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109章 第 109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虽然杨清源和孙胜之间有点小摩擦, 但电影还是顺利的开机了。杨清源穿上粗布的蓝色道袍,头上用个木头簪子绑了个发髻,可以说是从头到脚都十分朴素, 但依然掩盖不住他那让人惊叹的姿色, 他随意往角落一坐,都能成为整个画面的焦点。

    孙胜长相也不错, 俊朗的外形和脸上常挂着的笑容让他看起来更有亲和力。前几天刚进荔仙寺的时候他自己就把头剃了,每天都穿着僧衣僧鞋, 粗茶淡饭的也不嫌弃,看着和真和尚也差不太多。

    这两人来了半个月, 一个成了道观的先生,一个成了寺庙的大师,这山上呆的和自己家似的一样自在, 开机后都不需要找感觉就能很快的入戏。

    电影的剧名叫《冤家死对头》, 从电影一开始两人就互看不顺眼, 道观和寺庙又是大门挨着大门, 两人几乎每天都能遇到, 一遇到总是忍不住打起来。

    拍两人的打戏, 张凯是挺开心的, 两人不用武术指导也不用威压就能打的让你目不暇接, 上树下河全都轻松自如。

    相比之下摄像师就比较痛苦了, 给别人拍打戏都是慢动作后期加速,或者是几个动作一组拍完以后后期剪辑。可杨清源和孙胜是真功夫, 两人只要导演不喊停,能从天亮打到天黑, 经常拍着拍着摄影师就打到画面外去了……

    不过总体来说拍摄还是很顺利的, 张凯觉得按照这个节奏预计两个月就能拍完, 正好能赶上春节档。

    ***

    在电影拍摄期间,无数网友期盼的《地府公务员》第二季终于提成了日程,原班人马再度聚集,而且第二季足足有20个小故事,一共28集。

    导演朱鹤鸣当初拍第一季的时候,第一天晚上就见鬼了,虽然有范无咎和李小小两人压阵拍戏十分顺利,但见鬼这件事还是让朱鹤鸣的世界观崩塌,这导致他居然有点不想接第二季的戏了。

    但这部网剧第一季的口碑特别好,点击率和评分都非常高,资方非常开心,第二季的时候资方给投了更多的资金,朱鹤鸣手上刚好也没有其他合适的片子拍,犹豫再三还是把戏接了下来。

    这种单元剧形式的网剧比较好拍的地方是主线是明确的,单元剧的故事相对独立,拍的长拍的短都不影响故事的节奏,每季最后一集是个小结尾,收视率高可以继续拍下一季,收视率不好可以到此为止,资方的损失也不会太大,也不会占据导演太多的时间。

    原班人马再次一碰面,朱鹤鸣心里十分复杂,拿着剧本和范无咎直叹气:“你看剧本了吗?这剧情比第一季可吓人多了。还有这场景,废弃医院,破败古宅、古老街巷还有山里的荒村,感觉影视城已经容不下我们剧组了。”

    范无咎一边翻看着剧本一边说道:“我看这些故事倒都挺不错的,情节饱满,内容也挺丰富,如果场景到位,拍出来肯定比第一部口碑更好。”

    朱鹤鸣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问道:“就这些故事,你看了不害怕吗?”

    “怕什么?鬼吗?”范无咎嗤笑了一声:“你看爷像怕鬼的人吗?”

    朱鹤鸣不由地想起拍第一季时范无咎单手将女鬼拎起来的画面,顿时露出了羡慕的神色:“我要是想你胆子这么大就好了,也不至于拍个戏也忐忑不安的。无咎,你说我们拍第二季的时候不会见鬼吧?”

    范无咎看着朱鹤鸣有些发暗的印堂露出了怜悯的神色,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实情,只模棱两可地说道:“也许吧。”

    “那就好!”朱鹤鸣拍了拍胸脯觉得踏实多了:“那我就踏实的让他们去找合适的拍摄地了。”

    剧组里的人都忙碌起来,全都为开机做准备,导演亲自试镜,选各个单元故事的演员,  副导演亲自带队去找合适的拍摄地,一般一个故事就拍几天,在影视城搭影棚不值当的,不如租合适的地方更划算。眼看着一个多月过去了,各项工作全都准备就绪,《地府公务员》第二季正式开机。

    开机后的第一个故事就是发生在一个村里,李小小演的女一号李落从公众号上中了一张免费的双人旅游券,便拽上阴阳眼侦探林墨白一起去了。

    本来李落以为公众号会租一辆大巴车,可到了地方才知道是一辆才能容纳不到十个人的破面包。可都背着东西过来了,又只是玩一天,李落没太计较的拽着林墨白上了车,玩了一天倒是挺开心的,可傍晚回来的时候面包车坏在了一个废弃的村落里……

