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112章 第 112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李晓雅和王亚彬都快鬼掐住脖子提了半天了, 眼看就要背过气去了,范无咎手腕一抖,铁链子重重一挥, 围着三个姑娘的一群鬼顿时被一股巨力抛了出去,七叠八躺的摔了一地。

    老女鬼不明所以地从地上爬起来,还以为是李小小搞的鬼, 伸着长长的指甲奔着李小小就去了, 李小小冷笑的举起破锅重重地把她拍了出去:“我的外援都来了,你还敢嘚瑟, 我们四个就能群殴你们一群。”

    范无咎拎着铁链子走到李小小身边, 眼睛在她凌乱的头发上划过, 握着铁链子的手指关节微微泛白:“小老板你受伤了?”

    “没有!”李小小拨了下凌乱的头发,理直气壮地告状:“他们欺负人, 几十个鬼打我们三个。”

    范无咎的目光从李小小身上挪开,又落在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的姑娘,有些不解地问道:“你们是怎么掉鬼窝里的。”

    李晓雅懊悔地流下了眼泪:“我半夜起来叫亚斌陪我上洗手间, 没想到就见鬼了。要知道这村里不太平,我说什么也不会起夜的。”

    李小小一摊手,无辜地说道:“我醒了以后发现这两姑娘不在床上就赶紧出来找,没想到也见鬼了。”

    范无咎有些无奈地看着她:“大半夜在这种荒村失踪多半和鬼有关系, 你也太大胆子了,敢一个人就跑出来,遇到这种事你不应该叫我陪你一起吗?”

    “当时脑子一热忘了这件事了,等见鬼以后又来不及回去叫你了。本来以为几个鬼的话我努努力也能收拾了,可没想到是一群鬼, 结果就被他们困在这里了, 还好你来了!”李小小用无比崇拜地眼神看着范无咎:“你不知道我刚才一听到你的铁链子响声, 心里就踏实了。再一转头看到你朝我走过来,就觉得你像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的英雄一样,自带光芒的那种,特别伟岸。”

    范无咎被李小小夸张的表情给逗笑了:“没想到小老板的夸奖还挺独特,那我有没有什么奖励啊?”

    “有!”李小小大方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等拍完戏回公司,我把灶大爷给我偷摸开的小灶分你一份,都是好吃的。”

    “原来还有小灶。”范无咎点了点头:“那我就不客气了。”

    两人聊的挺开心,摔在地上那群鬼都爬了起来一脸的懵逼,刚才隔空一铁链子虽然把他们都抽飞了,但是谁也没明白怎么回事,彼此看了一眼又将四个人围了起来。

    李晓雅和王亚彬再一次瑟瑟发抖的抱在一起,别人见鬼都是见一个,她们见鬼是见一群,关键是这一群还没完没了的缠着她们,简直太吓人了。

    李小小连忙安慰道:“没事没事,范无咎来了就不用担心了,这些鬼都交给他处理就行了。”

    “把他们抓起来,天亮之前必须成亲让新娘怀上鬼娃娃!”

    一听到生鬼娃娃,这群鬼就和打了鸡血似的一个个围了过来,一眼看过去比被丧尸包围的场景还要可怕。

    范无咎眉头皱了起来,转头看向李小小:“什么鬼娃娃?”

    “不知道。”李小小耸了下肩膀:“我上厕所的时候这个老女鬼管我叫林老三的媳妇,把我整花轿上就抬过来了。”她四处看了下,在一块空地上找到了还处于昏死状态的林老三,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他就是所谓的新郎,刚才从井里爬出来的,我一时手重给他拍成那样了。那个……”

    李小小试探着问道:“拍成这样没事吧?”

    范无咎看着李小小心虚的样子嘴角轻轻一翘:“没事,还没魂飞魄散。”

    说话功夫,那群鬼已经张牙舞爪的攻了过来,范无咎的铁链子一抽,几十个鬼觉得自己身上的魂体一软,接着浑身的力气一空,一个接着一个的飞了出去,密密麻麻的趴了一地。

    现场一片寂静,鬼们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一个个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连头都不敢抬,李晓雅和王亚彬则是看的目瞪口呆,这画面比之前李小小拿锅拍鬼还刺激呢!

    看着两个姑娘傻样,李小小朝两人一笑:“我就说范无咎来了这事就解决了吧,你们不用害怕了,一会儿让范无咎把他们都送走。”

    王亚彬脑子都快成浆糊了,下意识问道:“送哪儿去啊?”

