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穿成反派小姨妈 穿的漂亮点

书名:穿成反派小姨妈 作者:蝎言蝎语

  秦朔南一脚把蛇踩死后,她停下了尖叫。


  四周却依旧在尖叫,因为除了跑向她的唐霄彬看到她干净利索抬脚“啪”蛇的动作,其他人都没看到。


  他们要么在四处乱跳乱窜的往远离唐霄彬的方向跑,要么被吓得呆在原地,整个人都懵得不行。


  而唐霄彬这时候也懵的不行。


  而更懵的是,秦朔南一脚踩死蛇后,她没有收回脚而是踩着蛇头往后踢了一脚,将蛇往远离人群的地方踢去,然后柔柔弱弱气若游丝地告诉大家。


  “蛇…蛇跑走了。”


  秦朔南说完捂着因为她抬腿动作而气血波涛汹涌起来的腹部,去了躺洗手间。


  而这时候,没有几个人相信秦朔南说蛇跑走微不可闻的声音,还在尖叫乱窜,如此又过了一会,大家都没有再看到蛇,他们才渐渐平静下来,然后继续拍戏。


  而秦朔南这时候还在洗手间里,被突然又上头的痛经弄得有些难受。


  她又开始身体发虚的冒冷汗,这让她知道原主的气血虚的厉害。


  所以她离开了洗手间,去找她刚刚踢走的毒蛇。


  没想到她找到蛇,正准备喝几口蛇血给自己好好补补气血顺便镇痛的时候,一直偷偷跟着她的唐霄彬跳出来。


  “啊啊啊啊,我知道你不怕蛇,但是你别乱吃它们啊,你知不知道生蛇体内多少寄生虫!”


  唐霄彬激动的阻止秦朔南,秦朔南没理他,但却听进他的话,提着蛇找地方烤了在吃。


  唐霄彬一直跟着秦朔南,还自以为了解秦朔南在她身后念叨。


  “你是不是家里养过蛇啊?你是少数民族吗?那种苗女?哎哎哎哎,你怎么还准备吃蛇……”


  唐霄彬看着用树枝穿起蛇的点火烤起来的秦朔南,忍不住有激动起来。


  秦朔南依旧懒得理这种二傻子,继续烤蛇,等烤的差不多赶紧吃了几个部位给她补气血。


  一边的唐霄彬看到她吃了几口蛇肉,明显好转了一些的气色,愣了下问她。


  “要不给我也来一口?”


  ……


  秦朔南像看傻子一样看了一眼唐霄彬,唐霄彬见她不愿意分,忍不住跑过来跟她抢了吃。


  “不要那么小气,见者有份,给我尝一口!”


  “不懂医理别乱吃蛇,会死人。”


  秦朔南打掉唐霄彬去撕蛇肉的手,不给他吃的同时,还俯身加大火力准备烧毁掉那条蛇。


  但她没想到俯身的时候闻到唐霄彬裤腿上的一股怪味。


  这怪味夹杂在唐霄彬喷地骚包男士香水味中普通人根本闻不到。


  “你干嘛,快点把蛇拿走!”唐霄彬见秦朔南突然俯下身不动,还把烤熟也还是蛇形的死蛇缠他腿上就惊声尖叫起来。


  “快去报警吧,二傻子。”


  缠完蛇,秦朔南就站起来离开了,徒留唐霄彬欲哭无泪地看着脚上被踩扁头还被烤熟的蛇,然后也不真傻地猛然意识到什么,面部骤然失色起来。


  但令秦朔南觉得奇怪的是,唐霄彬明显意识到自己差点被人用毒蛇悄无声息谋杀掉,最后却没有报警,而是面色沉沉地继续拍戏。


  这让秦朔南有点后悔给他留那条罪证蛇。


  之后一群人继续拍戏忙到晚上,秦朔南拿了辅导员给的一个大红包准备坐地铁回家,却被吴教授喊住。


  “回市区吗?顺道就坐我的车,我让司机送送你。”


