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穿成反派小姨妈 说好没准备

书名:穿成反派小姨妈 作者:蝎言蝎语

  秦朔南第二天早上带着小霍存煜练完武回来, 拿手机才知道她的银行卡半夜里收到五十万的转账。


  转账备注是微博拉票,她正准备打电话给霍存席问问五十万拉票是怎么回事。


  霍存席那边打来电话,给她咬牙切齿撂下句话, “你好样的!”


  “什么好样的?”秦朔南还不知道网上的投票情况, 迷糊地问霍存席,霍存席却叫她自己上网看, 然后“砰”一声恶狠狠的挂断了电话。


  “大清早找打呢!”秦朔南拿着被挂断的电话蹙了下眉,然后去书房用电脑查看网上情况, 却看到她又上热搜了, 带着她最爱的天青色组合名上热搜了。


  秦烁岚最美不过天青色


  “哇, 天青色小姐姐们爬上女团人气榜第一了!”


  秦朔南点进那个热搜,发现挂在里面最上面的是她昨晚给霍存席发了条拉票微博后, 又给天青色发布的一条拉票微博。


  那条微博跟给霍存席拉票简单的写了个【请大家支持下我大外甥霍存席】不同, 秦朔南像写小作文一样,写了足足五百多字去夸天青色昨日比赛的美态。


  “最美不过天青色”这一句不过是里面最为点题的一句夸。


  里面还有“美人舞如天青色,出尘脱俗于世间。”


  “佳人舞翩跹,世人眼未见。”


  ……


  等等将天青色组合昨日表演的古典舞夸上天的言辞。


  而这些夸奖不过是对外暴露秦朔南对天青色喜欢的情态, 真正让广大网友接受秦朔南这份“安利”的是:


  秦朔南当晚剪辑了一段天青色组合在bim平台公布的表演舞蹈视频,并为那只视频调色了。


  “呵呵!”


  霍存席看着秦朔南破天荒用滤镜调色的天青色舞蹈视频, 内心全是冷笑。


  而广大网友却震惊了!


  这是什么神仙古风色!


  褪去现代色彩斑斓到毫不雅致的舞台设计, 在黑白的舞台和小姐姐之间重新如着墨上色般换上另一个淡雅且烟雾缭绕的天青背景色,整个画面不看舞蹈就唯美的令人心碎,这期间还有被秦朔南夸上天的佳人舞蹈。


  细雨青烟袅袅,水墨画一般出镜的几个古装佳人在其间翩翩起舞,如梦似幻地将人拉到千年前的舞榭歌台上, 看到绝色佳人伴着委婉连绵的琴声摇动腰肢,曼妙起舞。


  “突然有点懂了古代为什么会有从此君王不早朝这句话了, 都是这样看歌舞,我也不要去工作了!”


  “特写剪辑的仙女起腰,莫名让我get到古代倾国倾城的舞姬之姿!”


  “最美不过天青色,浓郁的中国古典风,这大概就是外国人不懂的中国美了!”


  ……


  无数网友在嘈杂色调过满过多的原舞蹈视频中get不到天青色几个小姐姐跳的古典舞之美,秦朔南尝试着自己用bim神奇的各种滤镜做调制,并随着她为天青色组合的拉票赞词发上微博。


  全网都惊艳她调制出的偏天青色的古风淡雅色调,也震惊了她剪辑挑选的那些舞蹈动作特写,然后一致赞同了她那五百多字的小作文拉票宣言,认为天青色组合好美好强大。


  “pick,pick,这是什么时候出道的古风组合,好独特,好独树一帜!”


  “呀,漂亮妹妹们人气投票怎么倒数第一,这怎么行,投投投投!”


  “秦女神疯狂pick,打call的天青色组合,还不来投,等着秦女神的飞踹吗?”


  “秦女神喊你来给最美不过天青色组合投票啦!是姐妹/是兄弟的快来给她们投啊!”


