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穿成反派小姨妈 好惨一男的

书名:穿成反派小姨妈 作者:蝎言蝎语

  “你今天没吃饭吗?跳舞一点力度也没有!”


  “还有你别以为你面瘫着一张脸, 我就看不出你整场表演的敷衍和死气沉沉!”


  “你信不信,我撒把米在舞台上,鸡都比你跳的活力有生气!”


  “你刚刚跟队友的动作不一致知不知道?你很多时候明显比他们快了一拍, 虽然有时候那一拍你的是对的, 但作为一个团体,你不会等等吗?”


  “你还有没有一点团队精神?没有你加什么团?”


  “还有第四part, 是叫part吧?那一part,你划水了对不对?我好几次都看到你没有张嘴, 现场也没有听到你的声音!”


  “好不容易听到你声音, 你气息也不稳!这才跳了多久, 你就气息不稳,你一个大男人的肺是小鸡肺吗?”


  “还有你不要以为你混在最后的角落, 队友在前面挡着, 你就可以这样不认真对待表演!”


  “我好几次看到你不看观众,也不看镜头,怎么你长眼睛就是用来让你目中无人的?”


  ............


  秦朔南不好点评其他选手,但对大外甥霍存席却没有这个顾及, 她将学自之前四位导师的专业点评用语,毫不留情点评在来霍存席身上。


  把霍存席刚刚在表演中的音准、气息、节奏、台风全都批评了一遍, 惊呆了全场。


  直播外等着她吹大外甥彩虹屁的观众也惊呆了。


  他们看着霍存席面无表情的脸在特写中, 被骂的崩了的神态,又好笑又心疼他。


  秦朔南在现场却恨不得冲上去打他一顿。


  因为霍存席这次舞台表演,真的非常划水和不认真。


  “你既然选择做了男团成员,就要懂得做一个男团艺人的职责和舞台使命感,严格要求自己!”


  “不然你还不如现在就退赛, 别侮辱这个承载着很多少年梦想的舞台,也别侮辱观众的眼睛和耳朵!”


  秦朔南毫不留情, 直接在第一期没有淘汰环节的比赛里,喊自家大外甥退赛,又是惊呆了场内场外的无数人。


  而很多人看着镜头里,严肃着一张脸,没有笑还眼中带怒火的秦朔南,却知道她那话是认真的。


  所以在最后一个现场人气投票的环境,秦朔南那一百票人气支持票,没有给大外甥霍存席投一票,很多场内场外的观众都不意外。


  他们意外的是,秦朔南那一百票也没有投给其他人。


  而是很有个性的宣布她一百票全部弃票。


  *


  “秦小姐,你不能弃票!”


  导播在秦朔南的耳麦中,喊她不要弃票,秦朔南却早就摘了那麦。


  因为那个麦之前就一直叫她夸谁谁谁,她不夸还帮她想词,吵的她耳朵都疼了,所以才摘了。


  整期节目,秦朔南都在努力克制她想骂人的冲动,因为她拿钱不能砸这档节目的场子。


  但是她也有自己的底线,做不到拿了钱去不公平的夸赞表现并没有值得夸赞的选手。


  同时她签的合约,可没有要求她闭眼夸谁,扶持谁上位。


  “我只是人气飞行嘉宾,既然不让我如实对选手进行评价,那我就当个不会说话的吉祥物坐那吧。”


  “如果觉得我这样不行,那么终止合作也可以的!”


  节目录制结束,制作人来找秦朔南,秦朔南给对方留下这句话,就上台揪着霍存席的耳朵离开了。


  “你自己说说,你刚刚跳的是什么舞,唱的是什么歌?”


  “你真丢我的脸!”


  “回去给我重新跳一百遍,跳不完今晚你别睡觉!”


  .............


  秦朔南揪着霍存席的耳朵把他带出录制现场,全场很多人都懵了。


  而更懵的是霍存席。


  他抬手去摆脱秦朔南的动作,不仅没有摆脱还被秦朔南踹了一脚。


  “今晚你真是要气死我,别人不争气,你就不能争气点!白瞎了我之前给你拉票!”


  秦朔南一边继续痛斥着霍存席,一边将霍存席揪出比赛现场,来到地下停车场才放开他。


  霍存席那时候已经冷静下来,沉默的跟在她后面,正奇怪她来这里做什么,就看她在找车。
“你买新车了?”霍存席讶异地问秦朔南。


  秦朔南对他点了点头,然后在霍存席以为是辆小轿车的时候,在一个很空很大的停车格子里,眼睛发亮的找到她新买的――粉色小摩托。


  看到粉色小摩托,霍存席想都不想转身就走。


  “你不坐吗?”