  吴教授顺带捎上秦朔南回市区,没想到他的家跟秦朔南的家在同一个毗邻帝都传媒大学的高档小区中。


  不过一个是别墅区,一个是楼房区。


  吴教授家是带花园的600平独栋别墅,秦朔南家则是150平的楼房。


  而那150平米的楼房在寸土寸金的帝都任何地带都不便宜,更莫说是跟吴教授同属高档小区的楼房。


  但秦朔南却在跟吴教授聊起这方面的话题时,提过以后可能会卖掉着这套价值几千万的房产。


  “家里有孩子等着治病,都不知道未来做手术卖了这套房加上他哥哥后面几年赚的钱够不够。”


  “其实我大外甥这几年赚的钱支撑小外甥每个月打增强免疫的某针剂,我都觉得够呛,还需要我在努力找补些。”


  秦朔南说到小霍存煜的治疗费,依旧有些头疼,一个月近25万的医药费还不算其他护理费,而且秦朔南也不准备让小霍存煜一直依赖药物针剂病弱地活下去,跟他父母一样还是准备等他大一些,给他做一次根治手术。


  那手术是西方医学的某移植手术,秦朔南不太懂,但知道因为他的病世间很罕见,治疗费不低,且找到成功率高的主治医生也很难。


  而这些都需要钱,钱,钱。


  反正秦朔南是准备未来把原主姐姐,也就是霍存煜妈妈买给原主上大学方便的这套房卖掉给小家伙治病。


  现在不卖是他们还能工作或者卖其他东西撑,这套房算是一家三口暂时的保证。


  “孩子是你姐姐家的?她跟丈夫去世了?”


  吴教授有些惊讶秦朔南无意透露的信息,而这些信息其实现在上网都能看到,但是吴教授这个年纪不怎么关注这些“娱乐八卦”。


  “是啊,我小外甥可怜,不到三岁父母双亡,有个哥哥也是不成器的。”


  秦朔南叹着小霍存煜可怜,却不知道她在很多人眼中也是可怜的。


  在别人眼中,她父母也算是早亡,靠着姐姐没想到姐姐去世,还给她留下一对外甥,其中还有个身患重病的孩子。


  但没有正常人会建议她抛弃这对外甥,因为这是华夏不知道传承多少年的血脉亲情,所以秦朔南在别人眼中也是可敬可佩的。


  “孩子,你比我认为的品性还要好。”


  吴教授心潮澎湃的看着秦朔南,想跟她提关门弟子以及上综艺节目《影视制作之幕后英雄》的事。


  但他又想到上节目的时候还需要跟节目组报备,所以压下激动准备跟节目谈好了,到时候再带她上节目传授技艺的同时,也带着她赚些通告费。


  “你可愿意做我的直传弟子?”吴教授将秦朔南送到公寓楼下,开口问她。


  秦朔南愣了下,在吴教授以为她会欣然同意的时候,秦朔南却说这件事很重大,她需要慎重考虑一下。


  “行,那你考虑一下。”吴教授意外了下秦朔南对拜入他门下的慎重,但也很开心给她时间考虑,完全没想到他这边想带秦朔南上的综艺节目出了问题。


  “吴教授,你想带徒弟上节目,我们是热烈欢迎的,但是你的新弟子还是个学生,在圈内一点名气也没有,你不如带你的另外一个弟子曹六,他不是上一部参与制作的《品姬传》全国大爆了吗?被很多人称是华国影视服化第一人吗?”


  《影视制作之幕后英雄》的节目制作人跟吴教授建议带另一个弟子,吴教授就沉下了脸。


  “制作人你是圈内人,不会不知道我早放过话,曹六不再是我直传弟子,我也不会跟曹六同台合作任何项目,你现在提他是不是就是看着他在圈外比我名气大?”


  “还华国影视服化第一人?好大的口气!我吴子贤拿遍华国和国际最佳服装设计大奖和最佳化妆造型设计大奖,我也不敢称,他一个欺师灭祖,只懂东抄西袭不伦不类的家伙哪来的脸称?”