  “对了,投的时候也给秦女神大外甥点面子,我们也1:9投K.I.N.G和天青色组合!”


  ……
如此天青色组合昨晚现在秦朔南的微博粉丝中走红,然后是那些粉丝给她们和霍存席投票的时候,暴露在广大网友之间,然后路人网友也被秦朔南剪辑并重新配色的视频惊艳到,接着就是天青色组合突然火出圈的人气大涨之路。


  一夜之间从只有60万的人气飞升到3600万票远远甩过之前的女团第一500万票。
还逆袭了所有男团,包括也靠秦朔南那一条微博涨了近3000万票的K.I.N.G。


  霍存席所在的K.I.N.G最初只有600万人气投票,秦朔南发布了拉票微博后一夜也是疯长到3300万。


  秦朔南的粉丝说是说要学着秦朔南只给大外甥1:9的投票,但真的去投了80还是大多均分,5:5的投K.I.N.G和天青色。


  毕竟这是亲大外甥啊!


  “女神的大外甥就是我们的大外甥,大外甥加油,大外甥挺住,我们送你C位出道!”


  所以对秦朔南真情实意的粉丝都给了霍存席投票,也就路人更多十票全给了天青色,才使得天青色赶超了霍存席所在的组合。


  而这气死了霍存席的投票事态,乐死了K.I.N.G的经纪人跟同时推出《最强男团pk战》和《最强女团pk战》的博纳科技文化有限公司。


  K.I.N.G的经纪人景峰并不介意秦朔南奶爆了另一个女团,他只惊喜的看到秦朔南一个拉票给K.I.N.G带去的2500万票。


  这什么水准?力压力之前第一名的男团KUBOY 的1600万投票两倍还多!


  KUBOY组合可是《最强男团pk战》准备的王炸组合,虽然一直没有正式出道,但是却早因为经纪公司宣发得当,再加有知名师兄团奶,所以人气稳稳的压在其他一直没名没姓的男团之上。


  景峰都不意外这个组合借助《最强男团pk战》高调圈粉出道,成为娱乐圈新一个大势男团,他只想K.I.N.G在这个节目中混出点名气,别再怎么也捧不红,在娱乐圈没有任何姓名。


  哪知秦朔南一条微博就能将K.I.N.G的人气抡上男团首位,还抡的那么猛。


  “这就是最当热网络明星的流量力量吗?”


  景峰开始惊讶秦朔南如今只上过几次热搜圈粉圈下来的“实力”。


  这实力已经明显超过一些流量明星。


  那些流量明星脱水后的数据根本不可能有秦朔南一晚上展现的强,也不会如秦朔南这样随便发条微博就有那么多活粉响应。


  当然这也是秦朔南刚刚圈粉,粉丝最活跃期的关系,但是这也惊到了娱乐圈很多人。


  比如霍存席签约的总公司――博纳科技文化有限公司。


  博纳科技文化有限公司是一个经营范围很广的公司,旗下不仅仅有如今全国最火爆的视频平台之一bim,还涉及到很多文娱科技产业。


  最近博纳跟其他视频平台打擂台的推出男团女团综艺,可以说也有些没底气,因为其他视频平台也都是大投资大流量明星导师入驻,开办地声势浩大。


  《最强男/女团pk战》博纳也请了强势的两组导师阵容,但昨日几位导师微博官宣节目开幕式拉开,看起来效果却没有秦朔南给大外甥和天青色女团拉票拉的热度高。


  当然这也可能是那几位明星导师昨日没有亲自到场看男团女团的开场表演。


  而博纳也只是把昨日的表演当作预热宣传,跟之后节目正式开播后的团队宣传素材剪辑库。


  之后所有男团成员、女团成员都需要进入节目组安排的一座大城堡,在里面接受统一的唱跳培训,然后再进行一系列的团队或单人的PK表演。


  所以博纳也没有想到秦朔南替大外甥和天青色女团拉票会拉出那么高的热度。


  不用花钱就能上热搜?


