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纸片捕获 第29章 A

书名:纸片捕获 作者:Paz

    执政官既没有认同盛闻的话,也没有否认盛闻的话。

    他没有做评价, 只端着茶杯淡淡道:“我尽我所能。”

    但熟悉裴廷的人就知道, 裴廷这就是答应了。

    ——裴廷在口头上承诺五分的事, 一向会做到十分。

    只是要想拿到裴廷口头上的五分难于登天。

    盛闻没有说别的, 只是收拾起散漫的作态, 站直,向执政官深深鞠下一躬:“我代表我所在实验室的所有人员和新人类谢谢你。”

    盛闻之所以来找裴廷, 就是因为清楚“普罗米修斯”不可能被联盟理事会批准, 但执政官的权限高于理事会——只要在三位执政官中拿到两票支持票, 就能通过一切被理事会否决的申请提案。

    盛闻要拿的两票, 就是裴廷,和联科院院长小泽野平的这两票。

    “不必。”裴将军向来不吝于给人泼冷水:“新人类未必会有, 我只是认可你之前的话:理事会现在批准的工程,全部都是在减少人口损失, 而不是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盛闻叹了口气:“但总要去试一试的, 连试都不去试,永远没有机会。”

    裴将军啜了口茶,破天荒地没有在刚刚一次性把话都说完,而是静了好半晌, 静到盛闻以为裴廷要跟他叙一叙四五年前他俩子虚乌有的“师生情”了的时候,裴廷才出声:“但我需要你向我承诺一件事。”

    盛闻上身前倾, 一副感兴趣的样子:“哦?什么事?”

    裴廷:“我看完了你给我的规划书。”

    盛闻以为裴廷是要他夸他, 业务熟练道:“哇, 是吗?辛苦了辛苦了, 我记得里面有不少物理数学的专业名词,近百页的计划书,都看完,花了您不少功夫吧?您真是爱民如子,当代父母官啊。”

    裴廷:“……”

    他冷冷地瞥了盛闻一眼:“你少说两句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盛闻:“……”

    男人心,海底针。

    “我要你向我承诺的事,”执政官的视线鹰隼般锐利起来,“是要你去当那个参与人员A。”

    ——在计划书中,参与人员A就是那个“普罗米修斯”全体参与人员中唯一一个借助全息投影,和研究体直接接触的人。

    参与人员A做的工作就是充当试验站的“眼睛”,采集研究体信息,和医院里专门帮人打针换药洗头的护士差不多,所以并不需要过硬的职业素养。

    在第一版计划书中,原本写的是在研究体所在时空和当下时空之间建立虫洞连接,有几个研究体就建立几个虫洞——但后来经过计算,这么做的能源消耗太大,而上个世纪风头一时无两的“虫洞逃亡计划”留下来的虫洞试验站目前都全部废停了,无论是重启还是重建,都要消耗巨量的资源。

    为了节省资源,盛闻就在计划书中添了一个“参与人员A”,先在某个距离研究体更近的时代建立“中转站”,并选择一具人体,让参与人员A进入连接舱,和这具人体发生脑电连接,由A来控制人体,在“中转站”时空完成对研究体的信息采集工作。

    “为什么?”盛闻一愣:“参与人员A的工作谁都可以做——它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就是抽个血,反馈几张影像图和透析图回来,我是提出这项计划的人,我怎么可能会给自己分这种活?”

    “如果你想得到我这一票,”裴廷淡淡道,“你就必须当这个A。”

    盛闻沉默了好一会,慢慢露出一言难尽的神色:“大头领,您可他妈别告诉我你赶着让我去当A,是因为你觉得脑电连接有风险,万一出了岔子命就没了——所以我作为计划提出人,必须身先士卒,不能让其他人才有任何损失。”

    裴廷端高了茶杯,掩住唇角的一点弧度:“你可以这么想。”

    盛闻:“……”

    盛闻:“……裴廷,我好歹教了你半年数学跟物理,让你从二十分考到了五十九分,我以为我们之间是有那么一点情谊的。”

    裴廷:“你想多了。”

    哀莫大于心死。

    尊师重教裴将军。

    操。

    “我走了。”盛闻起身,拢了拢身上的白褂——他是直接从实验室跑过来的。他没再客气,径直从裴廷手里抢回茶杯,把剩下的茶喝掉了,皮笑肉不笑道:“您以后也少看点民间报道,热知识:脑电连接死人的,都是八百年前的新闻了。”

    裴大将军岿然不动:“那祝你一路顺风,凯旋归来。”

    “……操,走了,再见。”

    -

    M102试验站。

    自打进了试验站,靳恭就感觉他好像太监上花楼,专业不对口,每日都过得十分清闲——倒也不是每天都无事可做,是和同事的“同事关系”十分清闲,想当年,他在联盟监察组工作的时候,每天都能和同事谈谈工作,谈谈哲学,谈谈谁谁和谁谁谁的男女关系,但在试验站,这里没有闲人,随便拉一个人,聊不过三句,对方便又从嘴里吐出一嘟噜的专业名词,什么中微子啊,什么秒差距啊,什么宇宙微波背景辐射啊,靳恭一个字都听不懂,但看对方语气,对方好像还以为自己说的是什么当代常识,简单如一加一等于几。

