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傻白甜替身注定上位 你喜欢我【三百评论加更】

书名:傻白甜替身注定上位 作者:三日成晶

  简悠悠站在窗边上使劲儿抹眼泪, 都已经把怎么跳海又好好地出现在这里的事情,想好了只等着于贺坤质问。


  她知道于贺坤和湛承不一样,会心软, 也知道他比较好糊弄一些,要是实在解释不清楚, 就像上几次一样, 转移他的注意力,总能含糊过去。


  但简悠悠听着于贺坤开口什么也没问,只用一种弃妇一样的神情看着她, 对她说, “跟我回去吧。”


  简悠悠映在玻璃上的脸露出短暂的惊讶, 但她没有回头, 也很快就将这种表情压下去,继续干打雷不下雨的嘤嘤嘤。


  于贺坤先前是真的被吓坏了, 现在看到简悠悠安然无恙地站着,刨去那些复杂的震惊疑虑, 他最大的感受是庆幸。


  没人知道, 他站在栏杆边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一波又一波的救生员上来, 却找不到刚刚跳进海里的人踪迹的时候, 他有多么的慌张和害怕。


  那甚至不包含什么复杂的感情,只是单纯对生命消逝的畏惧, 死了, 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有一段很特殊的经历, 在大概十二三岁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和朋友们去山上玩, 掉进过一个深坑。


  于贺坤在那个深坑里面足足待了十几天,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朋友们全都没有了踪迹,明明也没有多么高的地方,却像是被隔绝在了世界之外,没有人找到他,一直都没有,电话打不出去,他只带了两瓶水,背包里还有一些纸巾,他甚至以为自己会死在哪里。


  幸好在他把纸巾都吃光,以为自己快死的时候,终于被霍皎月发现了,她站在于贺坤掉的深坑旁边,朝下扔了很多青涩的酸杏儿,还有一些包在树叶里面的虫子。


  于贺坤到现在都清楚的记得,霍皎月当时穿着一条到脚踝的白裙子,被风吹动起来像一面洁白的船帆,助他这在生死边缘游荡的小船,飘向生路,当时她披散着及腰的长发,赤脚似乎也受了伤,虽然她没有能力直接把他拉上来,似乎也在那片山里迷路了,可那些吃的,却救了他的命。


  那是于贺坤第一次距离死亡那么近,那个年纪的孩子本该是最最初生牛犊不怕虎,对于一切新鲜和刺激都无比的向往,可那一次得救之后,于贺坤却戒掉了一切危险性的活动,甚至连喝酒都从来浅尝辄止。


  他变成了富二代圈子里面的异类,无论是那场经历带给他对生命的无比敬重,还是从那次得救病好之后,他就在情窦初开的年纪,悄悄地喜欢霍皎月,却从来没有莽撞地去吓到她一样。


  霍皎月温柔,美好,于贺坤觉得这世上不会再有人像她一样的善良,一样的值得更好的,所以哪怕她曾经选择了比他帅,比他能力强的于明中,于贺坤也从来没有对她生出任何的不满。


  于贺坤也曾经觉得,没有人会像霍皎月一样,就算长得像,也永远不会有人和她一样。


  但是那天,在甲板上,简悠散着长发,赤着脚,为了他一句置气的话,不顾生死地跃进海里的身影,却和当初霍皎月的那个身影重合了。


  这是一种十分难以名状的感觉,哪怕简悠和霍皎月这样看来,相像的地方真的很少,甚至相比于霍皎月的安宁和温柔,简悠简直像个一时片刻也无法安静下来的鸟雀,但于贺坤就是不受控制地被她触动,不由自主地说出心里话。


  她活着就好,怎么活下来的不重要,他想要她跟他回家。


  “简悠,”于贺坤走到简悠的身后,伸出手按在她的肩上,又说道,“跟我回去吧。”


  他声音很低,动作也很轻,简直像是害怕面前这人只是个虚幻的泡泡,戳得用力了啵的一下就要碎了一样。


  简悠悠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是这个态度,不过这样正好利于她的发挥。


  她挣扎一下,把于贺坤的手臂弄掉,带着哭腔说,“回去什么?回不去了。”


  她转头,眼泪凄美地挂在脸上,表情伤心欲绝地说,“我已经想清楚了,我放弃了,你不是一直说要我收拾东西滚蛋吗,我答应了。”


  简悠悠说,“东西你都扔了吧,不必收拾了。”


  于贺坤呼吸顿了下,眉头微微皱着,他动了动嘴唇,如果湛承在这里,应该恨不得把他的脑壳掀开,灌输一些正常的思维进去,这场子明明应该是于贺坤的,现在他不□□势全无,还被人牵着鼻子走。


  但他没有经验,不是湛承那种阅遍千帆的人,生涩得很,他但凡要是态度强硬一些,简悠悠也不敢这样翘尾巴,毕竟她还要继续跟在于贺坤的身边走任务的,他不来找,她也要硬着头皮找理由回去。


  可于贺坤憋红了脸,动了动嘴唇,开口却是,“你不是说,你喜欢我,这辈子都不想离开……”


  他说到一半,抿住了自己的嘴唇,眉头拧得更紧,意识到自己这样不太对。


  简悠悠却立刻就打蛇随棍上,不给他思考的时间,说道,“是啊,我是喜欢你,很喜欢,要不然我也不会为了你一句话,连命都不顾了。”


  简悠悠摇头,后退两步,似乎是害怕了于贺坤,“可你没有心……”


  她虚假地抽噎了一下,倒是脸上因为于贺坤上道的激动红晕,让她伪装得更像是伤心欲绝。


  “我跳进海里,幸运的没有死了,呛醒之后,顺着船侧面爬上来,本来想要高高兴兴地去找你,”简悠悠说着笑了一下,眼泪却再度掉下来,“可是太冷了,风一吹,都冷到骨头里。”


  简悠悠说,“我才开始明白,你要是真的在乎我,怎么会让我跳进那么冷的地方?”