  秦朔南这热搜体质也太旺了吧?


  “联系她,我们两档节目需要跟她合作。”


  负责《最强男/女团PK战》节目的宣传总监吩咐助理开始联系秦朔南,同时他也开始派人收集秦朔南的各方面资料,以此考虑他们节目能跟秦朔南拥有的宣传合作。


  像景峰那样花五十万买广告位一样的合作,是节目总监不考虑的。


  他要的是更能扩大他们节目组人气和收视的合作。


  同时另一个节目《影视制作之幕后英雄》看到秦朔南这样高的人气,忙联系吴教授说他们节目组热烈欢迎他带秦朔南参与他们的节目,吴教授这边却有些不确定他能不能带秦朔南上节目了。


  因为到现在,秦朔南也没有给他答复,愿意做他的关门弟子。


  而且他现在也从《幕后英雄》节目组的总监那里知道秦朔南如今的超高人气和话题度,他犹豫要不要带秦朔南了。


  本来嘛,他就是爱才想带小弟子上节目扩宽知名度,也传授技艺。


  但现在“弟子”名气已经这么大了,他带着她反而有点他蹭弟子的热度。


  这让为人正直且品格清高的吴教授不愿意了。


  不过现在还是先把弟子收了。


  所以吴教授主动给秦朔南打了个电话,问她这件事考虑的如何。


  秦朔南这会却正急匆匆的往学校赶。


  因为她才被通知今天是原主补考的时间。


  而她在家里翻遍了,也没有找到原主挂掉那三科考试的书本!


  “这都什么人嘛!”


  秦朔南又急又怒赶去学校,中途接到吴教授电话,她说了她要去补考,吴教授叮嘱她好好考。


  “你考不过,我还是丑话说前面,不许你下学期上我的课,关门弟子的事你也当我没提。”


  吴教授在电话里想给秦朔南一点压力,秦朔南连她要补考什么都不知道,听了只能苦笑。


  吴教授在电话里听出她这方面的心虚,忍不住急了问她不会是没准备。


  秦朔南才在电话里呐呐的说:“前几天听你说我有挂科,我就准备找书看了,但是事多我又忘记了,今天收到补考时间通知,我才知道今天要考了。”


  秦朔南也有些怪她因为痛经身体不舒服而忘记的大事,同时有些奇怪怎么她今天才收到补考通知。


  吴教授也觉得奇怪,这一般都要提前两三天通知给学生。


  “那你没复习怎么考?要不我打电话去院里帮你申请推迟补考?你前两天不是身体不好吗?”


  吴教授下意识帮秦朔南想解决方法,秦朔南却说她先去学校看看考什么。


  “你连考什么都不知道?”吴教授一瞬间被秦朔南气得血压飙升,秦朔南之前也被原主的记忆气的血压飙升。


  因为在原主记忆里,她不仅没有挂科的记忆,更没有她具体挂了那些科的记忆。


  也真是让秦朔南都不知道说她这是个什么学习态度。


  “我先挂了,教授。”秦朔南已经赶到学院的教学楼,所以礼貌的挂了电话,就去找里面已经在等着补考的学生借考试资料看。


  然后确定她需要补考的三门科目,分别是一门公共基础课《毛概》,两门专业课《舞台美术设计基础》和《戏剧化妆造型基础》。


  “秦烁岚,你怎么连自己补考什么都不知道,你不会什么都没准备,要裸考吧?”


  借秦朔南资料看的学生是一个同班同学叫毛佳雪,她惊讶秦朔南的表现,也惊讶她今日怎么一个人来学校补考。


  “你那三个好姐妹呢?”毛佳雪问到之前一直跟着原主的塑料姐妹,秦朔南说跟她们都绝交了,然后就低头赶紧看她借出来的资料。


  问她怎么没有课本,只有几张明显是复印出来的纸张。


  “你现在还想看课本,赶紧看这些考试重点吧?能记多少记多少,一会去考也能多写上一些。”


  毛佳雪被秦朔南的问题逗笑了,秦朔南则被现代大学的考试的备考方式弄懵了。


  “怎么还有考试重点?背这个就能考过?不需要融会贯通理解吗?”


