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炮灰的人生[快穿] 第1060章 恶毒大姑子 十四

书名:炮灰的人生[快穿] 作者:倾碧悠然

    北王沉默下来。

    他到了北境之后, 唯一能得他另眼相待的只有周家。

    而另眼相待的原因,是因为他娶了周家女。

    周家如今没了这份优待,应该是不甘心。才又把柳葫推到了顾因面前。

    讲道理, 当年北王会选周氏, 一是因为她的出身,最重要的, 还是因为她性子温柔。

    后来娶继室,也是以为小周氏和她一样温柔。

    当年,北王也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而已。

    半晌, 北王出声问:“你弟弟呢?”

    顾因没过来,他记忆中的柳葫是那个拿着馒头分发给乞丐的善良姑娘, 这个拎着鞭子打人往死里打的女子,压根不像是他想要的世子妃。

    他大抵又一次看走眼了, 这会儿正怀疑人生呢。

    “受打击了。”楚云梨淡然道:“回来的一路上, 都挺不高兴的。有我这个姐姐,他和他媳妇的日子都别想好过。”

    北王嘴角微勾:“那是他的福气。”又道:“他这么快又认识了别的姑娘, 应该是真想再娶, 等五皇子的事情解决了,你重新帮他挑一个好的。”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楚云梨语气意味深长:“这该是您的事情才对。”

    北王摆摆手:“看你母妃就知道了, 我的眼神不好,还是由你看。”

    楚云梨:“……”

    “我眼神也不好啊,不然怎么会嫁了陈家呢?”

    北王深以为然, 叹息道:“谁还没年轻过?遇上个把坏人很正常嘛, 依我看, 你眼神已经挺好了, 子风就很不错, 你们何时成亲?”

    楚云梨清了清嗓子:“父王,有件事我忘记跟你说了。”

    北王疑惑,示意她继续说。

    “贺子风他是探子,朝中除了顾讯,还有两位皇子找过他。包括宫中的皇上,都想让他做眼线。”

    北王面色一言难尽:“所以,你弟弟想娶的都是别有用心的,你倒好,找一个多面探子。”

    楚云梨微扬下巴,傲然道:“我把一个多面探子劝成了自己人,您该骄傲才对。”

    北王:“……”

    他摆摆手:“回去吧,开导一下你弟弟。”

    “我会的。”楚云梨一本正经:“我打算带着他一起审问红儿。”

    没见过人心险恶,顾因就是长不大。

    当然了,以他简单的脑子,这是吃一堑,也未必能长一智。

    如果不让他亲耳听到柳葫做的那些事,兴许人家一哭一求,他就会重新接纳人家了。

    只要想到这种可能,楚云梨就觉得心梗。

    讲真,她不怕坏人。经历了这么多,什么样的坏人她没见过?

    唯一怕的就是这种天真的人,伤起人来,简直戳心。偏偏还不能怪他。

    楚云梨出了外殿,直接去世子院带上了顾因,然后去找红儿。

    此时的红儿浑身已经包扎过,她本来就伤得重,处处都是伤,包起来之后,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是包扎伤口的布条,只剩下半张脸还算完好。

    她本来已经昏昏欲睡,看到楚云梨进门,顾不得身上的伤和疼痛,急忙忙爬起身:“多谢郡主救命之恩。”

    大概是被堵住了嘴的缘故,声音还算完好。

    “我救了你,自然是想要你回报的。”楚云梨示意顾因在椅子上坐,她自己则坐到了床边:“说说吧,把你身上的你主子做的那些事都告诉我。要是我听得满意,兴许会放你离开。”

    红儿眼睛一亮,也不追问是真是假,直接道:“我跟着姑娘已经五年了,她是……周家的女儿。”

    一开口就说了这么隐秘的内情。

    顾因瞪大了眼。

    楚云梨倒是不意外,她可没忘记她要带走红儿时柳葫的害怕,还不甘心地追到了外面。

    柳葫大概做梦也没想到,郡主是个这么不讲究的,当街抢人,但凡自持身份的人都做不出来这种事好么。

    “周家的家主就是她父亲。”红儿继续道:“夫人现在偶尔还会出去与周家主相见。而姑娘靠近世子,也是夫人的意思。她提前得知了世子的行踪,故意找了些乞丐在那儿发馒头。”

    顾因一脸的茫然。

    红儿见状,怕他不信,还强调道:“那些乞丐就是我找的,姑娘亲自吩咐我的。”

    顾因:“……”

    他脸上茫然瞬间尽去,彻底放下了她。

    说到底,他爱的是柳葫的善良,现在得知这份善良是装出来的,那个拎着鞭子要打死人的女子才是她的真面目,他哪儿还爱得起来?