  秦朔南骑上她的新坐骑,心情突然变得特别好,完全忘记之前不愉快,骑上去追大步往外走的霍存席。


  “我打车回家。”霍存席斜睨了下秦朔南那辆粉的刺他眼的小摩托,冷冷的对她放话。


  没想到前一秒还因为骑上心爱的小摩托眉开眼笑的秦朔南,马上对他横眉竖眼,骂他,“败家子!”


  “打车多贵啊!你不坐我的小摩托,你就给我跑去地铁站,坐地铁回家!”


  秦朔南说着骑着她心爱的小摩托,围着霍存席转了一圈,然后最后问他坐不坐便宜小摩托。
“不坐我走了,你弟弟今晚肯定在家等我,我不回家他就不睡!”


  秦朔南说到小霍存煜现在的习惯,有点被人需要的满足感,但也心疼小霍存煜这个状态,所以想赶回家。


  这也是她去买个小摩托的原因,可以方便她更快的回家。


  “到底坐不坐,不坐我走了。”秦朔南单脚撑住小摩托,问站在原地不说话的霍存席。


  霍存席看着辣他眼睛的粉色小摩托,闭了闭眼睛,跨出了大长腿,坐了上去,然后发现………


  “我跟你换,我来开!”


  “不要!”秦朔南说着发动了她心爱的小摩托,徒留大长腿霍存席腿部很不好受的坐后面。


  “换!”霍存席再次发出换位置的要求。


  秦朔南却笑着表示不要,因为她之前坐别人的小摩托就发现了,坐后面大长腿伸不直,坐久了有些累腿。


  “坐稳了,我要加速了!”


  秦朔南兴奋的喊了一声,然后在霍存席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小摩托“嗖”意思飞了出去。


  “秦女神..........啊啊啊啊啊啊啊!”


  “嗖――――”


  秦朔南的小摩托车从停车场开出来,马上被场外的一些观众看到而认出她兴奋的喊了一声,然后令这些观众有些意外的是,她们话还没有喊完,秦朔南的小摩托就冲过她们所在的位置,向远方驶去。


  “嗖――――”


  “刚刚是不是有个粉色的铁耗子窜过去了?”


  一个都没来得及看清秦朔南的人,不确定的问身边的朋友,而那朋友拿着她的手机对着跑的无影的小摩托,呆呆的回答,“……..是!”


  而跟秦朔南骑的粉色小摩托一样飞速的,还有秦朔南带着霍存席上热搜的速度。


  秦烁岚 《最强男团pk战》、秦烁岚骂大外甥霍存席、秦朔南弃全票、霍存席好惨一男的、上节目被亲姨妈狠怼是怎样的感觉.............


  在节目直播的时候,秦朔南就有几个话题悄悄往热搜榜前十爬,等播完那是好几个话题都热进了热搜前十。


  很多没看直播的路人,看着话题下带的一些视频,忍不住去看了整期的直播回放,然后又创出几个词条。


  秦烁岚节目中全程喝赞助饮料、秦烁岚:上火就喝xxx、秦烁岚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鲠在喉...........


  有懂微表情的观众,很快透过秦朔南在节目中狂喝水的反应知道,她是在忍耐一些男团成员的表现而创造出一些词条。


  然后也有现场观众爆料,节目现场切播遮盖的问题。


  ..........


  “本来不敢说,但是还是要说,我懂秦烁岚现场为什么这样了,有些男孩的表现今晚真的不是一般的差。”


  “大外甥霍存席跳的很帅,音准不仔细,我是没听出啥问题,但是现场.........有几个男孩唱跑调,只能说《最强男团pk战》拥有百万修音师吧。”


  “大外甥今晚表演其实镜头好少的,唱跳不算全场最好,但是也碾压了很多人,所以你品,你细品,细品小姨妈秦烁岚为什么这样狠骂他一个人,而不骂其他人。”


  “我坐秦女神后面,每次其他导师夸一些垃圾选手的时候,我看她好多次在大力的吸气呼气然后狂喝饮料,当时笑死了!”


  “给你们看看我剪辑的秦女神魔性喝水图,太可爱了!”