  吴教授勃然大怒骂了起来,制作人忙在电话里赔不是,然后也有些为难的说。


  “吴教授,我提曹六,也是曹六那边想借我节目跟你破冰,并放出话来,若是你这边不跟他和好,再敌对挡他的发展,他就要跟你不死不休,你上我们的节目,他就上其他平台的同类节目跟你打擂台。”


  “吴教授你也知道,现在节目难做,还是我们这种请不起大热流量的节目,那曹六是技不如你,但他这两年团队懂营销,圈内给你提鞋都不配,但是圈外你看看多少人还真以为他是华国影视服化第一人?”


  “我当然知道一些,不然你以为我上你们节目是做什么?我就是不能让这样败坏我们服化道匠心精神的败类继续祸害青少年的审美和传统认知!”


  吴教授跟制片人在电话里说了他想上节目的初心。


  而另一边回到家的秦朔南,发现霍存席带着霍存煜去睡了,也没有打扰。


  而是在第二天早上,才问霍存席昨天《学猫叫》的视频拍的如何。


  “肯定没拍好!”秦朔南用洞察一切的眼神看着面无表情的霍存席跟低着头不好意思看她的小霍存煜。


  “别以为你躲得过我昨晚的检查,就能躲过今天。”秦朔南训斥着霍存席的同时,在霍存席明显瞳孔放大的动作里,把她今天早上手工做好的一顶猫耳饰拿出来。


  “今天我看着你拍,你给我带着这个猫耳朵拍!”秦朔南不容霍存席拒绝的发布命令,霍存席觉得她真的毒到不行的抱着弟弟站起来。


  然后在秦朔南惊讶的眼神里,带着小霍存煜“离家出走”了。


  “放下你弟弟,一个人走!”秦朔南对霍存席毫不挽留出门的动作,霍存席顿了下脚步,然后“砰”一声巨响,他重重的关上了大门走出去。


  “臭小子,门摔坏了怎么办!”


  秦朔南怒吼了霍存席一声,倒也知道臭小子不是带着弟弟“离家出走”。


  所以也没有管他带小霍存煜去干嘛,而是打开电脑学习并剪辑霍存席之前做男二号尸体替身拍摄下来素材,制作出《落魄贵公子霍存席vlog:赚钱不易被迫营业日常1》。


  自从霍存席之前因为身首分离的舞蹈视频火遍全网,他有了被迫营业哥的称号,也有秦朔南昨天帮他父母澄清而替他坐实的落魄贵公子称号。


  所以今日秦朔南就把这两个热词放到了霍存席的视频博客vlog标题上,并开始想一些有意思的vlog内容文字解说等着霍存席回来配音。


  边想她边乐,因为搭配着霍存席那一日做尸替面无表情真像个尸体生无可恋的拍戏的模样,秦朔南预估这个vlog还是会帮霍存席巩固一下bim搞笑博主的人气。


  所以万万没想到霍存席下午会带着一个中年妇女回来,说他已经跟bim平台背后的总公司博纳科技文化有限公司签订了艺人合约。


  秦朔南意外的挑了下眉,等他继续说签约艺人的待遇和工作中内容时,他又不说,而是介绍起带回来的中年妇女。


  “这是以后我们不在家,负责照顾小煜的保姆田姨。”


  霍存席有条不絮地安排好了他去当男团艺人还有上学后小霍存煜的看护问题,也是不说任何多余的话,带着田姨去了一间客房,开始安置她。


  秦朔南在一边继续意外,但没有在外人面前干涉或追问什么,准备之后再细问下的时候,她接到了师姐杨琳琳的电话。


  “烁岚,身体好点了吗?”杨琳琳先在电话里关切了问了下秦朔南的身体,听她说没事了才邀请她参加《紧急救援》的杀青宴。


  “在帝豪酒店,你穿的漂亮点过来参加。”杨琳琳在电话里随口叮嘱秦朔南穿的漂亮点,是怕她参加这样的聚会穿的太朴素被人笑。


  没想到秦朔南听进去,很认真的给自己化了美美的妆,换了套非常漂亮的小裙子,然后开开心心的出门。


  “喂!我后天在工体中心有出道表演,这是门票。”


