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102章 第 102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王声闻的公司在娱乐圈里都数一数二, 可以说他能拿到最好的资源,有他这句话在,范无咎明年的资源不用愁了。

    身为老板, 李小小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不枉费她抡了半天的锅。

    王声闻是个懂得感恩的人, 自然也没忘了李小小的辛苦。虽然声闻娱乐和仙凡娱乐属于同行业的竞争关系,但王声闻还是拍着胸脯保证, 等有好资源也要介绍给李小小来报答她今天抡的铁锅的辛苦。

    这里的事已经解决利索了,李小小和范无咎也该回去了, 明天早上还得去剧组拍戏呢。

    王声闻连忙说道:“我让司机在附近等着呢,我这就打电话让他们过来接你们。只是这里的地还没修整, 车子只能停在项目部门口, 我们得走出去。。”

    李小小无所谓, 这么点距离她就当遛弯了。

    王声闻和招财告了声罪, 亲自把李小小和范无咎送出来, 顺便努力打开话匣子,想拉近和两个高人之间的距离。

    看着旁边年轻朝气的李小小,王声闻发自肺腑地感叹道:“真的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呀!李总, 虽然我们都是开影视公司的,但是我和你比就差远了。您公司的经纪人是能人异士会看风水,你们公司的演员也有特殊才艺, 不但能驱鬼还能开鬼门。说实话, 一开始招财先生说这里有鬼我是半信半疑的, 但我这么说钱买个地块, 无论如何也得让心里踏实了, 所以才想着按他来说的请范先生来驱鬼。”

    回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幕, 王声闻一副三观破碎的模样:“我当时想的即便是这里真的不干净, 可能做做法之类的,可没想到范先生的手法这么简单直接粗暴,一铁链子下去真的出来七八百个鬼,还开了一个鬼门把鬼给送走了,最后还让我看到了我死了三十年的亲爹……”

    “我爸还说让我把今晚看到的事情保密,千万别告诉别人。他也不想想,我敢告诉谁啊,我即便是说了谁会信啊?”

    “我说我今晚亲眼见了八百多只鬼,我死了三十年的爸还托我的福当鬼差了,人家肯定以为我疯了。”

    “对了,还有哮天犬,我以前确实听说狗的眼睛干净,能看到我们常人看不到都的东西,若是有狗冲着空旷的地方叫,八成那里就不干净。你们家哮天犬就牛逼了,人们不叫,直接一口一个叼着丢出去,真的是,你们家的狗也比别人的狗厉害!”

    “小老板你也厉害,那么重的铁锅你怎么抡起来的?那个厉鬼都被你打的怀疑鬼生了!”

    李小小十分无奈地看着逻辑全无还不停碎碎念的王声闻,重重地叹了口气:“王总,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已经怀疑人生了。其实鬼啊神啊,信则有不信则无,你不用想太多的。”

    王声闻委屈巴巴地:“不信他也存在啊,那鬼是真的,鬼门也是真的……”顿了顿,王声闻实在忍不住问范无咎:“范先生,我爸都当鬼差了,是不是说明真有地府啊。”

    范无咎一脸淡然地说道:“我不知道啊!我又没死,怎么知道地府存不存在。我们小老板说了,信则有,不信则无嘛,我觉得她说的对。”

    王声闻挠了挠脑袋:“你真的不知道吗?连我爸都认识你呢,他还管你叫范爷!”

    “我小名叫范爷。”范无咎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其实有没有地府也不用好奇,等你死了就知道了。到时候你记得托梦告诉我下,说不定等我死了也能考个地府公务员啥的。”

    王声闻:“…………”

    这天没法聊了。

    李小小看着王声闻魂不守舍三观稀碎的样子十分的同情他,当初自己也是懵懂无知的小姑娘,以为这世界十分马克思。直到那一天亲眼看到了土大爷从房顶上掉下来直接钻进了土里,后来还发现魏佳懿其实是鬼,玄娉居然是神仙,红孩儿原来真的是红孩儿……

