安排个地方。”

    朱鹤鸣这才反应过来, 从房间里拿了两个睡袋和毯子给他们, 反正一楼的病房都打扫出来了, 爱睡哪个房间睡哪个房间。

    朱鹤鸣替李小小放好行李、铺上睡袋,就到隔壁房间收拾自己的东西。

    李小小在一楼转了一圈,熟悉了一下环境。这一栋楼之前是住院部,中间是大厅,后面曾经是烧伤科的住院部,住院部有医护人员的休息室和两间浴室,整个住院部就住着他们五个人,显得空空荡荡的,走路都有回声。

    五个人轮流写了澡,导演朱鹤鸣、编剧张天海、摄像师成宁回到房间倒头就睡了,李小小披着湿漉漉的头发,抱着一大堆鸭货卤味和两瓶灶大爷自酿的果酒进了范无咎的房间。

    范无咎随手拽过来两个床头柜拼好了个桌子,李小小乐呵呵的把吃的都摆上,刚一回头想叫范无咎,结果迎面扔过来一条毛巾正好砸在脸上。

    李小小抬手将毛巾拽了下来,正好和范无咎四目相对:“给我毛巾干嘛?”

    “把头发擦干!”范无咎见李小小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由地加重了语气:“现在天气凉了,湿着头发容易生病。”

    “没事。”李小小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两只手还是乖乖的拿着毛巾擦自己的头发,一边擦一边不太好意思地笑:“灶大爷和玄姐还有大圣经常给我好吃的,我的身体棒着呢。”

    把头发擦的半干,李小小把毛巾拿了下来,范无咎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她的身边,将手轻轻地按在了她的头发上。

    李小小被范无咎突如其来的举动整的有些发懵,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可下一秒就感觉一股温热的感觉从范无咎的手心传来,覆在了她头发上,一分钟后她的头发热热乎乎的已经全都干透了。

    摸着自己干燥温热的头发,李小小眼睛都亮了:“哥,你这也太厉害了吧,居然还自带烘干效果的,比吹风机什么的省事多了。”

    范无咎微微一笑没说话,找出两个杯子,打开了酒瓶,倒上了两杯酒,并将其中一杯递到了李小小面前。

    李小小端着酒杯好奇地看着范无咎:“哥,你不是投胎转世为人了吗?除了带着记忆会追鬼以外,你的法术也还在呀?你现在是什么状态啊?”

    范无咎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随口说道:“一半鬼仙一半人吧。”

    “真好!”李小小朝范无咎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看看自己:“你看我什么时候能到半仙的境界啊?”

    范无咎笑了:“你想成仙啊?”

    “也不敢有那么大的奢望,但玄姐三五不时的给我喂好东西,大圣种的蟠桃的孙子也给我吃了不少,我琢磨着怎么也给我的体质改良了下吧。”李小小特别实诚地嘿嘿地笑了笑:“再说了,你们一个个都那么厉害,和你们相处久了我自然也眼热了,也想厉害一点。”

    范无咎想了想说道:“你肯定有自己特殊的地方,要不然你当不上仙凡娱乐公司的老总。”

    “真的吗?”李小小拿起一根鸭舌塞嘴里:“我也没想到我有什么特别的呀?特别可爱算吗?”

    范无咎好笑地看着她:“小老板,我以前没发现你脸皮还有点厚呢?”

    “可除了特别可爱我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优点,倒是我刚来的时候灶大爷和玄姐都说我仙骨仙骼的,不知道我是不是有成仙的天分。不过我当仙凡娱乐公司的老总也说的过去,毕竟我长的好看又可爱的嘛,还挺有生意头脑的,把咱娱乐公司经营的也挺不错的。”李小小说到这露出了怀疑的神情:“我就纳闷我表叔是咋当上仙凡娱乐公司的创始人的,从小到大也没发现他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关键是他太没有经商的头脑了,他当老总那几年你们没饿死纯粹因为你们都不是人,要不然早饿死了!”

    范无咎听到这倒是回忆起一点东西:“好像你表叔也是有点来历的,好像身上有什么任务的,这事只有两位大爷和玄姐知道的清清楚楚的。至于为什么是你接手仙凡娱乐公司,只怕也只有他们三个神仙知道。”

    李小小叹息了一下,摇了摇头:“算了,咱还是喝酒吧,不用想那么多,反正我能和你们当同事已经很幸运很开心了。我这辈子努力把你们捧红,说不定上天看我勤劳的份上,直接让我成仙了呢!”