  霍存席见秦朔南明显去参加聚会的装扮,怕她晚上玩通宵不回来而提前将两张《最强男团PK战》综艺节目的开幕式录制门票给她。


  秦朔南接过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就往外走去。


  “喂,你去不去看,不去把票还我!”霍存席追上一步,恼怒地在秦朔南背后吼她。


  而秦朔南这次也笑着回头,但是却是气死霍存席地一句,“你猜我去不去?”


  “砰!”


  又是霍存席摔门的巨响,但秦朔南这一刻却心情极为愉悦,所以懒得跟他计较,而是自我陶醉的站在电梯门边,欣赏她今日特别打扮了一番的女孩子模样。


  这时的秦朔南看电梯门倒影中的自己,重点是看她尽显女孩子娇柔地穿扮。


  而她走出了公寓楼,走去地铁站的一路,别人却是看她精心打扮后,不容任何人忽视的美貌。


  “这是哪一个女明星出街?也太太太漂亮了吧!”


  “妈耶,这是什么神仙明星,五官也太明艳灵秀了。”


  “明星曼妙修长的身材果然都是黄金比例,她那腿、那腰、awsl!”


  ……


  一开始没有人认出秦朔南是最近上过的热搜榜的bim女神,还因为她不论是外形还气质都令人惊艳的程度以为她是那个超级明星。


  等有人认出她是谁,那比误认她是大明星还要惊讶和意外。


  “不是都说网红和明星有壁吗?这个bim女神怎么可以跟视频里一模一样好看!比一些女明星还上镜,漂亮啊!”


  “说好的bim照骗女神,说好的bim滤镜一关,全是大妈呢?”


  “bim女神不是都见光死吗?为什么这个秦烁岚在现实阳光下白的发光,美得发光!!!”


  “就我注意到,她的身材也跟视频是一比一的吗?大长腿,小蛮腰,手腕真的过档!还有天鹅颈,直角肩……”


  ……


  秦朔南走过的地方,都留下一串惊艳的注视。


  而她还美人不自知,笑着欣赏着其他女孩子的穿搭。


  一直到有人鼓起勇气上来找她要合照,秦朔南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合照,合照的意义在哪里。


  “小姐姐,你好漂亮,我能跟你合个照吗?”一个高中女孩笑的有些腼腆的问秦朔南,秦朔南看她可爱不忍拒绝的点了下头,然后她就在地铁里被人团团围住的要合照。


  同时也有很多人拿出手机开始对着秦朔南一阵猛拍,更夸张的是有几个人拿手机进行起了直播。


  秦朔南发现她四周都是摄像头的时候,愣了下但见其中一群女孩兴奋的脸红红的样子,也没觉得烦,还好脾气的一直对那些来找她要合照的女生温柔的笑着。


  把那些女孩子莫名笑的死粉上她。


  至于为什么不提男生,那是因为秦朔南从一开始就没有同意跟任何男生合照。


  同样是要求合照,秦朔南对女生都是欣然同意,还会在她们夸她漂亮的时候,笑着说她们也漂亮。


  但轮到男生,冷漠脸,哦,不好意思,我不方便。


  ?????


  一个个大问号挂在地铁中的所有男士头上,女生们却更加兴奋的围着秦朔南。


  而秦朔南在她们一声声“小姐姐”的称呼中,也美滋滋地……差点没有笑出声。


  她还非常意外的看到一个穿汉服出街的女孩,她们也合了照,并且她还跟几个好奇她今日妆法和穿搭的女生讨论起相关的话题,被那些女生夸秀外慧中,温柔贤淑。


  然而就在秦朔南在一群小姐姐的夸赞中飘飘然的时候,她突然听到一个小姐姐喊她,“小心!”


