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给残疾大佬撒个娇 [穿书] 第97章 回娘家

书名:给残疾大佬撒个娇 [穿书] 作者:棠酥

    初四的国道上冷冷清清, 黑色加长林肯飞驰无阻。车窗半开着, 路边青灰色水田和山脉飞掠过顾笙笙水色眼眸, 清新寒冷的风夹杂泥土的气息。

    沈妄说了句什么,顾笙笙没听清, 收回视线低头看他。沈妄枕在顾笙笙膝上补眠,漂亮丰润的唇瓣动了动,说出的话被风声撕碎。

    顾笙笙只好把车窗关上,车子里瞬间安静下来。她问:“你说什么?”

    “不要一直吹风, 会感冒。”沈妄睁开眼, 凤眸璀璨如夜空。

    顾笙笙摸过沈妄眼下淡淡乌青,衬着他冷白如雕像的脸,别有一番颓废美感。

    顾笙笙把沈妄身上的毯子掖紧些, 像模像样地摆弄他, 抱着他拍打:“你继续睡吧, 要晚上才能到家呢。快闭上眼, 宝宝乖乖睡。”

    一米九的沈妄宝宝额角青筋抽动:“别摇我, 想吐。”

    顾笙笙严肃道:“叫你睡就睡,不准再说话!你昨晚又忙到通宵才睡,不累啊?”

    沈妄睁着眼,玩味地打量顾笙笙。

    顾笙笙道:“干嘛一直盯着我?”

    沈妄唇角微勾:“你好看。”

    顾笙笙一头长发凌乱, 像只被静电弄得炸毛的小奶猫。她丝毫没有自觉,对沈妄的夸奖相当受用, 甜丝丝地嗔道:“我知道。你乖乖睡吧, 到家了我叫你。”

    沈妄道:“晚安吻。”

    顾笙笙看了眼升起的挡板, 低头在沈妄额头亲了一口,端详一番,又亲在脸颊,鼻尖,嘴巴,啾啾啾一通乱亲。

    沈妄唇角止不住地翘起,还强作矜持:“好了好了,剩下的留着晚上再亲。”

    顾笙笙看着他满脸红唇印,笑眯眯点点头。

    两人心中暗爽,殊途同归,后座上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除开顾笙笙吃点心掉了沈妄满脸渣子之外,这趟旅程算得上相当完美。

    回到别墅时,天色已暗,空中飘起了雪花。李嫂领着佣人们早早等在了门口。别墅里灯火通明,打扫得一尘不染,花瓶里插着鲜红玫瑰增添喜气。

    李嫂瞧见顾笙笙格外高兴,替她打着伞:“夫人,晚饭准备好了,您要先用饭还是先洗澡?”

    顾笙笙摸摸小肚子:“我们在车上吃过了,不饿。”

    李嫂忙道:“洗澡水已经给您放好了。那先上去休息吧,等饿了再按铃叫我们。”

    久违的卧室依然整洁,大床上铺着柔软的被子。顾笙笙二话不说,扑上大床打了好几个滚儿,抱着心爱的软枕大叫:“回家真好!回家最自由了!”

    沈妄推着轮椅随后进来,调侃道:“你在爷爷家还不自由?”

    “那怎么能一样?在爷爷家我要时时刻刻保持长媳的姿态,又担心自己表现不好害别人笑话你。可累了。”顾笙笙在床上翻来滚去,“还是在家里好,想什么时候起床就什么时候起,不想洗澡也可以上床!”

    “不行。”沈妄无情地打破顾笙笙的美梦,捉住她去了浴室。用铁血手腕告诉她,就算在家也不准不洗澡就上床。

    顾笙笙坐了一天的车,洗完澡就上床瘫着了。沈妄倒是神采奕奕,还约了周未和两个助理去书房开会。

    沈妄这次回老宅过了几天年,公司大小事务堆积如山,都等着他决策。沈妄在书房忙到后半夜才回卧室,第二天顾笙笙醒来时,身边的沈妄已经不见了。

    顾笙笙哼唧着打开手机,先看见好几个刘雅婷的未接电话,忙回拨过去。

    刘雅婷那头喜气洋洋:“笙笙啊。你才醒?没事儿,沈妄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他说今天公司要开会,你先过来吧。”

    顾笙笙道:“那好吧。”

    顾笙笙婚后第一次回娘家,也不知道该准备些什么,这个年代的规矩跟她们的完全不同。她琢磨着下楼,却见茶几上堆着大盒小盒。

    李嫂笑道:“夫人,这是您回娘家要带的东西,先生都让我们准备好了。”

    顾笙笙心里的那一点儿委屈也消散了。她让李嫂把礼物装车,吃过早餐便径自去了顾家。

    顾家住在一个年头略久的富人区,不比半山别墅清冷豪奢,更多了几分人间烟火气。

    李嫂和保镖提着大包小包跟在她身后,李嫂笑道:“夫人这么早回来,亲家老夫人一定乐坏了。”

    顾笙笙也笑,在电梯里才给刘雅婷打电话:“妈妈,我到家了。”

    “什么?笙笙你这就到了?”刘雅婷声音略显诧异,“你等等啊,妈妈这就下楼接你。”

    顾笙笙笑道:“我带了门卡,人已经到家门口啦。”

    刘雅婷惊大于喜:“什么?这么快!笙笙你……”

    顾笙笙察觉出她的古怪,来不及思考,电梯门开了。顾笙笙举着手机,跟顾云烟打了个照面。

    顾家大门打开着,顾云烟就站在门口,顾厚柏和刘雅婷也站在她身边,瞧见顾笙笙,两人脸上都露出了慌乱和尴尬。

    刘雅婷忙上前:“笙笙,这事儿……”