  “这又不是理科,需要计算破题,都是些理论知识,老师都给我们画了重点让我们背了。”


  毛佳雪说着大学基础理论课的考试常态,秦朔南带着各种不解开始看那一个个题都被写出来附上答案的考试资料。


  一边偷偷看她跑来补考的某个女同学则发信息给黄梓熙,告诉她秦朔南现在的糗态。


  “熙熙,你知不知道我帮你整了秦烁岚!故意没有提前通知她补考的事,你等着她下学期重修吧。”


  女同学是秦朔南班里的学习委员,这次接到学校通知补考的事,为了给闺蜜黄梓熙出气故意卡了一道消息通知。


  而害了家族股价波动,被父母狠狠骂了一顿的黄梓熙,这时候躺床上听这个消息却没有多少兴奋,而是有些怏怏的,对什么都提不起劲。


  因为她父母那边还要求她对秦朔南道歉,让秦朔南不要在网上针对她和他们家族企业。


  “熙熙,你真不来看秦烁岚补考通不过的丑态吗?我刚刚偷听了,她可是什么都没有准备就来考了,现在翻着毛佳雪提供的考试资料在临时抱佛脚呢。”


  学习委员极力向黄梓熙邀功,就跟秦烁岚原来的熟料姐妹范晓莉一样。


  范晓莉今天也要补考,看秦朔南考场外翻一堆资料翻的飞快,就知道她是没准备,准备放弃了。


  所以也发信息给黄梓熙,叫她来奚落秦朔南,顺便问黄梓熙什么时候帮她解决的实习问题。


  “过几天在说吧,我最近没心情。”黄梓熙敷衍的回复了她从秦朔南那里抢来的闺蜜范晓莉,范晓莉还不敢多追问,只好言好语的哄着她。


  甚至为了哄好现在唯一能帮她解决实习问题的黄梓熙,范晓莉开了个视频通话,拍秦朔南神色严肃地站在毛佳雪旁边,飞快翻开那一堆资料的动作。


  “看她这样快的翻阅考试资料,怕就是看个大致考什么,我昨晚可是背了一个通宵才背了各科的几个大题,她这样等上了考场估计要交白卷。”


  范晓莉嘲笑秦朔南如今看得飞快的动作,黄梓熙也觉得秦朔南现在是破罐子破摔放弃了。


  就是借秦朔南资料的毛佳雪也是。


  所以在进考场前,还拍着跟她说没做任何准备的秦朔南肩膀,安慰她说,“你别急,考不过大不了就重修,没什么大碍的。”


  但等她跟秦朔南进了考场,她坐在秦朔南旁边的位置,却看到秦朔南拿到试卷扫了一遍,然后大松口气,埋头奋笔疾书的样子。


  “????”


  说好的没准备?


  说好的都不知道考什么?


  说好的没复习?


  这每个题都答满是怎么回事!!!!


  毛佳雪坐在秦朔南右手边,看着她答的满满当当的卷子,觉得她被欺骗了。


  而坐在秦朔南右后方的范晓莉也震惊了,站在考试门口准备偷拍秦朔南对着卷子抓耳挠腮写不出来的学习委员,则恨不得冲进考场看秦朔南是不是打小抄在作弊,却被赶来学校看秦朔南考试情况的吴教授抓到。


  “这位同学,你在考场门口鬼鬼祟祟做什么?”