    稀碎的世界观已经粘不起来了,其实现在的人生也挺好的。

    ****

    回到仙凡娱乐公司的影视城宿舍已经后半夜三点了,范无咎虽然是凡人体质,但毕竟还有鬼差的特质,不睡觉对他来说压根不是事。

    李小小虽然没少吃孙悟空的嫁接版蟠桃,但本质还是肉眼凡胎,在车上就睡着了,在到了地方后被范无咎叫了半天才醒,眼睛眯瞪的看着前面,一脚深一脚浅的往院子里走,看着人提心吊胆的,生怕她走着走着路就睡着了。

    仙凡娱乐公司那群不是人的睡不睡觉全看心情,像今晚不睡觉的就不多,胡玲珑熬夜啃烧鸡、魏佳懿大晚上披头散发的坐在床上看鬼片、孙胜和红孩儿终于找到了共同爱好凑到了一起玩联机游戏、就连灶大爷也没闲着,钻到了厨房里不知道在忙啥。

    就在李小小迷迷糊糊的一步一步往里挪的时候,各个房间里那些没睡着的神仙妖鬼们都感应到了,一个个放下手里的事出来看热闹。

    范无咎看着李小小晃晃悠悠地往里挪,走三步退两步,他身后的范无咎无奈的伸手护着,每次在李小小险些要摔倒的时候都拉她一下,免得她失去平衡。

    一群人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的是这一幕,李小小在前面跌跌撞撞地走,范无咎就像是老母鸡一样伸着胳膊在后面挡着,还特别绅士的刻意保持了一段距离,避免碰触到李小小的身体。

    捧着一只烧鸡吃的津津有味的胡玲珑啧啧了一声:“范爷,你看小老板都困成这样了,直接把她背回去不就得了。”

    李小小听到声音努力的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却一眼看到了披头散发站在树旁边的魏佳懿。也不知道魏佳懿是不是看鬼片看的激动了,把自己死时候的面容显现了出来,再加上她散着的头发真的是晚上亮眼的一道风景线!

    “鬼啊!”李小小原本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顿时瞪的溜圆,尖叫声响彻了整个小院,也幸好仙凡娱乐公司的宿舍的院子挺大,离着邻居也比较远,要不然非得吓的做噩梦不可。

    看着李小小一跳老高,还回手抱住了范无咎的胳膊,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惨叫。

    魏佳懿尴尬的将自己的头发撩了起来,露出了自己面色铁青的脸:“小老板,你说的鬼是我吗?”

    看到熟悉的容貌李小小这才精神了,狠狠地瞪了魏佳懿一眼,郁闷地说道:“大半夜的你披散个头发就算了,你那个脸能不能整点活人的颜色?你就不怕出来的时候碰到孙胜,一棒子给你打的魂飞魄散了?”

    魏佳懿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梳子,大晚上的站在树下就开始梳头发,一边梳头发还一边叹气:“对不起对不起,刚才看鬼片有点入戏,忘了换妆容就出来了,你看这样好点没?”

    李小小:“…………”

    看着更吓人了!妥妥的鬼片既视感。

    李小小很无奈:“你好歹也是清朝有名的贵妃,宫斗的胜利者。活着的时候注意形象,死了以后能不能也不要放飞自我?你是鬼片没看够,还是客串女鬼的角色没过瘾啊,要不也给你接个鬼片得了!”

    “行啊!”魏佳懿还挺美,喜滋滋的和李小小商量:“要不你投资给我拍个聂小倩呗,又能演女鬼又能谈恋爱,实不相瞒,我也想来点感情戏。”

    李小小翻了个白眼刚想说话,耳边响起了范无咎低沉的声音:“小老板,你们聊天能不能先把我的胳膊放开?”

    李小小下意识低头,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受惊过度的时候转身抱住了范无咎的胳膊,然后她就忘了这件事,一直搂着范无咎的胳膊在和魏佳懿聊天!

