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被逼成圣母[直播] 32:太过分了

书名:被逼成圣母[直播] 作者:维客

  第三十二章


  此刻, 顾家大宅内静悄悄的。


  原本定于周末回来的顾函玉突然回来了,与之一起回来的,还有顾媛媛, 只是相较于大小姐的一脸严肃、凝重的样子, 顾媛媛脸色苍白,眼精红红的, 看样子是刚哭过。


  顾志国和张淑慧吓了一跳,尽管已经提前收到顾函玉打来的电话, 但是此刻依然显得有些惊讶和意外。


  “爸爸, 妈妈。”顾媛媛眼泪汪汪的, “姐姐她误会我了, 我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 事情根本不是她想的那样……”


  顾媛媛还是第一次看到顾函玉这样严肃的模样,她一张脸冷冰冰的,就连看人的眼神都不带丝毫温度。


  她挂了沈晖的电话后,就让她跟着她回家, 她心里就觉得回家并不是什么好事情,有些抗拒,可顾函玉直直的看着她:“不然叫爸爸妈妈过来?”


  爸爸妈妈来了事情不闹得更大吗?


  顾媛媛哪里敢, 只能跟着顾函玉回家去, 离开的时候,几个室友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苏然和赵清子的眼神有些复杂,她看不明白, 但赵媚是个直接的人, 她脸上是毫不掩饰的鄙夷和唾弃, 仿佛她真成了勾引姐夫的坏女人。她脸色发白。
在回家的路上,她几次试图和顾函玉解释她和沈晖是很纯洁的友谊, 也试图拿回手机,可顾函玉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让她有什么回家再说。


  此刻真的到家了,看到顾志国和张淑慧,顾媛媛紧张害怕的同时,又像是找到了支撑和依靠,她相信爸爸妈妈肯定不会责怪她。


  眼看顾媛媛哭哭啼啼一脸委屈可怜的模样,顾志国皱起眉头,张淑慧心疼不已,皱着看向顾函玉:“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样兴师动众,吓到媛媛了。”


  顾函玉没说什么,只是将顾媛媛的手机递给顾志国,“爸爸,妈妈,你们先看看。”


  顾媛媛眼睛瞪得老大,扑上去就想把手机抢过来,却被顾函玉拦住,她惊道:“那是我的手机!涉及我的隐私!爸爸!妈妈!你们应该尊重我的隐私权!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不要给你们看!”


  可惜顾函玉为了防止手机自动锁频,一路上都有注意手机屏幕,这会儿她也是直接将顾媛媛和沈晖的聊天界面打开,送到了顾志国面前。张淑慧本来面露犹豫,但是她也很好奇顾函玉给他们看的到底是什么,而且他们是顾媛媛的父母,哪里有什么隐私不隐私呢?


  谁知这一看就不得了,担忧的神色慢慢变成了严肃和凝重。


  顾函玉说:“我今天买了水果去找媛媛,才发现沈晖竟然给媛媛打了电话过来,我了解阿晖,除非有事,他一般很少会主动打电话找谁。何况就在几十分钟前我还给阿晖发过消息,他只回了我’在开会’几个字,之后便没有信息了。”


  “我觉得疑惑,所以就看到了这些聊天记录,终于发现媛媛和阿晖的关系……我没想到,他们竟然我以为的还要亲密百倍。如果不是我恰好碰见阿晖给媛媛打来电话,我肯定还以为他还在忙着开会。”


  “却没想……”


  顾志国作为教育工作者,自然能从这些信息里看出沈晖和顾媛媛的交往“过于密切了”,张淑慧也不傻,自然也察觉出了不对劲,可她不想承认未来女婿和小女儿之间能有什么……是误会吧?


  顾媛媛这会儿慌得不行了,她又慌又怕,急忙解释:“不是的爸、妈,不是这样的,我和姐夫就是像朋友那样相处啊,聊天啊。我只是觉得和姐夫合得来,我们也没有说过任何逾矩的话题,我们根本就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顾函玉看着顾媛媛,她蹙着眉头,看起来有些忧伤。


  她没有说话,看向顾志国和张淑慧。


  顾志国重重的哼了一声,这会儿脸色有些难堪,显然没想到家里会发生这种事情,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张淑慧迟疑道:“这些聊天记录确实没有什么敏感的话题,聊的又都是日常小事……”她觉得小女儿是个乖巧、单纯、善良、无辜的女孩儿,她心思单纯,肯定没想那么多,就像她说的那样,只是因为趣味相投,所有便多接触了一些而已?