  “那我给你们看看我剪辑的大外甥霍存席被小姨妈秦烁岚点评崩了的表情图吧,感觉他当时内心真的炸裂了!”


  “大外甥被姨妈点评的时候,有没有我们被爸妈骂的可怜感?”


  “前一秒高冷贵公子霍存席还依旧高冷目下无尘,后一秒你们看看他如何被姨妈骂的跌落凡尘!”


  “在内部给你爆个料,小姨妈秦烁岚赛后是怒气冲冲揪着大外甥耳朵离开的!”


  ...............


  随着网上一些现场观众和内部人员的网友爆料,《最强男团pk战》黑幕的猜测多了起来,也出了话题。


  但是热度还是比不过网友对秦朔南和霍存席这对话题小姨妈和大外甥感兴趣。


  大多人把讨论放在他们两个的相处身上。


  特别是还有人爆出秦朔南比赛结束,揪着霍存席耳朵走的事跟之后有人拍到秦朔南用粉色小摩托载他回家的视频。


  ..........


  “完了,完了,节目里骂完大外甥霍存席,小姨妈秦烁岚还要把他揪回家打一顿。”


  “现场爆料,现场小姨妈还踹了大外甥一脚!”


  “很亲小姨妈了!跟我妈一样,每次在外骂完我不解气的,回家关门绝对还要打我一顿。”


  “突然觉得霍存席真的好惨哦,但是为什么我那么想笑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也是爱之深责之切吧!就是这爱犹如我刚刚看到粉色小摩托一样,有点让霍存席生无可恋。”


  “楼上的姐妹,求别提粉色小摩托,哈哈哈哈哈,霍存席被拍到左耳朵红红地坐上面的表情,我要笑死了。”


  “红着一只耳朵的霍存席:我在哪?我是谁?我不是我!系列表情包已出,点我头像领取。”


  ............


  伴随着网友在热搜上对秦朔南和霍存席的讨论,秦朔南载着霍存席一路飞车回到家。


  “到家............”


  秦朔南火都没熄,车也没有停稳,话也才说一个字,霍存席已经飞快的利用他大长腿优势,站起来下了车。


  这时候他整张脸,臭的不行。


  很明显的在生气,但秦朔南却停好车,拿了车钥匙,开心的在一个手指头上转着它,步调轻松愉悦的上楼。


  霍存席腿比跳舞还累的跟在后面,整个人都低气压的吓人,却没有想到回到家,没有抱到扑上来的弟弟,还被秦朔南嫌弃的喊去跳一百遍舞。


  “跳不完你今晚就别想睡,给我舞台上划水,再有下次我抽不死你!”


  “我不相信你爸妈以前就是这样教你去做事的?”


  “做一件事,要么不做,既然做了,你就要做到最好!”


  “我也是不懂你,自己选择签男团,不当搞笑博主,又不好好唱跳,做一个合格的男团成员。”


  秦朔南抱着小霍存煜,严厉的呵斥霍存席,只是呵斥完她马上笑的温柔可亲的问怀里的小霍存煜今天做了些什么?


  “有没有淘气呀?不过淘气一些也没关系,我们崽崽太乖了,就需要偶尔调皮淘气一些。“


  秦朔南说着还温柔的摸了摸乖巧窝在她怀里,不继续去找他哥哥的小霍存煜。


  这样一直等第二天早上,秦朔南出门去剧组,小家伙才去找还在跳舞的霍存席。


  “哥哥。”


  小霍存煜偏头小声的喊了霍存席一声。


  霍存席这时候已经满头大汗,K.I.N.G的队服后背也湿透了。


  他几乎是机械的跳着昨日舞台上的那些动作,跳完一遍才回头去看今日被秦朔南套了套恐龙装的小霍存煜。


  他学着秦朔南的动作,抬手摸了摸他毛绒绒的脑袋,然后继续跳舞。


  等跳足一百遍,已经到了他必须去节目组报道训练的时间。


  霍存席几乎事卡着点机械地洗了个澡,然后出门。


  出门的时候,小霍存煜乖巧的坐在地上看他,不求抱也不求什么,只是安静的看着他。


  所以他犹豫了下,俯身再摸了摸他的头。


  “我有空会回来看你的。”霍存席不习惯的给弟弟留下这句话,大步离开,没看到小霍存煜在他背后笑起来的样子。


  只是这笑,在完全看不到霍存席又消失了,他继续恢复面无表情,爬到几个大熊玩偶中,自己一个人玩高阶魔方也不要保姆陪着他玩。
没办法保姆只能坐一边看着他。


  而这时候,网络热搜话题经过一夜的发酵,《最强男团pk战》黑幕爬上了热话题前五。


  有很多观众开始推翻之前认为霍存席是天选之子的说法,认为这档节目的天选之子另有其人。


  霍存席好惨一个男的就并列在这个热搜之后,再一次让很多网友重新认识他,并给他圈了些支持他的粉丝。


  *


  “这秦烁岚怎么那么难搞!”