    靳恭有时落魄到只能在去厕所的时候,和打扫卫生的机器人聊几句——至少机器人还知道给他推荐他爱看的新闻,譬如“有一种专情叫裴廷!为你深扒联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执政官的过往情史!”,再譬如“医生说如果每天都做这三件事,一定活不过八十岁,你中招了没?”。

    这天,靳总控长又津津有味地在厕所看了一条新新闻。

    ——“某男子制造自己的克隆人,准备在衰老后将记忆转存进克隆人大脑,在克隆人身上重获新生,违反联盟克隆体管理法,目前已经被刑拘,NC03-f新闻社为您报道。”

    目前克隆体,包括克隆人的全流程已经完全成熟,但联盟对于生产克隆体有严格的立法管理,禁止出于非道德目的生产克隆体。

    娱乐新闻,哪怕是这种犯罪嫌疑人的吃瓜新闻都变得只占极小一部分份额,绝大多数都是报道联科院的数据——某某行星在多少年后也会沦陷,受到撞击,某某小行星带又会多少年后不稳定,产生多大的威胁和联盟政府灾后重建和开发新迁居地的新闻。

    联盟并不会报道每天都具体死了多少人,明天又会死多少人——几百年前,灾难刚刚开始的时候,联盟政府刚刚成立,曾经每天都按时公布数据,并让人们为他们死去的同胞缅怀。

    但几百年过去,人们就渐渐麻木了。

    人类无能为力,而曾缅怀他人的人们,也渐渐成了被缅怀的对象。

    逃避也好,不敢面对也罢,靳恭相信没人乐意天天看“日均死亡人数”这种破玩意。

    甚至二十多年前,死了八百多万同胞的“大撤离”,也只是在媒体报道中刮起一阵微风——人们相信,有这样的惨案,还不如不报道,以免引起恐慌。

    靳恭每天都会从网上搜罗几条娱乐新闻,只有这短暂的片刻,他才能远离现实,短暂地喘一口气。

    但今天的新闻看完后,靳恭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记忆转存??

    就是把一个人脑袋里的记忆,转移到另一个人脑袋里??

    ——科技日新月异,什么时候研究出这种技术啦?

    靳恭记得清清楚楚:三年前,盛闻博士进连接舱,当时告知他的消息版本就是因为没有这种把一个人脑子里的记忆挪到另一个人脑子里的技术,所以盛博士去另一个时空做任务,是没法带上自己的脑子……不是,带上自己的记忆的,他记得格外清楚,为了不让盛博士忘了正事,试验站还给另一个时空的盛博士加了几个“设定”——

    喜欢玩游戏啊,有收集游戏的癖好,而其中试验站版本的“我的世界”尤其吸引他,让他流连忘返,天天上线。

    但现在新闻里说,有“记忆转存”这种技术??

    那当初还费那么大劲干什么,靳恭不懂,但是记得当初给盛博士加“设定”,费了很大力气。

    靳总控长蹲在厕所里,用员工卡在清扫机器人上连接了试验站的超级计算机“00”。

    “00”高度智能,为了方便交流,被设定成人类的思维模式。

    “00”是自然而柔和的女声。

    “靳先生?”00通过机器人的摄像头看见靳总控长目前的处境,语气稍有惊讶:“您叫我来,是清洗屁股的机器坏了么?如果坏了,您可以手动清洗。”

    靳恭:“……”

    “坏个屁——你把摄像头赶紧关了,谁让你看我上厕所的。”靳总控长脸面全无,立刻按了洗屁股的按钮:“我是来问问你,记忆转存技术是什么时候研究出来的?”

    “好的,摄像头已关闭。”

    “记忆转存,第一次临床试验成功于一百零三年前,以下研究人员按研究贡献排名:詹妮弗、张冰、拉斯……”

    “停停,别念了,我就问时间——”靳恭叫停,瞪大眼:“一百多年前??00,盛博士当初进连接舱的时候,不是说没有记忆转存技术吗?怎么又有了?”

    试验站一千多号人,各个领域的尖端人才,他可不信这里头知道记忆转存的一个都没有。

    00沉默了一会,从清扫机器人的音筒中发声道:“存在权限设置。请您打开机器人摄像头,扫描瞳孔确定您为靳恭本人。”

    靳恭:“……”

    靳恭还没拉完,徒劳地把裤子往上扽了扽,倍感屈辱地重新打开摄像头。

    00:“身份验证成功——靳恭,编号02,属于一级权限。”

    00:“好的,您现在可以把摄像头关上了,我不想被迫偷窥您上厕所。”

    靳恭:“……”

    有朝一日,他一定要教00知道什么叫人类险恶。

    00对靳总控长的仇视一无所知,继续公事公办:“靳先生,请问,您是从谁口中听说不存在记忆转存艺术的?”

    靳恭好好回想了一番:“……具体是谁我也忘了,我不认识,反正就是个带我从监察组转职到试验站的工作人员,和我交接了一些工作,顺便和我说了说工程进度,就是他说还没有研究出记忆转存的。”

    00:“您上当了。”

    靳总控长:“……?”

    00:“如果这个人不是主主观欺骗您,那他也上当了。”

    靳总控长:“……什么?”

    00:“下指令不对盛闻博士进行记忆转存,让盛博士在另一个时空忘记自己是谁的,是执政官裴廷。”

    00:“指令在进入盛博士连接舱后下达,所以这件事,盛博士本人也并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