  那个小姐姐就在秦朔南旁边,喊她的时候还拉着她后退了一步。


  秦朔南当时以为是小姐姐拉她避让一个想从她身边走过的背背包男人,所以还偏头对她感谢的笑笑。


  哪知她会听到那个小姐姐惊怒的提醒:“那个变态在偷拍你裙底!”


  偷拍裙底?


  秦朔南第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是啥意思,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腿比脑子更快作出反应,一脚将那变态给踹飞了出去。


  *


  “烁岚,你怎么才来?”


  杨琳琳在庆功宴上等了秦朔南很久,秦朔南才被季珏城开警车送到酒店门口。


  那时候秦朔南依旧面带薄怒。


  但是已经喝了些酒的杨琳琳没注意,还热情的把她带进酒会,向她介绍圈内的一些朋友。


  “她喝果汁就行了,还是个学生,你们可别灌她酒!”


  杨琳琳将秦朔南带在身边,不允许朋友跟宴会上的其他人给秦朔南灌酒。


  秦朔南这时候却有些想喝酒。


  她穿越后就没有沾过酒,她以为自己没有酒瘾,但闻着酒香,突然就想起以前在边关跟一群生死兄弟醉卧沙场的时光,突然就馋起酒了。


  且馋的是烈酒。


  但她偷偷喝了好几杯现代酒,也没有喝到让她觉得酣畅痛快地。


  她觉得现代的酒口感都软绵绵的,跟喝水一样没意思,所以认为她喝到的都是清酒。


  完全不知道现代很多烈酒经过繁细的蒸馏加工发酵,追求的口感大多已经摆脱了入口热烈刺激、劲大刺鼻,口感很温和,但酒精度数却远超古代能达到的酒精度。


  因此她像喝水一样挑挑拣拣的找烈酒喝,早不知喝进了多少烈酒,还喝的比较杂而渐渐上头了。
  *


  楚修凡漫不经心地站在窗边喝酒吹风,任由一群大院子弟远离他的一端玩闹。


  其中有人刷到秦朔南在地铁踹飞偷拍变态的热搜榜视频,一个个惊叹连连,分传着看的时候,有想传给楚修凡看的兄弟,见他又一副不想搭理他们低级趣味的“羽化登仙”模样,也就呐呐地自己拿着手机多看几遍来消心中的遗憾。


  “哥,你新电影要开拍啦,有需要兄弟几个帮忙的吗?”韩邵秦端着杯酒走到楚修凡身边,问他近况,楚修凡随意了答了几句就不愿意说话。


  韩邵秦也不继续说话,默默的陪在楚修凡身边,然后注意到窗下走过的一个美女。


  “哟!”


  花少性格起来的韩邵秦看到秦朔南眼前就一亮,正准备开口搭个讪的时候,看到跟在秦朔南后有些鬼鬼祟祟的几个男子。


  见此韩邵秦皱了下眉,放下酒杯准备下楼英雄救美的时候,楚修凡认出秦朔南意外了下,然后直接从二楼的窗利落的翻跳了下去。


  而随着楚修凡的下楼,冷着一张脸不怒自威的走近秦朔南,那些见秦朔南醉酒而跟上来的男子都被吓走。


  楚修凡也走到秦朔南身边,闻到她身上不小的酒气,也看到她醉了显出迷离的眼睛,忍不住皱了下眉,训她一个弱女子,如何敢喝醉酒还一个人乱走。


  “你知不知道你遇到坏人........”


  秦朔南有些尿急,但是她一直找不到洗手间,她知道有人跟踪她,但醉醺醺她懒得管,想先解决掉个人问题,没想到遇到楚修凡对她说教。


  所以酒劲上头,她忍不住抬手弄断了旁边的一个公告牌杆子。


  “砰!”一声,钢管被徒手折断在楚修凡面前。


  楚修凡愣了下,看着秦朔南醉醺醺不耐烦听他话的样子,接着他刚刚没说完的话说。


  “遇到坏人,坏人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