    “还有就是……”红儿有些迟疑,她起身,忍着疼痛在床上对着楚云梨一礼:“奴婢这条命是郡主救的,有些话,若不是对着您,奴婢一辈子都不会说出口。”

    楚云梨扬眉:“比如说呢?”

    红儿低下头:“姑娘这个月葵水未至,已经过了两天,十多日前,她和五皇子私下相处了一个时辰。”

    顾因:“……”

    他再单纯,已经有了女儿的他也明白这话的意思。

    楚云梨再一次觉得,自己救这个丫头就对了。当时只是不想看这丫鬟被人打死,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

    在酒楼时,只看这丫鬟身上的伤,就知道柳葫这个暴戾的人。这边被她拒绝,回去之后是肯定要拿丫鬟撒气的。

    听到红儿的这番话,她意外之余,又觉得正常。周家想要搭上五皇子,再没有比姻亲关系更让人放心的了。

    只是,周家主太会算计,或者说太会物尽其用。那边让女儿搭上五皇子,这边还想做世子妃……该不会打着让女儿腹中孩子做北王爷的想法吧?

    这事情太荒谬了,但越想越觉得有理,如果怀着五皇子血脉的柳葫顺利嫁入北王府,而五皇子又顺利登基的话,这个孩子,还真可能是顾因之后的世子。

    “别的还有吗?”

    红儿脸色潮红,已经开始发高热。

    楚云梨也不为难她,嘱咐大夫好好看着,这才带着一脸懵的顾因出门。

    正想开解他几句,护军统领过来禀告:“死牢中的付意娘想要见王爷,属下去禀告过后,王爷让手下来找您。”

    边上顾因大受打击之下,面色实在不好,楚云梨瞄他一眼:“你要去吗?”

    “去!”顾因抹了一把脸:“咱们走吧。”

    付意娘在死牢中关了许久,浑身脏乱不堪,再不见曾经的柔美。

    看到姐弟二人时,直接扑了上来:“郡主,我有很重要的话要禀告,你会放我离开吗?”

    楚云梨随口拒绝:“不可能。”

    凭着她做下的那些事,楚云梨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她离开。

    付意娘眼中的光骤然熄灭。

    楚云梨想要知道她想禀告的话,补充道:“如果你说的事真的对我有用,我会考虑让你住得好一点,吃得好一点。”

    闻言,付意娘踌躇了一下,期间偷瞄姐弟俩神情好几次,眼见二人面色冷淡,顾因脸上也再不见曾经对她的温柔,心下明白再无商量的余地。本着能争取到一点算一点的想法,道:“你们送进来的那个公公,我认出他了。”

    楚云梨扬眉:“你们见过?”

    付意娘从头到尾就没出过北境,怀恩也是在她入大牢之后才来的,怎么可能认识?

    “是!”付意娘语气笃定:“之前我靠近世子,其实是有人替我指路。那人长相平常,丢进人堆里根本就找不出。当时我不信……算计王府这么大的罪名,我哪里敢?”

    “然后,那人就说王府气数已尽,朝中的公公都想要收拾王府。眼见我不信,他还给了我一张画像,我那是第一回看见阉人,和普通男人很是不同,所以印象格外深刻。吩咐我那个人后头的主子,就是那个怀恩。”

    顾讯这……年纪轻轻算计这么多,脑子果然聪明。

    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偷跑呢?

    就是不知道他偷跑是自作聪明呢,还是皇上给他指的路。

    如果是前者,那就是皇子自己想要以此立功,北王府还能挣扎一下。若是后者,大概得好好筹谋了。

    事实上,最近北王忙的就是边关部署,将所有将士的衣物和兵器,都重新换过一遍。

    付意娘继续求饶:“郡主明鉴,我真是听那人说王府要不成了才动的心。要不然,我就是跟天借胆,也不敢勾引世子啊!”

    说到这里,她又想起什么,急切道:“对了,那个药,还是指使我的那个人给的。”

    也是,那么高明的助兴药,一般人可拿不到。

    楚云梨还好,对付意娘算计之事心知肚明。听到她承认并不意外。

    顾因听到付意娘亲口承认她算计他,故意勾引他,本就被打击得千疮百孔的心,顿时更加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