  吴教授呵斥了学习委员一声,然后夺过她手里的手机,查看她是不是帮人作弊,却跟视频另一边的黄梓熙对上眼,把黄梓熙吓得差点没叫出来。


  等看清是吴教授,才礼貌的喊了一声。


  而吴教授是认识黄梓熙的,因为黄梓熙的母亲在其报考了他们学校这个专业的时候就带她拜访过吴教授。


  那时候送了很多礼,希望他能关照他,并有意让他收黄梓熙为徒,但吴教授拒绝了。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吴教授严肃的问黄梓熙和学习委员,学习委员见被抓到也就直接说她是在取证。


  “秦烁岚考试作弊,我在取证准备一会举报给学院。”


  学习委员这话令准备收秦朔南为徒的吴教授脸色难看起来,他还了学习委员的手机,都没有跟监考的那位老师打招呼,直接杀入考场去看秦朔南作弊的情况,却看到秦朔南端正的坐在座位上并没有任何作弊行为不说,她居然已经答题答到了最后一道。


  吴教授没有发现秦朔南作弊的行为,脸色好了起来,但还是很严肃,站在秦朔南坐的位置前面,仔细看她的答题。


  然后被秦朔南一手苍劲有力的字惊到。


  那字多苍劲有力,吴教授都发现秦朔南最前面作答的页面,被她下笔戳破的十多个笔洞。


  后面好像是收敛笔力,才没有在出现力透纸背的笔洞,但秦朔南的字却龙飞凤舞的越发畅遒劲有力。


  吴教授是研究古代服装造型设计的,他私下很爱看一些古籍,也会练习毛笔字,所以还是懂看一些毛笔字。


  也懂学过毛笔字再用钢笔写字会带有的笔锋,所以他一眼看出秦朔南毛笔字肯定写的很好,秦朔南却非常头疼她不习惯用现代钢笔。


  她看着自己写的笔势豪纵的字体,很想改的温婉一些。


  但是别说她用毛笔字,多年写字劲健雄奇,不会女子婉约的写法,她现在换了现代钢笔,也有点不习惯这种笔写字。


  最初会戳出好多笔洞,就是她完全不习惯用笔。


  不过比较让她松口气的是,卷面上的题她都记过答案,所以她答的很顺,不用担心这一科考不过了。


  “呼!”


  秦朔南答完最后一个字,长长的舒了口气,准备拿起卷子检查一遍的时候,吴教授忍不住先一步拿起她的卷子,欣赏起她上面笔走龙蛇的字体。


  而另一边的监考老师,见到吴教授过来,也跟了过来,然后也先惊了下秦朔南的字,最后才惊了下秦朔南不到半小时答的满满当当的卷面。


  “我来批改一下。”


  监考老师就是一个毛概课的讲师,所以大致扫了下秦朔南的卷面就知道她居然全答对了。


  不仅全答对了,秦朔南可以说是原模原样把毛概书中的一些段落内容复刻到卷面上。


  “看来这个暑假你没少在家下功夫。”毛概老师满意秦朔南暑假对补考的认真,唯有吴教授知道秦朔南刚刚还跟他在电话里说,她不知道要考什么,也没有看过书。


  “你还吓唬我?”吴教授带着写完可以提前交卷的秦朔南走出考场,忍不住笑着说她之前用毫无准备来吓唬他。


  秦朔南却认真的表示她暑假真的没看。


  “没看你怎么能答那么多?别告诉你做梦梦到的。”吴教授还是觉得秦朔南在跟他开玩笑,跟着秦朔南后面交卷的毛佳雪和范晓莉也是如此。


  他们都觉得秦朔南之前充分准备来。


  “果然是婊姐秦烁岚,以前只是婊在吃喝玩乐上,现在开始婊在学习上!”


  “说没复习,却偷偷背了整本书!”