    李小小笑了:“当然是阴曹地府啊。”

    听到“阴曹地府”四个字,趴在地上的鬼抖的更厉害了,一看就知道这些人生前死后都没干过啥好事。

    范无咎环视了一圈,手中的铁链子一挥一拽就把快要把自己埋起来的老女鬼给拽了过来。

    老女鬼腿都吓的透明了,跪在地上直磕头:“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其实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啊!”

    范无咎神色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情绪:“鬼娃娃是怎么回事?”

    老女鬼脸上闪过一丝惧怕又痛恨地神情,嘴里的牙磨的咯吱作响:“我们这里有个厉鬼,我们活着的时候受她的磋磨,天天闹鬼,不是这个死了就是那个遇害了,人心惶惶。有的扛不住,家里什么东西都不带就跑了,我们这些是想跑可没跑出去的。整个村子就像一个迷阵一样,把我们生生的困在了这里。”

    老女鬼抬起眼看了眼范无咎,又迅速地低下头继续说道:“我们这个村子本来就偏僻,附近都没有什么村子,逃出去的人又大肆宣扬我们这里是**,附近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我们这里是有去无回的**。他们即便是绕路夺走几十公里,也不愿意从我们村子过路。”

    老女鬼哽咽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这些人离不开村子,外面的人也不来,那个厉鬼就更加张狂,有的时候甚至白天都敢出来。村子里的孩子被她一个又一个掐死,死了以后魂魄也不知所踪,据说都是被那个厉鬼吃了。她吃了孩子还不满足,一天一个把我们都给杀了,整个村子真成了名副其实的**。”

    李小小听到这忍不住插嘴问道:“你们死了没去投胎吗?”

    老女鬼摇了摇头:“厉鬼的怨气将我们村子死死的锁在里面,我们活着的时候出不去,死了以后也离不开这里。厉鬼吃了所有的孩子还不满足,让我们继续弄孩子的魂魄给她吃,每隔两个月就要一个孩子。可我们上哪儿弄去啊,后来我们村的王大叔出了个主意,让年轻的男鬼女鬼生鬼娃娃。一开始这个方法还奏效,可没几年,我们村的女鬼再也生不出鬼娃娃了,厉鬼为此大怒,每天的折磨我们,有不少村民都被她打的魂飞魄散了。”

    “一晃过去了好多年,知道我们这里是**的人越来越少了,很多年轻人对我们这个荒村感兴趣,有来探险的,也有来旅游的,白天来的时候我们出不来,晚上我们出来的时候他们就走了,直到有一次,几个什么宿营的年轻人进了我们村子,他们在村中央的晒谷场上搭了几个什么帐篷,晚上我们就把起夜的女孩子带走了。”

    李小小听到这脸色无比难看:“然后呢?”

    老女鬼微微动了下嘴唇,心虚地说道:“我们让李家大小子和她成亲后把尸体送回了帐篷里,只把她魂魄留了下来。她倒是出息,没两天就怀了鬼娃娃,等鬼娃娃生下来以后我们送给了厉鬼,好歹是过了一段消停的日子。可没想到也就一两年功夫她也生不出来了,我们只能继续等其他来村里过夜的女孩。”

    李小小甩了下手里的破锅,冷笑了一声:“那说说吧,这么些年你们一共害了多少女孩?”

    老女鬼畏缩地看了李小小一眼,声音低不可闻:“也就五六个吧。”

    “八个!”一个声音沙哑的声音响起,李小小顺着声音转头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女鬼从外面飘了进来,眼睛里充满了憎恨:“我就是那个第一个被她们害死的女孩,她们把我杀了以后把我的魂魄困在村里,他们逼我生了一个又一个鬼娃娃,直到我不能再生育后,他们又害了第二个在这里露营的女孩,一直到今天他们已经害死了八个人。”

    老女鬼见状努力的狡辩:“都是厉鬼逼的,我们也没办法。”

    李小小好奇了:“说了半天的厉鬼,厉鬼在哪儿呢?”

    范无咎转头朝山上望去,李小小跟着转过头去,这才发现山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长发红裙的女鬼,虽然距离很远,但不知为何依然把她的面容看的十分清楚。

    红裙女鬼往前迈了一步,下一秒就出现在了菜园里,李小小看着她俊俏的模样,下意识问道:“你也是被他们害死的女孩吗?”

    “不是。”红裙女鬼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我就是他们嘴里说的厉鬼。”

    李小小震惊了,无论是从外形还是气质,红衣女鬼看起来都纯良可爱,这样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是厉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