    “你说的对!”范无咎举起酒杯和李小小碰了一下杯子,喝了一大口酒:“我也经常这么安慰自己,既然阴间都同意我和孟婆投胎并给我们三世的阳间夫妻姻缘了,肯定会让我们相遇的!若真是这一世不让我们相见,那我就再多等一世,必须真的圆了三世姻缘了才行,否则我就不回地府!”

    “就是!”李小小左手拿着鸭头右手拿着酒杯,霸气十足地说道:“地府少你一个鬼差没什么,但是身为爱人你在孟婆心里是独一无二的,一定不能辜负了她!来,干杯!”

    范无咎端起酒杯和李小小又碰了一下,两人一饮而尽。

    灶大爷做的卤味色香味俱全,酿的果酒口感甘甜,两个人说着话喝着酒不知不觉就到了午夜。

    编剧张天海睡的正香的时候忽然觉得嗓子很干,他迷迷糊糊地坐起来从床头的柜子上拿起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后再躺下,又有种想上厕所的感觉。

    像这种老旧的医院病房里没有卫生间,上厕所得到走廊尽头的共用洗手间才行。张天海坐了起来,借着外面月亮的光亮穿鞋下了床,等开门出去的时候才发现走廊的灯不知道谁关了,只有尽头洗手间的灯露出一丝光亮。

    张天海看着黑咕隆咚的走廊倒是精神了一些,他想开灯又不知道灯在何处,可让他摸黑走到洗手间他又有点迈不开腿,犹豫了一下,他返回睡觉的病房,拍了拍隔壁床的朱鹤鸣,把他叫了起来:“导演,咱俩一起上个厕所呗。”

    朱鹤鸣睡的正香就被拍醒了,等听到张天海的话更是快气炸了,一边闭着眼睛往回躺一边用手推朱鹤鸣:“不去不去,我困着呢,你自己去吧!”

    看着朱鹤鸣呼呼呼的一翻身又睡着了,张天海也不敢硬叫他,只能回头去看摄影师成宁,可成宁的胡噜响的和打雷似的,估计也没辙,朱鹤鸣只得拿了自己的手机,用手机里自带的手电筒出了门。

    医院的位置偏僻,周围没有车辆经过,再加上医院本身就是废弃的,显得格外的寂静。

    张天海回头看了看一眼望不到头的黑暗,再瞅瞅走廊尽头的一点微弱光芒,心里不禁有些懊恼,当初他写剧本的时候写了厉鬼从坟地里爬出来的情节都没觉得吓人,今晚一个普普通通的走廊居然让他胆怯了,明天早上导演起来指定笑话他。

    被这股郁闷支撑着,张天海将恐惧压在心底,大步流星地朝洗手间走去,等昏黄色的灯光越来越近的时候,他心口悬着的那口气总算是吐了出来。

    解决完个人问题,张天海推开隔间的门,恰好此时对面隔间的门也打开了,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小伙子从里面出来,在看到张天海的时候不由地愣了一下,歪了下脑袋。

    一瞬间,张天海觉得自己的脑袋嗡的一下,血液都有种倒流的感觉,大半夜的在废弃医院厕所里看到一个病人,这不是闹鬼的节奏吧?

    就在张天海脑袋乱成一团浆糊,不知道该往出跑还是该躲回隔间里的时候,对面的小伙子说话了:“我今天见过你,你白天的时候是不是坐在导演旁边来着?”

    张天海提起来的心脏终于往下放了一点,他小心翼翼地打量了小伙子片刻,忽然想起了另外一种可能性:“你不会是今天的群演吧?”

    小伙子腼腆地笑了笑:“我今天是第一次看到拍电视的。”

    “哎,你早说自己是群演啊,吓我一跳。”张天海可算是松了口气,也放开了厕所隔间的门:“大半夜的你怎么还在这啊?”

    小伙子看了看他:“嗯,我住这。”

    “住这?”张天海挠了挠头:“你不会是因为没赶上大巴车吧?哎,剧组也是第一次安排群演住宿,人又多,手忙脚乱的估计也没点名,就把你落下了。”

    小伙子看着张天海笑,没有说话。

    张天海见状直感叹:“小伙子还挺有涵养,不急不躁的,也不生气。那你睡哪个房间?有被褥吗?不行到我们房间拿个睡袋吧。”

    小伙子眼睛微微一闪,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