  范晓莉和毛佳雪一个在心里骂秦朔南,一个在心里怨念秦朔南的不诚实。


  唯有秦朔南还在慌她才考过一门,还差两门课而匆匆跟吴教授说了几句,见毛佳雪出来就问她借另外两门课的考试资料看。


  “你怎么还看!”毛佳雪有些不想借,觉得秦朔南这是继续骗她,但她性格软,也说不出不借的话,所以还是把资料给了她。


  然后她就看到秦朔南还是像之前那样飞快翻着每一页资料,看起来根本没有在认真看,但这一次毛佳雪和吴教授都注意到秦朔南看资料的全神贯注度。


  那心无旁骛的样子,莫名让人想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而秦朔南也真在很认真的记忆考试重点。


  她一目十行的看过那些考试内容,也飞快的记到脑子里,很惊人的对外展露了她过目不忘的能力。


  “天啊,不会这么强吧?”毛佳雪忍不住惊讶了,吴教授也惊讶了。


  他没有打断秦朔南快速的翻阅资料,而是等她看完所有资料停下来,闭眼整理了几秒再睁开的时候,才拿过那份资料,挑了几个问题问她。


  而秦朔南都一字不错的答出那些理论知识,实证了她过目不忘的彪悍能力。


  “真的有人过目不忘啊!”毛佳雪忍不住兴奋的抱着秦朔南的手臂惊呼,秦朔南则不解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不是好多人都能做到吗?”秦朔南说的好多人,是指她在古代华朝在学堂知道的几位同学和同袍。


  而古代科举,历年也能拥有好多过目不忘,倒背如流四书五经的学子。


  所以她一直觉得她可以过目不忘并不是什么特殊的能力,只是比一般人强大一些的记忆能力。


  “还是题目太简单了,只需要记下来就能考过。”秦朔南在考完最后一科后,对中国大学大多基础理论课考试作出了过于简单的评价。


  徒留还在考不出来的许多学生,比如范晓莉在考场上抓耳挠腮。


  昨晚不是背了吗?怎么只记得题目,记不住答案啊!!!!!!
答案是什么来着,关键词是什么来着???


  我这什么破脑袋,关键词都想不出来,你让我怎么编答案!!!


  范晓莉等学渣在补考的考场上崩溃,秦朔南则神清气爽考完,放下了心中的一大块石头。


  来考之前,秦朔南还以为她没上过那些课,原主记忆里也没有这些上课的记忆,所以她觉得她一定答不来。


  没想到会有考试资料这种已经百分百圈地能力考试范围和题目答东西。


  而且还不厚,也就是几十页,她看过就能答完所有题目。


  真是太简单了。


  简单到她都有些怀疑现代大学此类学科的教育水平。


  怎么说他们在古代考四书五经也需要写点融会贯通的策论啥的,怎么现代这些科目只需要死记硬背?


  秦朔南将这个答案问给了吴教授,吴教授楞了下说,“只是你今天考的这几个科目是这样,其他都不是,我们专业就更不是了,你没看你们大二暑期就卡死了必须去做实习,练习上学期学到的影视化妆妆法技巧吗?”


  “之后这些公共基础课过了,大三你们的所有专业课,也都是以实践为主,理论课很少了。”


  “哦,这样子啊。”秦朔南恍然大悟他们专业的安排,吴教授也就问她对于做他关门弟子的考虑,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还有很多压箱底的技艺不好通过大学有限的课堂时间传授给所有学生,只能将直系弟子常带身边,在工作的过程中慢慢传授出去。”


  吴教授提到他工作多年掌握和研究出的一身技艺,这技艺让他称是华国影视服化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欺世盗名之徒自称第一不算,而是真才实学的戏剧服装与造型设计大师才算。


  “走,我带你看看我拿过的那些大奖。”吴教授忍不住将秦朔南带到他在学院的办公室,给她看看他近几年获得的几个大奖。


  “大多放家里,这些是学校要求我拿过来的。”


  吴教授指着那席奖项,难得也有几分自豪。
那是他大半辈子打下的江山,秦朔南却更惊讶吴教授在各类影视剧中令人惊叹的服化水平。


  “我愿意做您的关门弟子,您等我回去准备拜师礼!”秦朔南惊叹完吴教授的服化技艺的高超,也不再犹豫选择做他的关门弟子。


  这倒不是她非常想学那些技艺,而是她看出吴教授真心想收她为徒,传授衣钵。


  而她之前慎重考虑,也是她受古代师徒思维影响,那就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这可是非常重要的人生大事了。


