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仙凡娱乐公司 第101章 第 101 章

书名:仙凡娱乐公司 作者:信用卡

    范无咎一甩铁链子, 将被抽的鼻青脸肿满脸是血的鬼给拽了过来,这才发现这只鬼已经黑化成厉鬼了,只是他将自己身上的气息盖住了混在了一堆普通的魂魄当中,所以一开始才没被范无咎发现。

    看着厉鬼魂体上翻涌的血气, 范无咎脸色有些难看:“你居然吞噬魂魄?”

    厉鬼甩了一下脸上的血, 表情十分狰狞;“不然呢?就死死的被困在这里,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岁月磨的失去意识然后魂飞魄散?”

    范无咎看了他一眼, 神色淡淡地说道:“这不过是借口罢了, 你们虽然困在这里出不去,但这里的天然阵法对魂魄也是一种保护。除非有强大的意志非想要魂飞魄散才可能出现意识消失魂体消散的情况,可有这种强大意志的人,区区百年来说压根就不算什么, 他们根本不会放弃自己的魂体。刚才看到这么多失去意识的魂魄我就觉得有些奇怪, 他们的意识都是被你吞噬的吧?如果我们晚来一步, 估计失去意识的魂体也被你吃光了。”

    “你猜对了,可那又怎样?想把我送进鬼门?没那么容易!”厉鬼说完大喝一声, 试图挣脱开铁链子, 范无咎正准备动手, 就见李小小拎着铁锅雄赳赳气昂昂的走来了。

    范无咎心里一动,手略微松了几分, 厉鬼瞅准这个时期魂体一晃就从铁链子里钻了出来, 刚想转身朝离着最近的招财冲过去,就觉得脑袋一震,眼前一片金星……

    这感觉熟悉啊, 刚才被抽出来的时候就是这感觉!

    厉鬼挣扎着刚想坐起来, 就见李小小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一抬脚将他踩到了脚底下, 拎着铁锅劈头盖脸的朝厉鬼砸去……

    “居然钻我身体里,臭不要脸的流氓!你男女都分不清吗?”

    “钻一遍就算了,还钻好几遍,自己臭不臭心里没数吗?”

    “身为鬼还吃鬼,你这人死了以后怎么连道德底线都没有了呢?相比活着的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该打!”

    “居然敢对范无咎吼,我的员工你凭什么吼?你算老几啊!”

    “臭不要脸!”

    “流氓!!”

    “无耻!!!”

    ………………

    每一句话从李小小嘴里说出来的时候铁锅的锅底也重重的落了下来,而且每次都特别准的落在他的脑袋上。

    厉鬼被打的晕头转向的,一次又一次的想从地下爬起来,可每次都被无情的铁锅又给砸趴下了。最让他不能理解的事,他吞噬了上百个魂魄积攒的鬼气在面对这个看似普通的凡人时,居然毫无用处。

    他有些不甘心地咬住了牙,把身上的鬼气全都调动到双手上,准备跃起来给李小小一击,可就在下一秒,铁锅再一次砸了过来,顺便还带着李小小的气急败坏:“你还敢瞪我?难道我说的不对吗?瞪的脸色黢黑黢黑的吓唬谁呢?!!”

    刚刚聚集起来的鬼气被这一铁锅又给砸散了,魂体也有明显的松动迹象,这回厉鬼是真的怕了,连忙举手求饶:“姐!姐!我错了!您别打了行吗?我进地府,我愿意受罚!!”

    “啊?”李小小被这突如其来的求饶整的有点懵逼:“你这态度变的有点快啊?不是在骗我?”

    “不是不是!”厉鬼连忙摆手说道:“我是真心实意的求饶,我现在进地府顶多是下个地狱受些刑罚,要是留在这给你拍,指不定哪儿下就被拍的魂飞魄散了呢!”

    李小小有些意外地看了看手里的铁锅,转头问招财:“你这哪儿找的铁锅啊?挺好使的呀,连鬼都害怕。”

    招财意味深长地看了李小小一眼:“不是锅厉害,是你厉害。”

    “我有什么厉害的呀,主要是这锅顺手。”李小小拎着锅随意挥舞了几下,特别用心的点评道:“这锅虽然有点重,但是挥起来挺有感觉,这锅哪儿来的?”

    招财一指王声闻:“从项目部的临时厨房拿来的,这锅是属于王总的。”

    已经坐在地上的王声闻见状连忙回道:“小李总,你就是一普通的铁锅,你要是喜欢送给你了。”

    李小小恋恋不舍的摆了摆手:“锅挺好,就是我不会做饭,除了炖汤还凑合以外,其他做啥啥难吃,天然和厨房绝缘。”

    范无咎听到这句话神情微微一变,记忆里他爱的那个女人也是厨艺极差,做啥糊啥,煮的孟婆汤能把鬼给喝哭了……

    可惜那个小迷糊自己掉到了装孟婆汤的缸里,给自己整失忆了。

    范无咎落寞地叹了口气,去年的时候玄娉说过,三年后两人就会相认,现在已经过去一年时间了,不知道可不可以和玄娉求情,让她帮忙把这个时间缩短一点。

    他真的想早一点见到她。

    招财看着明显有些走神的范无咎,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一晃:“喂,想啥呢?”