  节目策划团队中的一个小头目不悦秦朔南在节目的表现,觉得她不懂事,但在一个策划说秦朔南接受他们节目组终止合作的时候,又马上说,“终止,怎么可能!”


  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到秦朔南给节目带去的关注和话题,成功将节目带出圈,让很多人知道,并让很多人来观看,


  “还需要加大跟她的合作。”节目总导演看着因为秦朔南上热搜,第一期节目获得的社会关注和播放量就舍不得放弃秦朔南。


  而这还是另外四个导师昨晚居然没有一个上热搜衬托的。


  “把黑幕那个热搜花钱撤下来,将她骂大外甥,喊他退赛的热搜加热度送到第一位,还有现场揪走大外甥的视频也加在节目拍摄花絮中,作为vip加长版的卖点放出去。”


  节目总导演拍板决定,然后还将第一期正式剪辑vip加长播出的《最强男团pk战》标题改为【秦烁岚在线发飙喊大外甥退赛,赛后还揪走霍存席】。


  所以秦朔南在《大汉天下》剧组接到《最强男团pk战》节目组电话说不准备跟她终止合作,还要跟她多签几期的时候,她好失望。


  “啊,不终止合作吗?我真的不适合你们节目。”


  “没有,秦小姐很适合,以后我们节目组也不会限制你的点评,你只要不过分抨击有几位选手,你可以自由发挥你的看法。”


  联系秦朔南的策划,说出节目组最终放宽她去操作的权限,并且邀请她最近有空多前往练习生所在的城堡,查看他们的练习近况。


  “你作为飞行人气嘉宾,也可以参与他们训练日程,给他们提一些舞台建议。”


  策划本以为他的这个明显给秦朔南增加出境的提议,秦朔南会很开心,但是她却问一定要去吗?


  “我最近白天都有实习,只能晚上去。”


  秦朔南越发觉得那五百万不好赚,但是等她在跟策划的视频电话里看到………《最强女团pk战》的粉红色的训练场也在那里,她忍不住同意了。


  “行吧,我晚上有空就过去!”


  “那我们给你预留一间房。”策划开心道,秦朔南这边还忙着跟吴教授学东西,所以挂了电话。


  *


  “今天有场马戏,你们注意一下安全。”


