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功名路(科举) 第148章 148

书名:功名路(科举) 作者:沈桑榆

    沈陵做出这个决定并非一日两日的事情, 新皇登基之后,必定是要扶持自己的人, 沈陵虽算不上异己, 但终归在新皇面前碍眼。

    新皇还未登基前, 多次拉拢, 沈陵都是保持中立的态度,新皇难免心中介怀,虽不至于对他怎么样, 但沈陵觉得还是少在他面前晃悠,等他坐稳了位置,他就会惦念保皇党的好。以前他不被新皇拉拢, 以后也不会被他的儿子拉拢。

    沈陵也一直很想出去看看,之前碍于家庭以及对安全的考虑, 未敢表露, 如今年年也进入中枢院了,安安马上就要回建康府准备秋闱,两个儿子能够撑起这个家。

    唯一不太放心的就是父母和妻子, 沈全和方氏年纪大了, 还好这些年注意养生, 身体都还不差,如今是出海最好的时机,他正值壮年, 身体还健壮, 父母康健, 两个儿子已经能顶事了,如果错过了这个时候,沈陵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能出海。

    他想亲自去一趟欧洲,有些东西只有他才懂,如果运气好,能到达美洲大陆,这辈子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文以苓知道之后,和方氏抱着哭,方氏骂道:“你个没良心的,当初上战场的时候,你媳妇多担心啊,你还要去出海,打仗还在我们文朝的国土上,你去外头,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我们都不知道......”

    沈陵自然很是愧疚,若说最对不起的肯定是文以苓,前面五年他都非常忙碌,即便空余时间都用来陪她和孩子,也比以前少了很多,还要让她担心受怕。

    文以苓哭过之后,却是冷静了下来,同床共枕二十多年,她如何不知夫君心中所愿,夫君这二十多年来,为家人活,为百姓活,为朝廷活,便是没为自己活过,世人皆称赞她嫁对了人,三十多岁便是二品诰命夫人,参加宴席,周身坐的都是五六十岁的夫人。

    可她却心疼夫君这些年没日没夜的操劳,操心完这边,又有那边的事情。夫君年轻时是多爱游玩的一个人,她曾品读过他的文章,见识过他胸中的丘壑,被他文字中的风趣、温良所吸引。

    作为一个丈夫,他对她敬爱有加,这么多年未有妾室,有些时候文以苓都觉得愧疚。作为一个父亲,文以苓未曾见过别人家的男人有对孩子这般好,就像她爹,做父亲的威严摆着,她和弟弟虽知道爹爹是疼爱他们的,但也多是敬爱,不似两个孩子对夫君的崇敬,又像朋友一样。

    有时候他累得不行,还要检查两个孩子的功课,听他们背书都能睡着,两个孩子都知道父亲对他们的爱。有时候文以苓看着他辛苦得倒头就睡,都想问他,他能不能停下来歇一歇。

    文以苓希望他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如果出海是他想要的,她支持他。

    沈陵没想到文以苓这么快就接受了,文以苓道:“夫君,这是你想要做的事情,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

    沈陵心中愧疚,临行前待她愈发体贴。

    家中又是平安符成灾,文以苓和安亲王妃关系渐渐亲密,大抵是安亲王两趟出海的经历,安亲王妃更能感同身受。

    因为要去欧洲,船只抗风险的能力需要更高级别,结合了西班牙的造船技术,文朝的造船水平到达了新高度,根据沈陵的建议,船只也根据需求的不同,进行分类。

    运输船归运输船,护卫舰、作战舰也都配备了起来,文朝这一套出海船只体系在数十次出海中,少有出事。除非碰到了天灾,有一回在海上碰上了暴风浪,损失了一半船只,这是意外。没有意外的情况下,基本上都是安全的。

    这一回跟随他一起出海的是小陈将军,陈家是先皇的舅家,和当今又隔了一辈,陈老将军去世后,陈家沉寂了一段时日,小陈将军如今专门成立了海军,钻研海上作战。

    有他在,安全也能保障一些。

    光是物资就准备了好几个月,这么多回下来,大家也都有经验了。

    四十四岁那一年,沈陵正式踏上了欧洲之路,根据西班牙人提供的路线,比起以前的摸索,更加容易一些。

    沈陵还记得世界地图,到欧洲还容易一些,亚洲到美洲最近的路就是穿过大洋,但根据目前的航海技术,还没法做到直接穿越大洋,他们需要不断经过陆地补给淡水和食物。

    之前船队最远抵达非洲,因为非洲通往欧洲的路一直是与几个国家争夺之地,他们的货物会被拦下,由他们运向欧洲。

    这一次沈陵是绝对要到欧洲去的,这一次也是带足了军队和炮弹,实在不行,就来硬的,那些小国主要是难缠,真要是打起来,谁吓唬谁还不一定。

    他们顺利抵达红海入口,由红海进入地中海,就是亚洲到欧洲最近的路,这边也是被几个阿拉伯国家争夺的关卡。

    他们凭借着炮弹,顺利打开了这个关卡。

    他们顺利进入红海,沈陵学地理的时候依稀记得,红海进入地中海是要经过苏伊士运河的,但他们同阿拉伯人交谈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提及。