    《地府公务员》之所以好看就是节奏很利索,李落抽奖和游玩的片段加起来也就两三分钟就演完了,重头戏则在这个荒村里。

    剧组拍戏也是如此,中奖和游玩的镜头很快就拍完了,剧组拉着各种器材来到了《荒村》的拍摄地。也不知道副导演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愣是真的找到了一个废弃了三十来年的村子。

    不过既然沦落成荒村,肯定是因为这里低处偏僻地带,交通和生活都不便利,村民们才渐渐的放弃了这里,陆陆续续搬到别的地方去了。

    剧组来这里拍一集的戏,虽然两三天就拍完了,但也得有住的地方。离这最近的小旅馆还要开车一个多小时呢,再加上上山下山的路又得一个小时,若是真住外面一天光来回路上就得搭四五个小时进去。

    副导演当初带着工作人员来这选拍摄地的时候就早把村子转了一遍,也考虑了住宿问题。正好在村西头有两座还算完整的宅子,重要的是院子里都还有井,能打出水来。把屋子冲一遍,演员和工作人员用帐篷睡袋凑合住两晚上问题应该也不大。

    当时副导演就特别勤快的带着工作人员用后备箱带来的水桶把两座房子里里外外都冲刷了一遍,足足忙活了一天。这次来拍戏的时候也准备的特别充足,带了能用的卫生用具,还有锅碗瓢盆速食之类的东西,好歹能把这两三天扛过去。

    为了节约时间,到了荒村后略微熟悉了下环境后开始拍摄,几个工作人员则在村子西面的两个旧房子里打扫卫生,等戏拍到日落黄昏,屋子也收拾的差不多了。

    这里没有电自然也没有路灯,虽然剧本有些镜头是黑天的情况下拍摄的,但是导演考虑安全问题还是把拍摄时间改在了白天,反正荒村里的这些房子的窗户都糊着厚厚的报纸和塑料布,即便是白天也进不去阳光,看着和黑天也没什么差别。等天全黑下来,让摄像单独拍几个村落的空镜头就行了。

    眼看着天快黑了,剧组的人赶紧扛着设备来到了村子的西边,班到了今晚入住的地方。

    虽然两个房子都年久失修,好在现在已经过了雨季,即便是屋顶破漏也不担心,若是心大一点还会觉得躺在炕上看星星是一件美事呢。

    这两家房子都是传统的大三间,除了中间的厨房以外,东西三间屋子,三个炕。此时所有的炕都已经铺上了新的炕席,工作人员还带了不少报纸把炕边上黑乎乎的墙给糊上了,看起来还挺温馨。

    吃了饭,剧组的人都早早的回去睡觉了,毕竟也没有电视看,手机也得悠着点玩,每人带的两块充电宝也未必能撑的住三天,再者导演说了早上四五点就要起来拍戏,养足精神这样才起的来。

    这个季节天气不算冷,大多数人都一人抱着一个睡袋直接睡在炕上,干净也透气。炕上睡不下的有支帐篷睡地上的、也有在院子里支帐篷的,反正就是凑和一两个晚上,还挺新奇的。

    剧组的女生不多,除了李小小以外还有两个化妆师和一个演女鬼的演员,她们四人睡在最西边的房间。

    在大家都安顿好以后,很快乱糟糟的说话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家匀称的呼吸声,和远远的胡噜声,整个被夜幕笼罩的村落显得格外宁静。

    李小小向来很接地气,躺下没一会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地感觉睡在自己身边的化妆师李晓雅坐起来又躺下,反复折腾了几次,就在李小小努力睁开眼想问问她怎么回事的时候,李晓雅似乎有些忍不住了,伸手将自己另一侧同为化妆师的王亚琳叫醒了。

    “亚琳,我想上厕所,你能不能陪我去?”

    李晓雅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尴尬也有几分难捱,王亚琳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起来:“走吧,我陪你去。”

    两个女孩摸到放在脚底上的手电后蹑手蹑脚地下了炕,迷迷糊糊的李小小听到两人是要上厕所便没理会,很快就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这一觉睡了多久,在李小小翻身恰好手搭在隔壁睡袋上的时候瞬间惊醒了,她猛地坐起来看着旁边两个冰凉凉的睡袋,脑门上的汗落了下来……

    李晓雅和王亚琳一直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