  秦朔南跟着一群工作人员走到马场拍摄区,听到场务在提醒大家注意拍摄期期间的安全。


  然后惊呆的看到女主角骑在一匹假马身上。


  那假马做的有些粗糙,看起来有些搞笑。


  女主角骑在上面觉得自己有些傻气,但却坚决不试一下真马,因为有很多演员骑马受伤的案例警示着她。


  现场唯有几个真会骑马的演员骑在马背上。


  其中男主角唐霄彬就是一个。


  他不仅骑真马,还把他的汗血宝马带出镜,高兴坏了导演。


  因为要租外形比较高大威猛好看的马,费用很贵,比找个普通演员还贵。


  就是普通一点品种的“演员”马,也不便宜,是一天80块的群演的十倍。


  不过这些八百块一天的演员马,也有他们在拍戏中的好处。


  那就是乖,以及有些被专门培养他们的主人教得懂一些配合。


  秦朔南就觉得比较好玩地看到一匹会装死的马。


  那马只要听到主人喊他倒下,它就在保护自己不会受伤的前提下,一只腿一只腿的先跪下去,然后闭眼“砰”的倒下去。


  这看得秦朔南忍不住过去近看了它几眼。


  然后发现那马还懂得跟人要东西吃,稍微重一点的演员骑它就耍赖装死,倒地上不给人骑。


  “真是个机灵鬼。”秦朔南被这样可爱的马逗笑,看它矮小不怎么适合作战的身型,倒也不觉得他这样通灵□□耍小聪明有什么不好。


  因为看它一天的拍摄量,也觉得它懂得保护自己蛮好的。


  只是看到那本该驰骋在战野的汗血宝马,她才会忍不住觉得暴殄天物的不耐烦多看一眼。


  而那被秦朔南觉得是浪费才能的汗血宝马,还不自知的有些骄傲。


  在马场很明显看不起其他普通马不说,还看不起大部分人。


  除了给它的主人摸和骑外,就骄傲的像个花孔雀一样,不给任何马和人靠近。


  黄梓熙已经在片场跟它熟悉了几天,但那匹被唐霄彬取名为Paladin(圣骑士)的汗血宝马却依旧不怎么给她面子。


  但是今天黄梓熙却突然想试骑一下它。


  原因是秦朔南看到她被Paladin不给面子拒绝摸的动作。


  其实那会秦朔南只是去看那只会装死的演员马,并没有关注黄梓熙,但黄梓熙就觉得那一会她在秦朔南面前丢了大脸。


  所以之后没有拍戏的时候,她央求唐霄彬给她试骑一下。


  唐霄彬也很大方,愿意给她试。


  但它的马却不怎么配合,黄梓熙和唐霄彬哄了一会,黄梓熙才在唐霄彬的帮助下,翻身骑上了马。


  骑上Paladin这样的高头大马,黄梓熙没有穿骑马装,但依旧挺直了后背,居高临下去看秦朔南,却发现秦朔南拿了一些马草去逗那只在她看来矮丑的演员马。


  那演员马是比较普通的中原河曲马,秦朔南拿着普通马草喂它,它就甩着尾巴欢快的吃。


  这让黄梓熙越发看不上这样的的土马。


  因为像她骑着的血统高贵的阿克哈塔克马,又称汗血宝马,可是从来不屑吃那种杂草,而是比一些人吃的还精贵,每天吃空运自国外的一些“高贵”粮草。


  “走,Paladin,我们跑一圈先热热身。”黄梓熙扯了下马绳,但是高傲的Paladin不动,她就示意唐霄彬给她递Paladin最爱吃一种粮草,俯身喂它吃了几口。


  然后Paladin勉强给面子的带她在马场走了半圈,唐霄彬也跟在一边,并且不知是真觉得不好意思,还是蛮喜欢它的马这样有个性,一直跟黄梓熙说他的马太有个性,太有傲骨不轻易给除他之外的人骑。


  “你看,圣骑士又闹了。”唐霄彬在马突然发狂抬起双前腿要甩下马背上的黄梓熙时,居然都没反应过来是马发狂了,还以为是闹脾气,抬手想去顺它的毛哄两句。


  “退后!”


  还是秦朔南听到马发狂的粗喘,呵斥了他一声“退后”,他下意识照做,才避免了被发狂的爱马双前腿踩碎前胸的可怕命运。


  但在马背上的黄梓熙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马突然发狂往后抬腿仰身,想把她甩下背的动作,差点没有吓死她。


  也多亏她学过马术,懂得一些自保的技巧,在那时候本能的抓紧缰绳,还死死地紧抱住马的脖子。


  不然马后仰摔她的动作,如果成功了,她可是要从两米多高的空中后甩在地上,到时候摔死的可能性都有,更莫说高位截瘫这种生不如死的结果。


  但她就算躲过了这一劫,也很惊恐的发现她可能躲不过发狂马持续的想把她甩下背乱跑的动作。


  “啊!”


  黄梓熙被Paladin发狂乱跑的动作吓得尖叫,死死的抱着马脖子,也不知道她啥时脱力滴抱不住被它甩下去。


  四周也被这变故吓住了。


  因为发狂的Paladin太吓人了。


  那乱踏乱撞的马蹄,健壮地仿佛能踩碎任何人的骨头。


  所以这时候没人敢靠近它去救黄梓熙。


  就是唐霄彬这个主人也有些不敢。


  但是看着黄梓熙在他的爱马背上危险至极的情况,唐霄彬又不能坐视不管,所以他咬了咬牙,准备找匹跟他的阿克哈克马差不多高大的马骑了去救黄梓熙,但却发现............


