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豪门最甜夫妻 第三十天甜了

书名:豪门最甜夫妻 作者:魔安

  
路梨虽然不是派对动物, 但也不代表她没去过夜店。
夜幕降临,s市的夜生活正式开始。


  乔佳一跟男友汇合,三人进去的时候, 门后还有戴假面的服务生拿着印章, 在每一个进去的顾客手背敲了一下。


  灯光下看没什么,但是到光线一暗的地方, 就能看到手背上的荧光涂料。
一朵玫瑰花。正是这家酒吧的logo。


  然后路梨进场才知道,这是一家以“怨妇”为主题的酒吧, 并且消费高昂, 客人基本上都极为有钱。


  这里聚集了各种年龄段各行各业事业有成的女性, 专门来这家酒吧发泄积怨,寻找安慰。


  这家酒吧开业不久就在s市打出了名气, 生意爆满, 因为其主题的特殊性, 不少媒体最近都在打算做专题报道,一窥酒吧里怨妇们的人生百态。


  因为客人全部大是女性,所以酒吧里的一切酒保乐手服务生除了打扫女厕所的清洁工, 全都是男性。


  而且基本上都是八块腹肌的威武猛男,不少陪聊的小酒保还直接光着上身,任姐姐们扑在肌肉上诉苦, 一边安慰着姐姐们的失意, 一边不忘提醒姐姐多点两瓶酒。


  台上那位据说炫酷的招牌DJ正激情打碟。


  DJ赤.裸上身,精肉练得极为结实,皮肤偏蜜色,六块腹肌整整齐齐的罗列, 他胯骨两侧都有图腾样的纹身,纹身沿着小腹一直向下, 最后被长裤挡住,惹得人遐想无限。
夜店灯光看不清脸,只看到他头发有几缕醒目地银灰色挑染。
确实不错,值得专门来踩点挖墙脚。


  因为是怨妇主题酒吧,乔佳一男友一进来就被当成了gay,几个帅气小酒保热情地围了过去。


  乔佳一:“………………”
路梨:“………………”


  三人要了个卡座,点了瓶洋酒。


  帅气小酒保被拒绝后仍不死心,继续疯狂向乔佳一男友抛媚眼。
刚好刚才的炫酷DJ小哥下台了,乔佳一男友直接起身,溜去后台。


  路梨灌了杯洋酒,被辣的呛了两声。


  乔佳一左顾右盼:“能喝吗?你喝酒晚上回去老公怪罪怎么办?”


  路梨觉得这个阴差阳错过来的酒吧格外契合她:“别管我。”
“都来怨妇酒吧了,还不准怨妇喝点酒吗?”
“我酒量又不差。”
“不过我要先去上个洗手间,下午奶茶喝多了。”


  乔佳给她指了指方向:“那边右转走到头,快去快回。”
路梨:“哦.”


  她上完洗手间,重新往卡座的方向走。
酒吧里光线昏暗,光怪陆离的彩灯闪得人眼睛疼。


  一路弯弯绕绕,每个卡座都差不多,她好不容易找到地方坐下,正准备问乔佳一男朋友回来了没有,却发现自己坐错了位置。


  卡座里坐得是几个打扮贵气的中年贵妇,还有三个光裸上身的肌肉酒保。


  路梨立马站起身,尴尬不已:“对,对不起。”她四处张望,回忆乔佳一到底在哪个方向。


  其中一个胖一点的贵妇上下打量路梨两眼,开口:“小妹妹,你这么年轻也来这里消愁啊。”


  路梨干笑了两声。


  因为店里一般都是中年女客较多,年轻漂亮的新人似乎给贵妇们带来了新的话题,另一个瘦一点的贵妇仰头灌下一杯酒:“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比你还要漂亮,还不是做生意日夜操劳才没工夫保养,可是男人都是没心肝的东西,这才过了多久,钱有了,就嫌弃我人老珠黄……”


  胖贵妇歪在猛男酒保怀里,用戴鸽子蛋钻戒的手抹眼泪:“谁不是呢,我那些年最瘦的时候只有九十斤。”


  瘦贵妇已经半醉:“我原以为只有我们这个年纪的女人才会愁,现在连长成这副模样的小女孩都在发男人的愁,这到底是什么世道。”


  胖大姐拉住路梨的手:“能坐错就是缘分!坐下喝两杯!给姐姐说说那个龟儿子负心汉欺负了你。”


