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107章 第 107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往日没有什么人的荔仙山因为剧组和孙胜、杨清源的到来开始变的热热闹闹的。剧组的人忙前忙后的为拍摄做最后的准备工作, 孙胜穿着朴素的僧衣给一波又一波原来的和尚讲经,也不知道他怎么懂这么多佛法,那些旁人听都听不懂的问题, 到他这好像就没什么难度一样,张嘴又来,回答的还玄之又玄,有些和尚听的一头雾水在旁边锁着眉紧紧地思索, 有的就像是瞬间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 当场顿悟、入定,看的导演张凯是目瞪口呆。

    这不会是被孙胜忽悠瘸了吧!

    带着满腹的担心,张凯有些不安的给进宝打了个电话,十分委婉地问道:“你们家的艺人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才华?”

    进宝一边算着修缮道观的支出,一边随口说道:“我们公司的艺人都挺才华横溢的,你指的是哪方面?”

    张凯犹豫了一下:“就是关于信仰方面的才艺。”

    “哦,这个啊,我们公司的艺人有信道教的有信佛教的,不过整体来说相处的还是很和谐的。”进宝说到这忽然顿了一下,声音立马带了几分兴奋:“导演是想做什么法事吗?找我们公司啊,我们公司这方面专业, 不过价格略微高一点!”

    张凯:“…………”

    娱乐公司做法事专业?你到底当的是娱乐经纪人还是法事经纪人啊?

    张凯好像有些明白杨清源和孙胜为什么画风和其他演员不一样了,合着公司就这么不太靠谱。

    “我不做法事!”张凯都无奈了:“就是你们公司孙胜啊, 在寺庙里给人讲佛法, 一堆和尚过来听, 给人讲的五迷六道的, 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事。”

    “放心吧, 没事的!”进宝大大咧咧地说道:“讲佛法这方面孙胜专业啊, 按照他们佛教的说法, 这些和尚是几世修来的机缘才能亲耳听到孙胜讲经。”

    感觉这经纪人也不怎么靠谱……

    既然和尚们愿意听,仙凡娱乐公司也觉得没啥问题,那他就不管这件事了。不过还有另一个人……

    “你们公司的杨清源啊,我听孙胜说他带着道观的道士们下山做法事去了!”

    “什么?”进宝吼了一声:“杨清源带着道士给人做法事去了?”

    张凯松了口气,好歹是有些正常反应了,要不然他都要怀疑人生了:“是啊,我还没见到杨清源,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进宝的声音顿时急了:“那怎么收费的啊?杨清源亲自做法事,收费必须得高啊,要不然亏了!”

    张凯:“…………”

    你闭嘴,让我冷静冷静!

    “编剧,编剧呢!”快把手机捏变形的张凯怒吼:“把编剧给我找来!”

    顶着一头蓬乱头发的编剧抱着笔记本跑了过来,手里还不忘捏着厚厚一沓的剧本:“导演,什么事?是要改哪段剧情吗?”

    张凯气急败坏地地问道:“这么多可以写的功夫故事,你为什么非得写一个和尚和一个道士啊?”

    编剧一脸无辜:“这不挺有咱华国的特点的嘛,而且故事不也挺逗的!”

    “是挺逗的!”张凯一脸的生无可恋:“我怕我戏还没拍完,演员就出家了!”

    ****

    张凯挺发愁,但佛教界却震动了,孙胜的讲经视频在各大寺庙里传播开来,一些愚钝的听的索然无味,不知道孙胜讲的是什么。可一些佛法高深的老僧和有慧根的小和尚则像是久旱逢甘霖一样,把所有的视频都保存下来,奉若至宝。