  他崴了脚了。


  在秦朔南呵止他退后,不要去碰爱马的时候,他躲避爱马踩踏他动作的时候,不小心崴了脚。


  现在一动就痛的他冒冷汗,如何还能骑马救人。


  “报……”唐霄彬发现自己不行就下意识想报警求救,但不等他话说出来,秦朔南已经骑上那匹没有套任何缰绳的演员马,快速靠近他的爱马。


  阿克哈克马,又有汗血宝马之称,高大的身型是它最优越于中原马的一个地方。


  而秦朔南骑上的演员马,是中原马种,矮了它不知道几个头。


  速度正常驰骋来说,也肯定是有差距的。


  但秦朔南骑上去,却用她的御马之术追上了发狂的Paradin不说,她还带着演员马冲发狂的高头大马撞过去。


  而矮小阿克哈塔克马很多的演员马居然在那一刻完全不怵对方,甚至能被人肉眼可见的兴奋起来。


  而这兴奋的架势一出,矮小的演员马就被人忽视了它的矮小,反而让人觉得它也是一头“英姿勃发”的良驹。


  反而是发狂乱跑乱踢腿的阿克哈克马变得有些气势弱了起来。


  它也的确弱,在秦朔南带着演员马气势汹汹去撞断它脖子的时候,它很明显的怂了,头下意识的往一边躲避,给了秦朔南翻上它身的机会。


  “啊啊啊!”


  黄梓熙被吓得花容失色,闭着眼死死的抱着马脖子尖叫,都不知道秦朔南骑马的靠近,更不知道秦朔南翻身上马来救她。


  等她知道的时候,是秦朔南夺过她一直死拽着不被甩下马背的缰绳,开始御马。


  “驾!”


  秦朔南翻身上了马,并没有如四周以为的那样,当场勒马,而是顺着它的发狂踢了它的小肚子,让它更加狂暴的向马场外的一片森林跑去。


  黄梓熙被秦朔南夺过马绳,就下意识死死的抓着她的手,也就如此被带着领略了一番快马驰骋的风光”,跟秦朔南驯马的英武。


  是的,英武。


  跟秦朔南同骑一匹马上,黄梓熙才能清晰的感受到秦朔南驯马的霸道和勇武。


  狂暴的马不愿意任何人在它马背上,所以一直高扬前腿往后掀甩背上的人。


  秦朔南不似黄梓熙之前自保那样去依靠紧抱着马脖子来使自己不被甩下马背,而是随着马的抬腿后仰的动作夹紧马肚站起来身体先前去反压马身。


  坐在秦朔南前面,黄梓熙可以感受到那一刻秦朔南站起来向前倾压的动作有多威猛,也感受到她这样做的同时,还继续驱动马不停歇的跑到霸道。


  发狂的马一直想站在原地掀人,秦朔南却霸道的要它一直跑,让它边跑边掀人。


  这样若是掀成功人,危险性更大。


  但秦朔南却好似不惧一样,一直驱马在不是很辽阔的一小片森林里跑,也一直死死的站起身倾压马身,把马压的越来越踢不起腿,只能一边粗喘一边精疲力竭的向前奔跑。


  而在这时候,秦朔南才渐渐松开她夹住马肚子的腿,让马慢慢减速跑起来。


  “回来了。”


  秦朔南驱赶着匀速慢跑的马回到拍戏的马场,马上有人兴奋的叫起来。


  唐霄彬是最为激动的,他提着崴了的脚,蹦跳着去迎,秦朔南却在到马场口的位置勒住马,然后利索到所有人看了都觉得帅气的翻身下马。


  “下来吧。”


  秦朔南下马后,还不忘记对黄梓熙伸手。


  黄梓熙以为秦朔南要扶她下马,伸出手却发现秦朔南是单手把她抱下马。


  被秦朔南单手抱在怀里下马的时候,黄梓熙自己也不知道她突然脸红个什么劲。


  小心脏也跳的砰砰,比她刚刚遇险还快。


  她当时以为是惊魂未定的后遗症,晚上做梦梦到她跟秦朔南在花前月下骑马并………卿卿我我的时候,黄梓熙一大早醒来觉得她疯了。


  而更疯的是,她回忆起秦朔南把她抱下马,发现她一只手臂因为一直抱着发狂的马脖子抱脱臼帮他正骨的模样,居然有些小甜蜜。


  因为对比秦朔南当时给唐霄彬正崴着的脚骨,秦朔南给她正手臂脱臼的时候,是先哄着她去看旁边的风景,乘她不注意抬手“咔”一声将她脱臼的手正回去。


  那一下快狠的剧痛因为秦朔南有心转移她注意力,黄梓熙几乎没感觉到就过去了。


  相反唐霄彬正脚骨,秦朔南就非常简单粗暴到警察来了,他也在嚎。


  “秦烁岚,你杀人啊!”