  顾媛媛疯狂点头,没错没错,就是这样!


  顾函玉道:“日常小事可以和我们说,媛媛,你怕打扰我学习不想找我,我能理解,但你可以找妈妈、爸爸不是么?再说沈晖工作也很忙,他忙起来三天两头见不到人,就连我给他发信息也要等很久才能收到回复。便是不找我们,还有张伟和王珍(养父母)呢?你还有那么多闺蜜朋友,为什么一定要是你姐夫?”


  张淑慧:……


  顾媛媛眼神有些慌乱的看了眼顾志国和张淑慧,见他们果然面露犹疑,立刻道:“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故意缠着姐夫吗?你是我亲姐姐啊,外人不懂我也就算了,但是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在你眼里就是那种人吗?”


  说着说着顾媛媛眼睛又红红的了,委屈又难过的模样,吸了吸鼻子没让自己哭出来。


  顾志国和张淑慧也觉得自己女儿没那么……低劣。


  顾函玉眼睛也红了:“妹妹,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是你亲姐姐,我难道会故意把插足别人感情的小三名头安在你头上吗?我如果要让外人知道你和自己姐夫不清不楚,我又何必连夜带你回家?我现在问你这些话,不就是想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我是在关心你啊!”


  顾媛媛:“…………”


  关心她?


  顾媛媛一时间竟然没找到话反驳,就在她愣神的功夫,顾函玉又道:“媛媛,难道我平时对你不够好,我对你不够关心吗,让你这样质疑我?”


  这倒是,顾函玉这段时间对顾媛媛的好有目共睹,就说她脚受伤这段时间,她也放弃了自己的娱乐活动一直在家陪着顾媛媛,照顾她,就怕媛媛受伤还一个人在家会觉得孤单。


  顾志国道:“媛媛,你姐姐是真心关心你,不要再说这种话,更不要误会你姐姐的意思。”


  张淑慧也点了点头,对于自己教导出来的大女儿她是很相信的。


  顾媛媛哑口无言,虽然顾函玉嘴里说是关心她,可她却总觉得顾函玉看她的眼神很冷,带着一股子要置她于死地的阴毒。


  顾函玉苦笑:“我承认,有些时候是我过于古板,我的性格也不太讨人喜欢,太沉闷了,让人觉得拘谨,还总想着用顾家的规矩来约束你,什么食不言寝不语、行不露足笑不露齿,想让你和我一样成为妈妈期待的样子。”


  “媛媛,我不是故意刁难你,只是想着,你是爸爸妈妈最心爱的女儿,却意外走失十七年,要是你也成为爸爸妈妈期待的样子,他们该有多欣慰多高兴啊?爸爸妈妈总想着弥补你,我想着,这样或许也能弥补一下他们的愿望。”


  顾志国和张淑慧恍然大悟,一脸感慨:“你有心了。”
顾函玉摇摇头:“是女儿应该的。”
顾志国又看向顾媛媛,脸色沉沉的。


  顾媛媛:“……”


  顾媛媛心里一咯噔,身子都有些发软。


  怎么办?她现在该怎么办?


  观众弹幕:


  【难怪媛媛刚回来那会儿顾函玉那么讨厌,媛媛笑得大声了她都会说两句,原来是因为这样啊。】


  【顾函玉还挺孝顺啊。】


  【顾媛媛好恶心,明明是她自己和沈晖交往过于密切了,被人疑惑是怎么回事,却转过头来反咬一口,怪顾函玉不信任她?哪个小天使有这么深的心机啊!】


  【我错了,我要脱粉!顾媛媛怎么可以这么辜负我?】


  【呜呜呜我竟然被媛媛骗了,她怎么可以这样?】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这样诋毁媛媛,明明媛媛都解释清楚了,她和沈晖是正常交往,是你们想法太龌龊!】


  【我向天祈祷:希望你老公也有一个像媛媛这样正常交往的对象。不用谢。】


  【顾函玉这么蠢,她该不会就信了顾媛媛的解释吧?不要啊啊啊!要这样我就弃剧!】


  【顾函玉这么没脑子很可能要被顾媛媛忽悠。】


  ……


  顾志国和张淑慧还是很心疼顾媛媛的,尽管手机里的聊天信息摆在眼前,但顾媛媛还小,她懂什么呢?还以为只是随便谈了几句天而已。――应该就是这样。


  尽管事实摆在眼前,他们也忍不住想为自己的女儿开脱。


  张淑慧皱着眉头,看着顾媛媛严肃的说:“以后不要再和沈晖联系,别忘了他是你姐夫!别忘了什么是分寸!”


