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最红谐星[娱乐圈] 第139章 番外一

书名:最红谐星[娱乐圈] 作者:马户子君

    最近的娱乐圈, 又被掀起了一阵波澜——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影帝温择琤, 再次拿下了影视界的一座金杯!

    无数访谈和各大代言接踵而至, 温择琤一时忙得不可开交。这会儿,他正好结束最后一个访谈, 打算回家住一小段时间。

    车停在温择琤家楼下时,他还有些没睡醒, 他这些天实在太疲惫了,急需好好睡一觉补足精神。

    曲右禾从驾驶座转过来, “琤哥,你回家再睡吧。”

    “好, 麻烦你们了。”温择琤揉了揉眉心, 从小糖手里接过背包下车,他是一个自制力很强的人,哪怕身体再累,也能强撑着去做该做的事。

    温择琤朝公寓的方向走,他现在脑子还有些混沌, 以至于从旁边的花坛里突然滚出个“小毛团”的时候, 他还以为出现了幻觉。

    温择琤脚步一顿,眨了眨眼睛。

    小毛团顶着蓬松的毛毛杵在原地望向他,两只绿豆似的小眼睛圆溜溜的, 又黑又亮。

    “……”喔,不是幻觉, 是仓鼠。

    温择琤抿了抿嘴, 还是没忍住蹲下身去把小毛团捏了起来放到手心里。

    入手的一刹那, 柔软蓬松的毛发挠在他的掌心,触感好得令人不可思议。

    温择琤心中一动,伸出食指戳了戳他。

    一根指节就这么直接淹没在了软乎乎的毛发中。

    ………草。

    温择琤突然就被萌化了。

    -

    在媒体面前高冷矜持的大影帝此刻看上去有些狗狗祟祟,他四下里望了望,然后继续戳戳,“你的主人在哪儿?”

    小仓鼠在他手心里滚了一圈,跟个小智障似的听不懂人话。

    ——不过仓鼠好像本来就听不懂人话,温择琤想。

    他慢慢往公寓楼里走,看上去是在和小仓鼠说话,但更像是在给自己找借口,“把你一只仓鼠放在外面太危险了,我先带你回家。”

    这次,小仓鼠貌似听懂了,他本来是拿毛绒绒圆滚滚的屁股冲着温择琤,现在转了个脑袋过来,在温择琤手上轻轻咬了一口:搞快点!

    温择琤倒吸了一口凉气……嘶!

    飞速把捡来的小仓鼠掳回家里,温择琤关上卧室门就用自己的枕巾给它暂时团了个窝。

    身体与精神的疲惫在刚刚得到了极大的治愈,温择琤又活了!他开始上网查找仓鼠饲养守则,下单各种培养容器、饲料、玩具……

    等他全部买完,转头一看,发现他的小仓鼠正在他的被被上欢快地蹦跶抖毛毛,似乎还翘了翘屁股,精力旺盛得不得了。

    温择琤:可爱,想吸。

    他坐过去,把手朝小仓鼠摊开。后者看了一眼,立马乖巧灵性地蹦跶上来,在温择琤干燥温和的手心里团成一团。

    温择琤英俊冷硬的面容柔和下来,嘴角罕见地带了点笑意,“你怎么这么乖,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

    毛团团拱了拱。

    温择琤,“叫乖乖?还是叫团团?等等,你是公仓鼠还是母仓鼠?”

    小仓鼠突然蹦起来踩了温择琤一脚,气到毛毛直抖,他把肚皮一摊,坦诚相见——爷是公的!

    “原来是公的。”温择琤看他炸毛了,赶紧安抚,“看你毛绒绒的,不如就叫容容,这个名字好听吧?”

    小仓鼠这才被呼噜顺了毛,蹭蹭温择琤的掌心表示同意。

    容容有了自己的名字,整只仓鼠都鲜活了,不但鲜活,还很威风凛凛。

    典型的给把梯子就上天。

    但温择琤喜欢,不但他喜欢,就连他爸温仲昀也喜欢。

    这毛色,绝对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名贵仓鼠!

