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七零旺家白富美 克妻

书名:七零旺家白富美 作者:桃花露

  林盈盈接住那只小药瓶,望着男人的背影一跺脚,又疼得哎呀一声。


  大队长赶紧道:“快送林知青回去找大夫看看,别有什么暗伤。这几天就歇着吧不用干活了。”


  他主动让林盈盈休息,这已经是很大的关心,毕竟在乡下干活,比惊牲口更大的事儿也有,只要不重伤死人什么的,他基本不会当回事。


  叶之廷借了队长的自行车,“林盈盈,我先送你回去。”


  林盈盈清丽的小脸一扭,傲娇地嫌弃他:“那不行,我岂能坐别个男人的自行车?”


  叶之廷那张俊秀的脸黑得不能再黑了,低吼一声:“别闹了!”


  叶曼曼:“廷哥哥你别发火,盈盈姐都够可怜的了。”


  被那么一个糙男人抱了,以后都不好嫁人,林盈盈也只能出此下策,不然呢?


  林盈盈忍着疼拧开霍青山给她的小瓶子,立时一股药味扑鼻而来,呀,这男人怪体贴呢!


  她挖了一坨先擦擦自己的掌心,药膏触到伤口,顿时激起一股又辣又疼的感觉,让她打了个激灵。她赶紧和人说话分散注意力,“大队长,您给我讲讲,霍青山为什么说嫁给他是不要命啊?”


  大队长不想说,毕竟不是什么好事,还是不让太多人知道的好。


  林盈盈看大队长不说,便横了叶之廷一眼,“你们俩一边去,我青山哥的隐私岂是给你们听的?”


  叶之廷气得直发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把林盈盈的水壶往地上一丢,“行,你就作吧,我懒得管你!曼曼,咱们走!”


  叶曼曼泪汪汪的,一副心疼林盈盈到不行的模样,“廷哥哥你别跟盈盈姐生气啦,你没看当时多危险吗?要不你先回去,我陪着她。”


  叶之廷冷笑:“你陪她,她就会欺负你。”


  他恨恨地瞪了林盈盈一眼,真想转身走开再也不管这个骄纵任性的大小姐,可他又担心她是吓傻了。


  那边大队长扛不住林盈盈软磨硬泡一秒钟就招了。


  因为霍母出身有污点,她怕儿子长大了不好娶媳妇,就想给定个娃娃亲。看好了一户人家的小闺女,想等过了八岁去下定,结果那女娃子发病没了。祸不单行,他12岁的时候他爹带领大队炸山开矿出意外死了,作为大儿子他挑起家里的重担。


  后来县兵役部下来选拔新兵,他虽然才十五岁,因为长得高大手又巧还会放□□,就被选去当兵。他娘怕儿子当兵有个三长两短,哭了两场又想先给他定门亲事,等他长大了回乡探亲的时候就可以圆房。哪里知道看好的人家正谈着呢,那闺女失足掉深沟里没了。


  霍青山是个有本事的,进部队后小小年纪跟着一群大男人摸爬滚打,刚去就学会开车修车当上班长,跟队跑了一年运输又去了侦察连,第一次跟队出去执行任务就立奇功,回来升了排长。


  这时候18岁了,回家探亲老太太又想给他张罗亲事,托媒人说了几家闺女想看看哪个合适,结果不等看好呢其中一个洗衣服掉河里没救上来。


  也不知道谁开始散布他克妻的谣言,另外几家也不敢了,再好的青年也得有那个命嫁啊。


  这么着直到他当了连长,霍母寻思儿子是有身份的人,说个媳妇也容易的,结果还不等找媒人上门呢,有个适龄闺女又被坏男人给糟蹋了。


  这本来也没他什么事儿,可架不住乡下有些人嘴碎,胡说八道,非要往他身上安,硬生生就把克妻这顶铁帽子给霍青山戴上了。


  大队长唏嘘得很,“也不知道该说他运气忒差还是怎么的,婚都没结呢就背上一个克老婆的恶名。其实他条件好,实在不行外乡找个也好的,外人也不知道这些旧事儿。可他不想骗人,自己倒先绝了结婚的念头让老太太不要忙活,没把他娘愁死。”


  林盈盈水亮的大眼睛一眯,扯了扯嘴角,“肯定有人故意黑他呗。”随即她又掩口轻笑,略带羞涩地说:“不过要不是因为这个,青山哥也不能等我。您不是说霍家大娘想儿媳妇么,您帮我说一声,大娘肯定乐不得呢。”


  如果别人说这话,大队长立刻就骂她不要脸,可林盈盈说出来,他觉得很很正常。


  跟林盈盈站得这么近,大队长感觉林知青美得让人不敢直视,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可想那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是啥感觉了。


  “林知青,青山那孩子本分实诚,从来不干骗人的事儿。背着这么个恶名他也不好过,越来越严肃不爱说话。他不是故意对你没礼貌的,你不要生气。嫁给他的事儿就当开开玩笑。”


  他既不信林盈盈真想嫁,也觉得两人不般配。虽然霍青山英俊能干,可他个性冷硬,沉闷不爱说话,更不会甜言蜜语,绝对降不住这像仙女又像妖精的林知青。


  他倒觉得林盈盈恶作剧的成分更大,毕竟敢当众说嫁给一个陌生男人,不是任性惯了也说不出口。


  林盈盈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颇为自豪道:“我就喜欢他这样的!”