    以往在佛教界最不起眼的荔仙寺火了,离着近的各大寺庙的高僧都来了,离的远的在抓紧定机票,想赶在孙胜大师给的最后两天期限前赶过来聆听佛音。

    寺庙里人多的剧组的人都站不下脚,道观倒是挺空旷的,除了只有几个小道士在家扫院子,青云道长领着几个徒弟和杨清源一起做法事去了。

    张凯不太明白杨清源能做什么法事,从道观里叫了个小道士带路,张凯带着编剧李飞下了山。

    荔仙山脚下有个小镇,景色倒是不错,但可惜的是没有进行旅游发开,镇上也没什么企业,看起来十分萧条。年轻人有的出门上学有的出去打工,镇上也没什么人,倒不如周边的村子热闹,起码有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在家种地,十分有田园气息。

    小道士是附近村子的人,小时候就喜欢到山顶的道观来玩,一来二去耳濡目染的也对道法感兴趣,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出去工作年纪还小,索性上山来当了个小道士。家里人犹豫再三也随他去了,反正荔仙观是正一派的道观,不影响以后结婚,愿意去就去吧,总比在家里闲着强。

    小道士对山下熟门熟路的,直接将张凯领到了村子中的一户人家里。张凯一进门就看到了杨清源,只见他头戴卧龙冠,身上穿着水合道袍,容貌出众、气宇轩昂,有出尘之姿。

    不说别的,单这气质长相看着比青云道长还靠谱呢。可话说回来,这道袍和头冠真的太漂亮了,说是神仙穿的都有人信,这是荔仙观的镇观之宝吧。

    张凯用胳膊肘轻轻碰了小道士,压低声音问道:“这是你们荔仙观的宝贝吧?”

    小道士一听就笑了;“张导,你也太看得起我们荔仙观了,我们打从有这个道观的时候起就没富裕过,把我们道观整个卖了都不及清源身上那件道袍。”

    张凯有些讶然:“那他那道袍哪儿来的?”

    “他说要演道士,所以自己带了一箱子的道袍!超级大的箱子!”小道士脸上露出羡慕的神色:“里面都是超级华丽漂亮的道袍!就他现在这身打扮,我们都觉得他快赶上真的清源妙道真君了。”

    张凯摇了摇头,轻声笑道:“他可能没想到你们平时穿的道袍那么简朴吧?我们服装师已经给他准备好道袍了,和你们的一模一样。”

    小道士遗憾地叹了口气,他还想趁机多看看杨清源的道袍呢,这回没机会了。

    两人找了个不影响他人的角落蹲下,张凯见开坛做法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道士,轻声问道:“这人是谁啊?”

    小道士:“是我大师兄长河。”

    张凯蹲着看了一会,又开始嘀咕:“我拍这个戏有和尚有道士,我也研究了一些开坛做法的事,你师兄有模有样看着不错啊,杨清源跟着是干嘛来的。”

    小道士用手挡着嘴压低声音说道:“其实我师父资质平庸,他年轻时候观里只剩他一人了,其他人都跑了,所以我师祖才将道观传给他,可无论是步罡踏斗还是画符我师父都不擅长。我师父后来虽然收了一些徒弟,自己这么多年也兢兢业业研究,但学会的东西终究有限,因此我们也都学的不太好。清源先生来了以后看不过眼,从我师父到我都骂了个遍,然后把我们拎到院子里一个一个教,而且他画的符也灵验,我们都十分信服他,只是这画符讲究的是天分,我们都还没学会,师兄做法用的符都是清源先生画的。”

    看了眼做法的长河,小道士继续说道:“长河师兄做法事也不熟练,清源先生是来给他压阵的,要不然他底气不足,容易出差子。”

    张凯十分无语,这是赶巧了吗?他要拍一个和尚一个道士的功夫片,正好选的两个演员一个有佛缘一个会道法,硬找都未必能找到这么合适的。

    关键是这俩人还挺厉害,这才几天啊,就被道观寺庙供为先生了。本来是想让他们学一学当道士当和尚的感觉,这样拍戏的时候才容易入戏,现在倒好,他俩给人家正规的道士和尚上开课了!