    温仲昀每天早上起来,也不遛弯了,就守着客厅里的仓鼠窝搓容容的毛。容容跟别的仓鼠不一样,他特别亲近人,被搓毛毛的时候尤其享受,整只仓鼠都变得蓬松油亮。

    温仲昀越看越喜欢,“儿择,你工作忙,容容就交给我来养吧。”

    温择琤一个警醒,“不行!”他说完又觉得自己语气太激动了,随即放缓语调,“既然是我捡回来的,那我就要负责到底。”

    温仲昀一脸看透:你不就是喜欢毛绒绒!

    温择琤为了防止温仲昀和他争宠,特意把容容搬回了自己的卧室。还在枕头边团了个仓鼠窝,晚上睡觉也把容容放进去。

    “啪嗒、”卧室灯一关。

    温择琤在黑暗中把自己的脸埋进窝窝里,用鼻尖轻轻碰了碰容容的毛。软乎乎的,挠得他心痒痒。

    “晚安,崽崽。”

    温择琤正要撤离,原本团着的容容忽然蹭了起来。

    他伸出小爪子扒住温择琤挺拔的鼻子,踮起脚凑上去,啵唧了一口。

    然后缩回窝窝,团成球。

    温择琤,“……………”

    草,他被萌精神了。

    -

    自从容容学会了啵啵,温择琤就经常把他捧在手心里,拿鼻尖去埋他软乎乎的肚皮,猛吸一大——口仓鼠!

    甚至洗澡的时候,温择琤都要把他带上。

    他怕容容淹不了水,还准备了一个透明的杯子,能浮在水上的那种。

    温择琤本来一直用的花洒洗澡,现在都改用浴缸了。他在浴缸里泡着,就把容容装进杯杯里和他一起泡。

    唉……高冷男神就该和毛绒绒一起泡澡!

    容容扒在杯沿儿上,望着他饲主有些荡漾的神色,疑惑地咬住了杯沿儿,“科科科科……?”

    温择琤就凑过去亲他:啵啵啵啵……!

    高冷男神的形象支离破碎,荡然无存。

    就这样如胶似漆地生活过了一段时间,容容也变得越来越灵性,学会了自觉地在家里找东西吃。

    而且他不吃饲料,不吃仓鼠粮,就爱吃炸鸡吃薯片。

    不像仓鼠,像黄鼠狼。

    一开始容容从茶几上的薯片口袋里钻出来的时候,温择琤和温仲昀都被吓坏了!

    他的毛上还挂着油叽叽的残渣,温择琤顾不得给他擦毛,马上带他去做检查,就怕他吃成只废仓鼠。

    结果什么问题都没有。

    温择琤望向手心里懒洋洋地给自己揉着肚皮的小仓鼠。大眼瞪小眼间,他仿佛从那双黑亮亮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无奈宠溺:

    瞧你这副大惊小怪的样子~

    温择琤,“………”他被一只仓鼠包容了。

    而他很快就发现:这只仓鼠不但包容,还很黏巴。

    每当他工作完回家,容容便啪嗒啪嗒蹭到玄关里来迎接他。

    小小的一团站在玄关前面,提着爪爪把人望着,嘴巴里还“科科科科”地啃着薯片瓜子儿,一副“快来rua我”的样子。

    温择琤喉头一动,随即毫不客气地上了手。

    -

    快乐的rua仓鼠生活终结于曲右禾的一通电话。

    “琤哥,三天后要去N国出席活动,临时加的通告,你准备一下。”

    温择琤挂了电话,第一反应居然是行走江湖耽误了他养仓鼠。

    温仲昀窥得了良机,慢慢朝容容靠近,“儿择,你安心地去吧,容容就交给我好了。”

    温择琤越听这话越觉得不对,他一把捞过还在咔薯片的崽崽,护在怀里,“不用了,我带着它一起去。”

    温仲昀,“???”