  这时候叶曼曼凑过来,再度怯怯地问:“盈盈姐,你不疼了吗?”


  她知道林盈盈痛觉比常人更明显,这是大夫说的并不是林盈盈矫情,从前她一点疼都受不了,怎么今天又是摔打又是磕的,她居然不闹着去医院?


  林盈盈翻了她一个白眼,哎呀一声就趴在旁边的麦草堆上装晕了,她受了那么大的惊吓,怎么晕都不过分!


  最终林盈盈也没稀罕坐叶之廷的自行车,她是躺在马车上被拉回来的,为了不吓着她,大队长特意不让套牲口而是自己拉的。


  回到知青点,女赤脚大夫已经等在那里给林盈盈检查。


  大夫对这些下乡知青,尤其这个娇滴滴据说脾气很暴躁的林知青尤其没有好感,她粗声粗气地让林盈盈脱了检查。


  林盈盈倒是没拒绝,看大夫么没什么好害羞的,她大大方方地把自己脱得只剩下可爱的小粉边内衣。


  女大夫的脸瞬间红得要滴血。


  这、这林盈盈也太不害臊了,她、她这身材也太……太美好了,让人不敢直视,看一眼就觉得气血上涌要喷鼻血的感觉。


  她皮肤雪白无瑕,身段前凸后翘,一双大长腿骨肉匀停,可以说从头到脚无一不精致。不过她皮肤太娇嫩用力捏一下都会红,更别说这么粗暴地摔打,所以身上也磕出一些淤青来,看着触目惊心的。


  万幸的是没有伤到内脏和骨头。


  女大夫都动了怜香惜玉的心,给林盈盈调配了土药方,让她熬水擦洗泡泡患处,争取让淤青散得快一些不要留下色素沉淀,免得破坏那雪白的肌肤。


  林盈盈也就光明正大地养病不用去割麦子。


  大队干部为了少一些麻烦,勒令不许把霍青山怎么救林盈盈的事儿说出去,尤其抱着滚什么一个字不许说,谁说就让谁承担摔着林知青的罪名,他可在调查惊牛的事儿呢。


  可他能管得了社员却管不住知青们,等社员们回来吃饭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林盈盈被一个叫霍青山的又搂又抱了,她还当场表示要嫁给人家。


  有几个男知青当场就义愤填膺起来,没错,他们很大方地承认喜欢林盈盈。


  她长得娇美明艳,皮肤雪白,比文工团、戏剧团那些台柱子还漂亮,娶回去看也赏心悦目啊。更何况她出身好,她爸可是老革命,现在更是没有靠边站的实权人物。谁要是娶了林盈盈这辈子都稳了,儿孙都跟着飞黄腾达呢。说不想娶的,在他们看来不是矫情就是眼瞎!


  比如叶之廷、比如霍青山,谁对他们女神不殷勤,谁就是在侮辱他们的信仰!


  叶曼曼听见几个男知青在闹腾,她气得脸通红,“你们能不能安静一下,不要吵到盈盈姐休息。还有,你们不要再议论霍连长的事情了。”


  他们一转眼却见林盈盈撑着她的小花伞出去了,她手上还缠着厚厚的纱布呢,一副身残志坚的样子,特别惹人怜惜。


  叶曼曼赶紧追上去:“盈盈姐,你要做什么告诉我。”


  林盈盈凉凉地瞥了她一眼,“找你的廷哥哥去,别烦我。”现在叶之廷是你的了!说完她在叶曼曼泛红的眼圈里昂着漂亮的头颅骄傲地走远了。


  她看一群小孩子在玩游戏,就朝着他们挥挥手,“小朋友,姐姐有糖。来!”


  一听说有糖,小孩子们欢快地跑过来,他们在距离林盈盈两米处停下,张嘴瞪眼地看着她,眼睛里是孩子毫不掩饰地惊艳。


  因为林盈盈太漂亮太干净,她还撑着高跷队里仙女才打的花绸伞,他们就把她当成仙女了。


  林盈盈从自己的小提包里抓出一把水果糖来,优雅地前倾身体给他们分糖,“一人一块,你们帮我看着霍青山,谁要看见他立刻告诉我,我还有奖励。以后你们帮我盯着他,悄悄跟我汇报他的动向,我都有奖励。”


  “好的!”孩子们高兴坏了,纷纷往嘴里塞糖。


  一个略腼腆的男孩子怯怯地问道:“那个……能请你给我们讲个故事吗?”


  林盈盈伸出纤细白嫩的手指在他脸颊上轻轻剐蹭了一下,微微一笑,“当然可以。知道索要故事的孩子,他就拿到了永远吃不完的糖果。”


  第三天一早,一群泥猴子赤着脚啪嗒啪嗒地跑过来,因为速度有快有慢,导致他们拉了很长的战线,纷纷大声喊着:“林知青,你家青山回来啦——”


  骑马风尘仆仆赶回来的霍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