  “我要你什么拜师礼,别破费了,认你就行了。”吴教授听秦朔南同意,高兴的婉拒了她准备送的拜师礼。


  秦朔南纠结了下,也就只能抱拳对吴教授说,“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说着秦朔南就对吴教授跪了下去,恭恭敬敬地行了个拜师跪拜礼。


  吴教授先被她这一跪吓了一跳,后面明白秦朔南这一跪地慎重和敬重之意,有些动容。


  他都忘记自古师徒之间的关系,可是排在天地君亲师之中,拜师,特别是他这种亲传弟子,可不就得受这尊敬的一拜么。


  “好孩子,师父受你一拜,也不会辜负你这一片赤子之心!”


  吴教授双手将秦朔南扶起来,郑重的向秦朔南承诺,叫秦朔南以后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他解惑。


  秦朔南也开始不跟行过跪拜礼的师父客气,将她刚刚收到的一条困惑信息拿给吴教授看。


  “《最强男团PK战》节目组愿意开500万让我做节目的飞行嘉宾,前三期带领节目组的造型团队给所有男团成员化妆做造型,我还是个学艺未精的学生,他们怎么就邀请我了?”


  秦朔南真的糊涂《最强男团PK战》节目的这个嘉宾邀约,吴教授倒是有些懂,因为他今天知道秦朔南如今的网络人气。


  “他们估计是五百万请个提高收视率的吉祥物吧,不会真让你插手选手的造型设计,毕竟他们早有了幕后服化团队,现在就是让你挂个名,你坐在节目中给他们创造流量和话题度。”


  “这样啊,那我要不要接?”秦朔南不太懂,就问懂的吴教授。


  吴教授看了看那边只让秦朔南录制三期就有的通稿费五百万,拍板建议她接。


  “你的热度估计也就最近了,拿它互惠互利的跟节目赚一笔钱,也好解决一下你家小外甥的治疗负担。”


  “而且你大外甥都出道赚钱了,你去帮一帮也蛮好的。”吴教授让秦朔南接,秦朔南也就接了。


  而霍存席那边却不怎么想让她接。
他并不想跟秦朔南同台,秦朔南去跟节目组签约的时候,看到一群男生在做练习,也有些不想跟他们同台,问节目组她可以不可以四百万去隔壁女团组。


  “都是做吉祥物,我去隔壁《最强女团pk战》做那群小姐姐的吉祥物吧,而且我最近更会给女孩子化妆做造型,你们让我去隔壁吧!”


  秦朔南期待的跟节目总监商量,对方却不同意。


  秦朔南都降价到350万,也不同意。


  “为什么?你们对女团不看重吗?”秦朔南生气的问,然后总监无奈的说出一个他们考虑的实情。
“秦小姐若是跟女团成员同台,大家可能只看你,不看那些女团训练生了。”


  “啊??”秦朔南被这个答案弄懵,一边的霍存席听到却有些明白为什么。


  需要组团出道的,大多欠缺单独出道的条件和资质。


  他今天在训练房就看到很多个单看很帅气的男团成员,但是等所有成员站一起他就发现很多都毫无辨识度。


  同理女团那边也是这样。


  而秦朔南这样辨识度极强,且颜值超高到谁看都觉得是超级巨星的美女过去,真可能吊打到那边大多还算是素人美女的女孩。


  “而且女团那边的首席导师是沈书昀。”总监又跟秦朔南透露一个她去不了那边的原因,而对于这个原因秦朔南更不懂为什么,还当面问总监。


  “沈书昀是谁?”


  这让刚刚来节目组现场熟悉女团训练生的沈书昀听到,隔着人群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秦朔南感受到突然而来的冷冽视线,转头去看就看到在原主记忆里白瘦干净的校园男神,然后反应过来……


  沈书昀就是“她”的前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