  “你为什么要让我看自己的脚骨90度旋转??”


  “你为什么不哄我两句!让我也像黄梓熙一样被转移注意力无痛正骨!”


  .............


  唐霄彬一直愤愤不平的问秦朔南,秦朔南却连眼白都懒得给他。


  就是他崴了脚正骨,她也不想帮,因为那种小挫伤自己弄一下就好了。


  是唐霄彬见她帮黄梓熙正骨,聒噪的一直喊她帮他,她才过去掰了下。


  哪知唐霄彬会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并且一直念到警察来。


  而来的警察还是季珏城,那个犯罪小说里针对高智商犯罪组建的破案小组的厉害大队长。


  季珏城一到现场就带人检查了发狂的阿克哈克马,然后发现了阿克哈克马发狂是被下了药。


  很明显的一次有预谋的谋杀,被谋杀之人就是马的主人――唐霄彬。


  而唐霄彬这次选择报警也是因为他有点猜到爱马发狂的原因。


  像他们这种家庭养的马,都是非常纯血统的马。


  贵是这类纯血统马最大的特征,也代表这类马世代基因的优良。


  所以这类马几乎不可能出现自然发狂,那么出现了人为的因素就很明显。


  而且这也不是唐霄彬第一次遭到谋杀,还有之前一次毒蛇。


  所以犹豫了下,唐霄彬决定报警,不再纵容背后想搞死他的凶手,因为他感觉到有些防不胜防的恐惧。


  “我看到你上热搜骑粉色小摩托的视频。”


  季珏城搜查完现场,定义案件为谋杀未遂案后,离开前见到秦朔南过来,跟她说了这么一句话。


  秦朔南听她提到如今最爱的小摩托,眼睛亮了下,正准备问问他是不是很好看,李珏城却开口批评教育她骑小摩托不戴头盔。


  “这是违反交通安全法的!下次记得戴,知道吗?”


  季珏城严谨的提醒秦朔南后,才带着其他警员离开,留秦朔南惊讶了下后,开心的翻出在小摩托座椅下收纳的粉色安全帽,当晚开心戴着它骑去了《最强男团/女团PK战》共同用的训练城堡。


  说城堡其实也就是一个欧式城堡风的主题大酒店。


  秦朔南还被安排了一间可以看到海的大房间。


  但她当晚没有住,原因是她不放心小霍存煜一个人在家。


  所以再晚她都准备骑着心爱的粉色小摩托回去。


  不过这一晚再回去前,她先去看了男团们的训练表现。


  看了个十多分钟,然后转了跑去隔壁看女团们的训练表现。


  如此看了一个多小时,她才决定回城堡房间拿东西回家。


  没想到会撞上原主前男友沈书昀也来看女团表现。


  沈书昀比秦朔南先到,他那时候跟另一位男导师站在一起。


  那个男导师是一位有些八卦的舞蹈明星,吃过沈书昀和秦朔南高中恋情的瓜,所以看到秦朔南过来就对沈书昀挤眉弄眼一翻不说,还一直跟沈书昀说秦朔南这会不会是过来找他复合的。


  “毕竟你现在也不是穷小子了,光是参加这一档女团真人秀综艺,你的出场费就破亿了吧?”