    看着李小小懵逼的表情,周围一圈吃瓜群众露出了看戏的神情,红孩儿甚至没忍住笑出了声。

    李小小把手收了回来,一脸淡定地环视了一圈:“我们既是同事,又在一部戏里演搭档,等拍《地府公务员》第二季的时候我俩还得演情侣呢,我吓了一跳搂他一下胳膊也没什么奇怪的吧,演戏的时候我们还抱过呢!你看看你们八卦的表情,身为演员,居然连这种正常不过的动作都脑补,一个个是不是寂寞太久了?”

    胡玲珑懒洋洋地说道:“主要是我们这里就你一个正常人,我们也是寂寞太久了想看点爱情剧。”

    “想太多了。”李小小无比自然地说道:“范无咎是有主的,人家和孟婆可是前世今生的爱情,咱可不能没道德的从中插一脚。我要是真想谈个公司恋情,范无咎是第一排除的!”

    孙胜听到这句话连忙摆手:“我也不行的啊,我是出家人!”

    李小小无语地看着他:“大圣您放心,我知道我在您眼里还不如一只桃子有魅力,我不会自取其辱的。”

    申文睿左看看右看看,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没出家,就是我不知道我们村让不让娶外人。”

    李小小被申文睿气笑了,伸出手指头在他脑袋上点了两下:“回头多吃点核桃补补脑,少想那么有的没的,免得让人发现了原型把你炖汤喝。”

    申文睿缩了缩脖子,一脸委屈地看着李小小:“人家长的也挺好看的。”

    看着申文睿单纯的眼神,李小小忍不住操起了老母亲的心:“那你知道喜欢是什么吗?怦然心动是什么感觉吗?生死相许是什么样的爱情吗?”

    申文睿清澈的眼神顿时变成了一团浆糊,老老实实地摇头说道:“不太懂,不过我还是挺想娶媳妇的!”

    李小小拍了拍申文睿的肩膀,同情地摇了摇头:“我估计等你开窍得再过两百年,娶媳妇的事你就别着急了。咱们公司第一个谈恋爱的肯定是范无咎,到时候咱给他买个热搜,挂个十天八天的,普天同庆一下。”

    一直沉默不语地范无咎听到这句话抬起头将目光投向了玄娉:“玄姐,你有办法让我和孟婆早一点相见吗?非得要等到两年后吗?”

    “就这么直白地和你说了吧,如果你和孟婆没有爱上彼此,你们就是坐在一起面对面也不会相认。但你们若是对彼此动心,在你们都爱上对方的那一刻,孟婆的记忆会苏醒,你也会认出孟婆。”玄娉脸上露出淡淡地微笑:“你在地府几百年,你应该知道命运这件事是由人不由天的,你们离开地府追求凡人的爱情,你们俩的命运就充满了变数。”

    范无咎露出了迷茫的神色:“我不懂您的意思。”

    李小小一拍巴掌:“我懂了,玄姐的意思是她说的这个两年也是充满了不确定的,因为你们的命数随时都发生着变化,或者时间会比两年时间短,也有可能是三年五年十年,甚至一辈子。你们什么时候相认其实玄姐说的不算,而是看你们自己。不过玄姐你之前信誓旦旦说的时间点是怎么回事?范无咎可一直盼星星盼月亮似的数日子过呢。”

    玄娉淡淡一笑:“那只是当时推测出来的时间点,只是那时间点随时都在变化而已。我确实能看到,但是却不能干涉,这是范无咎和孟婆的因果,别人不好擅自插手的。。”

    范无咎失魂落魄地问道:“所以我和孟婆的未来还是充满了不确定性?”

    玄娉看着范无咎,认真地说道:“不要刻意压制自己,只要遵循本心,孟婆一定会恢复记忆,你们也会认出彼此。”

    “那完了。”李小小同情地看着范无咎:“我觉得以范哥的人品相貌和才华来说,女孩子爱上他很容易。但是在确定对方是孟婆之前,范哥很难敞开心扉吧,这是一个死局啊!”

    范无咎露出了落寞的神色,转身朝自己的院子走去。

    看着范无咎颓废的背影,李小小无奈地叹了口气:孟婆啊孟婆,你说你当初咋会掉汤罐子里呢?哎,我可怜的范哥啊,这辈子可能要注孤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