    正在把玩着铁锅的李小小转头看了范无咎一眼,随口调侃道:“估计想他媳妇了。”

    招财看了看范无咎,又看了看李小小,露出了意味深长地笑容。

    ***

    鬼门开了半天了,里面接应的鬼差等了好一会才看到陆续又有零星的鬼进来,可鬼门依旧没关上,也没看到范无咎的身影。

    里面的鬼差王五有些等不及了,地府对开鬼门的时间是有规定的,若是再不关鬼门,他就要受罚了。

    王五偷偷的挪到门口往外看了看,只见外面挺荒凉的,月亮不算明亮,星星也不太多,不远处的路灯透过一些光来,适应了黑暗以后好歹能看的清东西。

    王五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鬼门已经开了快一个小时了,无论如何得在一个小时内将鬼门关上。王五有些按捺不住,将脑袋小心翼翼地从门里伸了出来,正好看到和李小小对视了一眼。

    李小小被这突然伸出来的脑袋吓了一跳,拎着铁锅就蹦起来了:“鬼啊!”

    被砸的满脸是血的厉鬼一言难尽地看了李小小一眼:你是怕鬼的人吗?刚才你拿过砸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我也是鬼呢?

    范无咎被李小小这一嗓子喊回了神,转身朝鬼门的方向看去。王五看到二十多年未见的上司依旧是熟悉的冷脸,顿时紧张的手足无措的:“范爷,这鬼门开了快一个小时了,咱得把它关上了。”

    “哦!”范无咎一甩铁链子将厉鬼缠住,往回一拽再往出一抛,厉鬼发出了声嘶力竭的惨叫,直接被扔进了鬼门。

    范无咎一边将铁链子缠在手上收好一边淡淡地吩咐:“这个鬼吞噬了不少魂魄已经进化成厉鬼了,回头单独给他关一间牢房,请重刑司的秦大人好好审审他。”

    “是!”王五恭敬地行了个礼,一挥手将那些没有意识的魂魄也驱赶进了鬼门,他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忽然一个胖子连滚带爬地过来,两只肥肥的手抱住了他的大腿:“爸!爸!是不是你?你是不是我爸?”

    现场的人被突如其来的认亲给整懵了,就连王五都有些没回过神来,皱着眉头看着跪在自己脚边的胖男人。

    王五:“你谁啊?”

    王声闻赶紧说道:“爸,我是你儿子王声闻啊!您不记得我了?我每年过年、清明、中元和十月一都给您烧纸啊,您咋会把我给忘了呢?”

    王五仔细看了看满脸泪光仰视着自己的大胖脸,忽然反应过来:“哎,这不是我儿子吗嘛,咋胖成这样了呢?看来你的生活挺好啊!”

    王声闻哽咽的都要抽过去了:“爸,你这穿的啥呀?”

    “这是我的官袍,我生养了你这个大善人也算是有功德的人了,虽然命短死的早,但一进地府就成公务员了。”王五看了看四周,有些纳闷地问道:“你大半夜的跑这闹鬼的凶地干什么?”

    王声闻抽抽搭搭地说道:“这是我刚买的地块准备盖大厦的,招财先生说这地是大凶之地,得先驱鬼才能布阵,结果没想到这里藏了七八百个的孤魂野鬼,幸好招财先生替我请了范先生来,才将这些鬼给送走了。”

    王五与有荣焉地挺起了胸膛,骄傲地说道:“那是,范爷可厉害了。”

    范无咎轻咳了一声,警告地看了王五一眼,提醒道:“王五,鬼门该关了,你得回去了。”

    “是,范爷!”王五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这才和儿子打了声招呼:“得了,我要下去了,今天的事别和别人说。”

    王声闻连连点头,王五松开儿子的手,飞回了鬼门,黑色的大门在关上以后逐渐消失在空气里,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范无咎手插着口袋走了过来,朝招财一点头:“鬼都送走了,你们可以布阵了。”接着转头和王声闻说道:“王先生,我这边的事办完了,费用直接和招财结清就行。”

    招财顺口说道:“一开始也没商量价钱,说事办妥了让他送你几个好资源。”

    “那也行。”范无咎看起来挺满意的:“我这个戏还有两个月就拍完了,然后和小老板去拍《地府公务员》第二季,明年的档期都空着呢。”

    王声闻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范先生,您都这么大的能耐了,但凡出手都能拿到百万千万的进账,何必在娱乐圈当演员那么累呢?”

    范无咎撇了他一眼:“你不懂,这是我的追求。对了,你之前答应的资源到底给不给啊?”

    “给给给!我能不给吗?”王声闻拍着胸脯保证:“您可是我的大恩人,只要您需要,我把最好的资源都给您。”

    范无咎闻言脸上终于多了几分笑容,只要他红了曝光率就会增加,转世的孟婆肯定能看到他,说不定能就此唤回孟婆失去的记忆!

    到时候他就可以和孟婆恩恩爱爱的在一起了。

    看着范无咎脸上藏不住的心事,招财同情地摇了摇头:哥们,你可能小看了孟婆汤的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