    飞机在轰鸣声中起飞,地平线逐渐拉远,历经四小时,在N国平稳落地。

    温择琤下了飞机第一件事就是捧着他的小仓鼠去当地宠物医院做体检。

    虽然容容看上去和普通仓鼠不太一样,能吃能喝还身形矫健的,但现在已经焉巴巴地摊成一块仓鼠饼了,应该是晕飞机。

    N国的语言对于温择琤来说是个短板,他跟医生解释了半天,两人才艰难地达成共识:

    把小仓鼠变回原来的样子。

    医生也不知道拿着试管捣鼓了些什么,最后递给温择琤一小袋药膏。

    温择琤谢过,回了酒店就给他的容容一点点挤进嘴里。

    做完这些,温择琤把昏昏欲睡的容容捧到床上,低头亲了亲,“容容,我下午出去一趟,你乖乖睡觉,晚上我回来陪你。”

    睡梦中的容容迷迷糊糊地伸了个爪子,一把挥在温择琤下巴上:去去去。

    -

    待温择琤晚上回到酒店,被被里的容容还在呼呼大睡。温择琤只当他是吃了药在休整,自己洗漱过后便躺上了床。

    窗外的月光皎洁明亮,透过窗帘的空隙倾落在房间内。

    容容的窝被挪到了枕头旁边,温择琤第二天还有活动,照常吸了口仓鼠就睡了。

    静谧的夜里,一寸宽的月光铺落在枕边的仓鼠窝上。窝里的容容忽然抖了抖,黑亮的小眼睛慢慢隙开一道缝……

    紧接着,他小嘴无意识地咬住枕巾,浑身的毛毛都开始轻颤,明明身上笼了一层蓬松的毛,看上去却像是泛着淡淡的粉红。

    容容抖了一会儿,就从枕巾堆堆里“咕噜咕噜”滚了出来,翻了几个跟斗摔进温择琤的被子里。

    过了会儿,原本空瘪的被窝逐渐拱了起来,隔了层被单依稀可辨少年的轮廓。

    夜里的温度有些凉,容容没有了毛毛的覆盖,一身细腻的皮肤在月光下白到反光。翘挺的臀部拱出了被窝,大概是觉得冷,容容又条件反射地朝着温热的源头靠了过去。

    他在温择琤的怀里找了个舒适的地方,蹭了蹭脑袋,便搂着那劲瘦有力的腰,沉沉睡去……

    -

    第二天清晨。

    温择琤醒的时候还有些迷糊,他只觉得胳膊有点酸麻,怀里似乎被填满充盈。

    入手的触感细腻光滑,还是温热的。

    ……嗯?

    温择琤“刷”一下睁开了眼睛!温热的!?

    他不敢置信地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怀中,一颗毛绒绒的脑袋正严丝合缝地卡在自己肩窝里,平缓的呼吸轻轻打在他的胸口,怀里的少年看上去睡得十分之香甜。

    甚至在他胸口留下了一滩水痕。

    温择琤,“……”

    他花了大概五分钟来消化眼前这一幕,当他的目光落在枕边那个空荡荡的窝上时,一个惊世骇俗的猜想浮现在他脑海中——怀里的人,正是他的小仓鼠容容。

    他养的崽崽化形了!

    温择琤演过的电影不少,却没有哪个如此刻一般戏剧。不过令他接受能力极好,很快调整了心态接受了这一魔幻的设定。

    只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怀里的崽崽似乎什么都没穿。

    -

    温择琤二十六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生理状况良好,大早上起来就精神得很。

    他现在回过神来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似乎正大张旗鼓地戳着一条光滑的大腿。

    而被戳的人却丝毫没察觉到现在的状况。

    温择琤垂眸看了一眼怀里的少年——他的腰那么细,一搂就能搂个满怀;他的腿也很长,就这么半敞着,毫不设防。

    容容还在睡梦中挪动了两下,无意识中贴得离温择琤更近……

    轰——温择琤脸上瞬间爆红!

    不行,就这么搂着也太流氓了!他一把掀开被子翻身而起。

    然而还没等温择琤跳下床,他脚下忽然一绊,整个人又跪回了床上。

    精神十足的帐篷正对着少年的睡颜。

    然后,少年慢慢睁开了眼。

    “……”

    容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