  顾媛媛面色更白了,抿着嘴唇挣扎道:“我没有忘,我从来都没有忘,我和姐夫是谈得来而已,我们有很多想法都很相似,像朋友那样,是知己。无论你们信不信。”她垂着头,有些固执,有些委屈。


  顾志国气得拍了下桌子,砰得声响吓顾媛媛一抖:“再谈得来那也是你姐夫!人的礼义廉耻告诉你,你们应该保持距离!书都白读了吗?”


  顾媛媛眼泪一下就下来了,她还没被人这样骂过,可是又不敢示弱,示弱了就说明她承认自己勾引姐夫了:“……是姐夫就不能做朋友吗?姐姐也说过,希望我和姐夫好好相处啊。”


  她看向顾函玉。


  顾函玉发现顾媛媛这人是真的很厉害,就像上辈子那样,明明是她做错了,可她只要委委屈屈的,做出一副无辜模样,用她清纯漂亮的脸蛋看着你,就会让你以为她是干干净净的,纯洁无瑕的,有着龌龊心思的你才是不对的。


  呵。


  顾函玉:“媛媛,你现在为了沈晖连爸爸妈妈的话都不听了,看来你真的被他蛊惑了。”


  顾媛媛:“……??”


  顾媛媛:“你说什么蛊惑?”


  顾函玉:“我了解沈晖,我和他订婚一年来,大概两三天会通一次话;发的信息也差不多是彼此的行程报告;一个月会去沈家吃一两次饭;我们也不会像别的普通情侣那样约会,我也会收到他让助理准备的、他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的礼物。”


  顾媛媛突然有些开心,她之前一直不敢问也无从得知,原来沈晖和顾函玉是这样相处的?――这说明沈晖对顾函玉并没有多乎。


  “媛媛你这么善良单纯,如果你是真心拿沈晖当朋友,没有别的心思的话。但我告诉你,沈晖肯定不是,”顾函玉脸色有些白,她极力让自己冷静,可颤抖的声音却出卖了她内心的痛苦和不安,“沈晖和你发那么多关于日常的信息,他和你一天说的话比我这未婚妻一周的话都要多。而且就在刚才他没有给我打电话,却主动给你打电话,甚至在此之前你们还在发消息,这说明什么?””


  顾志国和张淑慧脸色同样一沉,想到什么,脸色愈发不好看了。


  顾媛媛压下心里隐秘的开心,一脸茫然的问:“说明什么?”


  顾函玉:“说明沈晖太过分!你还小、不懂事,他怎么能不懂事?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都不知道吗?他怎么能这么对我,又怎么能这么对你?你可是我亲妹妹、他的小姨子,他这分明是要把你架在勾引姐夫、让人不齿的小三的刑架上烤!”


  “你还这么年轻,前途无量,要是被传出去,被人说三道四、指指点点,将来怎么做人?外人又会怎么看我们顾家?这是存心要毁了我们顾家的名声啊!你如今又是网络红人,随便一张都能被全网议论,到时候,我们一家人……”


  顾媛媛:“……!!!”


  顾志国和张淑慧极看重名声,这会儿脸色已经黑得不能看了。


  顾媛媛立刻解释道:“不是的,姐夫没有这种想法……他不是那种人!他没有蛊惑我!”


  顾函玉:“他没有蛊惑你?那是你蛊惑他吗?”


  顾媛媛:……


  她发现,自己陷入了死胡同。


  她被顾函玉逼上了进退维谷的绝境。


  甚至她仓惶的眼神已然说明了一切。


  面对爸爸妈妈失望的眼神,她绝望极了,她忍不住看向顾函玉,却突然看见她垂着眼眸,似乎在抹泪,可嘴角却轻轻勾了一下,像是在笑?可她抬起头来,还是面色苍白隐忍和痛苦的模样,又好像刚才看见的一切又是她的错觉。


  这一刻,她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