  角落一位拎爱马仕的大姐突然哭出来:“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要不是我发现,小三连儿子都要生下来了呜呜呜呜。”


  烫小卷头的贵妇笑出了眼泪:“我家已经私生子好几个了,还他妈当我不知道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路梨这才切实感受到了怨妇酒吧的氛围。


  看到几个打扮光鲜的富太太们哭得凄惨,自己也鼻子一酸,忍不住伤感起来。
她最近心情也不好,落座,忍不住开始倾诉。


  ……


  乔佳一等路梨去洗手间等了近半个小时都没回来,打电话发微信也不回,急忙忙去找人。


  跑了好几圈,最后找到的时候,愣住了。


  一个大卡座不少人,三个肌肉猛男,四个穿金戴银的中年贵妇,还有一个豪门少妇。


  路梨双颊酡红,正挥着手,慷慨激昂地陈词:“结婚,结婚有什么好!”


  “像我这样的人,从生下来,嗝,就等着嫁人,一点意思也没有。”
“我什么都听我老公的,可是,可是前些日子,我想生个孩子,我老公都不跟我生。”


  爱马仕贵妇大胆猜测:“是不是在外面跟小三生的有了。”
卷头贵妇添油加醋:“哪天小三带着私生子登堂入室,多余的就是你了。”


  路梨被说的就好像真的一样:“呜呜呜呜呜呜呜。”
她哭倒在小酒保身上,伸手摸小酒保的腹肌,一边摸一边嫌弃:“你的没有我老公的硬呜呜呜呜。”


  小酒保:“………………”
感觉自己职业尊严受到了挑衅。
有本事让你老公过来比啊!


  乔佳一看得倒吸一口凉气,冲过去:“路梨!”
“你到底是喝了多少,怎么跑到别人的地方喝酒!”


  她拉着路梨的胳膊想把她拽起来。


  路梨死命抱着旁边酒保不撒手,打着酒嗝:“我不要,我跟姐姐们,很有话聊。”


  几位贵妇感动得热泪盈眶,然后听到乔佳一叫路梨名字的时候,有人想起了什么,再一看路梨的脸,果然有那么点熟悉。


  “小五名字叫路梨。”


  她们怨妇四人组是大姐二姐三姐四姐,现在已经自动把路梨认成了小五,欢迎她加入怨妇俱乐部。


  胖贵妇:“迟什么,什么来着,盛景总裁的老婆叫路梨的嘛。”
瘦贵妇:“是不是那对塑料夫妻,我老公还去过他们婚礼。”


  爱马仕贵妇:“怪不得那么伤心,妹妹不哭,你老公那么帅,勾搭的狐狸精肯定多,在外面养五六个情.妇生七八个私生子也正常。”
卷头贵妇:“是吧,外人看我们多光鲜,总是有花不完的钱,只有身在其中才知道有多苦。”


  路梨:“呜呜呜呜我老公才没有在外面养情.妇哇。”


  乔佳一继续拉路梨:“这酒吧最近有记者搞专访啊,你注意点!被拍到怎么办!”


  路梨满不在乎地样子:“拍到,拍到又能怎么样?”


  她突然想起之前从酒店手牵手出来都没有辟谣成功的事,凄惨惨地说:“反正不管我和我老公怎样被拍到,别人还是会说我们是塑料夫妻。”


  “我早就,嗝,习惯了。”
“无所谓了!”


  乔佳一叉腰,看路梨醉得人事不省的样子,没办法,只好到一旁给迟忱宴打电话,让他过来接。


  电话通了。


  酒吧里的音乐声太吵,乔佳一听不见迟忱宴在说什么,她说的话也被音乐声淹没。


  于是她转而给迟忱宴发短信:“xx酒吧,来接路梨,她喝醉了。”


  迟忱宴听到路梨去酒吧,不太相信。


  他知道路梨不是个爱去酒吧的人,并且下午还乖乖跟他汇报了行程。
她难道不是去跟乔佳一去做spa吗?


  迟忱宴的短信回去过:“真的?”
乔佳一看到迟忱宴的短信,没想到他纯情到还不相信小娇妻会去酒吧,一时无语,拍了张照片发过去。


  迟忱宴收到照片。


  灯光昏沉的酒吧,他的小娇妻正歪坐在沙发上,头发凌乱,脸上挂着泪痕,样子倒是可怜兮兮,手里却在摸小猛男的八块腹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