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穿成反派小姨妈 真的震惊了

书名:穿成反派小姨妈 作者:蝎言蝎语

  “这化妆箱很重,你们女生拎不动。”
  秦朔南突然希望时光倒流,她的手一定不要那么快。


  老教授也有些懵地低头去看秦朔南提着大箱子的那只纤细白嫩的手,然后就看到秦朔南灵机一动的“不堪重负”。


  “哎呀,是有点拎不动呢!”秦朔南装虚弱提不动大行李箱地趔趄了一步。


  “我就说嘛,你们这些整天不好好吃饭的女生拎不动。”老教授觉得自己没有被打脸地说着,伸出两只手去提那个化妆箱。


  “给我吧!”


  秦朔南看着伸到面前年迈苍老的两只手,犹豫了下退了一步。


  “还是我来,我咬牙提一提还是行的。”秦朔南把另一只手也赶紧放到行李箱上,装出一副她两只手都很努力在提的样子,拒绝老教授提他觉得沉重的箱子。


  “教授,你要去哪里,我送你过去,很快的。”秦朔南决定把老教授送到目的地。


  老教授看她认真努力的样子,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然后带着秦朔南走出了剧组,去了另一边还在做最后盖建的古城里。


  一路秦朔南都在努力装吃力提东西的样子,但老教授叫她提不动就放下来,她又坚持继续。


  见此老教授没在说什么,很快带着秦朔南来到那座令秦朔南会有熟悉感的古城。


  不自觉的在快走入城楼的时候,秦朔南伸出一只手摸了摸那青白具有厚重感的城墙。


  “吴教授。”


  一个冷冽低沉的声音传来,秦朔南收回手继续双手提着那个化妆箱才顺声看去,然后看到一个现代装束的高大男子带着几个人从雄伟的城门中气度不凡地走出来迎接老教授。


  “楚导,怎么你还亲自出来接我。”吴教授笑着跟楚修凡寒暄了一句,才转头叫秦朔南放下化妆箱。


  “我下学期的《古代服装设计》准你来上,但是你下周必须把补考都过了,不然我见你一次骂你一次!”


  吴教授板着脸突然改了之前不许秦朔南上他专业课的话,秦朔南意外的抬头,然后又被吴教授不知道想到什么事训了一顿。


  “你说你,长得这么钟灵毓秀的小姑娘,怎么就一天天不学好!像刚刚那样踏实认真做事不好吗?非要学那些轻浮之态,白白浪费了你父母给你的好相貌。”


  “我知道了,教授。”秦朔南一脸虚心听教乖巧无比的样子,不知怎么惹的一边的楚修凡轻笑了一声。


  秦朔南为此不满的斜睨了他一眼,然后被他眼里的深邃稳重弄愣了下,怀疑自己听错人笑的时候,剑眉星目面如冠玉的楚修凡出声喊吴教授去用餐。


  “都准备好了,吴教授带着爱徒一起移步吧。”楚修凡说着做了个请的动作,吴教授忙笑着应下。


  “走吧,你今天是赶巧了。”吴教授叫秦朔南一起去吃午饭,本来送完他就准备回剧组吃饭的秦朔南,也就跟上去了。


  “不用拎了。”


  吴教授见秦朔南跟上他的时候,还下意识的去帮他提化妆箱,也就出声叫住。


  秦朔南以为化妆箱要放在这里的时候,吴教授拿出一个小小的遥控器,按了一个键。


  然后秦朔南就瞪大眼的看到她刚刚提了一路的化妆箱,突然从底部伸出四个轮子。


  “?????有轮子???”


  第一次见现代这种伸缩高科技的秦朔南,真的震惊了。


  而更震惊的是,化妆箱变出轮子,还不用人推,直接像成精一样跟在吴教授身后走。


  “噢!”秦朔南突然长见识的惊叹出声,然后快步跟在吴教授……自己会走的化妆箱后面,像个发现什么新奇玩具的小孩,一直兴奋不已的观察那个化妆箱。


  “呵!”楚修凡又轻笑了一声,跟着他的几个助理都露出惊讶的神色,不懂他们家一贯神秘冷峻的大boss今天为什么事发笑。


  *
  “吴教授,你可是大人物,这么晚才来,还要楚导亲自去接。”


  一群人走入城楼里装饰好的一间大厅,坐里面等着的一个中年男人忍不住酸溜溜的出声,而吴教授就像没听见一样,带着秦朔南坐到了挨着主位座的两个位置上,然后交代她不要拘谨,一会安静用餐就好了。


  “吴教授,这是今日来定妆的女演员还是你新收的徒弟?”许多人注意到外形出众的秦朔南跟着吴教授坐一块而不是楚修凡这个导演,就猜到她不是女明星,而是吴教授的徒弟。


  但吴教授却解释,“只是学生,不是徒弟,我已经不再收直传弟子。”


  吴教授说不在收徒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秦朔南的错觉,他觉得吴教授情绪有些大,就好像想到什么事而不高兴一样。


  之后就开始上餐。


  秦朔南看着那一道道用簋、簠、豆、盆盂等她眼熟的古代食器盛上来的菜,意外了下,然后听四周的人评菜才知道,这是楚修凡执导的新电影《江山入战》的厨师团队考古设计做出来的菜肴。


  “菜不是用假道具吗?怎么这部电影准备用真菜?”秦朔南根据她在《紧急救援》知道的片场知识有些意外的问吴教授,吴教授就知道她还没有接触到高级服化道团队这方面的求实和精雕细琢。


  “这部戏为了开拍筹备了三年,我是这部戏的服装和造型总设计师,跟其他30多位服装和造型设计师根据考古、古文献为这部戏已经设计和还原出3000多套服饰。”