  舞蹈男星有几分酸的说沈书昀,沈书昀懒得理他,却发现秦朔南跟着他回了导师所住的套房楼层,并且房间好死不死的在他隔壁。


  当时沈书昀就皱了下眉,但秦朔南却还在想着天青色小姐姐们跳的好看极了的舞蹈,根本没注意前面走的是谁。


  等回了房间,拿了东西下楼骑摩托离开,她都不知道沈书昀在隔壁住,且他们共用一个观海景阳台。


  反正看完天青色组合新舞蹈等排练,秦朔南就开心的骑着她心爱的小摩托回家了。


  第二天,秦朔南继续骑着小摩托去《大汉天下》剧组跟吴教授实习,吴教授跟她说过两天他们就换剧组,他要带秦朔南去楚修凡的《江山入战》剧组负责服装和造型设计。


  秦朔南对此都乖乖听从安排,继续在现在的剧组学习给男人化妆,却发现黄梓熙今天不知为什么开始躲着她走。


  秦朔南不知道黄梓熙是因为昨晚做了个她跟她在月下骑马卿卿我我的梦,黄梓熙今天内心崩溃到不行,怕自己百合了才如此躲着她。


  梦中黄梓熙其实梦到的秦朔南是男装扮相,那男装将她单手从马背上抱下来,帅得她在梦里不要不要的。


  但是醒来她忘记这样的细节,并且惊恐这样跟死敌在梦里谈情说爱的事情。


  所以她这一天开始躲着秦朔南,而唐霄彬却因为秦朔南又一次“救”了他,而忘记他是“欺辱”过好兄弟沈书昀的前女友身份,忍不住一个劲往她身边凑。


  “你马术看起来很好!”


  “有空去我的马场,我们一起赛赛马比一下如何?”


  “你叫秦烁岚是吧,我叫唐霄彬,你以后叫我霄彬哥就行了。”


  “来一起吃饭吧,我的饭菜很丰富,是私家厨师做的。”


  ................


  唐霄彬开始殷勤的往秦朔南身边凑跟套近乎,秦朔南都不怎么搭理,但是不减唐霄彬的热情。


  黄梓熙看到这个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来气,觉得唐霄彬怎么也对秦朔南像严子骞一样舔狗起来。


  那时黄梓熙都不知道她是在嫉妒秦朔南,还是在气愤唐霄彬。


  她只是忍不住看着秦朔南在高大肌肉型唐霄彬身边显得更加纤细娇弱的身体,看了看她有点偏丰腴的身材,觉得她若是跟秦朔南在一起百合了,她肯定才是那个偏男性化的硬T。


  “啪!”


  黄梓熙抬起双手,左右一起打了下她的脸。


  然后崩溃在心里大叫,“啊啊啊啊啊啊我他妈这是在想些什么呢!”
她觉得经过昨天被秦朔南英武一救,她就疯了,更疯的是她看着准备发展一下的唐霄彬殷勤的靠近秦朔南,她居然觉得他不配。


  而她觉得更不配的是这一天被叶蓉带来剧组探班的严子骞。


  严子骞是黄梓熙之前暗恋的男神,但是这次看着他带着很多礼物来剧组探秦朔南的班,黄梓熙居然很冷漠的看着他的舔狗样,觉得他蠢爆了。


  “烁岚,好久不见,你又变漂亮了。”


  严子骞见到秦朔南就停不下吹她盛世美颜的彩虹屁,他殷勤地给秦朔南献上这次带来的探班礼物,秦朔南不看,他也不急,笑眯眯的站一边看着她的脸。


  跟他来的兄弟胡斐都没眼看这样的他,也让彼此认识但是不熟的唐霄彬惊讶了下。


  唐霄彬内心是觉得严子骞这样王者级别的舔狗模样,太丢他们男人的脸。


  但很快,他的爱马也对秦朔南作出了非常丢他脸的“舔马”行为。


  “走开!”


  秦朔南拿着几根胡萝卜去喂昨天给她骑的演员马,没想到半路会被唐霄彬的汗血宝马拦住,一个劲拿头蹭她。


  她嫌弃的推开它,继续去找那匹她觉得非常聪明机灵的演员马,唐霄彬的爱马Paladin(圣骑士)却一直跟着她不说,见她亲近演员马,还用抬腿去攻击演员马。
好在被反应快的秦朔南阻止并呵斥了它,它才没有用腿去攻击演员马,而是改用身体去挤。


  演员马被Paladin利用高大健壮的身体挤离了秦朔南身边,Paladin就拿头继续蹭秦朔南,秦朔南继续嫌弃的推开它,它也不恼,反而蹭的更殷勤。


  Paladin没之前一点高傲样不说,唐霄彬觉得他眼睛都要惊脱窗,看到他那血统高贵的爱马,居然前腿半跪在地示意秦朔南骑它。


  秦朔南不理,绕过它走,它就四条腿都伏跪在地,发出嘶鸣叫秦朔南上背。
秦朔南继续不理睬,这只马“舔马”到严子骞都目瞪口呆,伏跪着挪动位置去追秦朔南,死皮赖脸要让秦朔南骑它。


  “这马也舔的太没有尊严了!”


  严子骞嫌弃唐霄彬高贵血统的爱马,却惹来一边好兄弟胡斐吐槽。


  “恕我直言,这就是你平时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