    顾云烟已经急忙打断她的话:“是我,是我想回家给爸妈拜个年。不关爸爸妈妈的事,爸爸妈妈刚才就要我离开的,笙笙姐你别生气啊。”

    顾家父母张了张嘴,顾云烟说得这么可怜,他们反而无话可说了。再要跟顾笙笙解释,未免显得绝情。

    顾笙笙面无表情看着顾云烟,她身上系着围裙,满手面粉,显得她的话如此不可信。

    顾云烟的眼泪说来就来;“笙笙姐,你不相信我,也要相信爸爸妈妈,你千万别生气……”

    顾笙笙打断她:“我生气还好说,要是沈妄看见你,怕是要没胃口了。”

    顾云烟脸色突变。

    柳萍敏感地问:“沈妄怎么了?沈妄跟云烟有什么关系?”

    顾云烟抢话道:“上次在沈家有一点误会,其实是……”

    顾厚柏也奇道:“跟沈家又有什么关系?”

    顾云烟眼珠乱转,不等她编出谎话,顾笙笙就直截了当道:“她跟着沈霆琛回沈家老宅过年。还当着我的面,往沈妄怀里扑。”

    顾云烟急忙辩解道:“我没有!不是的,那是个误会,我只是跟沈妄说了几句话,然后是脚扭了,不小心跌倒……”

    顾笙笙尖锐道:“你明知道沈妄是我的,干什么要跟他说话?还好巧不巧的往他怀里倒?”

    刘雅婷脑筋飞快,怒道:“你跟着沈霆琛回老宅了?你明知道笙笙嫁了沈妄,你抢了她未婚夫还要跟着回去,你是不是存心给笙笙没脸?啊?!你勾搭了沈霆琛还不算,你又要去勾搭沈妄,你让笙笙以后在沈家怎么做人!”

    顾云烟哑口无言,只好祭出绝招:眼泪。顾云烟的眼泪说来就来,一副被冤枉欺负的神情,泪汪汪地看向一直没说话的顾厚柏。

    可惜这一招似乎失效了。

    顾厚柏脸色难看,对顾云烟道:“你走吧。”

    顾云烟被噎了一下:“啊?”

    顾厚柏道:“你不是要走吗?那你现在就走吧。”

    顾云烟哭了半天,根本没人理他。顾厚柏和刘雅婷都心疼地看着顾笙笙,急着想知道女儿在沈家受了委屈没有。

    顾云烟咬了咬唇,解下围裙还给刘雅婷,含着泪道:“爸爸妈妈,祝你们新年快乐。我……我先走了。”

    到底是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顾厚柏忍不住问一句:“你去哪儿住?”

    顾云烟坚强地笑笑:“我住宾馆,不用担心我的。”

    顾笙笙冷不丁道:“你之前不是住沈霆琛家吗?”

    顾云烟眼皮一跳,支吾着:“我……”

    顾父顾母彻底收了最后一丝怜悯,拉着顾笙笙就进门了,大门哐当在眼前合上,隔绝了暖意。

    顾云烟孤零零站在门口,渐渐止了泪,脸上神色晦暗不明。

    一进门,顾家客厅的桌子上摆着面粉和饺子馅儿,可见刚才顾云烟正在顾家包饺子。顾笙笙拎起一块饺子皮看了眼,擀得一点都不好。

    李嫂和保镖把礼物堆在茶几上,就告辞离开了。

    外人一走,刘雅婷就抓着顾笙笙的手,急促道:“妈妈也不知道她会来。就出去买个菜的功夫,陈妈开门把她放进来了,跟你前后脚到的,赶都赶不走。”

    顾笙笙无语地看着刘雅婷。上次打柳萍那么厉害,对着顾云烟就不行了?

    “真的,笙笙,妈妈这些日子根本不接她的电话,也没答应让她回家。谁也没想到她会碰巧在今天跑家里来。”刘雅婷都快急哭了,双手死死抓着顾笙笙,这个女儿跟家里赌气了一年多,好容易失而复得,刘雅婷生怕她会像从前一样生气跑走。

    顾笙笙只好道:“我没生气。”

    刘雅婷诧异道:“真……真的?”

    顾笙笙“嗯”了声:“你不是解释了吗?我不生气了。”

    刘雅婷就是个嘴硬心软的,顾厚柏更是个老好人,总是一次又一次地被顾云烟的卖惨和眼泪攻陷。这不是他们的错。

    顾笙笙又道:“把围裙给我,这些饺子皮擀得太差劲了,我重新擀。”

    刘雅婷和顾厚柏恍恍惚惚。他们都做好了顾笙笙会大闹一场的准备,万万没想到就这么轻轻放下了。

    顾笙笙干脆去洗了手,亲自抓起擀面杖开始擀饺子皮。她把饺子皮擀得又圆又薄,包的饺子跟胖元宝似的排成排,笑嘻嘻道:“沈妄喜欢三鲜馅儿的。”

    刘雅婷闻言,才回过神:“沈妄喜欢吃啊?那太好了!多包点儿!陈妈,陈妈!把腌好的虾仁拿过来!”

    顾厚柏也忙过来帮忙包饺子。一家三口忙活着,气氛逐渐融洽。

    包完饺子,刘雅婷就不让顾笙笙干活儿了,按着她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吃水果。顾厚柏更是来来回回,拿了许多哄孩子的小点心给顾笙笙吃。

    顾笙笙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爱吃多少甜食就吃多少甜食,逐渐乐不思蜀起来。