    正嘀咕着呢,长河道长已经用木剑挑起了符纸凌空画了几道,符纸无火自燃,这时张凯身后的屋子里传来一声凄惨的叫声,接着一团黑雾从里面钻了出来,正好从张凯和小道士的脑袋上飞了过去。

    张凯的脸色都吓白了,捂着脑袋直哆嗦:“什……什么玩意……”

    “不……不知道啊……”小道士也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看起来比张凯好不了哪儿去:“感觉有点妖气还带着点凶气。”

    说话间,黑雾直接朝做法的长河道长扑了过去,长河连做法事都是刚和杨清源学的,还磕磕绊绊不太熟,主要是驱赶阴邪的术法,可没想到这人家里的邪物挺冲,不但没走,大白天的还直接冲出来了。

    长河道长脸都吓白了,手里拿着木剑一顿披荆斩棘,可下一秒他手里的木剑就像陈年的旧纸一样,一块一块的掉了下来,摔在地上变成了黑灰。

    而拿着木剑的长河此时却缓缓地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请了道长来的村民见状吓坏了,一个个的都往荔仙观观主青云道长身后躲,哆哆嗦嗦地伸手推他:“道……道长……快,闹妖精了!”

    青云道长看着虽然镇静,其实他此时心里也慌乱无措,在山上呆了这么多年,好容易学会了点东西这才敢下山接法事,没想到这么快就碰上了硬茬子。

    还好,有清源先生在。

    青云道长求助地看向杨清源,杨清源不满地看了他一眼,轻哼一声:“等回去以后,全观的人每天早上四点起来习武。”

    青云道长连连点头,你道法高,你还给修道观修神像,咱荔仙观你说的算!

    杨清源起身站了起来,附在长河身上的邪物脸上顿时露出了垂涎的神色,这皮囊好看的万里挑一不说,关键是这通体的灵气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啊!

    妖邪立马控制着长河的身体扑过去,张凯蹲在角落里又紧张又担心,他知道杨清源功夫很高,想必在这种情况下能应付一段时间。担心的是杨清源面对的东西不是人,黑乎乎地一团还能往人身体里钻,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想到这,张凯立马掏出手机拨通了孙胜的电话,在这种时候孙胜是离得最近的,也是功夫最好的,有他帮忙可能情况会好很多。

    张凯语无伦次地把现场的情况说了,孙胜不在乎地嗤笑了一声:“一个小妖魂而已,杨清源吐口唾沫都能淹死他,你就别操心了。”

    通话被挂断了,而被附身的长河已经到了杨清源的面前并伸出了手,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惊恐又担忧地看着这一幕,可全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杨清源依然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在长河的手伸到自己面前时,他伸出手在虚空中一拽,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硬生生地被他扯了出来,长河的身体瞬间就软了下去。

    旁边的道士七手八脚的将长河拽到了一边,长河也缓过神来,吐出了一口浊气,人也清醒了。

    见长河没有什么大碍,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杨清源手里的那个黑影上,只见是黑乎乎的一团,又点像是动物,可又看不清是什么物种。

    杨清源嫌弃地撇了撇嘴:“一个不成气候的小东西,几十年才这么一点本事,不好好潜修还出来害人,连人话都没学会就背了两条人命了,既然这样我提前送你去度雷劫吧。”

    黑雾闻言奋力挣扎吱吱乱叫,杨清源手指一弹,直接将黑影弹到半空中。就在这时原本晴朗无云的天空忽然黑了下来,一道粗犷的闪电直直的劈了下来,正冲着黑影而去。

    一下、两下,第三道雷还没降下来的时候黑影就撑不住在空中消散了,雷云也随之散去,天空又恢复了晴朗和明媚。

    所有人齐刷刷地将视线落在了杨清源身上,眼睛里充满了敬佩和崇拜。

    这能耐都快赶上神仙了吧,再加上这相貌这通身的气派真的不是神仙下凡吗?

    “这事解决了。”杨清源弹了弹手指上沾着的邪气,朝主人家点头示意了一下:“你们谁把账结一下,我要现金啊!”

    众人:“…………”

    嗯,他们想多了,神仙才没这么接地气呢!

    简直太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