  于贺坤又想到当时的情境,喉结滚动,开口充满歉意,“对不起……我没有想要你跳,我只是……”


  简悠悠尖锐地打断他的话,“你只是随便说说,我知道的,你只是想要逼我知难而退,你只是……”


  “你只是不在乎,”简悠悠捂住自己的脸,偷偷地笑了下,又用哀伤无比的语调,说,“我都知道了,都明白了,我是在痴心妄想,我不会再纠缠你了,我甚至在船上后,躲到了最后也没有出现污你的眼睛,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呢……”


  她说着,呜呜呜地抱着自己蹲下来,肩膀肉眼可见地颤抖着,那样子不像是失恋。活像是谁杀了她全家。
简悠悠抱着自己哆嗦的时候还在想,这戏是不是有点过了?
于贺坤会不会被她给吓跑了,到时候还得追,怪麻烦的。


  但是顺着胳膊的缝隙看了一眼,就看到于贺坤侧头在抹眼泪,他脸色红得厉害,刚才他摸简悠悠肩膀的时候简悠悠就感觉到了,他在发烧。


  侧脸这样看,于贺坤的鼻尖实在是红得像拉雪橇的麋鹿,心软成这样子还学人家包养小情人,简悠悠偷偷撇了下嘴,然后……哭得更惨了。


  “你走吧你走吧……”简悠悠把脸闷在自己的膝盖上,脚步微微朝着于贺坤那边挪了点,都想好了他要是真的准备走,她就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再说舍不得什么的。


  不过于贺坤是真的很省事,他没有走,而是偷偷地抹了几下眼泪之后,半蹲半跪着拉了拉简悠悠的胳膊,“对不起,但我真的没想让你跳的。”


  于贺坤声音带着一点鼻音,“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说那样的话了。”


  简悠悠本来也没想绷着,既然总得回去,那肯定是见坡就下。


  她闻言缓慢地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着满脸歉意的于贺坤,“你回去吧,别这样跟我说话。”


  简悠悠接受不了一样,“你既然根本不可能喜欢我,你讨厌我,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给我希望?”


  “你知道你这样……”简悠悠顿了下,咬住嘴唇,下面的话没有说,只是再度抱住了自己。


  于贺坤却凑近了一些,抓着简悠悠的肩膀,捏了捏,“你别哭了,你的东西都在我那,就算你要结束,也得把东西拿回来。”


  如果她一定要结束,于贺坤准备给她一份丰厚的补偿。


  这也是他唯一会的,也唯一能够为她做的事情。


  但是简悠悠一听他口风要变,顿时不干了,回去是肯定要回去的,下个剧情就是女主角回国了,她都穿越进来了,肯定要好好的完成任务拿钱啊。


  “我知道了,”简悠悠猛地推了于贺坤一把,“我都说我不要了,你却一直在说要我回去,我知道了!”


  简悠悠指着他控诉,倒打一耙是她从小和卞夏干架的绝技,“你是想我帮你澄清外面的新闻,面对你的公司和名誉受损,是吧?”


  于贺坤摇头,“不是。”


  “不是?”简悠悠惨笑了一下,“湛承刚才的话我都听懂了,你现在因为我不出现,被外面说得很难听,所以你们今天,只是找我设法澄清那件事对吧?”


  简悠悠说,“好啊,没关系,我会出现,我自己去警局,我就说一切都跟你没关系,跳海只是我脑袋进水了,觉得船上热,进去凉快凉快,和你于大总裁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我疯了,我想死,我没死成不出现,是我蓄意戏弄人民警察!”


  简悠悠站起来,指着门口,整个人剧烈地颤抖,“这样说行了吗?!”


  “如果行了,拜托你现在出去,好吗?”简悠悠激动的声音又变得很小,“求你了,我等等缓缓,我就去自首,绝对会和你撇清关系的,你放过我,行吗?”


  于贺坤根本没有这么想,于家的企业也不是继承人这一点点□□就能撼动的,被简悠悠说成这样,于贺坤连听着都觉得太不堪了,他也站起来,上前一步抓住了简悠悠的双肩,解释道,“不是的,我没有这样想!”
重点来了,简悠悠仰头盯着于贺坤,眼圈红红地问他,“那你是怎么想的?如果我猜的都不对,你为什么让我回去?你之前一直想赶我走,你难不成,还能是喜欢我了吗……”


  她说完之后,就殷切地看着于贺坤,于贺坤也看着她,但是对视了一会,他的眼神就开始闪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