    有一个可能就是红海和地中海没有那么小,地球的地形无时无刻不在运动,几百年的时间地形地貌都会发生改变。

    所以现在还没有苏伊士运河,他们先到了奥斯曼帝国,就是把控了欧洲进出口的帝国,那一片应该是埃及,但如今被阿拉伯人控制了。

    也许在未来的数千年,这个古老的国度都将处在殖民统治之下。

    同阿拉伯人相处,沈陵先兵后礼,打开了关卡之后,送了不少厚礼给奥斯曼帝国,在外面沈陵不希望发生战争,能和平解决就和平解决。其实这几年奥斯曼帝国的地位也岌岌可危,欧洲早就不符它把控着欧亚的进出口,不得不让他们开辟新航线。

    沈陵进入欧洲,就受到了不少国家的欢迎,欧洲各国一直想寻找去东方大陆的路,在他们心中,东方就是遍地黄金的地方。

    以前通过奥斯曼帝国输送到欧洲的东方瓷器、茶叶以及丝绸,在欧洲都能翻一个倍,如今神秘的东方国家亲自前来,自然是受到热烈的欢迎。

    沈陵并非哪个国家都去,他选择性地挑选了意大利、法国、德国,由于英国并不在这一边,得出了地中海才能到达。

    沈陵向这几个国家表示友好往来的意思,这几个国家有他想要的东西,书籍以及种子,土豆这种西方国民美食,几乎是不值钱的代表。

    如今的欧洲还不是后世那些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文明程度实在担得起荒蛮,有些城市还在爆发霍乱,沈陵避开了这些国家,他也惜命。

    在欧洲大部分货物都脱销了,许多欧洲商人希望能同中国进行商业往来,暗示希望他们能够教训一下阿拉伯人。

    沈陵可没这么傻,不管有没有阿拉伯人,他们的货物都好销,但欧洲人不一定,而且他们货物在中国不会有太大的市场,沈陵也警醒,若是再让他们弄出个鸦·片来,岂不是步后尘。

    在欧洲找到了他需要的东西,货也卖得差不多了,沈陵绕了一圈英吉利,带回了羊毛纺织技术,他对草原有规划,蒙古不安定无非是吃不饱穿不暖,才会想要攻入中原,之前互市还不够,牛羊如今不是主要肉类,如果有了羊毛纺织,对羊的需求就大了。

    他们一天天地划木头,记录他们出来的日子,沈陵看着一个又一个同胞在海上病逝,从一开始的悲伤到最后的麻木,不是不难过,而是他们必须走完逝世者没有走完的路。

    这一趟行程,足足走了将近三年,他们抵达美洲之后,那边基本上没有什么国度,除了印第安人的部落,实在是落后得很。

    在美洲只停留了几日,沈陵和印第安人的部落交换了蔬菜种子,就离开了,他们没办法穿越太平洋,如果往上走,从北美和亚洲的北部临近处走,那边靠近北极,冬天极其危险,如果横穿大洋,更是不可能。

    所以还是得原路返回,从非洲绕回亚洲,当他们看到熟悉的轮廓,确定那就是他们文朝的国土,沈陵也不禁湿了眼眶。

    他们在海南岛停了下来,自从海外贸易发展之后,海南岛以及台湾岛被用作门户,外来船只都需要在这边接受检查。

    船队回来的消息传回京城,大家等这个消息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这一趟实在是太久了,是历史上最久的一次。

    沈陵在船上就写好了奏疏,外加一份超长的旅途见闻。这一趟出海的所获也是历史之最,新皇非常高兴,这趟行程也是他登基后的第一趟,父皇的功绩已经如此卓越,作为继任者,新皇的压力也很大。

    登基之后,新皇逐渐明白了为何父皇那么喜欢沈孝原,当初他派沈孝原出海时,父皇曾意味深长地和他说:“沈孝原是个纯臣,皇儿以后你就明白了,这样的人你才会用得放心。”

    几年后,他终于懂得了,沈孝原当初坚定地不站队,日后他的儿子们,他也不会站队。这样的人,的确能让人放心。

    种子沈陵上贡了一部分,自己也留了一部分,他暂时也未敢和新皇说什么,还是先得种出来。

    沈陵出海一趟回来,已经四十七岁了,安安都已经考上了进士,兄弟两皆探花郎,沈陵有些可惜没能看到安安游街的景象。

    沈世沐还没有成亲,他坚持要等沈陵回来再成亲,所以也一直没有定下亲事。

    沈陵可以想象他不在的这几年,兄弟两应该不容易。沈全和方氏老了,文以苓也多了几份岁月的痕迹。

    出了一趟海,沈陵再无牵挂,决心后面的日子好好陪伴父母妻儿,虽新皇器重他,委以重任,但沈陵没有当年那么拼命了。

    沈陵先把沈世沐的婚事给解决了,二十五岁还不成亲在古代算是少有的了,他将近五十还没有做爷爷也是少有的。

    他给定范围让孩子自己选,没想到他和安亲王的小女儿看对了眼,好在沈陵和安亲王交情还不错,安亲王对沈世沐也颇为欣赏,没怎么为难,这门亲事便成了。

    在沈陵四十九岁那一年,他的第一个孙儿出生了,他向圣上汇报红薯以及马铃薯高产的喜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