  “我斜对面那位是帝都大学历史学院考古系教授刘博韬,这次他是特聘的历史文化指导,他右手边坐的那几位负责道具的也都是几个行业的大拿,依次是雕塑艺术家、马具制作师,道具皮具师、珠宝镶嵌大师……”


  吴教授指着负责这部电影的几位道具师,说着他们不俗的身份,以此告诉秦朔南这部筹备三年的戏动用了多少物力人力去追求最极致精良的服化道。


  “楚导舍得花钱在服化道上面,也舍得给我们时间细细打磨,今天是大家都筹备的差不多的一次庆祝会,也是成品交流会。”


  吴教授一脸秦朔南今天有幸见证这样盛会的模样,秦朔南却想着她也吃的差不多,需要赶回《紧急救援》剧组给演员化妆。


  “你有实习了?”吴教授有些惊讶,但马上又露出欣慰的神色,问她在那个剧组,秦朔南一一说了后,听她还想着告辞去实习,就觉得她傻的可爱。


  “你回去给演员化一百个妆,不如留在这看看各位大拿的服化道成品,听听这些专家的艺术心得。”


  吴教授觉得机会难得地留下秦朔南,秦朔南也就打电话给师姐杨琳琳请假。


  杨琳琳那边一听她跟吴教授,也是带过她的老教授,马上批准了。


  之后秦朔南跟着吴教授见识了很多工匠手艺,也看了很多设计图,让她对影视行业的服化道有了全新的高端认知,也让她看吴教授和那些大拿带了钦佩,觉得他们都在某个领域达到了某种顶峰的高度。


  *


  “吴教授,你这次怎么愿意带人来参加交流会?”


  交流会结束,一群人回到最初的大厅坐着喝茶闲聊。
  之前冲吴教授说过酸话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个年轻的弟子走了过来。


  这位中年男子是这部电影的礼仪指导,是一所师范学校的教授。


  他带着弟子凑到吴教授面前,吴教授明显不想搭理,但是中年教授却是故意显摆一般将他带过来的年轻弟子介绍给吴教授和秦朔南认识。


  “这是我的关门弟子杨净,今天也算是我第一次带他参加这样的盛会,让他跟你们这些老前辈认识认识,杨净给前辈们敬茶。”礼仪教授带弟子跟吴教授炫耀了一波后,突然高声跟附近的几位专家介绍起他,并让杨净现场给人秀了波古茶艺。


  秦朔南看着杨净温文尔雅的坐在一张茶桌后,以古茶艺礼的动作用一套茶具烹煮一壶茶,然后倒出几杯给那几位有些年纪的专家双手送去,最后送了一杯茶给吴教授。


  吴教授面色沉沉的伸手去接,却被秦朔南伸手看一步夺过,并拿茶水泼在了杨净脸上。


  “你诅咒谁呢?祭茶礼是这种场合能做的?”
  秦朔南泼完茶,在四周惊讶的神色中说出杨净刚刚给吴教授送去的侮辱和诅咒。


  秦朔南清楚的看到杨净给其他教授用正常的长辈礼敬茶,但到了吴教授哪里就改了动作,明晃晃是给死人祭茶。


  而且祭的还是末茶,侮辱之意可见一般。


  “你懂什么?”礼仪教授发现关门弟子为他出气的小动作居然被秦朔南揭穿,惊讶了一下后,马上义正言辞的呵斥秦朔南说她乱说。


  “那我也给你祭一杯?”秦朔南随手从旁边的茶桌上,拿起一杯已经被人烹煮好的茶,端了祭献到礼仪教授面前,把懂这方面礼仪文化的教授气得脸色铁青。


  “请用茶!”秦朔南本是单手做的不敬祭茶礼,但最后却双手抬住茶杯,恭恭敬敬的吐出不管是给人还是给鬼神敬茶必有的礼仪之语,还对着礼仪教授三鞠躬。


  “噗!”


  四周不知谁忍不住被秦朔南明晃晃敬死人的动作逗乐,吴教授在一旁本是勃然大怒杨净师徒搞的小动作,这会也为秦朔南这调皮又替他解气的动作逗笑。


  “学生顽劣,让大家见笑了。”


  吴教授拉回还在跟礼仪教授徐坤对峙的秦朔南,笑着跟四周的人替秦朔南说了一句后,把秦朔南拉到一张空着茶桌上,问她怎么懂古茶礼。


  “从小学的。”秦朔南本能回答,然后就被吴教授喊了表演一下。


  秦朔南也没有推脱,正襟危坐好后先净了手就开始行云流水的进行烫杯温壶、挑茶、洗茶、泡茶、煎茶、点茶、倒茶、奉茶……


  吴教授看着秦朔南净手后行云流水一套烹茶动作,本是很惊讶她这套动作熟练和大气自如上,完全没想到他会随着秦朔南心无杂念的烹茶动作,渐渐的心静下来。


  一直到秦朔南把茶双手奉给他,吴教授都还在自己突然淡泊宁静的心神中。
  所以他平静地接过茶,慢慢的细品了一口,然后身心舒畅的觉得人生没有任何烦恼。


  而四周一直关注秦朔南和吴教授的人们,也被秦朔南仿佛能令世界万物静下来的茶艺惊艳到。


  其中的历史考古教授杨博韬直接走过来,笑着跟秦朔南讨了一杯茶。


  之后很多人都过来问秦朔南讨茶,秦朔南都分了茶,还又烹了几次。


  秦朔南大气大方地分茶奉茶,心神在这一刻也处于非常宁静的状态。


  这种状态一直到导演楚修凡也跟她要了杯茶,并好奇地问她,“怎么不用女士茶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